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195 【蛇蝎之心】;
    隼1lt1●主mm!11l羊1

    蝎之心】

    霖夜火此时已经明显地注意到了展昭有些不妥.似乎隐隐的.还有了些杀气。

    若说练武之人动杀气.其实也并非什么稀罕事.但展昭原本就是个例外。展昭虽然平时皮了些.有时也小坏心眼一下.但他说到底.是个宅心仁厚之。关键是脾气好.霖夜火认识他那么久.没见他真的上个火动过气.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怎么了?”霖夜火忍不住问展昭。

    展昭回过神.低声告诉他.“这地方我知道是什么构造。”

    霖夜火不太明白.“什么构造?”

    “魔宫有个机关大师.叫朱明.你听过没?”展昭问。

    “哦。”霖夜火点头.“九窍朱明么.我知道.当今天下机关做得最好的一个人。”

    “朱老爷子过世好多年了.但是他身前留下了很多来不及做完的机关.都是些十分精妙的图纸。”展昭道.“我小时候翻过他的那一堆旧图纸.这个金顶山悬梯谷的机关.是他其中的一张。”

    霖夜火愣了愣.皱眉.“这山谷是个机关?”

    展昭点头.“不止是机关.还是个歹毒无比的机关。老爷子当年留下一些图谱.说是绝对不能外传的.因为能杀人于无形.危害太大。这就是其中一张.不触动机关还好.一旦触动.多少人都得死在里边。”

    “等下。”霖夜火一摆手.“你的意思是.这金顶山金顶庙是根据魔宫某个老头的图纸做的……该不会.这是魔宫的人建造的?”

    展昭沉默片刻.道.“我小时候甚少到朱老爷子的院子里玩.但是有一个人却是经常泡在里边。”

    霖夜火看了看展昭.问.“你说孟青啊?”

    展昭点头.“老爷子当年多次想收他做徒弟.但是孟青的爹不让.说做这种机关有危险而且耗心神.所以没让他学.但我知道他暗地里学了不少。”

    “呃……”霖夜火张大嘴.“难道这金顶庙是孟青建造的?”

    展昭皱眉.“我也想说不是.你信么?”

    霖夜火搔了搔头.“是有些巧合……那他是想于嘛?对白玉堂不利?”

    “建造一座金顶山.弄了两只金蝉.折腾了那么多善男信女.只是为了对白玉堂不利?”展昭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连霖夜火都想帮孟青找个借口撇清关系.可无奈怎么都找不到。

    “如果孟青是奸的.那哑巴和白玉堂岂不是很危险?我们还在这里于站着啊?”霖夜火着急。

    “这种天梯没法跟踪.会被发现.只能抄小路。”展昭皱眉.“让我回忆一下……朱明的机关都有生路.只要找到九窍……九窍在哪儿……”

    展昭边想边敲着脑袋.回忆着小时候只看了一眼的图纸。

    霖夜火见展昭似乎没什么把握.“那魔宫有没有什么人能帮忙的啊?”

    展昭被他一提醒.一拍脑袋.“对了”

    想到这里.展昭摸出竹筒来放出金壳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虫子要飞去哪儿啊?”霖夜火不解。

    “蓝姨有可能知道这机关.她是朱明的师妹.虽然她不会机关.但有可能翻过。”说着.展昭将面具扔了.一跃上了一旁天梯边缘的陡坡。

    霖夜火惊骇.“你打算这么下去啊?会摔死的”

    “不会。”展昭道.“你在这里等。”

    霖夜火一挑眉.“瞧不起我?”

    “不是.一会儿要是蓝姨来了.你跟他说情况。”展昭道.“这地方只有我能跟下去.我跟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万一一会儿下边有响动.你们再下来.记得和蓝姨说整个事情的经过。”

    霖夜火见展昭走了.急得直蹦跶.“喂你看着你家老鼠的同时也看着那哑巴啊”

    霖夜火话喊完.展昭已经没影了。

    霖夜火急得团团转.搞了半天.孟青是个奸的.可一会儿蓝狐狸真的来了.跟她说她会相信么?再说蓝狐狸不过是魔宫的众多魔头之一.跟她说有用?

    霖夜火正着急.就看到不远处.庙宇附近有两个熟悉的人影晃动。

    霖夜火喜上眉梢.原来是紫影和赭影。他俩的身份被展昭和霖夜火给顶替了.不过赵普多留了个心眼.让两人也跟来.万一有什么需要.传个话也好。

    说起来.赵普之所以有一些在意.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庞太师那几句提醒。赵普相信.若说辨别忠奸善恶.庞太师认第二.估计就没人认第一了。

    紫影见霖夜火在原地打转.就和赭影跑了过去.“你于嘛呢?”

    霖夜火将事情一说.紫影飙脏话.“那孟青不是吧.是不是人啊?”

    “那怎么办?”赭影问.“展昭和白玉堂会不会有危险?”

    霖夜火道.“你俩替我看着.等蓝狐狸来了.你俩跟他说.我走一趟。”

    说完.霖夜火要跑。

    紫影和赭影不解.“你上哪儿去?”

    “告状去啊.这事儿就该让做得了主的人知道”霖夜火撂下一句话.跑没影了。

    紫影和赭影对视了一眼——告状?找包大人?

    放下山谷外边众人着急不提.且说山谷里边。

    邹良和白玉堂跟着杨曦以及孟青一起下山.越往山谷走.越觉得奇怪。

    这山谷陡峭险峻.似乎不太适合普通人走。

    而白玉堂除了功夫好之外.平时也喜欢一些机关埋伏之类的东西.且他精于建筑.顺着天梯而下.他注意了一下四周围的结构.可以确定——这是一座机关山.四周围机关密布。

    而同时.白玉堂留意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孟青看似走得很随意.边走还边跟杨曦闲聊.似乎是在套话。可他却熟练地避开了一些机关的位置.似乎是一种本能.不经意间的一些小动作.没有逃过白玉堂的双眼。

    白玉堂看了一旁的邹良一眼。

    邹良不声不响地走着.但是显然……他也觉察出了微妙的不妥。

    邹良在赵普军营之中.曾经多次经历过机关阵.因此这方面也是行家.他抬头看了白玉堂一眼……这么巧.白玉堂也在看他。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照不宣——看来.孟青有些问题.果然被太师说中了。

    白玉堂有些无奈地看了孟青一眼。孟青如果与金顶山有关.那就意味着他与多起惨案有关系.再加之他和魔宫的关系.以及展昭和魔宫的关系.之后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白玉堂和邹良多加防范.两人小心翼翼跟着杨曦和孟青下到了谷底.白玉堂在脑中.差不多记下了所有机关的位置。

    下了天梯.终于踩到山谷底部的地面.白玉堂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山上……高耸入云的一条直路.根本没法跟踪.不知道展昭此时在哪儿.别于什么危险的事情才好。

    白玉堂是不知道.此时展昭跟只燕子似的正贴着山谷外围飞呢.下边就是万丈深渊.也亏得他轻功好。

    “闵公子。”

    这时.杨曦对着山谷旁边的一个山洞一指.“请。”

    白玉堂和邹良跟着杨曦、孟青.走进了山谷。

    这个山谷有些类似于石笋山洞.但白玉堂了解常州府山区一带的地形.应该不会有这种石笋溶洞.这个溶洞虽然看起来很逼真.但应该是人工开凿的。山顶上密布的石笋小的几尺长大的接近丈把长.末梢尖锐.高悬于空中.若是掉下来.会将人砸扁。而地面之上也有乾坤.地表并不平坦.有许多类似于隆起的泥巴一样的东西.这种设置是机关中用来填满地表的坑洞的.坑洞里应该是能射出尖锐飞镖或者袖箭.能让利用轻功躲避上边掉下来的石笋的人成为空中的活靶子.无路可逃。

    这时.众人到了一个石室附近。

    杨曦伸手一指.道.“金蝉大人正在里边休息.见金蝉有规矩.都是一个人一个人进去的.所以……”

    白玉堂暗暗拉住想先进去的邹良.对杨曦道.“我去吧。”

    杨曦点头。

    白玉堂正想进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孟青.“你以前来过?”

    孟青一愣.看白玉堂.随后摇头.“没.我第一次来。”

    白玉堂点了点头。

    “要不然我先进去?”孟青笑道.“沾你的光.我也有些事情想要问金蝉。”

    白玉堂早就看到了孟青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丝意外.以及……故意转开话题的计量。

    白玉堂淡定地摇了摇头.说了句.“不用……就想往里走。”

    而就在他要踏进石室.却还没进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啪嗒”一声。

    众人低头看.只见从白玉堂袖子里.落出了一枚圆滚滚的墨绿色玉珠子.咕噜噜就往溶洞的边缘滚了过去。

    这是白玉堂平日用的墨玉飞蝗石。

    白玉堂看到了.就追过去.“糟糕糟糕。”

    杨曦正好奇地看着白玉堂追着那颗珠子跑到洞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其实白玉堂是借着珠子.观察洞里的地形。

    他捡起珠子之后.大概已经粗略地算出了溶洞内的空间大小.以及……

    “这是什么?”白玉堂忽然伸手.去摸溶洞边的一个圆形石块凸起。

    “唉别碰。”杨曦立刻本能地喊了一声.似乎是想要阻止。

    邹良敏锐地看到……孟青皱眉白了杨曦一眼——果然是一伙的

    可白玉堂显然是不听劝告的类型.已经一手抓住了那块石头.往下一按.而那块石头也发出了“咔哒”一声……

    在白玉堂做这个动作的同时.杨曦抱着头就往外跑.还对孟青喊.“快跑”

    邹良嘴角轻轻地动了动.心说——白玉堂真是非一般的坏啊。

    果然.就见杨曦踩着一条诡异的蛇形路线.奔出山洞外.也没见有触动什么机关.石笋没掉下来.地底的机关更是没打开.也没袖箭社上来。

    白玉堂手里拿着两枚珠子.轻轻地转了转.收回了放在墙上的手。

    原来.刚才他一手按住石头.却是没真的往下按.只是做了个动作.而发出那“咔哒”一声的.是他另一只手里的两块墨玉飞蝗石相互撞击造成的。

    白玉堂收了石头往回走.边看狼狈地站在山洞口的杨曦.“杨副教主.你跑步姿势很是奇怪.像是人字步.左三右七.是八卦阵的跑法.原来这里有个机关。”

    杨曦嘴角抽了抽.下意识地看孟青。

    但孟青此时脸上则是不满.问杨曦.“杨副教主.为何此处有机关?”

    “哈哈。”杨曦镇定了一下.道.“闵公子见多识广.不过不必担心.这机关是用来防备有人偷袭金蝉.或者小贼入内的……”

    “真的是机关?”白玉堂皱眉.仰着脸看石笋。

    邹良也道.“这石笋如此巨大.万一砸下来是要人命的.这机关用来对付小贼?”

    杨曦呵呵了两声……幸好这时.房间里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咕咕”声音。

    这声音.让白玉堂和邹良不禁想到.之前到常州府城门前.被展昭踹飞了之后惹出一系列事端的那只胖蛤蟆。别说……还真像.难道说是人假扮的蛤蟆?可那晚来偷袭的蛤蟆并无这种叫声。

    “请。”杨曦回到了山洞里.指着石室的大门。

    白玉堂正要进去.忽然.就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呼喊.“别进”

    白玉堂微微皱眉——这声音是展昭的。

    孟青也是一愣——展昭怎么会来?

    邹良则是意识到.这石室里头可能真的有什么危险.不然展昭不会甘冒被发现的风险.跑下来救援。

    “小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正这时.就见孟青突然一把拉住白玉堂的胳膊往外一拽.那意思——有危险.要拉他走。

    白玉堂皱眉看了孟青一眼.却见他一边拉他.一脚踩向地面的某个凸起部分。

    同时.就听到“轰隆隆”的闷响声传来。

    杨曦一惊.知道不好.就想往外跑……但邹良突然一闪身.挡住了他……杨曦一个趔趄、。

    “竟然敢暗算我们”孟青突然一脚将杨曦踹进了那个石室.随后.就听里边传来了惨叫声。

    白玉堂和邹良都皱眉。

    此时.邹良靠门口比较紧.白玉堂对他道.“人字步出去.左三右七。”

    邹良见孟青还拽着白玉堂.皱眉。

    但是白玉堂对他一使眼色.那意思——走

    邹良于是按照刚才杨曦的举动跑了出去……果然.成功避开了地上的袖箭.他出去的同时.上方的石笋已经开始往下落。

    邹良在门口站着看里边的白玉堂.他那么笃定让自己出来.应该有办法脱身吧……说起来.展昭呢?怎么只见声不见人?

    白玉堂见邹良安全出去.倒是安心了些……毕竟是护国的将军.折损在这儿那可不值当

    孟青拽着白玉堂要往外跑.嘴里还说.“白兄.小心脚下。”

    白玉堂却是没动。

    孟青一愣.回头看他.身旁.已经有石笋落下。

    “只有这里是安全的。”白玉堂淡淡道。

    孟青眉梢微微动了动.“想不到.白兄对机关还有研究。

    白玉堂看着孟青.“你知不知道展昭到来意味着什么?“

    孟青脸色微微不善.看白玉堂。

    “我劝你尽早收手.免得伤太多人的心。”白玉堂说着.一把抽回手。

    “白兄说对了一点不过也说错了一点。”孟青却是突然笑了.“说对的是没错.我的确是刻意的.而说错的是.展昭伤心只会是因为你死了……当然了.我也不会让他伤心太久。”

    说完.他伸手掏出一枚药丸来送进嘴里.轻轻一捂口鼻。

    白玉堂微微皱眉.往半空中一跃。

    孟青仰脸看着他.冷笑一声.心说——等的就是这一刻白玉堂.你的死期到了

    孟青退后几步.靠着墙壁.一手按住了身后墙壁上的一个暗格……

    随着他用力往下一按.就看到刚才杨曦摔进去的那个石室四壁出现了许多小孔.有黄色的烟雾冒了出来。

    白玉堂跃上半空.挂住一根锁住石笋的铁索.低头看……原来石室里头有毒雾。

    毒气貌似很轻.正快速地往上升。

    此时石笋已经全部落地.地底的洞孔打开.袖箭嗖嗖往上射。

    白玉堂根据刚才邹良和杨曦逃出去的线索.选择了相反的方向避让……也亏得他聪明.懂得举一反三同时计算得也快.那么多袖箭一枚都没碰到他。

    孟青双眉紧皱.心说.白玉堂你也太聪明了吧.不过就算你再聪明.这毒雾也能要了你的命.你错就错在.飞得太高

    而此时.白玉堂跃上半空之后.尽量往洞顶的边缘靠……似乎是在躲避越来越近的毒雾.在下边的孟青看来简直就是无谓挣扎。

    可白玉堂却另有打算……展昭刚才喊了一声之后.就没有了踪影.这一点就很不寻常。

    白玉堂知道.如果展昭已经到了.那么他一定是知道了这机关的危险.换句话说.他知道怎么破解……而展昭的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他刚才没赶得及进来就往上去了……于是.白玉堂想到一件事情。

    魔宫有个精通机关的奇人.叫朱明.人称九窍朱明。

    之所以他叫九窍.是因为他每次下机关.都不会下一个死机关.而是会在机关上留下就个生路。这条生路.就是九个洞孔。这九窍呈现圆形分布.孔就打在机关密室最薄弱的地方.只要找到那九孔.一掌拍碎.就能逃出生天。

    朱明是魔宫的人.一定是展昭的前辈.而展昭往上去了.表示他知道九孔生路应该是在上边。

    就在那毒雾快要弥漫到眼前的时候……白玉堂突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轰”一声.还没等他回头.展昭一只手伸进来.一把抓住他抓胳膊.将人拽了出去……

    这整个过程.被孟青看了个清楚.孟青就觉得胸口堵得晃.一方面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另一方面是懊恼和不甘心——就差了一步白玉堂就差了一步就会死在自己的面前了……

    展昭拽出白玉堂之后.落到地上.就看到一阵淡淡的黄色毒物从刚才那个洞里飘了出来.一直飘上半空。正好有几只飞鸟经过……被毒雾一熏.立刻僵直了身体摔落到地面.成了焦黑的死尸。

    展昭拍着胸口将白玉堂转来转去仔细检查.吓得半条命都没了。

    而这时.孟青也从里边跑了出来。

    展昭回头看他.微微皱眉……他从毒雾里走出来的.为什么他没事?

    正想着.就听上边传来了喊声.“昭昭”

    展昭回头.只见蓝狐狸提着裙子急匆匆跑下来.身后是紫影和赭影。

    “怎么回事?”蓝狐狸刚问出口.就见一旁孟青身子一歪.倒地.一口血吐了出来。

    “啊”蓝狐狸惊叫一声.一把扶住孟青.“小青。”

    孟青吐血伤重.同时看白玉堂.奄奄一息外加一脸真诚地道.“你没事就好了……不然.昭恐怕要……恨我一世。”

    说完.晕了过去。

    蓝狐狸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傻孩子啊”说着.扶着他.和后边跑来的两个魔宫老头一起抬着他往外跑。

    蓝狐狸边喊.“吴一祸赶紧来救人啊.还有那什么开封府的神医在哪儿啊?”

    魔宫跟着蓝狐狸来救人的众人显然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那么多人一起中了机关.孟青为了救白玉堂受了重伤。

    几个老魔头心疼得眼泪流。

    展昭咬牙.就要上去说明正想.但是被白玉堂拽住了胳膊。

    展昭回头看白玉堂。

    白玉堂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杨曦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紫影凑过来.低声道.“蓝狐狸刚来.我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下边传来的响声.蓝狐狸就冲下来了.不过好像她并不认识这个机关。”

    展昭皱眉.朱明当年好多图纸都没被人看到过.孟青既然会用.自然会挑一张众人没见过的.而自己……当时应该也是碰巧看到。且那时候他还小.孟青应该也不会想到他竟然记得。

    邹良走到一旁.低声道.“不过起码知道那小子有问题。”

    “我一会儿去说。”展昭还是觉得不妥。

    白玉堂却是抓着他对他摇头.“你说不清楚.他这招苦肉计是早就算计好的退路.你硬来等于中了他的计。”

    展昭皱眉。

    “别急。”白玉堂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低声道.“迟早会露出狐狸尾巴.操之过急会伤了你跟魔宫亲友的感情。”

    “那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多委屈”展昭来气.“而且谁知道他这么卑鄙.会害多少人”

    “所以说要想法子。”白玉堂伸手轻轻弹了展昭的脑门一下.“他卑鄙.就要找个更卑鄙的对付他。”

    展昭一愣.摸了摸脑门.看白玉堂。

    白玉堂看了看影卫们.问.“霖夜火呢?”

    邹良也纳闷.心说那小子够可以的啊.展昭为救白玉堂都急成这样了.他就好.把自个儿扔了都不管了.刚才要不是白玉堂机灵.这会儿自己非死即伤。

    “他说找人告状去了。”紫影道.“不过现在还没见人。”

    展昭听到后.微微愣了愣.随后突然仰起脸.望向山顶的某个方向.情绪瞬间平静了下来。

    白玉堂有些意外地看他。

    展昭轻轻一拍邹良.道.“他可着急你了.我下来他还在后边吼顾着你家耗子的时候也记得看住那哑巴啊;”

    展昭模仿着霖夜火的神情说着。

    邹良望了望天.转身走了.嘴角却是微微挑起。

    白玉堂看展昭.“不气了?”

    “气的”展昭点头.随即一挑眉.“不过你说得对.要找个更好的法子.不能被他利用”说完.拉着白玉堂的手往上走.边道.“别说.霖夜火关键时刻还挺机灵。”

    而此时.远处的山顶。

    霖夜火蹲在一棵高高的树枝上.仰脸看着一旁沉着脸站着.皱眉望着山下的殷侯。

    “老爷子.你可看见了。”霖夜火道。

    殷侯点了点头.伸手轻轻一拍霖夜火的肩头表示感谢.转身走了。

    霖夜火回头看.就见殷侯转身时神情黯淡。这个当年叱咤风云.震慑得整个武林都不敢提他名字的魔头.此时更像个失望的老人.摇着头.缓缓地走向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