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342章 青衣再现
    这一顿晚饭众人吃得甚是开心,吃完了饭,殷兰瓷和陆雪儿溜达消食的时候,特地去了一下别院,看看西海四圣的情况。

    晚上红樱寨还是有些冷的,因为湿气重,几个老头毕竟年纪大了。殷兰瓷让人给准备了暖炉,晚饭也挺丰盛,总之是以礼相待。

    四人这会儿也没什么脾气,就是觉得有些想不通,究竟谁设了这么大个局,来害他们,

    看到殷兰瓷来,肖长卿坐在院子里的石登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问,“你和你娘长得像么?”

    殷兰瓷微微地愣了愣,摇摇头,“没,我娘长得和昭儿很像。”

    “哦……”肖长卿点了点头,道,“呃……令堂还健在么?”

    殷兰瓷摇了摇头,“过世很多年了。”

    肖长卿有些吃惊,似乎还想问什么,不过又有些犹豫。

    殷兰瓷索性在桌边坐了,端着被茶水喝。陆雪儿往外走,说去找丫头来给几位老人家换条厚点的被子。

    “老爷子,想问什么可以尽管问。”殷兰瓷道。

    “你爹,有没有跟你讲起过师妹的事情?”肖长卿问。

    殷兰瓷摇了摇头,“没有,我是后来才听说的。”

    肖长卿叹了口气,“他可能早就忘记她了吧?”

    “不可能,我爹记性最好了。”殷兰瓷托着下巴,“不过他一直不太爱说话,更是从来不讲过去的事情。”

    肖长卿点了点头,“他是比较冷漠……”

    “他不是冷漠。”殷兰瓷摇了摇头,“如果他冷漠,就不会留着我娘所有的东西,时常惦念。”

    肖长卿倒是有些意外,“你娘是名门淑女吧?殷候貌似眼光很高的样子。”

    殷兰瓷乐了,“才不是……最普通那种女人,性格开朗,和昭昭很像,又活泼又开心,很会替人着想。”

    “开心……”肖长卿忽然有些想笑,“总觉得这词儿和殷候扯不上什么关系。”

    殷兰瓷看了看肖长卿,开口,“你们几个的年纪,知道银妖王的吧?”

    肖长卿点头,“自然是知道。”

    “银妖王的一直一直都是准的,唯独在一点上,出了差错。”殷兰瓷笑了笑,“就是我外婆。”

    肖长卿一愣,“有什么差错?”

    “妖王当年曾经预测过命数,一个我爹,一个天尊,两人都有劫数,一个是万人嫌,一个就孤独百年。妖王当年预言我爹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爱他,喜欢他的人,大多没有什么好下场。”殷兰瓷道。

    肖长卿惊讶,“有这种事?”

    “是啊。”殷兰瓷点头,“我没见过当年的夜雨心,只听说她对我爹是一片痴心……但是我爹应该不喜欢她。我爹是个很简单的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会拖泥带水也不喜欢玩暧昧,大不了就避开不再来往。不过,可能夜雨心的死会让他觉得正好应了银妖王的预言,爱上他的,都没有好下场。所以他才会觉得对夜雨心有所亏欠,她的临终遗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有遵守。”

    肖长卿愣神,“他竟然是这种命数……”

    “直到他后来遇上我娘。”殷兰瓷喝着茶,不紧不慢地说,“最开始我爹死活不肯接受,东躲西藏的,我娘漫山遍野地追。听无沙大师他们说,当年我爹苦口婆心劝我娘,说不会有好下场的,而且年龄相差太大,让她赶紧找别人嫁了,别害死自己。可是我娘不听!后来我娘从山崖上摔下去了。我爹以为又害死一个,就到山谷里找,找了半天没找着,还以为尸体被野狼叼走了。可没想到我娘自己爬上山来了,还说‘看吧!妖王说的不准!’,我命硬死不了的!咱俩还指不定谁克死谁呢!我帮你改命数,生儿育女白头到老,一起去他坟头笑话他。”

    肖长卿张大了嘴。

    “我娘似乎是生命力很顽强,好几次都是大难不死,她陪了我爹很长时间,改变了他的命数也改变了他的性格和生活,魔宫从一个大家都认命觉得不会有好下场的魔窟,变成了一个开心的地方。”殷兰瓷道,“妖王的预言没有实现,我爹不止有人爱,并且深爱了他很多年。另外我娘死的时候也是寿终正寝,没承受一点痛苦,根本不算没好下场。她死前还跟我爹说,以后再碰到喜欢你你也喜欢的人,千万别再逃跑了,我先下去帮你掐死妖王……从此之后,我爹万人嫌的诅咒似乎解除了,我和昭儿都平安长大,特别是昭儿出生之后,和他外公感情很好,魔宫这些年来,也一直很平顺,连带着天尊、无沙大师他们,也都经常往来,开开心心的。”

    肖长卿听得走神,原来其中有这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门里,四海四圣的其余三个兄弟也不说话,坐着听。

    “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殷兰瓷微微一笑,对看着他的四个老头说,“我爹这辈子,只爱过我娘一个女人,就好像你们只爱过夜雨心一个,一样!”

    这时,天边升起了几盏孔明灯,方形的天灯亮堂堂的,从红樱寨里飞出来,飘向星空。

    殷兰瓷往山下望了望,就见军营的士兵们都在放天灯,不远处的院子里也在放,估计是展昭他们。

    “这么说起来……你娘也是为殷候死的么?”肖长卿问。

    殷兰瓷回过头,瞧瞧他,随后摇头,“我娘不是为我爹死,是为我爹活。”

    肖长卿不解。

    “我很小的时候我娘就跟我说,如果真的很爱一个人,千万不要为他死,或者活的不好,他会很难过。要为他活,还要活的很好,这样他才会开心。无论谁不幸先死了,都要确保剩下的那个,想起你来还会开心地笑很久。”

    肖长卿傻乎乎地发呆。

    这时,陆雪儿来叫殷兰瓷了,手里还捧着好几个没点的天灯,“小四子泡完澡之后说要放天灯,没想到整个军营的人都开始帮他做,做了那么多,太好玩儿了。”

    殷兰瓷站了起来,接了几个天灯给肖长卿他们,“你们也放吧,许个愿什么的。”说完,和陆雪儿一起回前院去了。

    肖长卿一直坐在桌边发呆,看着天上越飘越远的天灯。

    这时,就感觉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襟。

    肖长卿低头,只见小雨不知何时从房间里出来了,拉了拉他衣服,问,“爷爷,我们也能放天灯么?”

    肖长卿愣了愣,赶忙点头,“好啊。”边说,边招呼房里的三兄弟,四个老头手忙脚乱,帮小雨点天灯。

    ……

    殷兰瓷和陆雪儿回到院子里,就看到众人都在呢,还都穿着浴袍,最好玩儿的是包大人,穿着一身黑浴袍,融入黑暗之中都快看不见了。

    为了确保众人忙碌的时候不会撞到他,庞太师给他肩头搭了一条白围巾,打远处看,就好像围巾在半空中浮着。

    包夫人单手掩着嘴,忍笑看来忍得很辛苦。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众人发现包夫人不止大家闺秀有才情,其实还相当顽皮,还挺爱笑的,特别是跟包大人有关的事情,她都会忍笑忍得很辛苦。

    众人人在天灯的灯罩上写上祈福的话语或者心愿,点了灯放上天。

    展昭在天灯上画了一只老鼠,又画了只按着老鼠的猫,还画了好几盘儿自己喜欢的菜,又画了只猫,脑袋上写了个‘王’,旁边注明——“小五”。另外,展昭还写上他外公、爹妈、魔宫众多魔头还有天尊、陆天寒等等一大堆名字,最后发写不下了,又抢了白玉堂的,两人合力把所有名字都写了,最后写上祈福众人身体健康,平安喜乐之类的吉祥话,心满yi足地放上天。

    ……

    次日清晨,一夜好梦的众人早早醒了,各自办事。

    展昭、白玉堂、公孙、赵普、邹良、霖夜火还有叶星,七人轻装上阵,赶往应天府。

    这次是有事要办,所以主张速去速回。

    离开红樱寨,快马加鞭赶路,到了应天府附近的时候,展昭、白玉堂和叶星一起去了城门的方向,而其余四人则是转向乡野方向,去调查那单善茶庄。

    展昭等人先到了应天府衙门,拿着易贤的书信,找到了一个捕快。

    那捕快叫王凯,是易贤的得力助手,四十岁上下,长得英雄气概。展昭认识他,王凯也是名捕之一,善使一根短棍,人很豪爽。

    王凯将易贤的信读完,“哦……单义仁啊。”

    展昭点头。

    王凯摸了摸下巴,“几位是想要直接去他家调查呢,还是先暗访?”

    “先暗访比较好。”展昭回答。

    王凯找了个熟悉地形的衙役来询问。

    那衙役就住在离单义仁的府邸不远的那条街上。

    “哦……这位单员外啊。”那衙役挺无奈,“他很少出门的,这单家常年大门紧闭,偶尔会出来个人买些东西。”

    “有什么方法可以看到那位员外么?”叶星问。

    “这个么……”衙役想了想,“嗯,单员外有时候会去药铺。”

    “药铺?”众人惊讶。

    “可不是。”衙役道,“所以我们周边的街坊都觉得单员外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人生病了,而且那个人应该还是挺重要的人,不然也不会自己跑出来买药,您说是不是。”

    展昭等人也不确定其中玄机,不过倒是条线索。

    “你能不能查到他买的都是什么药?”白玉堂问。

    衙役想了想,“嗯,其中有一家药铺里头有我一个侄子,估计能让他开一张单子过来。”

    “那有劳了。”展昭道谢。

    “不用,我这就去办。”衙役一溜烟就跑了,没等太久,他回来了,拿着一张单子。

    “这么快?”众人惊讶.

    “我侄儿今日不当班,在家呢。我一问他,他就说不用回店里查账目,直接就写给我了。”衙役将纸递给展昭。

    展昭等人低头一看,就见那张纸上,有八种草药的名字,而且稀奇古怪的,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并非是常用的药材,看来有必要拿去给公孙看一下。

    白玉堂有些好奇地问那衙役,“你侄儿记性很好?这都能记住。”

    衙役道,“我也纳闷所以问他了。他说,单员外每次都去买这几种药,都不带变的,这么着一年多了,别说站柜台的是个人了,是只猪也知道他买什么草药。也就因为这个,很多人都猜他家里人生病,固定吃这几种药材。但是啊,他们都请郎中看过,几个郎中看了半天,也看不出这几种草药拼起来能弄出一副什么药来。”

    展昭小心将方子收起来,准备一会儿去问公孙。

    “那我们去药房附近转转?”叶星问,“实在碰不到,就只好在他家附近的酒楼守株待兔了。”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也只能如此了,顺便想想有什么法子能更深入地了解一下这个人。

    三人连同王凯一起出了府衙,赶往单义仁的宅邸附近。

    出乎众人预料,单义仁并没有住在什么偏僻的地点,而是非常热闹繁华的地段。四周围商铺酒楼十分多,人来人往的。

    王凯远远一指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大宅,“就那家。”

    展昭端详了一下,发现那是一所旧宅,看着有些念头了,匾额上却并非是个“单”字,而是写着,“白府。”

    展昭眨了眨眼,抱着胳膊小声问白玉堂,“土豪,你家产业?”

    白玉堂哭笑不得看展昭,“这天底下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姓白的。”

    展昭摸下巴,有些不解地问王凯,“王兄,你确定?”

    “确定。”王凯点头,“这宅子以前是一户白姓人家的。后来举家搬走了,卖给了单义仁。他搬进来之后,竟然连牌匾都没换。”

    叶星觉得不可理解,“会有这种人么?”

    王凯笑了笑,“我们最开始觉得他们是不是避难逃到这儿来的,怕仇家找上门,或者有人追债,所以隐姓埋名。不过过了那么久,倒是也没发生什么,但是招牌就一直没换!”

    众人一直走到白府的大门口,大门紧锁,四周围也没有看守或者护院。

    展昭等人又到单义仁常去的几间药铺转了转,想碰碰运气,但可惜——运气不好。

    “不如找个地方坐下吃饭吧?”叶星看了看天色,“都晌午了。”

    于是,众人就想去离白府最近的一家客栈吃饭……正往前走,叶星看到了一旁几个小摊卖玩具,就走了过去。他拿起一只白瓷的小白兔看了看,跟摊主说,“买这个,多少钱。”

    展昭有些好奇,问叶星,“买兔子干嘛?”

    “哦,和昨晚上陪我游花园那个小胖娃哈像,买回去拍他马屁。”叶星笑了笑,显然很喜欢小四子。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果然,小四子的魅力无法挡。

    叶星正掏银子,从小摊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有个人走了出来。

    那人就从叶星身边走过,走上了他们身后的大路,然后一直往前走。

    白玉堂和展昭就见叶星突然拿着银子,僵住不动了,侧着脸,望着路的正前方。

    “喂。”白玉堂拍了拍他。

    叶星回过神,突然跑后一步,到了路中间,随后对众人示意看前边那个人,“那个人!穿青衣服的那个,就是他!”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前方不远处,的确有个青衫瘦高的年轻人,正在往前走,走得还挺急的,似乎是在赶路。

    从背影看,感觉年纪不大,但是也不年轻了,的确是叶星所说的那样,然而……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环境的问题还是对方情绪的问题,并不能看出,他是否有一种邪恶的感觉。

    白玉堂问叶星,“只有一个背影,你确定?”

    叶星很认真地点头,“一定是他。”

    展昭就问王凯,“这是单义仁么?”

    王凯一个劲摇头,“不是,单义仁没他高。”

    众人就决定暗中跟着他,看看此人是什么来头……

    白玉堂边走边问展昭,“猫儿,和那个暗中盯着你的,是一个人么?”

    展昭摇了摇头,“不是,绝对不是。”

    说话间,就见那人径直走到了白府一旁的一扇侧门前面,轻轻地拍了拍门。

    没多久,就有个老头打开门。

    展昭和白玉堂他们早就上了屋顶悄悄观望。

    就见那老头挺警惕的,往那人身后望了望,又往四外望了望,确定没人,才看那个青衣人。

    青衣人说,“单爷在么?”

    “在。”老头点点头,“老爷不是让你最近别来么?”

    “可能出了些变化。”那人说话声音不大,不过展昭和白玉堂跟殷候学过“偷听”之术,顺风飘的声音他俩都能听到。

    听到此处,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什么变化?

    老头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开门,让他进去。

    等此人进去之后,那老头又四外看了看,才小心地关上了门。

    展昭问王凯,“那老头是谁?”

    “单府的管家。”王凯回答,“他总是跟着单义仁,不过人也很低调。”

    “怎么看?”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只是皱眉,“那老头功夫不弱,而且是不是有些过于警觉了?”

    “这么看来。”展昭微微一笑,“这案子和这位单义仁,多多少少有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