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174
    “要入炼狱,火凤引路,凤藏于玉,遇火方见,无凤而入,万劫不复。切记,切记。”

    老和尚的这一句话,倒是把众人的心思都勾起来了——那陈修叫他的手下四处寻找一块玉,还说玉遇到火会有凤凰飞出……会不会就是这里说的“凤藏于玉”的玉?根据这老和尚的说法,只有得到那块玉才能成功进入炼狱,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这样一来,案子倒是脉络清楚了!”展昭道,“可那块玉在哪儿呢?”

    众人存着疑惑,将那一卷《炼狱谱》从头到尾看了一边,都惊骇不已。

    原来炼狱里头还有七七四十九个关卡,每一个关卡上都有壁画,是练功的关键,只有走完这全部的关卡才能练成真正纯正的火属性内力!而每一个关卡附近都有无数的岔路,一旦走进岔路就会是万劫不复的火海深渊,所以必须有引路人。

    另外,炼狱大门上还有一个机关,这机关转开之后,炼狱的火会从旁边泻出,再开的时候,炼狱之火就不会冲出来伤及无辜。而要开这个机关,卷轴的旁边写了个“凤”字,看来也是需要通过那块有凤的玉。

    “有凤的玉……”众人皱着眉头彼此对视,可谁都没见过这种玉佩,甚至之前都没听闻。

    “玉?玉分很多种啊,是什么玉?还有究竟是玉盆还是玉碗,选择太多,难怪找了百年都没找到啊。”霖夜火蹲在石桌边,一只手逗着小狗,一只手摸着下巴。

    而邹良则是盯着卷轴上,一只个凤凰形状的简笔符号发呆——这凤凰,眼熟!

    邹良又看了霖夜火一眼,就见那二货还是歪着头蹲在凳子上翻卷轴,似乎没发现什么,于是他也没多说话。

    在场的人里边,白玉堂和庞太师对玉石算是最有研究的了,但是两人都不记得曾经碰到过或者听闻过这种玉。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王朝进来禀报,说宫里派了个人来。

    包大人让他请进来,不一会儿,就见是赵祯身边的一个太监。

    “张公公。”包拯起身。这张公公跟随赵祯多年,年纪轻武功好,赵祯经常让他悄悄传一些消息。

    张公公一一跟众人见礼,随后凑到包拯身边压低声音说,“包相,皇上让我来传个信。”

    包拯点头。

    “贵阳太守的儿子,也来参加庆典了。”张公公对包大人眨眨眼,“刚才官家特地查了查,太守最小的儿子今年应该也有快四十岁了,送进宫里来的小闺女根本是伪造的,皇上已经派人去贵阳详查,是不是太守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于是……”

    众人心领神会……这次来的贵阳太守的儿子,会不会也是冒名顶替的?

    包拯让人将张公公送出门,回头看了看众人,“陈修会不会冒险来参加皇宫的庆典?”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展昭突然看了看站在一旁喝茶剥桔子的袁天青,道,“他会不会去是没人知道,不过么……倒是有个法子,可以把他引出来!”

    众人都一愣。

    白玉堂似乎领会了展昭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如果那块玉出现,并且被收入了皇宫之中……他晚上可能就会冒险盗玉?”

    展昭点点头。

    “好计策啊。”赵普也觉得可行,同时也明白了展昭看袁天青的意思……如果是其他人,突然送一块这样的宝玉出来,说不定会引人怀疑。可西域狼王堡来的人,送了一块古玉,如果再配上一个高僧圆寂洞中,手捧碧玉的故事,就更可信了……当然了,要从长计议一下,编个更让人信得过的说辞。

    ……

    下午,展昭和白玉堂跑了趟金庭馆驿附近,暗中瞧了一眼。

    那贵阳太守年岁像是三十来岁,看起来其貌不扬还挺温和,但介于赤炼堂有人精通易容术,这样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等回到了开封府,展昭和白玉堂又将魏常提出来了,问他——那陈修,样貌如何?

    魏常说,陈修常年戴着面具,他也就见了几面。陈修样貌不差,不过因为练功的关系,头发微微有些暗红,而且遇到火焰或者情绪激动的时候,双眼会变成碧绿色。

    展昭和白玉堂就想起王东说初入赤炼堂时,看到了戴着面具的陈修,当时也提起,远远看陈修,他的双眼有些像是夜晚的野兽,有幽幽的绿光。

    众人养精蓄锐,等待今晚放下香饵掉大鱼。

    很快就入夜了,众人换好了华服,今晚进宫的人较多,整个开封城也是喜气洋洋。

    包拯带着展昭等人早早进了宫,小四子和箫良就留在后宫,陪着庞妃和香香。

    华灯初上之时,各国来使纷纷手捧礼品,进入皇宫。

    赵祯这皇帝其实做得正经不错,哪怕手上有赵普这么个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他也没有要向外扩张版图的意思,因此相邻的几个大国都相对比较和睦。

    而远一些的小国,不少受到了大宋的恩惠,同时赵普也牵制了辽、西夏等几个大国的兵力,他们因为忌惮赵普,不敢随便扩张或者征战,因此给许多小国休养生息的机会。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小国纷纷来表示友善。

    赵祯对礼品并没太大要求,哪怕你送个香囊呢,礼到心意到也就得了,而且礼品可直接入库,也可以当着晚宴呈现出来给各国来使欣赏。

    门口的守卫早就换成了几个影卫,每一个人进来,都要投递名帖和验明身份。

    几个影卫一眼就盯住了随着众人一起若无其事进入皇宫的,贵阳太守的儿子,他的名字叫“张茂”

    众人都皱眉——张茂?!和当年的陈茂都是一个“茂”字,某种巧合?

    展昭和白玉堂也留意那个张茂的举动,他带着两个随从,带的礼物可见并不是稀世珍宝,所以早早投递入库了。基本宋朝的官员都是这样做的,就算有厚礼也不会拿出来现,以免惹人非议。外国的就不同了,不止要献,还要攀比一下。谁家没个宝贝呢,是吧?趁机现一现,反正日后礼尚往来,就跟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随份子似的,总有个还的时候,谁也不损失。

    宴会就在一派祥和热闹之中开始。

    御花园外开了好几席,官员们该吃吃该喝喝,反正赵祯老请客,那些外头的官员最划算,来大吃一顿,聊个天各自回家。

    御花园里边就稍微拘谨点,因为赵祯在么。

    今日果然是隆重的,连鲜少露面的太后都来了……其实,太后是来看那贵阳太守的儿子的。

    太后与贵阳太守有交情,之前那个假的女儿她以前没见过,还以为是太守后来生的呢,如今想想真真不靠谱。这人竟然是个高手假扮的,还是个男的……这若是偷袭赵祯,那还得了?

    太后一着急,把另外两个贵人也免了,她也再不敢乱给赵祯选妃了。

    太后在赵祯身边坐着,就紧着打量那个张茂,看了良久,转过脸,对不远处的展昭和白玉堂轻轻摇了摇头。

    开封府众人就了然——果然,这张茂是假扮的。

    公孙坐在赵普身边,总觉得身边没小四子在怪不踏实的。

    赵普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道,“哎呀,小四子在庞妃那儿有的吃,伙食比这儿还好呢。”

    “不是,不太习惯……”公孙搔搔头,嘴里就被赵普塞进来一筷子好吃的,“多吃点,今晚估计还得折腾。”

    公孙被赵普连着喂了好几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是呆呆地嚼啊嚼。

    在场的文武百官都看在眼里,特别是一些比较注意赵普的外族,暗地里议论纷纷……

    “那个书生是谁啊?”

    “赵普亲自给他喂饭啊。”

    “开封府神医啊!”

    “哦?神医……”

    “他俩关系不一般啊?”

    “那可不,听说连儿子都一起养。”

    “哗……”

    展昭坐在桌边,架着腿悠闲地吃着美食,似乎兴致不高。

    展昭也是叫白玉堂给养叼了,都觉得宫里的厨子不如开封府大娘手艺好了,其实是因为食材不够新鲜。宫里大厨做个肉啊做个鱼啊,是不错,可是做个海鲜就拍马比不上开封府的好吃了,毕竟,有陷空岛送来的活海鲜。

    白玉堂见展昭吃得兴趣缺缺,就知道这猫最爱鱼和海鲜,于是,凑过去低声说,“少吃点。”

    展昭瞄了他一眼。

    白玉堂微微一笑,“辰星儿刚才说下午送了一批鼎好的竹节虾来,一个个筷子那么长,她们挑出一部分清蒸了,回去喂你。”

    展昭双眼亮了又亮,白玉堂说的竹节虾他在陷空岛的时候吃过,那虾可大可大了,清蒸了蘸特制的醋料吃那简直是人间美味!

    于是,展护卫心情大好,继续悠哉哉挑着几样中意的吃。

    群臣议论完了赵普,又议论展昭他们。

    “咦?白玉堂也来啦?”

    “据说他常年住开封府,说是喂猫什么的。”

    “哈?白玉堂不是锦毛鼠么?那么喜欢猫啊?”

    “那是,每天从陷空岛运上好的海货来喂猫呢!”

    “嚯!原来白玉堂爱猫如命啊!”

    “改天跟包大人打听打听,是只什么猫。“

    “是啊,我们也弄一只养养。”

    “都别想了,我早问过了,老包说了,天下间就一只的猫,名贵着哩,别处买不到的!”

    “啊?”

    “老包说白玉堂可中意那只猫了,吃的都直接喂到嘴里,没事还每天带着上街溜一圈。”

    “白玉堂有上街遛过猫么?”

    “没见过啊,倒是见他总和展护卫逛街……”

    霖夜火是第一次入宫,吃宴席的桌子矮,他坐着不舒服,于是就蹲在凳子上。

    邹良就在他旁边,也不去说他,吃着饭,给他挑出几样他喜欢的放在眼前。

    霖夜火还不理邹良呢,貌似还在为午饭时候的事情闹别扭。

    邹良也拿他没办法,心说是你摸了大爷我又不是大爷摸你,占了便宜还不开心啊?爷爷那儿还没被人摸过呢!

    霖夜火见邹良瞄着自己,撇嘴,憋出三个字,“不要脸。”

    邹良叹气,心说自己怎么那么吃亏,要不然干脆摸回来得了!

    群臣们议论完了展昭和白玉堂,又看到了邹良和霖夜火。

    “邹将军旁边那位红衣美人是谁啊?”

    “那是个男的啊?哎呀,真美啊。”

    “你看他眼睛是碧色的,会不会是波斯人?”

    “那应该是男的了,波斯女人胸可大了!”

    “胡说什么呢你,那个据说是个绝顶高手,火凤堂堂主。”

    “唉,邹将军给他夹菜!”

    “邪门了,邹将军刚才是不是还说话了?”

    “这开封府能人也未免太多了吧,老包啥时候请来的那么多能人?”

    “我那天也问了。”

    “他怎么说?”

    “他说没办法,他开封府风水好,桃花旺啊。”

    “切,他那衙门阴森森的还桃花?”

    “再说了,桃花跟人才有什么关系?”

    众人都一摊手,表示——天晓得。

    包大人喝着小酒,看着各国显摆礼品。

    一旁庞太师忽然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包拯,低声说,“唉,听说了么?”

    包大人看了他一眼,“听说什么?”

    “今天估计不能说,明天皇上应该就知道了。”庞吉拿杯子遮着自己的嘴,细声跟包大人说。

    包拯也拿杯子遮着嘴,问,“这大吉大利的日子,莫不是出了什么丧气的事情?”

    庞太师淡淡一笑,“常州府知府全家被杀,死了几十口。”

    包拯一惊。

    “唉唉。”太师提醒他,“注意表情。”

    包大人赶紧收了收脸上的表情,皱眉问,“常州府知府……今年新派的那个?”

    庞太师点了点头,“有人说是得罪了江湖人,常州府一带最近不太平。“

    包拯皱了皱眉头,“你怎么知道?没理由你消息比我还灵通啊。”

    太师对着远处的一个人努了努嘴。

    包大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他示意看的是不远处的江宁太守。

    就见别人都喜气洋洋的,就这老太守一张脸刷白刷白的,不停地擦汗似乎心事重重。常州府在江宁辖下,估计是这次要老太守的命了,大喜日子来报丧,但是不报又不行,这朝廷命官死了满门,那是震惊朝野的大案子了。

    “说起来……”包大人微微皱了皱眉,“我怎么记得好像常州府的知府去年就是被杀死的?”

    庞太师一挑眉,“可不是么!不过那时候就死了他一个,这回死了满门!”

    包大人皱眉,“去年那件就是悬案,案子还在龙图阁搁着呢,这回新上任不到半年就又死了一个,离奇啊!”

    “展护卫不就是常州府的人么?而且听说魔宫也在常州府附近。”太师对包大人撇嘴,“咱俩在宫里时间也不短了,我怀疑等庆典过后抓住了陈修,皇上就该撵我们去常州走一趟了。”

    包大人摸了摸胡须,又看了看那位哭丧着脸的江宁太守,真是一案未平,一案又起啊。

    正想着,八王爷从外边走了进来,乐呵呵对赵祯道,“皇上,西域狼王堡也派来了使者。”

    在场众人都惊讶,不少外族也是面面相觑,狼王堡,那岂不是狼王萧统海?狼王堡远在西域,与大宋较远,而且萧统海向来不怎么喜欢攀附其他大国,很是神秘,但是他身份特殊乃是西域一霸,辽国西夏看到他都头疼,怎么……竟然连狼王都来送礼品给赵祯的小公主贺寿,好大的面子!

    赵祯自然是开心,让人赶紧请进来。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袁天青。

    袁天青声名赫赫,众臣更惊讶了——竟然派大将军亲自来送礼,狼王太够意思了。

    袁天青很是客气,说狼王将亲子托付九王爷教导武艺兵法,小王子时常写信回家说开封府及宫中众人十分疼爱他,让他学有所成,因此狼王特来道谢,并为小公主贺寿……

    袁天青根据公孙写给她的东西,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拜年话,赵祯频频点头,心说这话肯定不是小良子那小流氓说的,文采真好真得体!

    赵普在一旁抱着胳膊点头——那是!我家儿子的爹就是文3gno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采风流,我家公孙那是天下第一的大才子……

    公孙吃着东西,瞧着身边赵普摇头晃脑的怪好笑的,给他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鱼肉。

    赵普嚼了嚼,眯眼对公孙笑——没鱼骨头的!乖!

    公孙见他笑得跟朵儿花似的,有些无语,摇着头继续帮他剔鱼骨。

    众臣则是纳闷——开封府神了啊!不止招揽了那么多武林高手,竟然连狼王萧统海的儿子都帮着养起来了?

    包大人跟庞太师对视了一眼,忍笑——都说了桃花旺了,大桃花小桃花那是开了满园啊满园!

    之后,袁天青拿出了一个匣子,打开,从里边取出了一个凤凰形状的碧玉来。

    众臣看了一眼,好些杯子都摔地上了,忍不住赞叹——好玉!

    庞吉好奇地问包拯,“哪儿弄来的?这好东西够得上国宝啊!”

    包大人说,“白少侠让白福拿来的,貌似是古玉,也是来自西域,够唬人的了吧?”

    庞吉一个劲点头,心说白玉堂真下本啊!这一大块碧玉甩给开封府跟甩块砖头似的。

    “皇上,此玉来头颇大!”说着,袁天青就将她和她姐姐廖婕如何在深山找到洞中老和尚,他是什么仙僧,如何圆寂了,双手就是捧着这一块碧玉,还说,拿了碧玉老和尚就灰飞烟灭了,就在地上留下一句——凤藏于玉。

    “凤藏于玉?!”赵祯也好奇,“莫不是说,这玉璧之中藏有凤凰?”

    袁天青道,这她不清楚,不过西域神僧无沙大师说过,这乃是大富大贵之玉,特别重要,需要妥善保管,不可近火。

    赵祯笑着点头,说自然是不会让这么好的玉近火的,于是,客气地收了。

    太后亲自起身,带着袁天青去后宫看看庞妃,礼遇有加。

    这一场戏,可谓演得圆满。

    展昭等人再偷眼看那位贵阳太守的儿子,果然……这位爷,那一双眼睛自从盯上了那块玉璧之后,就没有再离开过。

    展昭对白玉堂眨眨眼——上钩了!

    白玉堂伸手轻轻抹了一把他的嘴角,给展昭看,“米粒……”

    话没说完,展昭啊呜一口,叼住白玉堂手指,将上面的米粒舔走了。

    舔完了,展昭愣了愣,搔搔头——应不应该舔呢?当然米粒不能剩下,不能浪费粮食。

    再看白玉堂,就见五爷愣了良久,随后,将手指头伸到自己嘴里吮了一下,若无其事地回头,继续喝酒。

    展昭两只耳朵有些烫,五爷此时则是认真地想——以后喂猫的东西都可以切成米粒大小!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案子快完结了,下个案子大家都会去魔宫,三百多个魔头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