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180 【谷中妖物】;
    “这几面镜子怎么这么奇怪?”

    跟在后头进来的公孙皱眉,身后影卫们点了灯,房间里亮堂起来后,那种诡异的感觉也减少了些。

    展昭退后一步,又走前几步,也忍不住发牢骚,“哎呀,汪临春这梳妆镜是怎么做的啊?镜子什么材质啊,歪歪扭扭的。”

    这时,常州府一个跟来的衙役说,“展大人,这是最近最好卖的镜子。”

    那衙役说着,搬来了一把凳子放在梳妆镜前面,“你坐下看看。”

    展昭走到桌边坐下,正对着镜子一看,惊了一跳,“哇!好清楚!”

    “是么?”公孙站在他身后,“不清楚啊,脸都是扭着的有点吓人倒是真。”

    “你坐下看。”展昭站起来让他。

    公孙坐下一看,也感叹,“真清楚啊!”

    其他人也都过来试,原来这镜子必须要就近了照,而且最好是坐着正对镜子,那简直清楚到连脸上的汗毛都能看到。

    “嗯……原来老子长这样啊。”赵普托着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仔细看自己那两只眼睛颜色不同的眼珠子,“嚯,还是挺明显的么。”

    这时,小叶也走了进来,他身上虽然有伤,但都不重,只是些划伤,公孙给他敷了药膏,等一会儿包大人详细问他经过。

    展昭就问小叶,“这镜子怎么这么清楚啊?”

    叶全走过来看了看,点了点头,道,“哦,这个是灰骨镜。”

    “灰骨镜?”

    这会儿,庞煜和包延也跑进来了。

    “什么叫灰骨镜啊?”庞煜走到镜子前面坐下看了看,赞叹,“哎呀,真清楚啊!给我大妈二妈三妈四妈五妈六妈七妈还有姐姐弄几个回去。”

    众人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是有多少个妈啊……

    “这镜子是怎么做成的啊?”包延好奇。

    小叶叹了口气,道,“我师父研究出来的,分两种,一种便宜的,一种特别贵的,这种还是便宜的呢,特别贵的在楼上,比这个还要清楚。”

    众人惊讶。

    “具体是怎么做成的?”白玉堂不解、

    “这种都是琉璃镜,就是拿透明的白琉璃先做成镜子,然后背面刷上一层银粉,最重要就是银粉后边封上我师父特制的灰骨粉,就做得了。”叶全指了指楼上,“楼上有几个特别贵的是人家订做的,镜面不是琉璃的,是水玉的,有的干脆是冰玉的,都是大户人家的姑娘订的,或者是那些花魁订做的。”

    “灰骨粉是什么东西?”白玉堂也算见多识广,但是没听过,公孙等人也不解。

    “这个是我师父的独门秘方。”叶全道,“我只知道他和师娘每隔一段时间,会去老鸦谷捡东西,说是做灰骨粉的原料,回家之后就磨成粉,搅成糊糊往镜子刷。”

    展昭好奇,“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料啊?”

    叶全摇摇头,“师父说我还小,等以后继承他衣钵了,他再告诉我,又说……”

    “又说什么?”展昭见他吞吞吐吐的,似乎有所顾忌,“你师父师娘都死了,你还怕什么?”

    叶全咬了咬牙,似乎是狠狠心,道,“我有一次夜里肚子饿,跑去厨房想拿点吃的,经过院子,师父师娘正弄灰骨粉呢,我就听到他俩说话。师娘问师父什么时候教我整灰骨粉,师父就说这毕竟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做了就好了,别叫我做了。”

    “伤天害理?”展昭等人都有些好奇。

    叶全点点头,“我往里瞄了一眼,月光下,看到师娘正用木槌捶碎一颗骷髅,那骷髅看着是灰色的……老吓人了。我吓跑了,也没敢出声没敢问,觉得大概是睡糊涂了眼花了。”

    众人听到这里,默默对视了一眼——灰色的骨头?不禁就想到了经过老鸦谷的时候,那几枚砸在了马车顶上的灰色手指头。

    现在想想,那几根骨头是有点石化的迹象,感觉好像很松脆,不过是什么将骨头变成那样的呢?

    另外……这俩夫妻如果真是用人骨捣粉做的浆刷镜子,那得死多少人啊?是他俩弄死的还是说老鸦谷有个乱葬岗?

    展昭皱眉。

    白玉堂就问他,“老鸦谷有乱葬岗么?”

    展昭摇头,“没有啊,听都没听过。”

    赵普就想叫两个影卫去老鸦谷探探,不过被展昭拦住了,“等一下,老鸦谷不熟悉路的话千万别进去,很危险。”

    赵普于是拦下了几个影卫,欧阳少征问,“不就一条山沟么,有多危险?”

    “其实有好多岔路在里边,而且山上碎石很多,随时可能会有落石下来,不熟悉路的话也容易迷路,特别是晚上,乌鸦还多,等天亮了找几个熟路的向导,再牵上两条狗,再去探比较安全。”

    众人也只好等天亮了再说了。

    这时,白玉堂突然问叶全,“你师父师母去过老鸦谷,有被鸟屎砸中么?”

    远愣了愣,随后点头,“有啊!师母有。”

    展昭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找小四子。

    “我师母让鸟屎拍到脖子了,回来洗了好几桶水,不知道拍了多少香粉上去还说有鸟屎味道。”叶全说到这儿,又开始哭鼻子,“师父师娘都是好人啊。”

    众人同情地看着哭鼻子的小叶。

    公孙突然问小叶,“你师娘,是让鸟屎拍在了脖子上么?”

    “嗯。”叶全点头。

    公孙想了想,问展昭,“你刚才被鸟屎沾到的衣服呢?”

    展昭看白玉堂。

    白玉堂回答得理直气壮,“扔了。”

    展昭嘴角抽了抽,“洗洗还能穿的!”

    白玉堂一脸不赞成地看着展昭,“绝对不行!”

    公孙颇为无奈,霖夜火的那件也叫邹良丢掉了。

    “你觉得那鸟屎有问题?”赵普问公孙。

    公孙想了想,点头,“没理由那么巧的……那衙门里的知情人呢?我还想问问。”

    于是,展昭又将那几个衙门的知情人都找来了,公孙详细地问了问疯了的那位师爷,以及自杀的那位刘夫人,两人具体是被鸟屎拍到了哪儿。

    经过众人回忆,刘夫人是被拍到了头,而那位师爷更惨,是拍到脸上了。

    众人嘴角抽了抽,想象了一下被鸟屎糊了一脸的情况,都无语。

    公孙对赵普道,“明天能不能帮我弄点鸟屎回来?”

    赵普点头,吩咐众影卫留神。

    公孙觉得不安全,就让影卫们明天记得保护好自己,千万别沾到鸟屎,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抓一只乌鸦回来,并叮嘱众人,别被乌鸦啄到。

    众人回去之后,跟包大人说了一下案发的经过。

    包大人皱眉,派人到老鸦谷的入口处发伞,凡是经过的旅人都要打伞,切不可再被那鸟屎拍到。

    当夜,众人迷迷糊糊躺了一会儿,天很快就亮了。

    公孙起床的时候,就听到外边传来一阵“嘎嘎”的叫声,抱着小四子出门一看,就见院子里的石桌子上放着一个大鸟笼,笼子里有一只黑漆漆的乌鸦。

    原来,一大早,紫影和赭影先跑了趟老鸦谷,用网兜兜了一只乌鸦回来。

    众人这会儿都在笼子边围观。

    展昭皱着眉头,“乌鸦有这么大啊?”

    白玉堂也站在一旁摇头,“这哪儿是乌鸦啊,比鸡都大。”

    “在远处看不觉得啊。”欧阳少征也觉得奇怪,“哎呀,近看是有点过分大了啊,难怪鸟屎也那么大一坨。”

    有了乌鸦自然也就有鸟屎了,这会儿,笼子底部已经有一坨了,黄不拉几的。

    公孙用个竹签挑出来了一点,放在瓷罐子里,准备去研究一下。

    那只乌鸦还是在笼子里扑腾,嘴里“嘎嘎嘎”叫个不停。

    不过众人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只乌鸦有什么不妥,除了大一点之外。

    这时,外头包延和庞煜进来了,一人手里拿着一副油条裹油糕。

    “这是什么?”赵普好奇,看着红白相间油乎乎一块糕。

    “是米糕,南方人吃的比较多。”展昭好久没吃着过了,就想出去买。

    “买来了。”庞煜拿出一个大纸包,放到另一张桌子上,众人洗手准备吃早饭。

    影卫们找了个布帘将乌鸦遮住些,挂在了院子角落的一棵树上。

    那乌鸦先是折腾了一阵,但是后来被帘子遮住看不到外头了,也就安静下来了。

    庞煜边嚼着点心,边道,“唉,跟你们说个八卦,再说个鬼故事,你们想先听哪个?”

    众人对视了一眼,小四子伸手,“八卦。”

    箫良笑眯眯拿着帕子给小四子擦嘴角的糖粉。

    庞煜笑嘻嘻地道,“我刚才出去转了转,打听到不少好玩儿的,听说啊,原来那位筷子师爷要杀沈知府,是知府发现他暗地里收人银子,帮着做了不少歹事。沈知府事发前跟他吵了好一阵子,后来还说要将他法办。不过有人劝他,师爷都那么大年纪了,七十不打八十不骂,打发他走得了。沈知府心一软,饶他一命,没想到就横遭毒手了。”

    包拯惊讶,“那师爷这算是有预谋地杀人了?可有证据么?”

    庞煜一耸肩,“那没准,我也就听路上那些三姑六婆说。”

    众人都点头,示意庞煜继续。

    “然后啊,刘天那个原配夫人发疯貌似也有理由。”庞煜坏笑着,“刘天人据说不错,就是花心了些,风流多情,他本来还想纳几个妾,可不料原配不肯了。后来就听说,刘天准备休了她,她善妒,又这么多年没孩子,七出之条已经有两条了,休了她也没人能说什么。”

    众人皱眉。

    庞吉摸胡须,“嗯,虽然那位大夫人是偏激了些,但这也是很合理的一条杀夫理由啊,毕竟这么多年夫妻,糟糠妻不可弃么。”

    “还有没?”展昭好奇问。

    “有的。”庞煜胳膊撞了撞一旁吃得特别认真的包延,“唉,馒头,你说一个啊,别都我说。”

    “唔?”包延眨眨眼,快速嚼了嚼嘴里的早餐咽下,道,“还有就是,那个临春木楼的老板汪临春,据说最近偷偷背着他娘子在外头跟一个窑姐儿好上了,还把店里最好的一面冰玉灰骨小折镜送给了她。为此,夫妻俩天天吵架,汪临春本来是个很怕老婆的主,但是最近因为灰骨镜卖得好,赚了好多钱,所以厉害起来了……现在街上的人都在议论,男人有了银子就变坏了,糟糠妻都抵不过那些娇花呀。”

    众人听完,琢磨了一下……的确,三件案子都是有些过于激烈,但是行凶的人又的确是有杀人的理由。

    “那鬼故事呢?”白玉堂问。

    包延撞了撞庞煜,那意思——你来。

    庞煜擦擦嘴,喝了口茶,兴致高昂,“你们知不知道,这三家死去的人家家里,都有灰骨镜!”

    “什么?”众人吃惊,这么巧?

    “还都是那种好的水玉灰骨镜!”庞煜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汪临春他老婆房里有,那不用问了,她自个儿卖的自然也自个儿有得用。刘天原配夫人有个梳妆台,貌似是刘天买回去的,本来打算给最宠爱的那个小妾,但是原配夫人先开口要了,于是只好先给她。貌似刘天还订了几个,不过做起来需要时间,还得等。”

    “两个女人用梳妆镜很正常。”白玉堂不解地问,“那位师爷一个老头,要镜子干嘛?”

    “噗。”

    白玉堂问出口,庞煜还没回答,包延先乐乐。

    庞煜也忍笑。

    小四子歪头,“什么好玩?”

    庞煜指了指眉毛,道,“那位筷子师爷没眉毛,所以每天早晨都要跟女人似的,稍微画上点,不然太难看了。本来镜子都是铜镜,不清不楚的,有时候画歪了有时候一边高一边低,老招人笑话。不过自从有了灰骨镜,他眉毛就特别精神。”

    庞煜说这话的时候还摆出一副特别逗的死德性,顺便蹭了蹭他爹,庞吉抬手就拍他脑门,“你再贫。”

    庞煜揉着脑袋嘿嘿笑。

    众人也是哭笑不得,不过……

    “鬼鬼在哪里啊?”小四子本来卯足了劲想听鬼故事,觉得会很吓人,可听了半天也没听到鬼啊。

    “咳咳。”庞煜咳嗽了一声,坐直了,正色道,“可怕的马上来了……你们知道么?那面灰骨镜里头,住着个人。”

    “噗。”

    “咳咳。”

    庞煜话出口,众人都被粥或者豆浆呛了一口,无语地看他。

    展昭不解,“镜子里面怎么住人?”

    庞煜认真说,“据说啊,杀人前那一晚,筷子师爷曾经砸碎了镜子,说镜子里有一张人脸。”

    白玉堂喝着茶,“他照镜子,可不得有张人脸在里面么。”

    庞煜摆手,“说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的脸!”

    众人皱眉。

    “当夜,筷子师爷就不太正常了,第二天也一直都神神叨叨的,没想到晚上……就杀了知府。”庞煜接着说,“而刘天那位原配,貌似是事发那天下午,突然尖叫起来,拿着个花瓶就把镜子砸碎了,还说里头有鬼,有另外一个人的脸。”

    众人都皱眉——一样的么?

    “据说当时刘天以为她乱发脾气,还呵斥了她一顿,之后就说那位大夫人不太正常了,晚上就……”庞煜做了个宰人的姿势,“一下剁了十几口!”

    “那汪临春的夫人呢?”展昭问。

    庞煜眨眨眼,“这我不晓得。”庞煜一摊手,“问问那个小徒弟呗。”

    吃完了早饭,王朝马汉就去临春木楼把叶全找来了,同时,他们还搬来了一样东西。

    衙役们将一个大大的箱子放在了院子里。

    众人都围过来看。

    叶全道,“这是我师娘房里的梳妆镜。”

    衙役们将箱子拆开,搬出镜子。

    就见那果真是一张相当精美的梳妆镜,梳妆台本身是用红木打造的,看木纹就知道是名贵的老红木,木头上的雕花更是巧夺天工,雕的是百鸟朝凤和十八仕女图。

    梳妆台正中间是一面半身高的大镜子,晶莹剔透,周围红木包边,是红棉雉鸡木雕,精致非凡。

    白玉堂看了看,“整块都是冰玉?完整的?”

    叶全点头,“这是镇店之宝,一千两金子呢。”

    众人嘴角抽了抽,一千两镜子买面镜子……打盆水照照好不好?

    “对了,小叶,你师娘……”展昭还没来得及问。

    叶全就道,“展大哥,我师娘昨晚上叫鬼给迷了!”

    众人昨晚就听叶全这样说,于是让他详细说。

    “师娘每晚睡前都坐在镜子前面梳头的,昨晚上我突然听到她大喊了起来,说是有鬼……镜子里有鬼!”

    众人皱眉,下意识地去看那面镜子,心说不会那么邪门吧?每面镜子都有鬼?

    “然后我就听到楼上传来了吵架声,好像是师娘要砸镜子,师父不让她砸。”叶全道,“他俩因为我师父和瑶姐姐的事情,最近一直关系不大好,我怕他俩越吵越厉害,别打起来,就上楼看。我刚上楼,突然看到师父满身血冲了出来,身后师娘拿着刀往死里砍他,之后她又要砍我,说什么,杀死你们……我就赶紧跑下来了。师娘好凶啊,我被划伤了几下摔下楼了,不过抓住了扶手没摔伤,她就可能踩到了裙摆,直接摔下来摔死了。

    众人听到此处面面相觑,一起盯着那面镜子看了起来。

    这镜子虽然晶莹剔透,无奈从站着或者侧着的角度看,里头的人影都是歪扭怪异,倒还是挺像有个人的,不过……

    众人正研究,就见霖夜火突然搬了张凳子,坐到了梳妆台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他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双手捂胸口。

    小四子正站在他身旁呢,仰脸看他,“小霖子?看到什么了?”

    霖夜火捂着胸口一脸震惊地盯着镜子张大了嘴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看到什么了?”箫良也着急,众人都惊讶地看着霖夜火,心说不会那么邪门吧?薄薄一面镜子怎么住进一个人?

    霖夜火呆愣了良久,突然双手捧住脸,陶醉状,“啊啊啊啊!我实在太美了!”

    ……

    再看四周围的人,就连包大人都扶着额头,其他人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箫良蹦起来抓住他肩膀死命晃,“要死啊你个死花痴。”

    霖夜火还捧着脸呢,“啊!一点瑕疵的没有!这是谁家美人啊?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这么美,呀呀呀!你让天底下的没人怎么活啊!”

    众人无力地垂着头,身边不少没见过霖夜火的本地衙役,包括叶全都不解地看着霖夜火,邹良在一旁,抱着胳膊皱着眉头靠着树,没眼看那个痴子。

    “镜子镜子。”霖夜火托着脸靠近那面镜子,“我是不是天底下最美的人?”

    霖夜火话音刚落,突然,众人就听那面镜子发出了,“咖”一声,镜面上,出现了一条裂纹。

    众人都一愣,霖夜火也一愣,盯着镜子看了起来。

    随后,那条裂纹开始向两端延伸,很快,镜子碎成了两半,叶全倒抽了口凉气,正在众人奇怪镜子怎么会突然碎了的时刻,就见霖夜火突然“噌”一声蹦了起来,那样子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oxx!”霖夜火蹦到一旁一句脏话飙出来,炸着毛嚷了一声,“尼玛,镜子里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