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89【趣事】
    天尊说了白玉堂小时候见过这种功夫,众人一下就来了精神,认为一定有线索。

    白玉堂就问他,“什么时候见过?”

    天尊眨眨眼,“忘记了。”

    ……

    白玉堂沉住气,“是在哪儿见的,什么人使用的?”

    天尊接着眨眨眼,“忘记了。”

    ……

    白玉堂扶额,展昭等人面面相觑,差点忘了,天尊有瞬间遗忘症,更别说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过……

    包拯似乎不太明白,“天尊,你既然记得白少侠小时候见过,为什么不记得是什么?”

    天尊摸着下巴,“嗯……我只记得,那天玉堂吃完中午饭,在山边晒太阳……突然跑回来问‘什么功夫能让人和雪合二为一的?’”

    说着,天尊转了转眼睛望天又一想,“就记得这点了。”

    “之后不记得了?”展昭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断掉?”

    天尊还笑眯眯地跟展昭讲,“之后小时候的玉堂就不在画面里了,都是些闲杂人等,记着干嘛么,怪累的。”

    小四子在一旁听到了,凑过来,“小时候的白白……”

    “啧。”天尊捏着小四子的脸蛋搓啊搓,“超可爱啊,就是脾气太坏。”

    白玉堂斜了他一眼,天尊指了指冻豆腐,白玉堂无奈帮他烫豆腐。

    “那你想起来没有?”展昭转头问白玉堂,边盯着他的轮廓看,像是想要看出来小时候是个什么摸样。

    天尊突然凑过来,跟展昭说,“白豆腐一样的……”

    展昭眨眨眼。

    天尊把小四子举到他眼前,“四岁半的时候比这个子还小呢,眼睛一样大……唔。”

    话没说完,嘴里被白玉堂塞进了涮好的冻豆腐……

    “呼,好烫好烫!”天尊烫得直吐舌头,小四子赶忙给他吹吹。

    白玉堂倒了杯茶给他,塞进天尊手里让他捧住,少插嘴。

    小四子接过白玉堂手里的碗和筷子,涮了一块羊肉,还小心地吹吹给天尊送到嘴里。体贴得赵普和公孙直泛酸水,小四子一直拿天尊当是他最舒服的一张床或者一个枕头……

    天尊看着小四子,一把搂住,“他小时候有你这么可爱就好了,死小孩小时候就会气人。”

    展昭瞧了白玉堂一眼——你小时候气他什么?

    白玉堂无语,摆了摆手示意展昭别问了,这事情要说起来可长,于是改谈正经事,“我记起来了,当时我看到山下边有人在打架,貌似是两个门派的争斗,一边穿的都是黑衣服,坎肩是兽皮的,另一边是一身白衣的几个人……

    当时白玉堂大概只有五岁左右,刚刚开始学功夫,看到白衣人的功夫非常的奇怪,一会儿跃到半空,突然跟飘雪一晃……竟然融到了雪里,再从雪地里突然冒出来。

    “那究竟是什么功夫?”展昭问。

    白玉堂看了看天尊,见他正吃牛肉丸子呢,问他,“你真一点都不记得啦?”

    天尊抬头看白玉堂,想了想,“想不起来,不过听你说的,应该是五龙教之一的雪龙宫的功夫。”

    “五龙教是什么门派?”展昭都没听说过,有些惊奇。

    “是辽国的门派,天山地处辽国境内,可以接触到很多辽人。”白玉堂道,“雪龙宫不是什么大门派,我接触也不多,那次打架好像是抢什么东西。”说着,问天尊,“是不是啊?”

    天尊嚼着小四子塞进他嘴里的鱼皮饺,想了想,“雪龙宫通常都是负责赚钱的。”

    “赚钱?”众人好奇。

    “一个大的门派运作自然要银子,五龙教在辽国算是非常大的门派,而且涉及到官商两界,因此银子不能少,但是却不能偷不能抢,所以只能靠些私底下见不得人的买卖。”

    “什么买卖?”包拯皱眉,原来辽国有这样的门派啊,幸好大宋江湖门派渗入官府的情况倒是不多。

    “基本靠卖忘忧散和寻宝来发财。”

    “寻宝?!”庞吉一听眼睛都亮了,“寻什么宝啊?”

    “各种都有,有的可能只是一些名贵草药,就好像人参灵芝之类,有的可能是一些富人家的陪葬品。”天尊道。

    “这样啊。”展昭倒是明白了。

    “雪龙宫应该是地处极寒之地,反正大辽往北边一点一年四季冰雪覆盖的地方都很多。”天尊道,“大概是在拿个冰窟窿里藏着呢。”

    “这帮人是在山里找宝贝?莫非山里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庞太师一定到宝贝就心眼儿活了,问包拯,“要不然去山里找找?”

    “情况不明可能有点危险。”赵普想了想,转身对邹良说,“你带着人去探探,小心点。”

    “是。”邹良刚要出去。

    天尊却说,“去城外的林子啊?”

    邹良回头,赵普点了点头。

    “不用去了,找不到的。”天尊摆了摆手。

    众人都奇怪,为什么天尊知道找不到?

    “那林子是不是都是淡紫色的雪松?”天尊问。

    众人点头。

    “我就说么,走过来的的候就觉得林子颜色怪怪的。”天尊打了个哈欠,“那个林子里边机关重重,没有十足把握不要冒险进去。”

    包拯觉得有道理,就算是邹良,那也是赵家军的左翼大将军,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太不划算了,还是小心为妙。

    “可惜那老鬼不在。”天尊幽幽道,“不然放他进去最合适。”

    展昭纳闷,“外公?”

    “嗯。”天尊托着下巴,“他还没到么?没理由啊,比我早出门。”

    展昭一惊,“我外公跟你一起来的啊?”

    天尊撇嘴,“他比我早出门,他早晨走的我晚上走的,可能他迷路了……”

    天尊话说完,众人都鄙视地看他。

    白玉堂有些纳闷,“你跑去魔宫了?”

    天尊眨眨眼,仰起头,摸了摸鼻子眼珠子看一旁,嘟囔了一句,“忘记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所谓的不会骗人就是这个样子!

    “你和殷侯失散多少天了?”白玉堂问。

    “三四天的样子。”天尊眨眨眼。

    “三天四天?”白玉堂接着问,说实话,他也只有对着天尊有那么好耐性,换第二个早被他踩死了。

    “三天半。”天尊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来,塞给白玉堂,“呐!”

    白玉堂接过来一看,是好大的一颗雪焰珠,晶莹透亮。

    “呀,这颗好大!”小四子双手捧着,看里边的雪花。

    “哪儿来的?”白玉堂问天尊。

    “在路边买的,可便宜了,就五百两……”

    天尊话出口,就听众人倒抽了口冷气。

    天尊还说呢,“那卖珠子的老头跟我说,这是价值连城雪眼珠,能治双目失明的!”

    边说,边伸手跟白玉堂说,“为师零花钱用完了。”

    白玉堂无奈掏出钱袋给他,并且警告他,别再买珠子了,不管什么珠子!

    天尊扁嘴,说身上脏了要洗澡,小四子带他去房里。

    白玉堂看了看手里的雪焰珠,哭笑不得。

    “哎呀,天尊被人骗了。”石小宝插了句话,“这雪焰珠十两银子就买到了啊,看来圣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啊!”

    白玉堂默默摇头——他什么时候不糊涂?!

    算了算,修墙、赔澡堂子被踹坏的门和那几个摔坏的泡澡客的医药费、再加上这颗假的雪眼珠……白玉堂都觉得自己败家。

    展昭捧着杯子啧啧称奇,“天尊每个月挑费肯定高过小五。”说着,又拍了拍白玉堂,“真是辛苦你啦,对了,小五晚上要吃鸡。”

    “嗷呜。”小五似乎已经听得懂“鸡”是代表什么,舔着嘴巴甩尾吧。

    庞吉看了看包拯——这算是吃定白玉堂啦?这位大少爷吃饱了撑的,陪着你们来查案,又出钱又出力。

    包大人讳莫如深地撇撇嘴——都说了你不懂,我开封府有猫!有猫万事足!

    众人吃完了饭,天尊也洗好澡了,穿了一件白玉堂的衣服就晃悠出来了,一头银色的长发还微湿,披散着,靠在屋檐下的一张藤榻上,手里一壶茶,悠然地看着天上落下来的雪花。

    展昭见白玉堂没在,估计他出去给天尊闯的祸付钱去了,就搬了张凳子走到天尊旁边坐下。

    小四子在一旁给小五梳毛。

    “天尊。”展昭坐在天尊旁边,给他剥了个桔子。

    壆州府一带的蜜桔非常甜,而且有个吃法,先冻一晚,冻得桔子石头那么硬邦邦的,再放到热水里一烫,橘子皮只要轻轻一抽就全剥掉了,里边的桔瓤酥甜软嫩,非常可口。

    天尊见展昭无事献殷勤,知道他有什么想打听,就问,“想问什么?”

    “白玉堂小时候啥样子?”展昭感兴趣地问,“有没有什么趣事?”

    小四子赶忙抬起头——他也想听喔!

    “哈哈。”天尊一拍脑袋,“多了,这些我都记着呢,没忘记,没事想起来可好玩儿了。”

    展昭失笑,也难为天尊了,毕竟活了一百多岁,要记住那么多东西,还要在脑袋里腾出个地方,专门放白玉堂小时候的记忆。

    “玉堂小时候真可爱呀!”天尊想起来就感慨,“哎呀,那简直是个瓷偶娃娃,可爱到没天理那样的!”

    展昭更感兴趣了,“趣事呢?”

    “嘿嘿。”天尊兴致也上来了,跟展昭说了起来,“玉堂跟小四子一样大那会儿,就是四岁半那会儿,有一天他跑进来,手里抱着个黄不拉几毛茸茸的小动物,跟我说捡到一条小狗。”

    展昭想笑——原来白玉堂也有捡小狗那会儿啊。

    “不过我看着好像不太像狗啊,他举到我面前,我就看到个尖尖的鼻子,随后那小狗‘噗’一声,放了个极臭极臭的屁……玉堂一惊,一屁坐雪地里了。”

    小四子张大了嘴巴,“狗狗放了那么大的屁啊?”

    天尊一摆手,“哪里是狗,那是黄鼠狼!”

    天尊话说完,展昭“噗”一声,乐了。

    小四子也乐得直颤,“白白小时候连黄鼠狼和狗狗都分不清楚啊。”

    “难怪他看到开封府的阿黄都避着走,我还以为他讨厌狗呢,原来是怕人家放屁。”展昭笑够了,接着问,“还有呢?”

    “嗯,再稍大一点,五岁那年吧。”天尊接着说,“小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认真,懂?”

    展昭点点头,小四子也点点头……的确,有时候别人觉得白玉堂没表情或者不理人,其实有某方面他是太认真。比如说很多时候跟他讲个笑话,他会当真的听,然后觉得很费解……这个时候看着特无趣,不过展昭倒是觉得特别有趣,估计小时候这股子轴劲还强呢。

    “那年下的雪特别特别大,玉堂在雪地里练功,我突然问他,‘你怎么跟别的小孩儿不一样啊,下雪了哦,我们打雪仗吧?”天尊说着,丧气,“玉堂小时候就特别鄙视我,横了我一眼,说我幼稚。”

    小四子捧脸,“五岁说你幼稚喔?尊尊你那时候几岁?”

    天尊咧嘴,“一百吧……忘记了。”

    展昭和小四子都哭笑不得。

    “后来我不甘心,又戳戳他,‘下雪了,堆个雪人玩么!’”天尊摇头,“那死小孩儿竟然说‘天天下雪,你又不记得啦!’”天尊一摊手,“一点都不可爱……不是,是样子外貌非常非常可爱,但是性格一点都不可爱!”

    “后来他堆雪人了么?”展昭好奇。

    “我就跟他说‘你今天非得给我堆一个,不准干别的!’”

    “那他堆了?”小四子好奇,“堆了什么呀?”

    “还没,他也没法不堆,就很认真地问我,‘堆谁?’”

    小四子一歪头,“堆谁?”

    “他问我,堆我还是堆他,还是堆山下的樵夫或者猎户?”天尊皱眉,“你就看小时候那股子认真劲儿!”

    展昭和小四子倒是可以想象。

    “我跟他说,不一定要堆人,可以堆兔子猫什么的……”天尊摇头哭笑不得,“他竟然很认真地跟我争起来,堆雪人当然要堆人,如果堆兔子不是变成了堆雪兔?!”

    展昭和小四子也无奈——太认真了!

    “我后来也无奈了,随口说了句,那你堆你自己呗!”天尊笑了笑,“也是那天我发现玉堂非常聪明,他去拿了面大镜子出来插在雪地里,然后照着自己,堆出来了一个跟他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雪人来……”说到这里,天尊纠结地在藤榻上滚来滚去,“可惜很早很早以前就融化掉了呀,讨厌呀,超可爱的雪人,和玉堂像死了!”

    展昭突然想到白玉堂记性很好,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堆出来,如果能的话,就能见一见小时候的白玉堂是个什么样子。

    “对了,玉堂小时候,屁股可白……”天尊话没说完,脸上挨了一枕头,“嘭”一声。

    全神贯注的展昭和小四子一惊,抬头,就见白玉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拿着个靠枕,捂着天尊的脸。

    展昭和小四子下意识地看了看白玉堂的屁股。

    白玉堂无语,瞪了展昭一眼,展昭还挺无辜的——是天尊说的么。

    “别闹了。”白玉堂拿走了手里的枕头,对展昭说,“有情况,监视潘旭的影卫回来说,说潘旭悄悄进了西树林,往山谷的方向走的。”

    “是么?”展昭噌地就蹦了起来,倒是天尊托着下巴,好奇问了一句,“哪个潘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