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即将到来的危险
    “五百两?”

    叶青微微吸了口凉气,一样五百两,全部加在一起就是两千两雪花银,就很离谱。

    两千两雪花银啊,就算鲍参翅肚、大鱼大肉,天天吃,吃个三五年也绰绰有余。

    “不过,客官要是九阳焚天和风花雪月一起点的话,只需一千五百两雪花银即可,很划算的。”侍女继续道。

    “呵呵……”我就呵呵了,就算一下子少了五百两,可还需要一千五百两雪花银啊,这哪儿是吃饭,简直就是吃钱啊。

    他原本的预算是三五百两雪花银,现在一顿饭就要一千五百两雪花银,这还不包括住宿、明日赏宝会的花销等等。

    都说背山公赚钱比抢钱给容易,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客官觉得怎么样?”侍女问道。

    “呵呵,不怎么样!”叶青撇撇嘴,我就算不差钱,也不能这么造啊!

    “咳咳……那什么,给随便来几盘肉菜和一壶好酒,剩下的钱,我还要留着参加明天的赏宝会呢?”叶青看着侍女,颇有些此心虚地解释了一句。

    “好的,客官稍等。”侍女福身一笑,不卑不亢,亦无讥讽之意。

    “对了,你们这里有没有味甜甘洌,度数较低的酒,有的话也来上一壶。”在侍女离开前,叶青又补充了一句,差点儿忘了还有小家伙呢!

    “有,请客官稍等。”

    侍女应声退下,叶青将小家伙从养龙巢中放了出来。

    一放出来,小家伙就顶着瓷瓶,张开双臂,好奇地围着房间飞奔了一圈,笑声不绝。

    然后,小家伙坐在窗台上,安静地打量起大堂内的人来,似是在听那些人讲述江湖的故事,亦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一样。

    不一会儿功夫,酒菜就端了上来,三菜一汤两壶酒,虽然只是普通的菜肴和酒水,但这几样加起来,也足足花了叶青八十多两雪花银,不可谓不贵。

    不过贵归贵,但说实话饭菜的味道却着实不错,酒醇菜香,对于风餐露宿、旅途劳顿的人而言,的确算得上是无上美味了。

    “小家伙,来喝酒了。”等侍女离开后,叶青给小家伙倒了一杯蜜花酿。

    蜜花酿是以蜜花酿制而成的酒,蜜花是一种很特殊的灵物,花粉甘甜如蜂蜜,所以用其酿成的酒,既有蜂蜜的甘甜,亦有花草的清香,很适合小孩、老人饮用。

    闻言,小家伙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伤心,待看到桌上的蜜花酿时,又高兴起来。

    跳到桌子上,小家伙抱着蜜花酿闻了闻,然后轻轻舔了舔,双眼顿时眯了起来,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继而,小家伙抱着酒杯,开心地舔了起来。

    看到小家伙的模样,叶青也觉心情舒畅,胃口大开,畅饮起来。

    ……

    “梦师,你确定人在里面吗?”

    说话的是一名身材瘦小、干瘪,头尖如削、面容青黑的男子。

    男子虽然看着瘦弱,但其身上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都如金铁浇铸成一样,极富威慑力和爆炸力,闪烁着幽光。

    “放心,人绝对在那里,我感应到了南柯的气息。”瘦小男子旁边,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看着不远处的背山公和楼山,道。

    男子的声音婉转动人,仿若歌声,虽只是短短数字,却让人如痴如醉。

    不过说是男子,其实也不太准确,其人相貌似男非男,似女非女,既有男儿之俊朗,亦有女子之柔媚,相貌俊美非凡,仿若天人,几乎超越男女性别之美。

    “太好了,这次一定要将他的人头和东西拿回来。”

    一名身材高大、魁梧,几乎高出常人半个身子之人,狰狞笑道:“敢杀我神道众生,抢我们的东西,本将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说话间,魁梧男子的眼中涌出一股血色,犹如实质的煞气弥漫而出,就欲向楼山冲去。

    “屠生,先别冲动。”

    一名妙龄女子拦住魁梧男子,女子体态丰满,周身飘带飞扬,凌空飘荡,极为优美。

    “婆娑,你拦着我干什么?”名为屠生的魁梧男子扭头看向妙龄女子,猩红的双眸中,如似血海翻涌。

    “你先看清楚那里是什么地方再说?”婆娑语气轻柔道。

    “管他是什么地方,区区凡俗蝼蚁,我们还怕他们不成?”屠生红着眼睛,目露不屑。

    “蠢货。”瘦弱男子冷哼一声。

    “地行,你说什么,想死不成?”闻言,屠生一步欺近瘦弱男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瘦弱男子,眼中渗出缕缕鲜血,狰狞如恶鬼。

    但瘦弱男子却仿若不觉:“你试试看?”

    “好了,一人少说一句,正事要紧。”梦师声音如歌,宛转悠扬,如有神奇魔力,屠生眼中的狰狞与暴躁慢慢消失,恢复神智。

    “那是背山公,背山公实力不弱,不容小觑,我们虽不惧于他,但没有得罪对方。”

    梦师分析道:“另外,明日好像是背山公三年一度的赏宝会,应有很多江湖人慕名而来,其中肯定不乏一些厉害之辈,我们若闹出的动静太大,难免节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有可能打草惊蛇。”

    “这也不能,那也不能,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屠生仿佛对梦师有些畏惧,不敢对梦师发脾气,暴躁地在周围转来转去。

    “为今之计,宜静不宜动。”梦师不紧不慢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等那人出来,然后再动手。”屠生迟疑道。

    “不,我们也进楼山。”

    梦师语气轻柔:“其一,先确定那人的身份,摸清楚对方的底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其二,赏宝会三年一次,每次赏宝会上都会有不少好东西,既然遇上了,便不容错过。”

    “可是我们身上,并没有多少钱?”婆娑皱眉道。

    “钱?我们需要那玩意儿吗?”地行冷冷一笑,声音低沉嘶哑,令人毛骨悚然。

    “地行说的不错,会有人替我们给钱的。”梦师微微一笑,如春风缱绻,花开满地。

    “哈哈哈……好,这个我喜欢!”屠生握着拳头,指骨咔咔作响,狞笑不已。

    地行、婆娑、梦师等人相视一眼,也笑了起来,笑声如歌,响彻原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