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521:谁敢惹?
    那就帮她一把。

    很冷血无情的一句话,让人不禁胆寒。

    助理楞了下,接着道:“好的老板。”

    宋时遇拿起桌子上的钢笔,在文件上签了字,接着问道:“云京那边怎么样了?”

    助理看了宋时遇的一眼,“陈老爷子已经赶回云京了。”

    “好。”宋时遇微微颔首,接着道:“告诉刘胜一声,公事公办,我会给受害者请最好的律师。”

    赵家在云京也不是小门小户,哪里需要宋时遇帮忙请律师?

    宋时遇这个举动就说明了他的立场。

    陈家这次......完了。

    助理点点头,“好的老板。”

    云京。

    赵家。

    赵六在大厅内转来转去,“爸,您说这次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云京谁不知道陈家对宋时遇有恩,所以宋时遇一直明里暗里的给陈家撑腰。

    也因为这个,云京很少有人敢惹陈家,哪怕陈有龙一直嚣张至极,众人也只敢吃闷亏。

    可这次,宋时遇不但没有给陈家撑腰,反而还亲自把陈有龙送了进去,这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难道,太阳还能从西边出来?

    赵六之前在陈有龙面前吃过不少苦头,心里都有阴影了!

    赵老爷子和陈老爷子差不多岁数,两鬓均已斑白,“稍安勿躁。”

    “爸,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跟我说稍安勿躁!”赵六接着道:“您说这宋三爷到底是玩什么呢?”

    赵六感觉自己跟做梦一样。

    宋家传来消息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要完了,没想到这一次宋时遇这次是来帮他的。

    进监狱的人成了陈有龙。

    赵老爷子摸了把胡须,接着道:“陈家这些年仗着有宋家撑腰,在云京横行霸道,物极必反,这都是他们的报应!”

    “万一是宋三爷在设计套路我们呢?”赵六接着问道。

    赵老爷子轻笑出声,“你以为宋三爷跟你一样闲?”

    宋时遇可不是那种有闲情雅致的人。

    “那您的意思是,陈家要倒霉了?”赵六反问道。

    赵老爷子接着道:“咱们先静观其变。”

    “好。”赵六点点头。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脚步声。

    “老爷!”

    这是管家的声音。

    “怎么了?”赵老爷子站起来。

    管家带着一名西装革履的人朝里面走来,“老爷子,这位是金律师。”

    金律师?

    赵老爷子楞了下。

    “赵老爷子您好,我是VL律师事务所的金源。”语落,金源微微弯腰,双手递给赵老爷子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

    VL律师事务所的金源?

    赵老爷子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立即双手接过名片,“金律师您好,快坐。”

    在云京,几乎没人不知道VL律师事务所,更无人不知金源的大名。

    金源是在国际上都能站得稳脚跟的那种金牌律师,在一场国际案件中名震四方,可不是普通人说请就能请的。

    可今天,金源居然主动登门。

    金源跟着坐下来。

    边上的赵六还晕乎乎的。

    赵老爷子接着道:“快给金律师倒茶。”

    “老爷子不用客气,”金源打开公文包,拿出一份文件,“这是我准备的材料,您过目下,如果觉得没问题的话,咱们就按照这个方案走。”

    赵老爷子接过资料,很仔细的看着,最后转头看向身边的佣人,“把我的眼镜拿来。”

    “好的。”

    佣人立即小跑着去给赵老爷子拿眼镜。

    很快,眼镜就拿过来了,赵老爷子接过眼镜,戴上之后,细细看着材料上的内容。

    十分钟之后,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金源,“金律师,我记得我之前去拜访过您,但是您说您没空。”

    金源笑着道:“是宋老板委托我来的。”

    “宋三爷?”赵老爷子问道。

    金源点点头。

    金源可以拒绝任何人,唯独不能拒绝宋时遇。

    如果他是千里马的话,那宋时遇就是他的伯乐。

    在那场国际案件中,没一个人相信他能赢,毕竟那时候他只是个无名小卒。

    但宋时遇却非常相信他!

    那种信任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内心,一直到现在,他都对宋时遇感激不已。

    如果不是那时的宋时遇,就没有现在的他。

    赵老爷子看向金源,心情有些复杂,“金律师,冒昧的问一句,宋三爷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态度?”

    其实赵老爷子也非常的不安。

    毕竟以前的宋时遇可不是这样的。

    就在三个月前,宋时遇还给陈家解决了一件不小的事情。

    这才多长时间?

    他怎么就对陈家这么狠了?

    金源扶了扶脸上的眼镜,接着道:“赵老爷子您请放心,宋老板是个好人,他一定会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上来处理问题,您和赵先生现在是受害者,身为律师我也会让陈有龙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一刻,金源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正义的光。

    好人?

    宋时遇是个好人?

    这大概是赵老爷子最近十年里听到的最不靠谱的话了。

    宋时遇虽然没有做过什么恶事,但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但凡他是个好人,宋家家主就不会落在宋时遇的头上。

    赵老爷子笑着道:“金律师和宋三爷是故交......”

    说到这里,赵老爷子顿了顿,接着道:“您能否透露下,宋家和陈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别到时候弄巧成拙......”宋家和陈家重归于好,小丑变成了他,那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是宋家在云京是真的有实力。

    金源并没有多说些什么,推了推眼镜,“赵老爷子,宋老板绝对不是那种出尔反尔优柔寡断的人,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您只管配合就行。”

    听到这句话,陈老爷子心里有了谱,接着道:“好,那就按照金律师您说的来,我们配合您。”

    “好的。”金源喝了口茶,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就这么说了,我先回去,二位等我消息就行。”

    “好。”赵老爷子站起来送金源。

    赵六也立即跟上两人的脚步。

    走出门外,金源顿住脚步,回头看向赵老爷子,“赵老留步。”

    赵老爷子顿住脚步,“金律师慢走,这件事就拜托您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话,您尽管联系我们就好。”

    “好的。”金源点点头。

    看着金源的背影,赵六有些疑惑的道:“爸,您说咱们这是不是在做梦啊?”

    就算是梦,也不至于这么离谱!

    赵老爷子看着车辆消失的方向,接着道:“看来这次陈家是把宋三爷给得罪惨了!”

    如若不然,宋时遇绝对不会做到这个份儿上。

    “那咱们家岂不是走运了?”赵六笑着道。

    陈家若是没了宋时遇那颗大树,被搞死只是时间问题。

    这些年来,陈家因为宋时遇的缘故,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赵老爷子没说话,“思量回来了吗?”

    赵思量是赵六的儿子。

    跟赵六那个爹不一样,赵思量及其争气,在国外呆了十年,跟荷兰人做生意做了八年,积攒了一身得商业才华。

    赵六接着道:“还没呢,说是后天回来。”

    赵老爷子点点头。

    父子二人往大厅走去。

    “爸,阿六。”

    两人刚走进大厅内,就看到一名美少妇从里面走出来。

    少妇约摸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长得很漂亮,装着倒也得体,但是举止神态间却流露出一种风尘气息。

    这便是赵六新娶进门的太太,刘晶。

    刘晶是的赵六在夜总会认识的,跟赵六相差32岁,也因为这个赵老爷子一开始就不赞成这两个人。

    无奈赵六一直要死要活的,赵老爷子也只能咬牙同意。

    后来证明赵老爷子的眼光没有出错。

    刘晶进门的第一天,就惹出了祸事。

    看到刘晶,赵老爷子眉头微蹙,就像没看到一样,直接从刘晶身边走了过去。

    刘晶看到了赵老爷子眼底的嫌弃,眼底全是低落的神色。

    她知道赵老爷子一直看不上她的出生。

    赵六又是个风流的主,在她之前不知道招惹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她这个赵太太能当多久,思及此,刘晶眼底低落的神色就更加明显了。

    赵六注意到刘晶的神色,走过去,笑着道:“晶晶啊,你别在意,我爸就是那样的人。”

    刘晶点点头,“嗯。”

    赵六很喜欢这个小娇妻,很担心刘晶会难过,接着道:“我爸也那么大年纪了,说不定哪天就不行了,到时候,整个赵家都是咱们的天下,你别在意一个将死之人的目光。”

    刘晶看着身边这个年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男人,眼底说不清楚什么个神色,“阿六,谢谢你。”

    人人都说她是看中了赵家的财产,其实不然。

    她容色姣好,前来抛橄榄枝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更不缺乏年轻的权贵。

    但他就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赵六。

    无他。

    皆因赵六给她一种父亲的感觉。

    直至嫁进赵家之后,她才知道赵六的风流韵事。

    “咱们是夫妻。”赵六揽住刘晶的肩膀。

    刘晶接着道:“我听说你儿子要回来了?”

    刘晶现在在赵家就是个外人。

    她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需要看一个佣人的眼色。

    得知赵六的儿子要回来后,心情就更加忐忑了。

    万一赵六的儿子不承认她怎么办?

    “嗯。”赵六带点点头,接着道:“思量那孩子脾气不错,他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赵思量比刘晶还要大两岁,目前赵思量还不知道家里多了一个比自己小的后妈。

    不过赵六能肯定,赵思量绝对不会为难刘晶。

    刘晶点点头。

    赵六扶着刘晶往屋里走去,刘晶看向赵六,有些犹豫的开口,“我、我是不是给家里添麻烦了?”

    “没有,你能添什么麻烦啊!”赵六笑着道:“我们跟陈家本来就有隔阂,就算没有你,我们的矛盾也是无法避免的。”

    语落,赵六接着安慰道:“晶晶你别想那么多,那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

    刘晶点点头,未再说话。

    她心中的不安,赵六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另一边。

    陈老爷子乘坐专机回到云京。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四处托人找关系,无论怎样,都不能让陈有龙真的坐牢。

    陈家在云京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关系,换成平时,只要陈老爷子咳嗽一声,就会有一堆人围过来。

    可这一次.....

    曾经那些在陈老爷子面前阿谀奉承的人,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他们不来,陈老爷子只好主动去找他们,可那些人全都避而不见,就好像陈老爷子是什么可怕的病毒一样。

    现在怎么办?

    陈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紧紧皱着眉。

    管家接着道:“老爷子,我瞧着这有些像宋三爷的手段。”

    “时遇?”陈老爷子问道。

    管家点点头。

    在云京,除了宋时遇之外,其他人可没有这样的手段。

    陈老爷子紧皱着的眉头并没有缓和,接着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管家没说话。

    陈老爷子叹了口气,“打电话给他!”

    “好的。”管家点点头。

    语落,管家连接上了宋时遇的电话。

    几秒钟之后,那边传来忙音声。

    宋时遇把陈老爷子号码拉黑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管家心头一跳。

    “老爷子.....”管家转头看向陈老爷子。

    陈老爷子接着道:“联系下瑶瑶,看她那边是什么情况。”

    管家继续联系陈思瑶。

    陈思瑶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她那边并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也不知道宋时遇知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得知陈思瑶那边的情况,陈老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宋时遇总不至于真的那么无情吧!

    管家看出了陈老爷子的想法,安慰道:“老爷子您先别担心,万一三爷只是临时有事所以还不知道大小姐的事情。”

    说到这里,管家顿了顿,又道:“三爷绝对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

    “希望吧。”陈老爷子轻叹一声。

    语落,陈老爷子接着道:“咱们现在去一趟警局。”

    “好。”管家点点头,开始安排车辆。

    另一边,陈思瑶看向助理,“确定爷爷把消息传给时遇了吗?”

    “确定。”助理点点头。

    既然确定,为什么宋时遇一直到现在都没动静?

    照理说,宋时遇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她饿死才对。

    她跟宋时遇一起长大,就算宋时遇真的不想娶她,这种时候,也应该来看看她的。

    他怎么就这般狠心。

    现在怎么办?

    陈思瑶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清楚,她撑不了多久了。

    如果宋时遇还不来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的。

    思及此,陈思瑶咬了咬嘴唇,眼底全是不甘的神色,“把我的手机拿过来。”

    “好的。”助理走过去,拿起陈思瑶的手机,递给她。

    陈思瑶接过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须臾,陈思瑶看向助理,“把你的手机给我。”

    她的号码已经被宋时遇拉黑了。

    助理将自己的手机递给陈思瑶。

    陈思瑶按下了那串熟悉的号码,拨了出去。

    很快,那边就通了。

    不过,接电话是助理。

    这不是宋时遇的私人电话。

    陈思瑶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心就凉了半截。

    原来,与他相识这么多年,她连他的私人号码都不配拥有。

    可笑啊。

    可笑!

    电话这头的陈思瑶直接就笑出了声。

    助理一脸疑惑的听着电话这头的笑声,尽量礼貌的道:“喂您好,请问您有事吗?”

    助理的声音将陈思瑶的思绪拉回现实,“我是陈思瑶。”

    陈思瑶。

    听到这边的声音,助理楞了下。

    “我找时遇。”陈思瑶接着道。

    虽然宋时遇的用意已经非常明显,但陈思瑶还是抱有幻想。

    她跟宋时遇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算宋时遇对她没有喜欢,但其他感情应该还是有的。

    助理接着道:“陈小姐,我们老板说过,他不想见您。”

    “我就要死了,”陈思瑶的声音听起来无力又悲凉,“他连我的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吗?”

    宋时遇是她爱了整个青春的人啊。

    从懵懂无知到情窦初开,在到现在......

    她从未变过。

    闻言,助理的情绪病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是道:“陈小姐,您稍等一下。”

    “好。”

    手机那边似是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老板。”接着是助理的声音,然后是低低得耳语声。

    陈思瑶虽然听不见助理跟宋时遇说了些什么,但也能猜得到。

    须臾,话筒里传来宋时遇的声音。

    是冷冽的,无情的,残忍的。

    仅仅一句话,就把陈思瑶打入了无间地狱。

    他说。

    “死了倒也干净。”

    陈思瑶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变成惨白,眼底的光也消失不见。

    死了倒也干净。

    死了倒也干净。

    陈思瑶的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手机无力的从手上滑落下来。

    啪--

    掉在地上。

    “嘟嘟嘟--”

    那边传来忙音声,应该是挂断了。

    陈思瑶连哭得力气都没有了,心里一片悲凉。

    “大小姐,我让司机送您去医院吧!”助理吓了一跳,立即扶起陈思瑶。

    陈思瑶拂开助理的手,“不去医院!”

    她现在只想看看,宋时遇是不是真的想让她去死。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