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53【迷路】
    目照瑭带着那么多姑娘进了东郊的果园,直接入了桃花林。

    这桃花林吧,稍稍有些麻烦……因为桃树都比较低矮,而且比较稀疏。所以不太好隐蔽,因此展昭和白玉堂只能在外围的树林子里,找了个地方隐蔽一下,攀到高处树冠比较密集的地方,看下边的情况。

    展昭蹲在一棵高树的枝头,皱着眉头——能看清楚人,但是听不到说话声音。

    白玉堂站到展昭身后,凑到他耳边看,“一大群人半夜三更来桃林干什么?”

    展昭转脸,就看到他的脸在旁边,顺便感慨了一下白玉堂皮肤真好,“你觉不觉得,刚才杏儿有一段时间是清醒的?”

    白玉堂看看他,顺便感慨了一下展昭的皮肤真好,“你的意思是她大部分时间处于不清醒状态?”

    “这个目照国突然之间冒出来,有点诡异,之前我是从来没听说过。”展昭道,“我从小到大听了不少东南西北的怪事,可是醉心花什么的,简直闻所未闻。”

    “你没听过,但包大人未必没听过,还有八王爷。”白玉堂提醒。

    “他们三个自从听了‘桃花娘娘’的事之后就神神秘秘的。”展昭抱着胳膊,“能把他们三个联系起来的,大概是些陈年旧事,还是些关于皇家的事情。”

    白玉堂点了点头,下巴搁在展昭肩膀上。

    展昭回头看他,那意思——干嘛?

    白玉堂一挑眉——累,休息会儿。

    展昭无语,不过难得看到他这么放松,平日老绷着,这会儿还挺可爱的。

    一想到“可爱”两个字,展昭开始甩头——又胡思乱想了!

    耳边,传来白玉堂一声轻笑。

    展昭从没听他这样笑过,斜眼看他——还真是好放松,微微眯着眼睛看自己,那一双桃花眼,啧啧。

    两人正对看,就听身后有人问,“你俩半夜三更的,挺有情调啊?”

    ……

    这声音就在两人耳边,可关键是展昭白玉堂完全没察觉到身后有人,幸好听出声音是熟悉的,才没发出大的动静。

    回头一看,果然,就见殷侯抱着胳膊蹲在他俩身后的树枝上,歪着头看两人。

    “外公。”展昭惊讶,殷侯之前在熙州府分手之后就不见了,敢情还真来了开封。

    “乖。”殷侯见展昭叫人,笑眯眯,顺便瞄了一眼白玉堂。

    白玉堂自然也识相,随着展昭叫外公。

    殷侯扑过来要搂一把,张嘴说“乖……”

    不过没搂上,衣服领子叫展昭揪住了,展昭用眼神警告他——不要乱占便宜!

    殷侯眯眼睛,边凑到两人中间往远处望,随即了然,“喔?我说你俩鬼鬼祟祟的,原来跟踪一群姑娘家。”

    展昭尴尬。

    殷侯抱着胳膊张望了一会儿,纳闷,“诶?那几个姑娘怎么呆头呆脑的,大半夜没睡醒?”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展昭就凑到殷侯身边,“外公,她们在说什么,能听到么?”

    殷侯摸着下巴,“说什么计划改变……”

    展昭和白玉堂愣了愣,一起望殷侯,“你听得到?”

    殷侯撇嘴,“又不是很远,能看到怎么可能听不到。”

    展昭皱眉,白玉堂也觉得殷侯厉害,不过可能是内力的问题。

    “啧啧。”殷侯笑着会意,问两人,“不会啊?不会就问么,要不要外公教?”

    展昭和白玉堂有一点点别扭——倒不是让殷侯教不好意思,而是因为殷侯那样子太得瑟了。

    展昭瞧着殷侯,往他眼前一凑,“那你教不教?”

    殷侯立马眉开眼笑,伸手指了指耳朵前方接近面颊处,“这里有一条筋络,内力可以过,一过……就知道效果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伸手摸了摸耳朵,还真感觉这里似乎是有筋脉……两人练武方面都是绝顶的奇才,一点即透,很快领会了殷侯的意思。说来也奇怪,运气过耳之后,四周围的声音一下子清晰了起来,远处桃花林里目照瑭说话声,也可以听得清楚明白。

    目照瑭似乎正在发脾气,“你究竟怎么办事的?叫你抓人,抓来抓去,竟然连白玉堂家的丫鬟都抓来,这下误了大事,都不知道怎么跟主人交代!”

    白玉堂皱眉——主人?

    跟目照瑭对话的,是一个老婆子,这老婆子之前应该是等在桃花林里的,穿了一身黑,乍一看还以为是帮手的老妈子,仔细看……样子有些怪,长得有点像猪,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殷侯一边一只胳膊,搭在展昭和白玉堂的肩膀上,瞧着桃花林,“我才没看着你们几天,你们怎么惹上那麻烦了?”

    展昭好奇,“什么麻烦?”

    殷侯敲了敲展昭的脑门,又突然伸手揉他脸,跟平日展昭揉小四子的动作差不多,“你不认识那老太婆啊?”

    展昭按住脸,看白玉堂,那意思——你认识那老太婆?

    白玉堂摇摇头,这老婆子除了脸比一般老太婆皱一点之外,没看出什么大问题啊。

    “唉。”殷侯叹了口气,托着下巴道,“那个皱巴巴的老太婆可有些来头,她姓朱,本名叫朱颜,人称猪颜鬼婆。”

    展昭愣了愣,白玉堂也皱眉——猪颜鬼婆这名字他们听过。

    “就是那个精通摄魂术,臭名昭著的猪颜鬼婆。”展昭不解,“不是说她因为害人,被杀头了么?”

    “这个老太婆门槛可精,当年杀头不过是因为仇家太多,来个金蝉脱壳,不过后来去了西边之后就销声匿迹了。”殷侯摸着下巴,“这老太婆以前也曾经想加入魔宫,不过她心术不正,最重要的是她喜欢出卖朋友,是个反复小人,被你红姨打伤之后跑了。你红姨险些就把她抓住五马分尸了,可惜她狡猾逃得快。”

    “哦……”展昭点点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不过算算年纪,这位鬼婆也得有个百来岁了吧。

    白玉堂还挺好奇,问展昭,“除了蓝姨,还有红姨?”

    展昭一笑,“红橙黄绿青蓝紫一共有七个姨!”

    白玉堂望了望天——魔宫人口真多……

    “摄魂术……”展昭听出了些苗头,问殷侯,“那几个姑娘呆头呆脑的,是不是也中了摄魂术?”

    殷侯一摊手,“摄魂术这种东西,除非你内力深厚,不然很容易中招。不过如果人比较坚强,或者单纯一点心无旁骛,都不太容易中了,最怕是心里头有事想不开钻牛角尖的,一迷一个准。”

    “杏儿为情所困,应该是容易被人乘虚而入的。”展昭点点头。

    白玉堂觉得应该把杏儿救出来,但是既然后边还有个主人,那表示目照瑭和鬼婆都是小喽啰,需要把幕后的人引出来。

    “既然白玉堂已经对我们有所怀疑,就要把这丫头除掉。”目照瑭对鬼婆道,“你让她自己动手,手脚干净点,别留什么后患。”

    猪颜鬼婆点了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银铃,对着杏儿轻轻晃了晃,原本呆呆的杏儿抬起头,就望向鬼婆。

    鬼婆对她招了招手,往前走,杏儿就跟在了后边。

    白玉堂觉得不妥,别出了什么事,就要跟去。

    殷侯轻轻一摆手,示意他俩继续在这里盯梢,他去救人就好。

    白玉堂和展昭点了点头,殷侯就没影了。

    展昭一拍白玉堂肩膀,“别担心,外公不止能救回杏儿,估计还能把鬼婆提溜回来。”

    白玉堂点点头,他当然相信殷侯。

    两人继续听,就见目照瑭背着手,看了看天色,“时辰差不多了,这时,有另外两个随从打扮的女人,捧着一个黑色的大包袱过来,放到姑娘们眼前,放下。

    随着她打开包袱,那些姑娘们纷纷走过去,拿起黑包袱里的东西。

    展昭和白玉堂仔细看了看——像是黑色的夜行衣。

    随后,那些姑娘们旁若无人就开始换衣服。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转过脸——真是中了摄魂术了吧。

    等姑娘们换完了衣服,又去包袱里,一人抽出了一把匕首。

    展昭惊讶地看白玉堂——都会功夫?

    白玉堂皱眉摇了摇头——反正杏儿是不会,这几个么,不知道,但看样子似乎也不会。

    目照瑭一摆手,那些姑娘们都朝四边散开,分头走了。

    “分头走的……”白玉堂觉得纳闷。

    展昭也不解,“看她们行动缓慢,的确不像是会多高武功,这三更半夜的,拿着刀去做什么?”

    白玉堂一摊手,这么多人他们才两个,自然不知道盯着谁,只好盯着目照瑭。

    可目照瑭似乎是等鬼婆回来,左右等不到,就皱眉,“怎么那么慢,杀个丫头要那么久。”

    随从低声说,“御使,我们先回馆驿吧,太久不回去,容易惹来宋兵怀疑。”

    目照瑭叹了口气,点头,没再等鬼婆,自己带着随从走了。

    展昭笑了笑,“似乎彼此关系不是太好。”

    “正常。”白玉堂低声道,“那目照瑭看起来自命不凡,猪颜鬼婆臭名昭著,应该入不得她眼。”

    正说话间,就听不远处有声音传来,展昭和白玉堂仔细一听,就听到是,“饶命啊,殷侯饶命……我这就滚出中原再不入半步,饶命……”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跃下了树。

    月光下,就见殷侯背着手走过来,身后跟着正在拍头的杏儿,还有边跟边求饶的猪颜鬼婆。

    杏儿此时神情倒是清明了不少,她拍着头,似乎脖子还痛,抬头一眼看到白玉堂,愣了愣。

    “少爷!”杏儿叫了一声。

    白玉堂点点头,看来这丫头是醒了。

    “疼死了。”杏儿揉着脖子。

    白玉堂看了看她脖子后边,有一个红色的点,似乎是受了伤。

    “没事吧?”白玉堂问。

    杏儿赶紧摇头,边瞧了殷侯一眼,“我刚才差点就跳下山崖了,多亏他救了我。”

    白玉堂点头,不管殷侯和他多熟了,但毕竟人家救了自家的丫头,理应道谢。

    殷侯摆摆手让白玉堂不用客气,回头瞧了那鬼婆一眼,淡笑,“你命还真长。”

    鬼婆此时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一个劲求饶,什么有眼无珠啊,不知道殷侯大驾光临……总之什么拜年话都说出来了,就是求殷侯别杀自己。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站在一旁,猪颜鬼婆虽然名声坏,但好歹也是江湖响当当的人物,见殷侯怕成这样也实在是……

    殷侯对展昭一歪头,那意思——问吧。

    展昭就问鬼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迷惑那些姑娘?”

    猪颜鬼婆扁了扁嘴,低声道,“其实,我被逐出中原武林后,一直在西南生活,日子过的艰难,后来目照国兴盛,四处寻觅国师,要求必须是女人……我就去了。

    “目照国请你做国师?”殷侯听着都新鲜,“那国王口味够重的。”

    鬼婆嘟囔了一句,“这目照国的国王,成日戴着个面具神神秘秘,但是武功奇高而且狡猾得很,她招募了不少奇人,似乎有所图谋,我不过是其中之一。”

    “图谋什么?”展昭问。

    “那我不知道,不过我们都不是直接听命于国王,而是另一个人。”鬼婆皱着眉摇摇头,“那也是个奇人。”

    “是什么人?”展昭问,心说你倒是爽快点啊,问一句说一句慢死了。

    “我不知道她真名,年纪轻轻一个姑娘,不过有过人的能为,大家都叫她……”鬼婆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桃花娘娘。”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是这么巧吧?

    再看殷侯,蹲着捶地,“桃花娘娘……哈哈。”

    展昭和白玉堂倒是也明白殷侯为什么笑那么开心,的确蛮好笑的。

    “对了,你抓那么多为情所困的姑娘,利用摄魂之术操控她们,目的是什么?”展昭看了看杏儿,问鬼婆。

    “是目照瑭让我干的,我都是听她的,她原本打算行刺大宋皇帝的。”

    “什么?”展昭一惊,想起刚才那些穿着黑衣的姑娘,“那些姑娘刚才拿着兵刃走了,莫不是进宫行刺?”

    鬼婆摇摇头,“没,本来是打算出其不意,留几个姑娘在皇宫里,可没想到会引起怀疑,几乎耽误大事,所以计划改变了。”

    “改变成什么样?”展昭问。

    鬼婆皱了皱眉头,“是……让那些姑娘去找负心汉报仇去,然后都自杀。”

    被鬼婆这么一说,展昭立马想起了偷梁换柱的曹剑和黄瑞云,莫不是两人知道了什么?才想出这一招来。

    不过这些姑娘在全无意识的情况下持刀行凶再自杀,那就太无辜了,这目照瑭够狠的。

    展昭一拍白玉堂,示意自己要回开封府多带人手去寻那些姑娘,白玉堂就点头要跟他一起回去。

    这时,却听殷侯在后头悠悠地说了一句,“那什么,玉堂啊,你师父也来了。”

    殷侯的话音一落,白玉堂脚步一停,回头看他,“我师父也来了?”

    殷侯摸了摸下巴,望着天,“他下午跟我一起进开封城门的。”

    “天尊也来了?”展昭挺开心,终于可以见见这位奇人了,“他没跟你一起来?是去白府了?”

    “咳咳。”殷侯嘟囔了一句,“刚刚的确跟我在一起……”

    白玉堂倒抽了口气,“他又迷路了?”

    殷侯打了个响指指了指白玉堂,“没错。”

    白玉堂扶额,“又来了。”

    展昭纳闷——莫非天尊跟自己一样,是个方向痴?

    白玉堂拍了拍展昭,“你去找那些女人,我去找我师父。”

    展昭见他似乎很担心,就安慰,“不用担心,开封治安很好的,就算迷路了,天尊应该也会找个客栈住一宿,天亮了我派人帮你找。“

    白玉堂却是一个劲摇头叹气,“一个时辰内一定要找到。”

    展昭微微一愣,“为什么?”

    白玉堂无力,“如果他迷路一个时辰以上,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展昭张大了嘴,“会有什么后果?”

    一旁殷侯搔着后脑勺感慨,“总之是很严重……”

    ……

    皇宫门口,一个白衣人仰着脸,望着紧闭的大门和雕梁画栋的屋檐,摸下巴。

    晚风吹动他满头的银丝,就听他幽幽开口,“开封的客栈,真气派!”

    一摸腰间——没带钱。

    想了想——先溜进去住吧,明早让玉堂来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