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525:相思是毒
    助理立即走到宋时遇身边,低声开口,“陈家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唯一的孙女死了,陈有龙还被关进了看守所,面临数十年的牢狱之灾,可不就是乱成一锅粥了?

    宋时遇眯了眯眼睛,眼底仅有一抹畅快的神色闪过。

    助理楞了下。

    似是第一次认识宋时遇一般。

    虽然早就知道自家老板的秉性,但是亲身经历时,还是的忍不住的胆寒。

    都说人心难测。

    其实宋时遇的心才是最难测的。

    要知道,彼时的陈家也是被宋时遇撑腰的那个。

    陈有龙在云京惹下一个接着一个祸端,全都不动声色的被宋时遇解决了。

    可现在。

    宋时遇不但对陈家的遭遇不管不顾,反而还要推波助澜。

    “金源呢?”宋时遇接着问道。

    助理回答:“金律师已经在帮赵家起诉陈有龙了。”

    宋时遇满意地点头。

    助理似是想到了什么,补充道:“金律师让我转告您,一旦罪名成立,这件事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让他不用有后顾之忧。”宋时遇拿起一支烟,顺手拿起打火机。

    “啪--”

    一串幽蓝色的火焰从打火机上燃起。

    宋时遇刚想把烟点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将手里的烟连同打火机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助理看着宋时遇,眼底全是不解。

    这种情景,他已经看了不下于几百次了。

    每次宋时遇都是先点着烟,然后垃圾桶,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当当当--”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助理立即小跑着过去开门。

    门一开,就看到一张满面春风的脸。

    “三哥在吗?”来人问道。

    “老板在里面,”助理恭敬的道:“白先生快请进。”

    是的。

    来人正是白嘉裕。

    白嘉裕往里面走去,“三哥。”

    “怎么了?”宋时遇回头看向白嘉裕。

    白嘉裕吸了一口手中的烟,“三哥,陈家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听说陈思瑶没了?”

    宋时遇微微蹙眉,“摁掉。”

    摁掉?

    摁掉什么?

    白嘉裕楞了下。

    “烟。”宋时遇接着开口。

    白嘉裕立即将手里的烟按在烟灰缸内,“不好意思啊三哥,忘记你戒烟了。”

    宋时遇转头看向助理,“去把窗户打开。”

    “好的。”助理立即走过去打开窗户。

    白嘉裕坐到宋时遇对面,“三哥,陈家......”

    “陈家是自取灭亡。”宋时遇直接打断白嘉裕没说完的话。

    白嘉裕接着道:“之前听说陈思瑶闹自杀,我还以为只是开玩笑而已,没想到......”谁能想到陈思瑶真的丢了那条小命。

    说到底,陈思瑶也没做错什么事。

    这本闹出了人命,白嘉裕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好受。

    思及此,白嘉裕叹了口气,“三哥,陈思瑶对你的爱,超乎了我的想象。”

    为了爱情能放弃自己的生命,白嘉裕实在是无法想象,陈思瑶到底有多爱宋时遇!

    “舍不得她?”宋时遇转眸看向白嘉裕。

    “倒不是说舍不得,就是觉得挺震撼的,”白嘉裕接着道:“三哥,你就一点点感触都没有?”

    “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感触?”宋时遇反问:“去给她哭灵?”

    这条路是陈思瑶自己选的,没人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胁迫她。

    白嘉裕被噎了下,看着宋时遇,一时无言。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宋时遇接着问道。

    白嘉裕点点头,“对了,陈有龙的事你也不打算再管了?”

    “以后陈家的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宋时遇轻轻开口。

    白嘉裕看着宋时遇,有些好奇的道:“三哥,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是什么原因让宋时遇突然对陈家这般无情!

    就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一般。

    “没什么。”宋时遇道。

    白嘉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今天晚上王家那边组了局,都是干净的大学生,你要不要去看看?”

    男人之间无非就是吹牛和女人。

    无论多么禁欲寡淡的男人,都要解决正常的生理需求。

    白嘉裕没有什么固定的女朋友,但从不缺女伴,有自己养的,也有生意伙伴送的。

    他从不会亏待自己。

    “你自己去吧。”宋时遇神色寡淡的道。

    白嘉裕在花丛中浪荡惯了,见宋时遇这样,忍不住道:“三哥,你这样不行啊!身体能吃得消?”

    宋时遇没说话。

    白嘉裕接着道:“三哥,跟我一起看看吧!说不定就遇到你的真爱了呢?”

    “没兴趣。”

    他的真爱不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三哥,”白嘉裕重新坐到宋时遇对面,“你能不能稍微透露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让你如此的守身如玉。”

    以前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在白嘉裕认识宋时遇的十年里,宋时遇从未跟任何女孩子纠缠不清。

    “没有谁。”宋时遇直接否认。

    “三哥,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之前的宋时遇还会在他面前承认下有个爱而不得的人,谁能想现在宋时遇直接就否认了!“跟我说说呗!我看看那女孩子到底值不值得你这样!”

    宋时遇拿起一份封建,开始翻看着。

    很明显是不想搭理白嘉裕。

    白嘉裕不知道宋时遇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接着道:“三哥,你真不去吗?”

    “不去。”

    宋时遇拿起手机,“我听说有个长得特别像那个明星,纯的很,你真的不考虑下?”

    “你......”宋时遇抬头看向白嘉裕,一字一顿的开口,“是不是想去参加非洲项目了?”

    听到这句话,白嘉裕立即摆手拒绝,“我错了!三个我错了!我走!我马上走!”

    语落,白嘉裕头也不回地跑走了,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宋时遇抓回去一般。

    宋时遇看着白嘉裕离去的背影,按了按太阳穴,眉眼间略显疲惫。

    南海的另一边。

    这半个月的度假时光叶灼过得非常充足。

    什么都不用操心,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玩,无聊的时候就跟着岑少卿一起去海边散散步,吹吹海风。

    “领导。”

    岑少卿从里屋走出来。

    “怎么了?”叶灼微微回眸。

    岑少卿接着道:“我今天有点事要出门,可能要明天才能回来,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去找于暮年。”

    “好的。”叶灼微微点头。

    “那我先走了,”岑少卿走过来,在叶灼的额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吻,“照顾好自己。”

    “嗯。”

    叶灼将岑少卿送到门外。

    于暮年正在外面给草坪浇水,看到岑少卿出门,扬声道:“子虚出门啊!”

    “嗯。”岑少卿接着开腔,“照顾好你嫂子!”

    “收到!”

    此时的于暮年对叶灼是半点敌意都没有了。

    于暮年也改变了他对女性的看法。

    现在回想起来,于暮年的嘴角会露出无奈的小,以前是他太浅薄了,认为这个世界上没什么好女孩,也没有真正的爱情,人和人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互相需要的关系。

    如今才知道。

    那时的自己,蠢的可爱。

    以己度人永远看不到现实。

    叶灼转身往屋里走去。

    于暮年看着她的背影,扬声开口,“嫂子有什么需要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好。”叶灼微微转眸。

    她刚起床,头发还没扎,尽数披散在脑后,穿着一件素白色的盘扣连衣裙,侧身的时候,海风吹起宽大的裙摆,连同青丝缠绕在一起,露出一张精致的五官,阳春白雪。

    如同皑皑白雪将那一点如火的红梅。

    惊心动魄。

    于暮年立即移开视线,“嫂子中午想吃什么?”

    “有什么吃什么,我不挑。”叶灼道。

    “好。”于暮年点点头。

    叶灼回到屋里,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刚上线,就看到安丽姿和赵娉婷以及李悦悦都在线。

    四人立即组队开始五黑。

    “少一个人,”安丽姿道:“灼灼,你去拉个人过来。”

    叶灼瞄了眼好友列表,要么不在线,要么就是在游戏中或者是组队中,“我这边好像拉不到人,你们呢?”

    “我也没有......”

    叶灼接着道:“要不随便招募一个吧?”

    就在此时,安丽姿看到一个好友上线的消息,“等一下,可能有人要过来了。”

    “谁啊?”李悦悦问道。

    “宋时遇。”安丽姿回答。

    因为叶灼的原因,安丽姿跟宋时遇一起打过游戏,并且加了好友。

    一开始宋时遇只能跟他们打娱乐局,目前宋时遇已经是王者段位了。

    她以前觉得成功男人从不玩游戏,直至遇到宋时遇。

    宋时遇跟其他有钱人很不一样。

    李悦悦立即道:“就是那个大帅比吗?”

    他们之前一起组队玩过游戏,还见过面,因此李悦悦对宋时遇的印象有点深刻。

    准确的来说,她对所有长得帅的人,都没什么抵抗力。

    宋时遇恰好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嗯,”安丽姿点击了下邀请,不忘记提醒,“我已经邀请了,悦悦你注意点形象。”

    “哦好!”

    就在此时,宋时遇接受邀请,进入了组队。

    “宋先生能听见我说话吗?”安丽姿问道。

    “能。”那边传来宋时遇的说话声。

    安丽姿接着道:“宋先生,就不用给你介绍了吧,YC是灼灼,请说普通话是灼灼的室友李悦悦,大圆子萌萌哒是我和灼灼的高中同学赵娉婷。”

    “都认识的。”宋时遇道。

    宋时遇的记性不错,他记得,他跟她们都有一起玩过游戏。

    安丽姿道:“灼灼,点开始吧。”

    “好。”叶灼点击开始。

    禁用了三个英雄之后,便开始到了选英雄的环节。

    “我玩法师可以吗?”安丽姿接着开口。

    玩王者这么久,她最6的还是法师。

    叶灼是全能型的,笑着道:“我都可以,你们先选。”

    赵娉婷道:“那我玩ADC了!”

    李悦悦接着道:“我玩瑶瑶公主保护小鲁班。”

    瑶是李悦悦的本命,不需要什么操作,只要等四级刷盾就行。

    宋时遇没说话,默默的选择了个对抗路英雄。

    叶灼选了娜可露露打野,看了眼阵容,接着道:“瑶带个干扰吧。”

    李悦悦疑惑的道:“带干扰干啥?”

    她玩瑶带的最多的是治疗和弱化,干扰她还有些不太会用。

    叶灼道:“越塔的时候放干扰就行。”

    “好的。”李悦悦道。

    “宋老板。”就在此时,宋时遇那边传来陌生的男声。

    宋时遇微微抬头,就看到刘医生往这边走来。

    宋时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刘医生以为宋时遇在处理什么重要的公务,便推到一旁等他。

    直至,手机里传来游戏的声音。

    刘医生眼底闪过惊讶的神色,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宋时遇宋三爷,在玩王者?

    “凯小心对面老夫子。”就在此时,手机内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

    如同泉水叮咚,纵使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幕,仍旧让人眼前一亮。

    “好。”宋时遇缓缓开口。

    “凯别慌,我来保护你了!”安丽姿笑着道。

    安丽姿很会玩法师,支援的也比较及时。

    只是,她刚过去对抗路,小鲁班就踩着优雅的步伐来中路吃线。

    “卧槽!谁让你抢爸爸线的!”

    手机里不时的传来声音,宋时遇单手操作手机,另一只手拿起耳机戴上。

    就在刚刚,刘医生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宋三爷怎么会玩游戏呢!

    可现在,现实就给他如此一击!

    谁能想到,平日里时间比金钱还重要的宋三爷,忽然也会玩游戏,而且还是陪女孩子一起玩!

    刘医生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在此时,宋时遇站起来,走到刘医生身边,用口型道:“你先回去吧。”

    刘医生点点头,转身离开,并且轻轻带上书房的门。

    这把游戏一玩就是三个多小时。

    从上午九点到十二点。

    叶灼看了看表,“那个我要去吃饭了,你们玩吧。”

    “我也不玩了,眼睛都涩了。”李悦悦打了个哈欠。

    安丽姿道:“我也不玩了,灼灼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再玩?”

    “看情况吧。”叶灼接着道:“你要是看到我在线直接邀请就行。”

    “好。”

    很快,几人就全散了。

    宋时遇退出登录之后,打开手机自带的视频软件。

    那里有十一段录屏。

    全都是刚刚的对局视频。

    他将每一次的对局都录制视频了。

    宋时遇点击发送云端保存。

    “老板。”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助理的敲门声。

    “进来。”宋时遇放下手机。

    助理从门外进来,“老板,刘医生来了。”

    “让他过来吧。”宋时遇淡淡开口。

    “好的。”助理点点头,转身往楼下走去。

    刘医生就站在楼下,将助理下来,立即问道:“怎么样?宋老板忙完了吗?”

    “已经忙完了,老板让您上去。”助理道。

    “嗯。”刘医生点点头,往楼上走去。

    宋时遇已经恢复了往日那副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的样子,坐在老板椅上。

    刘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禁想,刚刚坐在那里打游戏的男人真的是宋时遇吗?

    须臾,刘医生走到宋时遇面前,放下医药箱,接着道:“宋老板最近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一切都很好。”宋时遇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腕。

    刘医生伸手给宋时遇把脉。

    宋时遇的脉象确实不错,有好转的迹象。

    刘医生笑着道:“宋老板,您一定要坚持下去,按照这个进度,您很快就能恢复健康了。”

    “嗯。”宋时遇微微颔首。

    刘医生从医药箱里拿出两瓶药,接着道:“宋老板,这个药有止疼的效果,没有任何副作用,夜里您要是实在疼得受不了了,可以吃一片。”

    “不用。”宋时遇直接拒绝。

    刘医生接着道:“越往后您疼痛的症状会越厉害,药您收着。”

    宋时遇没在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刘医生收起医药箱,“宋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

    刘医生转身离开,宋时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刘医生等一下。”

    “您还有其他事吗?”刘医生抬头看向宋时遇。

    宋时遇接着道:“你去找一下管家。”

    “好的。”刘医生也没问为什么。

    刚来到楼下,就看到管家站在那里等他。

    “刘医生。”

    “宋管家。”

    宋管家笑着道:“刘医生跟我这边来。”

    “好的。”刘医生点点头,跟上宋管家的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刘医生突然加快脚步,与宋管家并肩,压低声音道:“宋管家,陈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这句话,管家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微愣,旋即叹了口气,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跟刘医生说。

    “陈小姐出事了?”刘医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接着问道。

    宋管家接着道:“陈小姐已经没了。”

    没了?

    刘医生皱着眉,“什么叫没了?”

    宋管家再度叹气,“唉,可能这就是命吧!”

    刘医生整个人都愣住了,陷在宋管家那句‘没了’里面走不出来。

    陈思瑶怎么就没了呢!

    “宋管家,”刘医生转头看向宋管家,“这种事情可不好开玩笑。”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今天端午节,祝大家端午安康,记得吃粽子呀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