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318章 番外公孙先生的蛊虫繁育计划(下篇)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自从养了蛊虫,小四子和公孙就变得有点忙,父子俩轮班,跟孵蛋似的,公孙晚班小四子白班,两人时不时地喂一下糖浆,再喂各种的药水,然后就是晒太阳,有的用火烤有的用水淹,还有的还要冰镇,总之忙得慌。请使用访问本站。

    开封府众人起先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这盒子里爬出来什么怪物,尤其是白玉堂,整天觉得身上痒。

    不过一转眼四五天过去了,也没出现什么怪事,众人就渐渐淡忘这事儿了。

    等到了第七天,公孙拿出大盒子,将小盒子们都收了起来,和小四子神神秘秘拿着本子记录着什么,父子俩嘀嘀咕咕又讨论了一阵子。

    展昭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回去跟众人说,“公孙貌似在和小四子说,第一阶段成功了,要进入第二阶段了!”

    众人面面相觑,何为第二阶段?其实他们是不知道,第二阶段,正是公孙需要的,人力资源使用阶段。于是……公孙先生的蛊虫繁育计划,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虫虫培育品,一号,冰冻棍棍蛊】

    话说这天,天尊起了个大早,见外头起了西北风,就觉得可能是要下雪了。

    天尊和往常一样走到院子里,伸了个懒腰决定活动一下筋骨,一转眼……忽然就看到桌上有一个小小的雪人。

    天尊眨眨眼,盯着那雪人看了起来。

    良久,天尊仰起脸看了看天上,又看了看四周围,没下雪啊!怎么会有个雪人?

    于是,天尊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雪人给吸引了,他就围着桌子转了起来,摸着下巴歪着头,只觉得奇了怪了!哪儿来的雪人?

    那雪人也没鼻子没眼睛,就是两个雪团子,上边一个小球下边一个打球,大概拳头那么大。

    天尊伸出一根手指头,试探着靠近,想戳一下,就听有人说,“干嘛呢你?”

    天尊的手指头正好戳到那雪球身上,就被这声音引来了注意力,转脸,就见殷候靠在房门口不解地看着他。

    天尊手指头戳住那雪球,觉得软趴趴的,跟戳在糯米团子上似的,就跟殷候说,“雪人……哎呀!”

    天尊话刚出口,那雪球突然“咻”一下,整个粘在天尊的手指头了,将他整根指头包住。

    “呀啊,什么东西!”天尊一个劲甩手,但那东西粘得死紧就是不放,里头似乎还有东西在动,好像是有个小舌头在舔天尊的手指头,天尊立马毛了。

    殷候就看到天尊手上粘了个白色的丸子,然后满院子蹦跶,还喊救命。

    殷候也闹不清楚怎么回事,白玉堂和展昭以及其他人也被天尊的叫声吸引过来了,众人都纳闷——怎么了?天尊竟然喊救命!

    “呀啊啊啊!”天尊扑向白玉堂,“玉堂!这雪球咬我!”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看着天尊手指头上那一团,提醒他,“你好像会功夫的。”

    天尊一愣,站住了,随后瞄了那雪球一眼,一用内劲。

    就听到“啪嗒”一声。

    众人再看,只见那雪球被冻住了,硬邦邦地掉到了地上,咕噜噜噜滚到了院门口。

    门口,小四子跑进来,一手拿着个夹子,将那雪球夹起来,放到了匣子里,回头喊,“爹爹,棍棍冻好了!”

    外头,公孙乐呵呵跑进来,捧住那匣子看,边用一双筷子戳了戳,“喔!状态良好!”

    众人面面相觑,赵普抱着胳膊从公孙身后走进来,问,“这什么?”

    “这是冰冻蛊。”公孙笑眯眯说,“不过这蛊虫特别难养,必须在成虫之前,被狠狠地冻上一次!就算是跑去极北也没法满足它要求,幸好有天尊!”

    说着,小四子和公孙对天尊笑了笑,美滋滋瞧那蛊虫。

    白玉堂下意识问天尊,“你刚才用了多少内力?”

    天尊望天想了想,“十成都用上了。”

    众人惊讶地看着他,那不冻成石头了?

    天尊扁嘴,“那人家受到了惊吓本能反应么!”

    再看那蛊虫,就见原本的雪人变成了圆滚滚的一个雪球。

    展昭问,“这球是用来干嘛的?”

    “用来治烧伤的。”公孙笑眯眯说。

    白玉堂凑过去看了看,觉得雪白一团,倒是没想象中那么恶心,于是道,“还蛮好看的么……”

    他话没说完,突然就见那雪球睁开了一只眼珠子,瞧着他。

    白玉堂下意识往后一退。

    “妈呀,一只眼!”庞煜跳了起来,小四子赶紧合上匣子,“棍棍很敏感的,不要笑话它!”

    说完,和公孙一起跑了。

    包延好奇地问,“虫子都会敏感啊?”

    白玉堂决定还是回白府,不过被天尊抓住。

    白玉堂看他,“我要去数钱!”

    天尊拽着他胳膊不放,“不管!我已经被吓到一次,不能便宜你!”

    白玉堂挣扎了两下,就见展昭摸着下巴站在一旁,似乎是在发呆。

    “猫儿?”白玉堂叫了展昭一声。

    展昭抬眼看了看他。

    “你怎么了?”白玉堂很想提议——要不然咱俩一起去白府住一阵子?那些虫子多恶心啊……

    只是他话没出口,展昭突然说,“你觉不觉得,棍棍很可爱?”

    众人都一愣,嫌弃地看着他,这什么审美啊。

    “我去找公孙借来玩一会儿。”说完,展昭跑了。

    白玉堂赶紧追,“不要!别拿到房间里去!”

    ……

    【虫虫培育品,二号,膨胀扁扁蛊】

    这一天,风和日丽,陷空岛送来了好些肥美的螃蟹,庞煜弄来了一大摊子姜丝黄酒,于是,众人决定坐船游湖,顺便吃螃蟹喝小酒。

    白玉堂的画舫这几天都没空,帮着运银子去了,于是庞煜将自己的小船开了出来。

    庞煜这艘小船是新买的,小巧玲珑,游湖最适合。

    众人上了船坐定之后,就开始剥螃蟹,吃吃喝喝正开心呢,庞福突然跑了上来,满袖子都是水,“少爷少爷!不好了船漏水了!”

    “什么?”庞煜蹦了起来,展昭等几个旱鸭子拿着螃蟹第一时间打量岸有多远,方不方便飞上去!

    “怎么可能啊?!”庞煜不解,“这是新船!”

    庞福摊手,“少爷,船底的漆翘起来之后,下边好多裂纹,是老木头,这船估计旧船翻新的。”

    “那船坞老板竟然敢骗我!”庞煜跺脚。

    “弃船吧少爷,趁着裂纹还小。”庞福提议。

    众人也没辙,只能走了。

    这时,却听公孙突然很开心地问小四子,“扁扁呢?带了没?”

    赵普嘴角抽了抽,“书呆,这吃饭呢,带什么便便?”

    小四子从公孙随身带的药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匣子来,取出来一个软木塞一样的东西交给公孙,“带了!”

    公孙拿着软木塞,众人瞄了一眼——一点都不扁啊,怎么叫扁扁?

    庞煜无语,“公孙啊,你逗闷子哪?这船底裂了拿个软木塞怎么堵?

    公孙将软木塞给霖夜火。

    霖夜火不肯接,记得之前天尊的教训,“这什么呀?咬人不咬人啊?”

    “不咬!”公孙道,“拍扁它,快!”

    霖夜火瞧了瞧那软木塞,他的无风掌就是用来挤东西的,拍扁倒是很容易,于是拿过来,双手合十一击掌,就听到“pia”一声。

    那软木塞突然暴开,然后软趴趴一大滩屎一样的东西。

    “娘呀!”霖夜火惊得蹦了起来,赶紧甩,

    那一坨东西落到地上,又“pia”一声,摔成一滩,众人点了点头——嗯!这回是扁了。

    小四子伸手,将那一片牛皮糖一样的东西拿起来,问庞福,“船底有水没?“

    “有啊!”庞福点头,“漏进来好多了。”

    “正好。”小四子就往船舱跑。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跟了下去。

    小四子顺着楼梯到了船底,就见底部的水已经有没脚面那么深呢,便将那一坨“扁扁”,扔到了水里。

    众人都在楼梯上好奇地往下看,瞬间……就见那浅浅一层水开始往下降,但是那“扁扁”却开始膨胀,那样子有些像是太岁又有些像是好大好大一团木耳。

    没多久,整个船底都被“扁扁”铺满了。

    众人等了良久,不漏水了!

    “哎呀!”赵普忍不住赞叹,“神奇啊!”

    “这么大虫子么?”白玉堂摇头忍不住说了一句,觉得这条扁扁倒是不怎么恶心。

    “这里好几万条呢!”小四子回答,“都聚集在一起了,一般不这么用,揪下来一点点止血用的,可灵了!

    公孙点头,“不过这些虫虫都喜欢挤在一起,要用就一定要拍扁!这个好难拍的,不能进去气,无风掌最有效!”

    霖夜火嘴角直抽,敢情刚才一掌拍了一万条虫子。

    “我要去洗手啊!”霖夜火莫明觉得手心黏糊糊的,赶紧跑了。

    众人再低头看,就见那一整层软趴趴的木耳上,突然张开了无数个小孔,一张一闭的,似乎是在透气。

    众人“哗啦”一声差点坐楼梯上。

    庞煜搔着头皮就窜上甲板去了,“妈呀好恶心!”

    展昭摸着下巴,“好可爱,让我戳一下……”说着就要伸手,白玉堂一拽他直接拖上船,“不要碰恶心的东西!”

    【虫虫培育品,三号,快快蛊和慢慢蛊】

    这几天,白玉堂花钱给众人买来了好些琉璃,这些琉璃都晶莹剔透的,打磨得很薄很薄。

    起先众人不知道是干嘛用的,后来见有一批木匠来,在院子里忙了半天,给琉璃装上了窗框,众人才明白,原来是琉璃窗户!

    天冷了,白玉堂将开封府几个宅子的窗户都换上琉璃的。

    庞煜觉得这招挺不错的,房间瞬间暖和了好多,于是进宫量了量尺寸,给她姐姐和香香的房间也换了琉璃窗户。

    这天傍晚下了霜,琉璃窗上一朵一朵的窗花。

    众人都聚集在展昭他们房里,白玉堂也不知道哪儿弄来了一个特别好的炉子,点了之后整个房间都很暖和,于是,看书的包延、绣花的包夫人和辰星儿她们,还有看公文的包拯和打瞌睡的赵普等,都聚集在了一起。

    小四子和萧良啃着苹果,看着忙碌的庞煜。

    庞煜干嘛呢?

    就见小侯爷弄了几个窗花的样子,正剪窗花呢。

    月牙儿说,“小侯爷,这活儿可精细啊,你看你剪的。”

    众人瞧了瞧庞煜剪的,狗啃的差不多,七歪八扭。

    包延拿着本书,“你也是撑的,要窗花买几个么,自己剪干嘛?”

    “卖的都一样,没新意。”庞煜道,“我这个窗花的花样子是我姐姐画的,里头还有香香的手印和脚印,剪出来贴在琉璃窗上!”

    “这原来是手印?”众人忍不住指着庞煜窗花里面那个鸡爪一样的不明物体,“原来不是鸡爪,不说真看不出来……虽然说了也看你不出来。”

    庞煜无语。

    “小小胖。”

    这时,小四子凑过来了,“我给你剪吧。”

    赵普拽住小四子,“仔细你的手,让姑娘们剪吧。”

    辰星儿就放下花样子跑来拿剪刀准备救庞煜。

    “不用剪刀。”小四子对辰星儿招了招手,“窗花样子呢?”

    辰星儿就将样子给了小四子,小四子拿着一张红纸,在上边叠上那张窗花样子,伸手拿了天尊手里的热茶杯,按在花样子上,来回地烫了两下。

    之后,小四子将茶杯还给天尊,将花样子下边那张红纸拿了出来放到桌上,伸手,从小箱子里翻出了一个盒子来,打开,从里头倒出了一只棕色的小虫子来。

    众人都凑过去看,就见那虫子跟一般的甲虫差不多大小,没翅膀,落到那红纸上之后,就看见那虫子忙开了。这虫子围着那张红纸直打转,速度那叫个快啊。

    没一会儿,就见虫子停下来了,小四子将虫虫放回匣子里,然后一揭那张红纸,就见完整的一个花样子掉了下来,连一点剪刀印都看不出来。

    “哇!”辰星儿忍不住伸手捧住那窗花赞叹,“再好的手艺也剪不出这样的来啊!简直是完美!”

    展昭瞧了白玉堂一眼,说,“这个不恶心吧?”

    白玉堂想了想,倒是也不恶心,跟金壳子差不多,还挺可爱的,于是点了点头。

    展昭就伸手,“小四子,给我玩儿一会儿。”

    小四子就将那虫子给了展昭,边说,“你小心啊……”

    展昭一惊,盒子没拿稳,“咬人么?”

    “倒是不咬人……”小四子话没说完,展昭手一晃,那盒子就掉在了坐在一旁的白玉堂的衣摆上。

    同时,就见那快快蛊突然爬出来,围着白玉堂的衣摆一阵忙活。

    “哎呀!”等小四子扑过来,手忙脚乱逮住那只快快蛊塞回盒子里,众人再看白玉堂的衣摆……就见他白色的衣摆上,用银丝绣出来的暗花,都被“剪”了出来,衣服上镂空一幅百鸟朝凰。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展昭等人下意识地“噗”了一声。

    损失一条衣服,对于白五爷来说自然是没什么的,他倒是觉得也挺有趣的,正想去换件衣服,小四子突然一手拽住他,仰着脸问,“这衣服是丝织的么?”

    白玉堂眨了眨眼,展昭在一旁点头,“锦袍呀!上好的丝!”

    “正好!”小四子打开另一个盒子,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头顶有一个大圆球,跟蚕宝宝差不多的虫子来,放到了白玉堂衣服上。

    白玉堂一惊就要站起来,展昭和天尊一起将他按住,同时问小四子,“小四子,这是什么?”

    “这是快快的娘子,是慢慢。”

    众人嘴角抽了抽,下意识地看了看那只甲虫大小的快快,再看看这蚕宝宝大小的慢慢——这个,夫妻体型完全失调!

    “没有夫妻相啊。”霖夜火摇头。

    白玉堂僵硬着身体不敢动,死死盯着那条在自己已摆上,以比蜗牛还慢的速度蠕动着的“慢慢”。

    “诶?”展昭忽然指着慢慢身后。

    众人就看到,原本分离开了的衣摆和花样,竟然连接到了一起。

    众人都觉得神奇,白玉堂也莫名不觉得这虫子恶心了,问,“这是会缝衣服?”

    公孙笑了笑,“这两只蛊虫都是用来治疗外伤的,有时候伤口没长好,或者来不及清理已经结了痂,可能会导致伤口溃烂。

    赵普点头,“嗯,这情况战场上常见。“

    “所以快快会将腐肉和坏掉的部分切除,留下好肉。“公孙道,”因为这个过程有点痛,所以快快速度很快。“

    而慢慢可以治疗伤口,促进伤口长出新肉,这个过程伤口会迅速地不痛。“

    “哦……”众人都点头,“好神奇!”

    白玉堂也忍不住夸奖了一下,“这虫子倒是不恶心,它是怎么让两种丝结到一块儿的?”

    “对啊。”霖夜火点头,“都看不出接缝。”

    “它两边都咬掉一点,然后在嘴里嚼烂了,合上口水吐出来黏住!”公孙一句话,众人都长大了嘴巴。

    “不过慢慢最喜欢吃丝绸了。”公孙笑道,“多谢五爷款待了。”

    白玉堂就觉得有些晕眩,“我脱下来整件都给它吃好么?”

    展昭按住,“不要么,等他吐完了还能穿的!”

    白玉堂扶额……死也不要再穿虫子口水粘起来的衣服!

    【虫虫培育品,四号,预警猫猫蛊。】

    这天清早,众人在厨房大娘的一声咆哮中醒了过来。

    展昭从床上坐了起来,掏了掏耳朵,“大娘这是怎么了?”

    白玉堂翻了个身裹着被子,“我好像听到她说什么闹耗子……”

    “哦?”展昭刚想躺下接着睡个回笼觉,白玉堂轻轻推了推他,“猫儿,听着没?闹耗子呢!”

    展昭裹着被子不动弹,“让小五去!”

    ……

    等众人都起床,就看到辰星儿他们正抓猫呢。

    展昭端着碗豆浆好奇,“不是闹耗子么?抓猫干嘛?”

    辰星儿无奈,道,“展大人,你不知道,出耗子精了!”

    众人眨眨眼,展昭下意识看白玉堂。

    白玉堂无奈吃早餐,心说,有猫妖自然会有耗子精。

    “什么耗子精啊?”小四子正好跑进来,惊讶地问。

    “这不出了只耗子,特别特别的贼啊!”辰星儿道,“放了好多老鼠夹就是不上当!每天抱走一个鸡蛋。”

    “就抓不住它么?”展昭不解。

    “没用,昨天花狸狸和小虎大虎都上了,可还是没逮着耗子,鸡蛋被偷走了,大红闹腾到现在。

    白玉堂问展昭,“大红是……”

    展昭道,“尾巴上长了几根红毛那只大公鸡!”

    赵普和公孙正好从外边进来,赵普也有些纳闷,“这都邪了门了了,三只猫还抓不住一只老鼠?”

    辰星儿和月牙儿对视了一眼,辰星儿抱起花狸狸,一只接近二十斤的大肥猫,“花狸狸晚上睡着了根本爬不起来,爬起来要用一炷香的时间。”

    众人嘴角抽了抽——喵界的耻辱!

    “然后大虎。”辰星儿抱起一只黄色的虎纹大猫,给众人看。

    众人对视了一眼,月牙儿四处找了找,抓起一旁树上一只蜗牛放到大虎眼前,大虎突然窜出多远,躲到展昭身后。

    众人默默地看了那只胆小的猫一眼——喵界的耻辱!

    最后是小虎。

    月牙儿戳了戳小虎,小虎就拿脑袋蹭她的手。

    辰星儿将一旁树上挂着的,包大人养的鹩哥的笼子拿下来,小虎继续抱着笼子蹭鹩哥。

    众人无语地看着那只看到谁都蹭的傻猫——喵界耻辱!

    “那岂不是整个开封府没有能抓耗子的猫?”白玉堂忍不住问。

    众人下意识地看了看展昭又看了看小五,最后一起摇头——的确是没有。

    “哎。”

    这时,就见展昭将一个小笼包塞进嘴里,摇了摇头,道,“还是我来吧!”

    众人都看着他。

    “你确定你要抓耗子?”殷候问,“不要勉强啊。”

    展昭一挑眉,“再机灵的耗子,也会有破绽!”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不过展昭耳力好动作又快,估计那耗子要倒霉了吧!

    可是,第二天清晨。

    白玉堂起床,就看到院子里展昭闷闷坐在那里,一旁厨房大娘双手叉着腰正数落他,“你说你还敢自称猫爷!昨天一气儿丢了两个蛋!你说你是不是疼那耗子,又送了他一个。”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喵界的叛徒?

    展昭无奈叹气。

    白玉堂到他身边坐下,剥了个茶叶蛋给他,“你也没抓住?”

    展昭道,“那耗子动作特别快,关键是无声无息的,要不是阿花和大红叫起来,我都不知道它来了!”

    白玉堂皱眉,“你是想说那耗子会轻功?”

    展昭咬着茶叶蛋看着白玉堂点头,“是啊,耗子轻功可好了!我看到了,是只白色的,还会飞呢!”

    “那不是耗子吧!”邹良突然说,“会不会是只鼯鼠?”

    众人都看着他——鼯鼠?

    “哦!”公孙也点了点头,“可能,那耗子常年在林子里生活,四足之间的皮都连着,跟只鹞子似的,所以能无声无息地飞来飞去。”

    “那怎么办?”赵普问,“拿个网抓住它?”

    “不要!”小四子拒绝伤害小鼯鼠,“鼯鼠很可爱的!大概是天冷了林子里没吃的,然后母鼯鼠刚刚下了崽,偷蛋回去喂小鼯鼠,要是把大的抓看了,小的要饿死的。”

    “那怎么办?”赵普问,“它们除了蛋还吃别的么?”

    “吃坚果的!松子什么的都吃。”小四子说。

    当夜,全体出动,在鸡窝附近埋伏,小四子在鸡窝旁边的一个石头桌子上,放了一大把花生米。

    夜深人静的时候,果然,就见一只白色的耗子一样的小东西,悄无声息地往鸡窝的方向飞了过去。

    “哎呀,它可能养成习惯了,没发现花生米!”赵普小声问公孙,“怎么办?”

    公孙笑了笑,道,“不怕。”

    说话间,众人突然就听到“喵”一声传来,一惊,都四外找,哪儿来的猫?不是外边来的厉害的野猫吧?可别吃了那小老鼠。

    那鼯鼠果然也听到猫叫声了,吓得转身就跑,一跃上了石头桌子,看到了花生米。抱起一把,跑了。

    过了一会儿,就见那鼯鼠探头探脑又回来了,到了桌子上,又抱走了一些花生。就这么来回了好几趟,小鼯鼠把花生都抱走了。

    小四子满意点头,“嗯,这些应该够它跟它的宝宝吃好几天了,过几天再给它放点,以后应该都不会偷鸡蛋了。”

    “问题是!”展昭瞄着鸡窝附近,“哪儿来的猫?!好敏锐好神奇!”

    众人都点头,这猫是怎么发现那鼯鼠的?

    可是看了半天,没看到猫影。展昭一跃落到了鸡窝附近,因为怕吓走那只猫,所以展昭悄无声息地落地,正在他感慨自己动作很轻盈应该不会被猫发现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喵”一声传来。

    展昭循声找……可找了半天,哪儿有猫啊!连根猫毛都没找到!

    “诶?”展昭纳闷,其他人也过来找,“猫呢?”

    可找不到猫的同时,众人却听到有猫不停地“喵喵叫”。

    这时,就见小四子走了过来,伸手推了推正孵蛋的老母鸡阿花。

    阿花挪了挪肚皮,小四子从阿花的肚子下边,摸出了一个鸡蛋来。

    小四子把鸡蛋掰开,原来是两个空蛋壳组成的一个鸡蛋,里头没有蛋清蛋黄,只有一只蝌蚪一样外形,圆乎乎一个大脑袋,后边有一条尾巴的,褐色的小虫子。没眼睛没鼻子,就是有一张嘴吧。

    小四子在那虫子眼前打了个响指,就见那虫子一张嘴,“喵”一声,像极了猫叫。

    “这是什么?!”展昭惊讶。

    “这是猫猫蛊。”公孙道,“这虫子天生叫声就很像猫,所以得名。”

    “这是用来干嘛的?”白玉堂头一次觉得,这虫子还是有优点的,起码叫声很好听。

    “是用来查内伤的。”公孙道,“猫猫蛊对没有规律的声音尤其敏感,比如说人体内有内伤,在内出血、或者肺部异响,它都能听出来,会发出喵喵的叫声。它用来看门比任何猫狗都管用,因为就算再细微的响动它也能发现,鼯鼠一靠近,它就喵喵叫,把老鼠吓跑了。”

    “哦……”众人赞赏地看着那只大头蛊虫——喵界新成员!

    “好可爱。”展昭伸手刚要去摸一摸,公孙和小四子赶紧摆手,“等下……”

    只是,那只猫猫蛊已经蹦起来,“啊呜”一口,咬住展昭的手指头。

    展昭疼得一蹦,众人“哗啦”后退一步——咬人的!

    小四子赶紧将虫子从展昭手指头上夹下来,众人再看,手指头上一个血洞。

    展昭张大了嘴——竟然咬人!

    公孙给展昭上了些药,道,“这虫子脾气很坏的,除了主人其他人都咬的!”

    众人默默地看了一眼在小四子手上乖乖晃尾巴的小虫子,竟然认主人!好乖——喵界奇迹!

    【虫虫培育品,五号,一闪一闪星星蛊。】

    这天掌灯,展昭和白玉堂在太白居吃了郭天大厨新研究出来的极品麻辣锅之后,心满意足回到开封。

    刚走进院子,就见黑灯瞎火的院子里,殷候站在井边,低头看着井口。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殷候要干嘛?打水洗脸么?

    正疑惑,突然就见殷候一脚踩着井边,那意思,像是要跳下去。

    “啊!”展昭赶紧扑过去抱住殷候,白玉堂也拉他回来,同时惊骇——老爷子什么事情想不开要跳井啊?!

    “他不是要跳井。”这时,身后传来说话的声音,原来一旁的石桌边,天尊和红九娘都在,正喝茶呢。

    展昭问殷候,“外公,你干嘛?”

    殷候一脸不开心,道,“我刚才洗脸的时候,把天珠放井边了,不当心碰了一下,掉井里去了。

    “哦……”展昭算是明白了,原来殷候是下去捡天珠手链。

    “老爷子,我去吧。”

    这时,赭影跑了过来。

    众人都知道赭影水性很好,不过么……

    “黑漆漆的,下去了也看不见啊。”展昭说。

    赭影想了想,“倒也是,不过天珠挺沉的,估计沉到底了吧。”

    “哎,慢来慢来。”包大人正好走进来,赶紧阻止众人,“和井是个葫芦井,下边很大,但是水很深,万一到了底下弄不清楚方向很危险的!”

    众人想想也是。

    “可惜没能在水底下亮的灯笼。”白玉堂自言自语说了一句。

    “谁说没有了。”

    说话间,公孙跑了过来,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匣子来,就见那匣子里,一颗一颗黄豆大小的黑色豆子。

    公孙拿出一颗来,对着吹了口气,随后,就见那豆子突然亮了。同时,“呼”一声,那糖豆忽然涨开,悬浮在半空中,直涨到苹果那么大。

    四周围瞬间亮堂了起来,就见那糖豆变成了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苹果大小的光球。

    “这是什么?”展昭惊讶,“这也是蛊虫?”

    “这是灯笼蛊。”公孙道,“是方便黑灯瞎火的时候治伤之类细致活的。”

    说着,抓住那光球给赭影,道,“拿着下去,这东西在水里也能亮。”

    赭影接过来,换了一身方便游水的衣服,抓着那灯笼蛊就下水了,没一会儿,他上来了,将天珠给了殷候,又将蛊虫还给公孙,“这个太管用了。”

    “给你了吧。”公孙说着,拿着个小竹筒给他装,道,“很好养的,平时喂米饭,一个月吃一次就行了。”

    赭影倒是很高兴,只不过,“公孙啊,他就这么一直亮着?”

    公孙拿过来,双手按住那光球,用力……按!

    众人忍不住呲牙——好粗暴!

    没一会儿,那虫子被公孙压小了,很快变回了那颗黄豆大小的黑豆。赭影欢欢喜喜收了。

    这时,公孙就感觉身边有人戳他肩膀,回头,就见庞煜探头探脑的,问,“咳咳,公孙,这个蛊虫珍贵么?”

    “不贵,很好养的。”公孙道,“因为实用我养了好多,赵普订了好多货。”

    众人都看赵普。

    赵普点了点头,前阵子公孙用蛊虫照明的时候被他看到了,觉得实用就订了好几万个,准备拿去边关给将士们,没想到在水里也亮的啊!略神奇。

    庞煜伸手,“那什么,给我几个好么?”

    公孙眨了眨眼,将手里那一盒子几十个都给他了。

    庞煜美滋滋拿着,就跑了。

    众人好奇,庞煜这是干什么去?

    皇宫里,赵祯忙完了朝政就跑去庞妃那儿了,果然,刚进门就听到香香在哭。

    赵祯进去,就见庞妃抱着香香正哄呢。

    香香原本很乖,都不喜欢哭,不过最近出了点事情。

    这几天,庞妃和赵祯在房里弄了个屏风,给想想拦出了一个小房间,让她和大人分开睡。可香香刚放进去的时候好好的,一熄灯就立马哭。

    庞妃拿她一点法子都没有,只好点了灯再哄,好几天都没好好睡了。

    别看是皇上皇妃,但对上个奶娃娃,还是跟普通平民百姓家的父母一样,没辙!

    两人正着急,就听陈公公跑进来说,“皇上,皇妃,国舅爷来了。”

    赵祯有些纳闷——庞煜怎么突然跑来了。

    没一会儿,庞煜走了进来,见香香哭鼻子呢,就道,“还哭么?”

    庞妃无奈点头。

    赵祯道,“不让熄灯。”

    “熄了试试?”庞煜拿出那个匣子,打开,边说。

    赵祯微微有些不解,不过还是低头吹熄了桌上的烛火,果然,香香哭得更大声了。

    庞煜对着那匣子吹了一口气,没一会儿……就见那些灯笼蛊都飞了起来,亮晶晶一盏一盏,漂浮在半空中。

    再看香香,不哭了,睁大了一双眼睛,瞧着那些小“灯笼”

    当夜,庞妃将香香放到了小房间,留了两个灯笼蛊给她,香香安安静静地睡了一晚上,一点儿没哭。

    庞妃和赵祯也终于是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精神饱满的赵祯赏了庞煜的同时,又赏了公孙好些个银子还有一片林子,让他好好培育蛊虫。

    【虫虫培育品,六号,贪财好色鼻涕蛊】

    这天,展昭起床就找不到白玉堂了,一问白福,白福叹气,“五爷数银子去了。”

    “还没数完啊?”展昭好奇。

    白福叹气,“少爷别看精明,数银子每次都手忙脚乱的,之前一直拖着,越积累越多,这不都数不清了。那仓库好危险,一不小心银子塌下来要压死人的,所以只有少爷去数。”

    展昭想着要不要去帮帮白玉堂,这时,就见公孙拉着小四子的手走进来了,四外张望了一下,公孙问展昭,“白玉堂呢?”

    展昭一摊手,“回白府去了。”

    公孙和小四子对视了一眼,有些失望。

    小四子问,“要不然拿猫猫试试?还是找小霖子?”

    公孙摸着下巴,“嗯,最好还是找白玉堂试。”

    展昭好奇地凑过来,问公孙,“你们……要试什么?”

    公孙将手里拿着的一个盒子递给展昭,道,“找白玉堂醒蛊。”

    展昭愣了愣,歪头,“醒蛊?我听过醒刀醒酒,头一回听说还能醒蛊。”

    公孙道,“这个蛊虫可是独一无二,世间最珍贵的蛊虫!”

    “什么蛊?”展昭问。

    “变形蛊,也叫鼻涕蛊!”

    “鼻涕蛊?”展昭双眉一挑,“玉堂看到会不会跳起来?”

    公孙和小四子点头,“绝对会!”

    “那我们找他去吧!”展昭一乐,抱起小四子,拽着公孙就奔白府去了。

    白府的仓库里。

    白玉堂刚数到“十二万八千六百七十四……阿嚏……”

    突然一个喷嚏,幸亏五爷身手敏捷,往外一窜,就听到仓库里“哗啦”一声,银子墙塌了。

    白玉堂擦把汗——差点被压死!

    这场面,正好被跑进来的展昭和公孙他们看到。

    展昭往门里看了看,好家伙,都塞不下了!

    小四子捧着脸,“白白好多钱!”

    展昭蹲下认真跟小四子说,“听说这只是陷空岛收入的一小部分里边的三成!”

    小四子张大了嘴——炒鸡有钱银!

    公孙突然伸手,捧着一个盒子递到白玉堂眼前,道,“打开看看!”

    白玉堂警惕地盯着那盒子,表示——才不!

    公孙认真说,“能帮你数钱!”

    白玉堂怀疑地看着公孙——不信!

    “真的!”公孙让展昭帮忙捧着盒子,抱起小四子。

    小四子仰着脸,看着白玉堂,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就那么真诚!

    白玉堂有点动摇,瞧了瞧那盒子,“真的能数钱?”

    “嗯!”公孙和小四子都点头。

    展昭将盒子递给白玉堂,道,“来,打开!”

    白玉堂犹豫了一下,伸手,打开,他可没全打开,而是掀开一点点瞄了一眼,随后觉得没什么么……里边一块水晶。

    五爷松了口气,将箱子打开。

    箱子里,一块水晶或者说大琥珀一样,晶莹剔透的淡棕色晶石。

    白玉堂正盯着看,那晶石突然……动了一下。

    白玉堂一愣。

    片刻的僵持之后,突然,就见那晶石“哗啦”一声展开,饿虎扑食状扑向白玉堂。

    白玉堂一惊,展昭也一惊,扔了盒子一把拽住白玉堂就跑。

    两人直接窜上了屋顶,就见盒子里,有一大滩东西蠕动了出来,样子像是湿漉漉的鼻涕虫。

    白玉堂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过脸,就见展昭蹲着正研究,“还蛮可爱的么……”

    白玉堂觉得有必要跟展昭谈一下人生。

    公孙伸手抓起那一团软趴趴的东西,直接扔进了白玉堂的粮仓里。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不解。

    没一会儿,公孙叫来了百福。

    百福拽着一个银元宝往外拉,一下子拉出了一“板”来,数了一下,正好一百个。

    白玉堂眨了眨眼,从屋顶上下来了。

    之后,百福叫来了百府的家人搬银子,一板一板地将银子过秤,过完秤直接装箱子,没半天时间,所有银子都点清称好,也没人需要冒着被压死的生命危险进粮仓了。

    白玉堂看着一箱一箱的银子,就见银子和银子之间都有什么东西连着,似乎也是银子。

    “这是什么?”白玉堂不解。

    公孙道,“这蛊虫很神奇的,能分解成很多很散碎的块,能分散能聚集在一起,而且能模仿各种接近的东西,比如说粗糙的表面、纹路或者毛发,几乎是天衣无缝。这东西喜欢金银,还喜欢美男……”

    话没说完,白玉堂忽然感觉脚边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就见一大团鼻涕正搂着他的脚。

    白玉堂惊得一脚甩飞了鞋子,转身就跑没影了。

    展昭蹲在一旁笑得直捶地——好好玩!

    公孙将那条鼻涕蛊装进箱子里,揪下了一点点给展昭,道,“拿着,很好玩的。”

    展昭拿着捏了捏,将蛊虫放到了袖子上,没一会儿,蛊虫变成了和衣服一样的颜色。

    ……

    回去的时候,庞太师正好经过开封府,参观了一下那鼻涕蛊后,跟小四子要了一小揪揪,拿走了。

    次日清早,群臣上朝,看到庞太师都一愣。

    就见太师大摇大摆往朝堂走,他额头上,有一个肉色的月牙,跟包大人脑门上那个一样。

    包大人无奈在一旁扶额,早朝时,赵祯盯着太师脑门上的月牙笑了一盏茶那么久。

    而朝堂外,展昭和白玉堂带着小五一起逛街。

    开封府众人都好奇地盯着小五看着。

    其实开封街上的百姓都不是第一次见小五了,不过这次么,有些特别……

    众人都好奇地讨论。

    “咦?百兽之王脑门上的不是应该是个‘王’字么?”

    “是啊,小五好厉害,竟然是个玉字!”

    展昭美滋滋点头,小五么,自然要配个玉字。

    而他身边,这几天饱受蛊虫摧残的白玉堂无语地看着顶着个“玉”字招摇过市的小五,摇头——虫子什么的,果然是最讨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