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293【昊天楼】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展昭等人在苦悲寺里调查了一下,主要还是查大殿和玄宁的房间。请使用访问本站。

    众人先走进玄宁的房间,一进门,都忍不住皱眉。

    “哇!”庞煜又咋呼了起来,“这和尚什么毛病啊?”

    也不怪庞煜吃惊,就见这玄宁大师的房间里贴满了符咒,这满房间贴得几乎没有一点儿空隙,看着分外的诡异。

    “呀!”门口的虚清往里看了一眼,也吓得叫了起来,“怎么回事?!”

    白玉堂问他,“不是一直如此?”

    “当然不是啦!”虚清摇头,“我每天都给师叔收拾房子的,昨天师叔出门前还好好的,我给他打扫的来着……对了!”虚清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昨天师叔回来的时候背着个大包袱,敢情里头都是符咒啊!”

    “昨天?”展昭问。

    “嗯!”虚清点头,“说起来,昨天师叔回来就奇奇怪怪的,好像很不安。”

    “其实,自从太学失火之后,师叔都怪怪的。”说话间,一旁几个小和尚又七嘴八舌讨论了起来。

    “对啊,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太学着火的时候!”

    “对对!师叔还说要烧过来了,这隔着那么远怎么可能烧过来!”

    “那天晚上师叔好像也做恶梦了,一直叫!”

    ……

    听着那些小和尚的讨论,众人彼此看了看,果然是——有蹊跷!

    公孙跑进来看那些符咒,“都是驱鬼的符咒啊!”

    “驱鬼?”赵普冷笑,“这庙不就是驱鬼的么?”

    公孙一耸肩,“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众人也都觉得,有这么点意思。

    包延仔细翻看玄宁房间里的东西,和尚么,六根清净,除了几件僧衣之外,拥有的东西真的是不多。

    庞煜也来帮手,展昭和白玉堂则是赶往前殿。

    前殿此时给人的感觉更加的阴森。

    展昭将那两张面具又给那两个人像戴了回去,白玉堂观察四周的环境。

    “这大殿的门晚上是锁着的么?”展昭问小和尚。

    “是啊!”和尚点头,“昨晚上锁门的时候没有这两个面具的。”

    白玉堂和展昭观察了一下,四周有门无窗,门锁完好无损,于是,两人下意识地仰起脸,看上方。

    大殿的屋顶非常高,两人看了一会儿,忽然对视了一眼——房梁上有东西!

    一跃而上,两人攀上了高高的横梁,就见梁上,放着一个小巧的木盒子。

    展昭伸手去拿起木盒子来,要打开。

    白玉堂握住他手,那意思——小心有机关!

    两人从房梁上下来,将那个盒子拿到院子里,放到了桌上。

    展昭问几个小和尚,知道这盒子是什么么?

    小和尚们都摇头,悟心大师就更不知道了,他来这庙也才一年。

    “看着只是很普通的盒子。”展昭摸着下巴。

    两人决定还是打开看看,只是还没等两人动手,外头传来脚步声。

    转脸看,就见包大人来了,八王爷和庞太师也一起来的,还有悟蝉大师。

    包大人刚进门,一眼看到那个盒子了,愣了愣,随即快步跑了过来伸手拿起来就打开。

    展昭和白玉堂都来不及阻止他……不过幸好,里边没有任何的机关,盒子里,只有一支精致的玉钗。

    包大人张了张嘴,坐在了桌边,沉默良久,长叹了一声。

    八王爷也走了过来,看到玉钗之后忍不住叹气。

    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觑,都有些不解。

    良久,包大人问,“这玉钗是从何而来?”

    展昭和白玉堂都说,在苦悲寺的房梁上。“

    包大人摸了摸盒子上面并没有灰尘,微微皱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人?”展昭十分好奇,“这玉钗,你见过啊?”

    包大人笑了笑,点头,“我和仲远虽然家里都不算穷困,但是家教甚严,到了太学也是穷学生两个。那日我与他经过玉器铺子,他一眼看中了这碧玉簪,想买给他表妹。为了这支簪,他抄了一个月的字帖,我印象可深……只可惜,这簪一直也没送出去,没想到被放在了这里。”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包大人一直是很威严的,难得从他嘴里说出带点柔情的事情,虽然是别人的故事……

    包大人将那支簪子还是交给展昭,这毕竟是十分重要的证物。

    随后,包大人他们和无心禅师去后院,白玉堂则是看着那大殿。

    “觉得怎样?”展昭问他。

    “如果们都锁了,人怎么进去的?屋顶么?可我刚才看了一下,大殿的屋顶是做死的,也没有掀开瓦片的迹象。”

    “的确有些奇怪。”展昭点了点头,凑过去小声问白玉堂,“你觉不觉得,这案子有些地方挺矛盾?”

    白玉堂看着展昭,,“比如说?”

    “比如说放火少太学和刺杀庞煜包延他们,这种做法等于滥杀无辜。”展昭道,,“可是那个在茶铺下毒的,让庞煜和徐子彦他们喝了有毒的茶水之后,就冒着暴露的危险来弄翻茶铺的茶水,以免无辜的人受害……”

    白玉堂听了之后,点头,“猫儿,你觉得给徐子彦下毒的,和那晚上袭击庞煜他们的,不是一个人?”

    展昭一笑,“这鬼面人来去都戴着面具,谁知道是谁呢。”

    “可有一点却毋庸置疑。”白玉堂道,“就是无论是谁,他们都是真心想杀庞煜。”

    展昭皱眉,“倒也是。”

    “庞煜和屈仲远是铁定没关系的。”白玉堂接着道,“和石叶的话……庞煜这大半年几乎都没在开封,应该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是啊……”展昭就想不通,“杀他干嘛呢?他跟太学也没关系。”

    展昭和白玉堂正琢磨,说曹操曹操到,庞煜和包延溜达出来了,小侯爷打着哈欠,身后还跟着小四子和小良子两个。

    “查得怎么样?”庞煜问展昭。

    “找到一枚据说是屈仲远当年买的玉簪。”展昭将盒子打开给两人看。

    包延拿着簪子端详着,庞煜却是歪着头,看着那个装玉簪的盒子发呆。

    “玉堂啊。”

    这时,天尊跑了出来,拍了拍白玉堂,“为师有些饿。”

    白玉堂就问他,“你想吃什么?”

    “想吃好的。”天尊眯着眼睛。

    白玉堂好奇地问,“什么好的?”

    天尊神神秘秘,“刚刚我在太白居喝酒的时候,小六子告诉我说,太白居请了个新厨子,做的极品佛跳墙可好吃了!”

    “佛跳墙?”展昭凑了过来。

    包延和小四子也凑了过来。

    白玉堂扶额——这一群吃货啊……

    众人商量好了要去,包延就拍还拿着那个盒子发呆的庞煜,“哎,螃蟹,你去不去?”

    “佛跳墙……”庞煜拿着匣子自言自语,似乎还在走神。

    包延歪着头看了看他,展昭等人也走了过来。

    “小侯爷?”展昭叫了他一声。

    “啊!”庞煜却突然喊了一嗓子。

    众人都让他吓了一跳。

    “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小良子帮小四子揉着吓得扑扑跳的小心肝,边不满地瞪庞煜。

    “这簪子我见过!”庞煜一蹦多高。

    展昭等人都一愣,“你见过?”

    “嗯!”庞煜点头,“我想想啊……有三年了吧,我三年前见到的!”

    “三年前?”包延斜着眼睛瞧他,“那会儿你不是还不良着么!”

    庞煜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我以前就二世祖败家子不长进了点,也没多不良啊……”

    展昭让庞煜仔细说这簪的来历。

    庞煜尴尬地道,“那什么……这簪子是我以前一个相好的的……”

    众人都眯着眼睛,“相好的?!”

    包延好奇,“你以前的情人?”

    “当然不可能啦,哪儿来的情人。”庞煜撇撇嘴。

    “那是谁啊?”

    “是凤仙阁的头牌嫣凤儿。”庞煜望天。

    众人沉默半晌,包延和小四子都歪头,“凤仙阁是什么地方?”

    展昭拍了拍他肩膀,道,“是琴楼不是青楼,放心说。”

    包延眯着眼睛瞧着庞煜,“你去听琴?”

    “就是聊天喝酒呗。”庞煜扁扁嘴,“凤仙阁比较秘密的,都是些达官贵人或者公子哥去,里头的姑娘也不是一般的窑姐,各个都琴棋书画精通,而且样子那是百里挑一的,有些类似盛唐时候的歌姬,能歌善舞还会吟诗作对呢。”

    “开封府还有这种地方?”展昭就纳闷了,怎么自己不晓得?

    “凤仙阁不是开在外面的,是开在昊天楼里的。”庞煜一笑。

    “昊天楼?”展昭嘴角抽了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来开封了,“是子啊开封的?我都没听过……”

    “往那边看。”庞煜说着,伸手指着东北边,最高最华丽的一座高楼,“那座就是昊天楼。”

    展昭等人顺着庞煜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到一座红色琉璃顶的漂亮高楼。

    “那座楼有招牌么?”包延不解,“不是在一个大户人家院子里的么?我一直以为是有钱人家自己建来住的楼。”

    “的确不是对外的,那座楼能进去的必定是达官显贵,切需要引荐。”庞煜一抱胳膊,“或者是富甲一方的豪绅。”

    展昭想了想,瞧了一眼身边的白玉堂,“土豪,你去过没?”

    白玉堂有些无奈,“我都没听过这地方。”

    “他不是开封本地人自然没进去过的。”庞煜说着,就见赵普和公孙走出来了。

    庞煜一指赵普,“他肯定知道的。”

    赵普正伸手抱小四子,见庞煜指着自己,问,“知道什么?”

    “凤仙阁和昊天楼。”庞煜说。

    “哦……”赵普冷笑了一声,眼里有些不屑,“知道。”

    众人看赵普的神情,觉得他对那地方似乎有些意见,于是都让他详解。

    “昊天楼是前朝留下来的东西。”赵普找了张椅子坐下,“当时几个握有重权的大臣弄了这么个地方,说难听点就是养了些官妓在里边,”里边的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大多是皇城细作。其实昊天楼是朝廷控制官员的一个另类的地方,也是官场上那些人物彼此牵制的地方,当然主要目的还是享乐。赵祯继位之后,换了一批官员,有些个老臣也赶走了。但这地方里的人放走了不如养着安全,明白么?“

    众人微微皱眉——倒也是,这些人毕竟知道太多秘密,而且人脉又广,放在眼皮子底下还好管一些,真放走了不知道日后出什么乱子。

    “昊天楼发展到现在就成了纨绔子弟耍乐的场所,当然是暗地里的。”赵普道,“不过也有他存在的意义,到里头去寻欢作乐,总比到外边胡作非为的好,朝廷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昊天楼以前规模很大很大,后来渐渐小了,现在连牌子都不挂了。当年那些窑姐也都年老色衰有不少从良了还有些死了……估计再几年就会变成一个普通的窑馆或者索性洗白了边琴楼。”

    “你说这簪子是嫣凤儿的?”展昭问庞煜。

    庞煜点点头,摸着下巴高深状,“嫣凤儿跟我说,是个大人物送给她的。”

    “大人物?”展昭好奇,“谁啊?”

    庞煜无奈,“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多问啦,她也没多说,不过来头估计不小吧。”

    “那去找嫣凤儿问问?!”展昭问,“为什么她的钗会跑到这庙里来。”

    “一般人实在是进不去昊天楼,我也好久没去了,我托人去问问。”庞煜说着,又盯着那个匣子看了起来。

    “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白玉堂见他神色有些异样,就问。

    “哦……”庞煜想了想略无奈地道,“人家都说青楼里头哪儿有真情啊,但是我看得出来,嫣凤儿很喜欢送钗给她的人,而且……她也很宝贝这支钗。”

    “嫣凤儿应该不会是屈仲远的表妹吧?”展昭问。

    “当然不是啦!”庞煜一个劲摇头,“按照屈仲远的年计算,他表妹如果还活着那应该是个阿姨了。”庞煜一摊手,“凤儿和我同岁的。”

    众人都点头。

    “如果这案子牵扯昊天楼,可能会有些麻烦。”赵普皱着眉头,“有人要杀王琪,说不定也和这事情有关系。”

    “跟王琪有什么关系?”包延和庞煜都吃惊。

    “跟王琪是没关系,但是跟王琪他们家有关系!”赵普道,“据我所知昊天楼现在的主人是王丞相的义子王峰。”

    “义子?”众人都摸下巴,谁都知道,王丞相膝下只有一女,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所以才会招女婿,王琪也就成了孙儿,原来还有义子的啊。

    “这个王峰吧……”赵普皱了皱眉,“人很聪明也很能干,皇上是特地将昊天楼交给他打理的,他也的确成功地让昊天楼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对了,还有一点。”

    众人都看赵普。

    “王峰以前也是太学的……”赵普道,“他年纪应该比包相大一些。”

    “王峰不会跟这案子有牵扯吧?”庞煜抱着胳膊“啧啧”两声,“毕竟身份在那里,而且他是老狐狸!”

    “那只要找王峰了解一下不就……”包延提议,“我们找他去?”

    包延话出口,庞煜突然笑了,“噗”一声。

    展昭和白玉堂也不太明白,此时,不止庞煜,赵普的神情也有些异样。

    “那个王峰,有什么问题?”公孙问赵普。

    “王峰除了是王丞相的义子之外,还有个身份。”赵普道。

    “什么身份?”众人好奇。

    赵普一挑眉,“我姐夫。”

    众人张大了嘴,瞧着赵普。

    赵普一摊手,“我大宋的公主可能都没什么存在感,或者是太低调。皇姐比八王大两岁,我和赵祯小时候她照顾我们很久。我出生的时候,父皇说我银眼妖瞳要杀我。当时挺混乱,我娘抢了我走的时候要不是她挡着父皇,我可能已经没命了。然后,赵祯继承皇位的时候也遇到不少艰险,多亏了她运筹帷幄。我皇姐虽然低调,但地位堪比太后,或者说,太后见了她也让三分。”

    众人嘴角抽了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位皇姐这么没存在感?“

    “因为她聪明啊。”这时,八王爷走了出来,“功高震主这种事情要避忌的,她又不想做第二个武皇帝,当然尽量低调,功成之后立马身退,过她清闲的日子去了……”

    “王峰就是她相公,也是前朝驸马。”赵普无奈,“可不就是我姐夫么?”

    众人都皱眉,“王峰是这位大人物的夫君,的确要查他有些难度。”

    “昊天楼是个肥差,每天会有大把的王孙公子送钱过去,里头的琴姬歌女几乎知道皇城里头那些个二世祖以及权贵的全部秘密。对于皇上来说,那是个很重要的地方,交给王峰打理,也表示对他的信任。”八王看了看那簪子,皱眉,“将簪子放在这里,似乎是在暗示这一连串的案子和昊天楼有关,这事情有些棘手啊。”

    说话间,就见包大人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那两个面具,似乎若有所思,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众人的对话。

    “大人……”展昭想问问包拯怎么办。

    包大人却轻轻摆了摆手,道,“你们明日先去太学读那边,我再调查一下。”

    “我说老包。”一直看热闹也不插嘴的庞吉突然提醒包拯,“你要查昊天楼,要不要跟皇上先商量商量?”

    包拯白了庞吉一眼,“没这个必要。”说完,还不忘警告他,“你这胖子要是妨碍办案,一律依法处置。”

    太师嘴角抽了抽,包大人一甩袖,走了。

    展昭笑眯眯溜达出去了,白玉堂也跟着走了。

    公孙和包延边往外走边点头,公孙赞叹,“包大人果然刚正不阿。”

    “那是!”包延挺嘚瑟,庞煜也跟着跑出去了,好久没见嫣凤儿了,不知道人家好不好,一会儿叫人去打听一下。

    “哎……”等人都走了,太师叹了口气,对八王爷道,“王爷你可得看着那黑子,总觉得他要捅娄子。”

    八王摸了摸下巴,“有些事,皇上也未必就不知道。”

    抱着小四子正准备走的赵普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八王,“可皇上从没提起过昊天楼。”

    八王笑了笑,道,“九弟大概不知道,王琪有个堂兄,叫王宇。”

    赵普皱眉,“他不是独子么?”

    “王宇是王峰的儿子。”八王爷一笑,“当然也很低调,据我所知,他也在太学念书。”

    赵普微微张了张嘴,“没听王琪提起过……”

    “他俩兄弟关系非常一般。”八王爷抱着胳膊,道,“王琪是大才子,本性敦厚又正直,丞相十分疼爱他。但是王宇性格怪异,纨绔子弟不说,还十分傲慢,虽然也有些才气但是恃才傲物很难相处……丞相不怎么喜欢他。王琪和王宇甚少来往,所以不熟也正常。”

    赵普抱着胳膊,“难道就因为这个,所以赵祯让我们奉旨读书?”

    “之前皇上跟我提起过。”八王爷和赵普边往外走,边说,“太学里头关系复杂,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问题,但是又查不出来,所以让你们去捣一下乱,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

    赵普失笑——果然,赵祯还不至于闲到耍着他们玩,看来他也已经发现了些异样。

    ……

    展昭和白玉堂并排一起往回走,看着前边包大人的背影,包延跑去前边陪着他爹一起走了,爷俩不知道说着什么。

    “以包大人的性格,如果王峰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也会秉公办理吧?”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点头,“那个绝对啊,大人虽然是个文官,但某些方面那不是一般的霸气。”

    白玉堂又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昊天楼,皱眉……这楼,的确华丽得很低调。

    “玉堂!”

    这时,天尊又适时地出现了,挂着白玉堂的肩膀,“佛跳墙!”

    白玉堂差点忘了天尊说想去太白居吃饭,就点头,拍拍他,“这会儿还早点,回一趟开封府交代一下,然后我们就去。”

    天尊点头。

    “说起佛跳墙,我以前在昊天楼也吃过几回。”庞煜自言自语,“昊天楼里的厨子比御厨还有本事,那东西做的好吃啊!”

    众人看着庞煜现在正正经经的样子,都快忘了他以前纨绔子弟的德行了。

    展昭等人刚回到开封府,就见衙门口有车马,似乎是有什么人远道而来,还风尘仆仆的。

    进门,就见包大人书房前的院子里,月牙儿和辰星儿正伺候一个女子喝茶。

    众人瞧了一眼,都忍不住“啧”了一声。

    那女子不是太年轻了,看着三十多了,不过绝对是个气质出众的绝代佳人!

    展昭等人也算见美人无数了,不过这个很不同啊!首先是识礼的感觉。另外,五官柔美却一点都不媚,端庄大方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温婉优雅、楚楚动人。

    “哇!”庞煜赶紧胳膊蹭了蹭包延,“那大美人谁啊?”

    谁知话问出口,就听到包延又惊又喜地喊了一声,“娘!”

    ……

    众人沉默半晌,嘴巴张开老大都合不上了,脑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难怪包延那么白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