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519:长本事了!
    “好。”宋时遇点点头,接着道:“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惊喜来的太突然,让刘医生非常的不可思议,转头看向宋时遇,“宋老板你等一下,我来制作个方案表,您以后的饮食习惯和作息习惯按照表上来的就行。”

    “嗯。”宋时遇微微颔首。

    刘医生接着道:“那我现在就回去制作方案表。”

    刘医生迫切的想把宋时遇治好,一来,因为他是个医生。

    二来,他为自己的名声。

    来宋家有一段时间了,可宋时遇的并且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差,知道的人知道是宋时遇不配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医术太差!

    医者最在意的就是名声。

    “去我的书房吧。”宋时遇站起来。

    刘医生楞了下,今天的宋时遇真的变了好多,变得他都不敢认了。

    “好,好的。”刘医生立即站起来,跟上宋时遇的脚步。

    两人往楼上书房走去。

    宋时遇打开电脑,让刘医生操作,“这个是打印机,可以直接用。”

    “谢谢宋老板。”刘医生有些受宠若惊。

    今天的宋时遇也太反常了!

    他这是怎么了?

    宋时遇笑着道:“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毕竟是刘医生在为他治疗。

    “宋老板,”刘医生一边制作方案,一边犹豫着问道:“您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宋时遇剥了一颗奶糖,“就......突然觉得活着挺好的。”

    是的。

    活着至少有希望。

    若是死了,就连希望都没有了。

    刘医生一愣。

    敢情宋时遇之前一直不配合治疗,是因为不想活了?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复杂又难懂!

    宋时遇要什么有什么,豪宅、豪车、名利、美人、什么都不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之前居然不想活了。

    刘医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朴实无华的有钱人。

    “您不会中途突然又变卦吧?”刘医生有些不放心,接着问道。

    “放心,不会。”宋时遇道。

    刘医生点点头,“那就好。”

    顿时,刘医生充满了信心,他一定可以治好宋时遇。

    另一边。

    陈老爷子回到家。

    陈思瑶就在客厅等着他,看到陈老爷子过来,陈思瑶立即跑过来,“爷爷!”

    “瑶瑶。”陈老爷子扯起一丝微笑。

    陈思瑶接着道:“您是去时遇那里了吗?”

    看着陈思瑶充满希望的脸,陈老爷子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宋时遇太绝情了!

    该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了,可宋时遇就是不愿意接受陈思瑶。

    他也是毫无办法!

    “去了。”陈老爷子点点头。

    见陈老爷子神色复杂的脸,陈思颜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爷爷,时遇他......”

    陈老爷子叹了口气,抓着陈思瑶的手道:“瑶瑶,你相信爷爷,你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宋时遇算什么!

    一个白眼狼而已,他根本就配不上陈思瑶。

    陈思瑶的眼眶在这一瞬间就红了。

    她没想到,没想到宋时遇会拒绝陈老爷子。

    他就那么讨厌跟她在一起?

    连陈老爷子出面都不行?

    “瑶瑶,瑶瑶,”见陈思瑶这样,陈老爷子立即道:“瑶瑶你别这样!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宋时遇一个男人,你......”

    陈老爷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思瑶直接打断,“但我爱的只有他一个!”

    她爱的宋时遇全世界只有一个!

    “瑶瑶,你清醒一点,”陈老爷子叹了口气,“我也想跟你跟他修成正果,可他就是不愿意接受你!为了能让你们在一起,我甚至连这张老脸都不要了,强扭的瓜不甜,你死心吧。”

    强扭的瓜不甜......

    陈思瑶听到这句话时,脸上全是苍白的笑。

    “爷爷,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陈思瑶不愿意就这么的放弃,紧紧握着陈老爷子的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我求您了爷爷,您就再想想办法吧!”

    她不能没有宋时遇的。

    从她见到宋时遇的第一眼起,她就深深的爱上了宋时遇。

    无法自拔。

    可现在,陈老爷子居然让她放弃宋时遇,让她无法接受。

    不行的。

    陈老爷子无奈地摇摇头,“瑶瑶,事不过三,你知道我为了你的事情跑了多少趟了吗?”

    人都是有尊严的。

    宋时遇现在很明显就是把他们陈家的尊严按在地上踩。

    如果他再去找宋时遇的话,跟自取其辱没什么区别。

    “爷爷,可我真的很爱他,如果失去他,或者不能跟他在一起的话,我的人生将失去意义。”

    如果她是鱼的话,那宋时遇就是水。

    水离开鱼能活。

    但是鱼若是离开水的话,根本无法存活!

    “瑶瑶!”见陈思瑶这样,陈老爷子怒声开口。

    陈老爷子转头看向陈思瑶,接着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尤其是女孩子,宋时遇在优秀也不过是个人而已!你离了他怎么就不能活了!你就不能争点气!”给陈家也争口气!

    总归是个女孩子。

    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年就应该让陈有龙两口子生个二胎。

    如果陈思瑶有个弟弟或者有个哥哥的话,他也没必要这么头疼。

    可陈思瑶是陈家的独苗。

    “爷爷,为了他我可以什么都不要!”陈思瑶接着道:“爷爷,您根本就不懂!”

    陈老爷子只觉得胸口一抽一抽的疼,“陈思瑶!”

    陈思瑶就这么看着陈老爷子,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您帮帮我吧......”

    陈老爷子接着道:“你知道叶小姐吗?”

    叶小姐?

    陈思瑶楞了下。

    陈老爷子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不希望你能跟叶小姐一样优秀,但是你总要成长起来,不能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陈老爷子虽然已经到了耄耋之年,但他很关注国际新闻。

    自然也知道科技第一人航母第一人的叶灼。

    叶灼才多大?

    甚至比陈思瑶还要小几岁。

    如果叶灼跟陈思瑶一样,是个恋爱脑的话,她会有今天的成就?

    “你自己先冷静一下。”语落,陈老爷子转头看向管家,“咱们走。”

    “好的。”管家点点头,推上陈老爷子的轮椅,往外走去。

    走出门外。

    陈老爷子叹了口气,有些后悔的道:“管家,我刚刚跟瑶瑶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有些重了?”

    在此之前,陈老爷子从未将陈思瑶跟谁在一起对比过。

    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管家道:“从旁观者角度而言,我觉得您说得一点也不严重,大小姐现在就需要一个拨云见日的人,等她想清楚了,就一切都好了。”

    “是吗?”听管家这么说,陈老爷子松了口气。

    管家点点头,“如果我是您的话,我也会跟您一样。”

    陈老爷子接着道:“其实那孩子的眼光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宋时遇狗眼看人低啊!”

    有些话管家不好直接说出来,只好道:“您放心,大小姐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人。”

    有些事情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其实在管家看来,陈老爷子这种挟恩图报的行为确实很令人反感。

    虽然说多年之前,他确实是帮过宋时遇。

    但这些年来,宋时遇不知道帮了陈家多少回。

    甚至就了陈有龙很多次。

    可陈老爷子只记得他救过宋时遇,却浑然不记得宋时遇也救过陈家。

    但这种话他们可不好说出来。

    毕竟他们是雇佣关系。

    陈老爷子再度叹气,接着道:“瑶瑶那孩子性格太执拗了!我就怕她会走不出这个坎儿!”

    “不会的,”管家接着安慰道:“大小姐性格开朗,我相信她肯定很快就能走出来。”

    陈老爷子摇摇头,“希望吧。”

    不过以他对陈思瑶的了解,陈思瑶怕是没那么快就能走出来。

    毕竟陈思瑶跟其他人不一样。

    换成其他人得知宋时遇拒绝了她,就应该放弃了,可陈思瑶没有,陈思瑶不仅没有放弃,反而一直苦苦哀求。

    陈老爷子也是恨铁不成钢!

    陈老爷子走后,陈思瑶就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伤心、难过、不敢置信、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陈思瑶几乎难以呼吸。

    她本以为只要陈老爷子出手,她就可以顺利的成为宋时遇的新娘。

    可现实,却给他沉重的一击!

    这算什么!

    这到底算什么!

    就在此时,陈思瑶突然想到一个人。

    叶小姐!

    记忆的大门好像一下子被人打开了。

    叶小姐和穆有容是被抱错的千金。

    也就是说,宋时遇此前在找的小女孩,很有可能就是叶灼。

    最重要的是,陈思瑶很清楚的记得,在宋老太太出殡的那天,叶灼还来参加葬礼了。

    宋家人对叶灼非常恭敬。

    难道......是叶灼?

    宋时遇那个爱而不得,能为了她终身不娶的人就是叶灼?

    想到这里,陈思瑶擦干眼泪,立即从地上站起来,打了个电话出去,“喂,帮我查一下,时遇这几天是不是跟叶小姐见过面。”

    “好的,您稍等。”

    叶灼来南海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陈思瑶这通电话刚打出去没多久,那边就传来回复。

    是的。

    叶灼不仅来过南海,之前还跟宋时遇一起吃了饭。

    能让宋时遇陪着一起吃饭的人还真是不多。

    真的是叶灼?

    陈思瑶眯了眯眼睛,眼底的神色有些复杂。

    如果那个人叶灼的话,陈思瑶还挺不服气的。

    难道就因为叶灼小时候救过宋时遇一次,所以宋时遇就对她无法自拔了?

    她跟宋时遇也很小就认识了!

    怎么不见宋时遇对她恋恋不忘。

    为什么叶灼就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宋时遇的爱?

    陈思瑶咬了咬唇。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她确实比不上叶灼。

    叶灼长得很好,是科技第一人。

    幸好。

    幸好叶灼已经有了未婚夫。

    如果叶灼没未婚夫的话,那陈思瑶就真的半点希望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陈思瑶松了口气,她之前见过叶灼两次,有叶灼的微信,想把叶灼约出来也不难。

    思忖了很久,陈思瑶决定约叶灼出来。

    她要让叶灼帮她。

    陈思瑶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叶灼:「叶小姐我是时遇的好朋友陈思瑶,听说您也来了南海,不知道我能不能有这个荣幸请您喝一杯?」

    「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就明天中午十二点,咱们LM咖啡厅见。」

    叶灼对陈思瑶的印象还算不错。

    加上岑少卿最近两天都挺忙的,她也没什么特别的行程,于是就同意了,【承蒙陈小姐看得起,一定准时赴约。】

    「谢谢叶小姐赏脸。」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

    叶灼准时来到与陈思瑶约好的咖啡厅。

    “叶小姐这边!”看到叶灼,陈思瑶摆摆手。

    叶灼走过来,“陈小姐来的很早。”

    陈思瑶笑着道:“刚好也没什么事。”

    语落,陈思瑶将酒水单递给叶灼,“也不知道叶小姐喜欢喝什么,您自己点,千万不要客气。”

    叶灼最近有点上火,就点了一杯小叶苦丁茶。

    虽然是咖啡厅,但传统的茶水还是能点到的。

    陈思瑶接着道:“我还是听时遇说起才知道叶小姐也来南海了,想着请您喝杯茶。”

    叶灼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前不久确实跟宋大哥见了一面。”

    “前几天跟时遇聊起叶小姐,我还说,叶小姐是我最崇拜的女孩子。”其实陈思瑶哪里有跟宋时遇聊过叶灼,她所做到一切,不过是想跟叶灼套近乎。

    另一方面,她想间接的告诉叶灼,她跟宋时遇的关系不一般。

    “谢谢。”叶灼喝了口茶,道谢,“承蒙陈小姐看得起。”

    陈思瑶接着道:“叶小姐你太谦虚了,您都不知道,我爷爷有多崇拜您。就在昨天,他老人家还在拿您跟我比较呢。”

    这句话陈思瑶倒是没说谎。

    陈老爷子确实很崇拜叶灼。

    就在此时,服务员端过来一盘甜品,“您点的桃花酥。”

    “谢谢。”叶灼道谢。

    陈思瑶看了叶灼一眼,在心里斟酌着用词。

    看叶灼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难相处的人。

    只要她好好说,叶灼肯定会同意的。

    陈思瑶笑看叶灼,接着道:“叶小姐,其实这趟邀您出来,我是有一件事情请您帮忙。”

    “陈小姐请说。”叶灼道。

    陈思瑶看向叶灼,接着开口,“叶小姐,不瞒你说,其实我跟时遇从小便青梅竹马,相互爱慕,尤其是我,为了时遇,我什么都可以做。但我们都太要强了,谁都不肯捅破那层窗户纸。眼看着我们也到了适婚的年纪,所以,我想轻叶小姐帮个忙,从中牵个线,帮一下我们这对有情人。”

    陈思瑶深爱宋时遇,自然知道宋时遇有多爱叶灼。

    宋时遇如果不是爱惨了叶灼,就不会在她面前说出那番话。

    所以,只要是叶灼亲自开口,宋时遇就一定会接受她!

    如果不是为了让叶灼牵线的话,陈思瑶怎么也不会把叶灼约出来。

    闻言,叶灼不着痕迹地蹙眉,看向陈思瑶,“陈小姐,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我跟宋大哥之间今年也就见了一面而已,我们之间的程度还没有到可以保媒的那种程度。”

    叶灼虽然大度,不愿意个人斤斤计较,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让人当枪使。

    陈思瑶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叶小姐,”陈思瑶笑了笑,接着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跟时遇之间的感情已经水到渠成,就是缺一个拨云见日的人,等我俩修成正果,一定不会忘记了您这个大媒人。”

    “陈小姐,既然已经水到渠成,那我相信,就算没有其他人的帮忙,你和宋大哥也一定能走到一起去的。”

    陈思瑶没想到叶灼会接连拒绝她两次。

    正常情况下,叶灼难道不应该笑着点头答应吗?

    都说叶小姐善解人意,是国之栋梁。

    今日一见,叶小姐也不过如此!

    在宋时遇面前提一嘴,对叶灼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能成就一段姻缘也是功德。

    “叶小姐,”陈思瑶给叶灼倒了一杯茶,“您还是不太了解时遇。时遇那个人,性格有些偏执,有些事情必须得有人抛砖引玉才行,要不然,他永远都缩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出来。”

    “我不如陈小姐了解他。”叶灼接着道:“保媒的事情我没什么经验,陈小姐还是另请高明吧。”

    语落,叶灼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好意思陈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叶灼拿起一张钞票压在杯子底下,“茶钱。”

    陈思瑶看着叶灼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叶灼的反应太出乎她的意料。

    本以为叶灼顾着面子也会答应她,没想到,叶灼直接就拒绝了!

    半点情面都不给她。

    另一边。

    助理立即把咖啡厅的事情汇报给宋时遇。

    闻言,宋时遇微微抬眸,“是吗?”

    助理点点头,“是的,我、我还听到陈小姐请求叶小姐牵、牵线。”

    “啪!”

    就在此时,空气中传来一道清脆的响声。

    助理转头一看,便看到宋时遇硬生生地折断了一支钢笔。

    “很好。”宋时遇从椅子上站起来,“陈思瑶长本事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