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441章 至尊之疯
    天尊和殷候一句“有人”,展昭就想上楼,然而……只是念头一转,就见鲛人以一种展昭平时惯用的身法,“嗖”一声上了楼。

    展昭愣住,白玉堂也愣住,两人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

    同时一个念头——上面什么人?弄他下来!

    脑子里同时这个念头一过,就听到“轰”一声,楼上的楼板被踹裂……

    众人抬起头,“哗啦”一声,有东西掉了下来,竟然是一个宫女,就这么悬停在半空中。

    南宫纪和赵祯都一眼认出来,这是庞妃身边的一个宫女,如意。

    如意的气息微弱到接近死人,隔着楼板众人根本没发现,只有殷候和天尊这样的内力才能感受到。

    “她怎么飘着?”小良子问出口,眼力极好的赵普就道,“她身上有丝线!”

    他话音刚落,白玉堂望向丝线……就见鲛人已经一掌扫过,丝线被内力震断,如意落下来,鲛人也顺势跳了下来,接住了如意。

    白玉堂下意识看了看展昭。

    展昭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太奇怪了!这鲛人竟然可以完全领会他和白玉堂的意思,并且在不开口,只想一想的情况下几乎同步去实施,而且……他会他俩的功夫,连内力都一模一样。

    于此同时,其他人也看到了一幕诡异的场景。

    如意维持着一种被人抱着的姿势,停在半空中,最后缓缓落下,被轻轻放到了地面。

    站在一旁的欧阳少征突然开口,“是不是我的错觉……刚才好像……”

    “有人在那里?”赵普也皱眉,盯着鲛人所站的方向,道,“我感觉到一阵内力。”

    霖夜火点头,瞧着一旁状态有些奇怪的白玉堂和展昭,“那阵内力有点熟悉。”

    这时,就听天尊突然问,“是不是应该先看看那丫头?就快死了哦。”

    “啊!”公孙一惊,赶紧跑过去。

    小四子也跟了过去。

    公孙给如意把脉,随后面色严峻,“她快冻死了!”

    “冻死?”众人一惊。

    “让她热一点……”

    他话音刚落,就见红九娘出现在了公孙身边,抬手轻轻打了个转……一圈火围绕着四周燃烧了起来。

    随着火烧起来,小四子被什么人腾空抱了起来,放到了火圈的外围,是展昭指使鲛人这么做的。

    公孙就看到小四子飘到空中,飞了出去。

    红九娘也一惊,“什么人?!”

    她一份心,半空中的火落到了地上,瞬间,“轰”一声,如意和公孙四周围的地面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因为暂时烧不到如意,所以公孙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着急。等过了一会儿,公孙按了按如意的胳膊,对九娘点了点头。

    灭火这种事情自然是找天尊来的。

    天尊刚抬起手,手腕子就被白玉堂抓住了。

    天尊有些不解地看白玉堂。

    就见白玉堂回头看了一眼……

    随后,众人就感觉到一股寒气……

    白玉堂微微张大了嘴,天尊也张大了嘴……自己没动,但是同样的内力已经出现在了如意和公孙的身边,火瞬间被灭。

    天尊看白玉堂。

    白玉堂收回手,和展昭对视了一眼,看还乖乖站在公孙他们身后,身边站着小四子的鲛人——究竟怎么回事?

    展昭和白玉堂困惑,其他人更加困惑,赵祯摸着下巴,问南宫纪,“朕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刚才那个算是闹鬼么?”

    南宫也是无言以对,戈青更加不明白了,众人都看白玉堂。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五爷不爱说话,觉得还是展昭解释一下。

    展昭也摸着下巴皱着眉头,这事情他也搞不清楚,现在只有一个感觉——这个鲛人,棒呆了!

    小四子仰着脸跟鲛人说话,“鲛鲛你好厉害呢。”

    鲛人低头看着小四子,伸手,摸了摸他头。

    白玉堂又看展昭,那意思——你摸的么?

    展昭摇了摇头。

    白玉堂更疑惑了——不是没自己性格的么?

    然而……众人则是目瞪口呆盯着小四子看,小四子跟谁说话?而且小家伙仰着脸明显是在蹭什么人摸他脑袋的手。

    赵普要走过去,邹良和欧阳少征不让,同时看展昭和白玉堂,那意思——有没有危险的啊?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摇头。

    白玉堂对鲛人招了招手。

    鲛人走了回来,小四子帮着公孙继续打下手。

    鲛人走到白玉堂和展昭身旁,可是众人还是看不见他。

    展昭也想解释一下,但是又说不清楚,最后……白玉堂无奈问鲛人,“有没有法子让人看到你?”

    鲛人看了看天尊。

    白玉堂微微一愣,回头看天尊。

    天尊正仰着脸欣赏四海殿被拆掉二楼楼板之后,上边的情况。

    白玉堂又看了看鲛人,似乎也想到了方法,还没等白玉堂动手,展昭伸出手,轻轻一按天尊的肩膀。

    随着展昭的动作,众人就见他们身后忽然出现了一层霜冻……随着霜冻由头至脚形成……一个冰封的鲛人的外形出现了,晶莹剔透的冰雕,穿着斗篷,比众人都高出一截的,轮廓外貌和白玉堂极度相似的冰雕。

    众人都惊得张大了嘴。

    “卧槽……”小良子一句脏话爆粗口,霖夜火惊诧之余一脚将他踩地上,“十八岁前不准说脏话!”

    无沙大师和殷候都吃惊非小,天尊睁大了一双眼睛,显然也是第一次看见。

    随着展昭的手从天尊肩膀上移开,鲛人周身的冰层缓缓地消失,鲛人也随之消失了,依然是只有展昭白玉堂能看清楚,以及小四子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形。

    正在众人怔愣的时候,就听公孙喊了一声,“她要不行了。”

    众人一惊,就见这段时间,公孙根本没关注周遭的情况,而是在努力给如意施救。此时,如意身上扎了不少针,但是丫头脸色还是死灰一样。

    展昭走了过去,赵祯也有些担心,如意是庞妃从小带在身边的丫鬟,先不说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伤成这样,但是她与庞妃还有香香都感情至深,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庞妃和香香估计都要哭坏了。

    “她怎么了?”殷候问公孙,“伤了内脏么?”

    “内脏倒是还好,就是筋脉断裂很严重,而且血脉不畅,根本弄不通。”公孙着急,这伤神仙难救了。

    “筋脉啊……”殷候突然点了点头,对展昭招了招手。

    展昭不解。

    殷候伸手给展昭,那意思——抓住。

    展昭疑惑,伸手抓住殷候的手。

    白玉堂也不解,殷候就问他俩,“那鲛人动了么?”

    展昭和白玉堂同时看鲛人,就见他还站在那里,没动。

    于是对殷候摇了摇头。

    殷候点头,“看来只听你俩的。”于是收回手,走到如意头部的前方,蹲下,双手轻轻托起如意的头,手指按住她的脖颈两侧筋脉。

    天尊提醒展昭和白玉堂,“让那鲛人学着点,看看他能不能学会。”

    于是,展昭和白玉堂看鲛人,可是这次没等他俩想什么,那鲛人已经低头,专注地盯着殷候看。

    展昭摸下巴,低声跟白玉堂说,“他好像……”想了半天,展昭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好像没智慧只是个幻影,又好像是真实存在的,还挺聪明就是有点呆。”

    “像是我俩灵魂出窍了么?”白玉堂问。

    展昭打了个响指,“言简意赅!”

    白玉堂皱眉,太多关于鲛人的疑惑需要一个明白人来解答,只能等他外公来了。

    这时,就见被殷候按住头部的如意突然抽动了两下,随后脸色开始好转。

    殷候却忽然松手,站了起来。

    如意的脸色立刻开始变差。

    公孙疑惑,虽然不明白殷候是怎么做的,但显然他的做法对如意有效,那为什么要停下来呢?

    殷候盯着如意看了一会儿,问白玉堂,“这鲛人针扎得进么?”

    众人都不解。

    白玉堂没说话,就见鲛人忽然摇了摇头。

    展昭和白玉堂也跟着摇头,觉得情况怎么反过来了?

    “据我所知也不是实体的。”天尊似乎也发现了什么,“那之后的事情只有他来了。”

    说着,殷候伸手给展昭。

    展昭顺势一握自家外公的手,鲛人已经到了如意身边蹲下,用刚才跟殷候一样的动作,按住如意的头部……之后,如意的情况一点点地稳定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如意的脸色恢复正常,殷候看了一眼,点点头,“差不多了。”

    展昭松开了手。

    鲛人将如意的头轻轻放下,站了起来。

    公孙狐疑地去按如意的脉搏,随后惊讶地张大了嘴,“筋脉接上了!然后血脉通了!奇迹!”

    展昭也吃惊,这是什么功夫?

    “只是老鬼用强大的内力从那丫鬟的筋络里过了一遍,将阻塞都打通了,然后筋脉也因为内劲而复位了。”天尊道,“这是治疗寒冰内力造成的伤害的唯一方法。”

    众人都明白了——原来如此,殷候老根天尊在一块儿,估计这世上能治这种伤的,只有殷候一个人。

    这时,殷候对展昭道,“问问那鲛人,有没有拿到什么东西。”

    展昭疑惑,白玉堂也看鲛人,“拿到什么?”

    就见鲛人忽然伸手到白玉堂和展昭眼前,摊开手……只见他手掌之中有十来枚细如牛毛的金色细针。

    展昭愣了愣,随后立刻脸色不善,看殷候,“伤如意的人想要暗算你?”

    殷候摸了摸下巴,“所以说这鲛人实在是管用。”

    天尊也凑过来看,“喔唷……这么恶毒的招啊。”

    无沙大师也皱眉,“用心险恶,而且显然是针对殷候。”

    公孙站了起来,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将那些牛毛针都收起,摇头,“如果随着内力进入殷候筋脉,那就糟糕了。”

    展昭担心地去看殷候,“你刚才不是一开始……不会有别的进去了吧?”

    殷候一笑,道,“你外公哪有那么没用?”

    展昭还是不放心,捧着殷候的手仔细看。

    公孙又给如意治疗了一下,她的情况就好转了,长出了一口气,随后丫头睁开眼睛,双眼茫然地望着上方。

    “如意。”南宫纪走到如意身旁,蹲下叫她。

    “南宫大人……”如意疑惑,左右看,似乎觉得全身疼,“我在哪儿啊?”

    “你不记得了?”南宫问。

    “我……”如意歪着头想了想,“我记得……我是去给娘娘拿莲子羹,我走到院子附近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口,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如意这会儿也注意到四周围都是开封府的人,连赵祯都在,于是更是一头雾水。

    公孙说情况无大碍,但是要卧床休息至少两个月,慢慢将养。

    赵祯命人将如意抬去庞妃那里,其实庞妃刚才睡了个午觉想给香香弄点莲子羹吃,让如意去取,谁知她去了好久都不回来,最近皇宫又闹鬼不太平,所以庞妃早就叫侍卫去寻找了,找了半天没找见,这会儿正着急呢。

    等这一遭骚乱结束,天已接近傍晚了。

    众人心中疑团重重,一方面鲛人的事情让他们觉得匪夷所思,另一方面,如意的出现,显然是有人知道他们来,于是设计陷害……而且目标是殷候。可是四周围防守严密,是什么人这么大的本事进来?话又说回来,这四海殿好几层,第一层陷害殷候,谁知道第二层第三层有没有陷阱,陷害别人呢?

    赵普还想上去看看,但是邹良和欧阳少征伸手拦住他。

    赵普嫌弃地看两人——多事。

    南宫和戈青以及几个侍卫已经挡在了赵祯身前,意思明显——不宜冒险。

    赵祯皱眉,“朕想上去看看……”

    “皇上,社稷为重。”南宫阻止赵祯前行。

    赵祯瞪他。

    南宫和几个侍卫单膝跪地,伸手抽刀架自己的脖子,动作那个娴熟啊。

    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赵祯这安分皇帝也并非是天性使然啊……

    赵祯来气。

    欧阳少征和邹良都看着赵普,那意思——你不是也要我们用这招吧?!

    赵普刚想说话,公孙看他,边对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要是非要上去,冒险不说,赵祯也一定会跟上去,江山为重啊,这种时候不要小孩子气!

    赵普眨了眨眼,搔搔头,回头对赵祯道,“算了算了,查清楚再说。”

    南宫和几个侍卫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赵普——竟然妥协了!

    赵祯也惊讶地看赵普。

    邹良和欧阳狐疑地回头看公孙。

    公孙抱起小四子,“小四子,我们下次再来吧。”

    小四子点点头,正好他肚子都饿了,而且每次有病危的人在公孙手上得救,小家伙都是很开心的,更何况如意还是他的好朋友,觉得应该庆祝下。于是,小四子搂着公孙的脖子说,“爹爹我们去吃饭吧?”

    “去太白居吧。”赵普笑嘻嘻从公孙手里接过小四子,拉着公孙出门,边还回头问目瞪口呆的众人,“你们去不去啊?”

    众人机械地点了点头。

    赵祯对四海殿的兴趣此时已经完全转移到了赵普这边,他对南宫摆摆手,“收刀收刀。”

    南宫等人赶忙收了刀站了起来。

    赵祯拽住邹良和欧阳少征,问,“九叔不太对劲啊!”

    欧阳和邹良都点头——看出来了,以前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赵祯就跟出去看究竟了。

    展昭问白玉堂,“还上不上去?”

    白玉堂摇了摇头,道,“四海殿本来就机关重重,对方显然有准备,不宜冒险,而且……”

    说着,白玉堂指了指右手边的楼梯,“上去的楼梯只有右边一条,没有左边的。”

    展昭皱眉,“危险在右边?”

    “不知道所指,不过不宜贸然进去。”白玉堂心中有更大的疑惑,低声对展昭道,“我想等外公来了,问清楚鲛人的事情再说。”

    展昭点头,也表示同意,他此时在意的早就不是四海殿里有什么秘密,以及谁的鬼魂了,而是有人暗算殷候!这是触他逆鳞的事!不可原谅。

    众人撇下赵祯和一众侍卫,出了皇宫。

    赵祯本来想趁着穿了一身便服也跟出来,不过侍卫们又要抹脖子,于是气得赵祯赌气不肯吃饭。

    南宫只好跟众人一起跑去太白居,一方面听听众人吃饭时候的讨论,好回去跟赵祯说,顺便给他带点太白居的好菜回宫,毕竟是大老板,万一真生气他日子可不好过了。

    南宫倒是想起来小时候有一回赵祯也是被他们惹急了,很生气于是让一大班侍卫穿着裙子跳了半个时辰的扭腰舞,他才消气。想起那一段,南宫就一个冷战,赶紧买点好吃的给赵祯……哄好了免得被折磨,实在不行,只好跑去求香香小公主救命了。

    南宫是不知道,这会儿赵祯正在花园里,气鼓鼓抱着香香说,“父皇一会儿让南宫他们跳舞给你看。”

    香香乐呵呵拍着小手,超开心。

    到了太白居,还没上楼,就见小六子苦哈哈从二楼下来,看到众人赶忙喊,“展大人你来的正好啊,有个姐姐吃霸王餐不给钱。”

    展昭一愣,“姐姐?”

    众人听着都新鲜,这年头还有大姑娘跑来吃饭不给钱的?

    “小二!”

    这时,楼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个三杯醉再给我来三坛子!”

    众人都愣了愣,声音耳熟,白玉堂已经跑了上去。

    小六子一脸见鬼了的样子,“好可怕的酒量!竟然喝了一坛子三杯醉,连脸都没红!”

    天尊一听到三杯醉,就往楼上窜。

    殷候摇着头上楼。

    众人到了二楼,就见桌边,白玉堂正帮忙付钱,掌柜的乐呵呵,“啊!原来是五爷的姑姑啊。”

    再一看,就见白玉堂身旁,一个美人儿正拿着个鸡腿对众人招手,来的不是别人,可不就是白玉堂的疯姑姑陆凌儿么?

    “姑姑。”展昭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陆凌儿塞了一个四喜丸子到展昭嘴里,笑眯眯说,“爹爹带我来的。”

    “外公到了?”白玉堂惊讶,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只能说外公和疯姑姑早就出门了。

    “我们刚到,他说去开封府找你,让我先吃饭。”陆凌儿说着,一指楼外。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陆天寒正好走到太白居楼下,仰起脸,显然也看到众人了,一闪身,上了二楼。

    “外公。”白玉堂对陆天寒道,“我刚派人去找你……”

    陆天寒点了点头,对白玉堂摆了摆手,随后转眼看天尊和殷候他们几个。

    众人都感觉到——陆天寒貌似心情不佳。

    天尊望天,殷候和无沙想着——不会打起来吧?万一打起来白玉堂可惨了,手心手背都是肉。

    只是,陆天寒的怒气似乎并不是冲着天尊来的,他扫视了一圈之后,问,“那疯子呢?”

    众人一愣。

    殷候看陆天寒,“疯子?”

    “他趁我不在,到我极北冰原岛捣乱,偷了东西不说,还留了几个又大又丑的字在我山庄门口!”陆天寒抬手一拍桌子。

    众人就见一把雪白的长刀被放在了桌子上,刀下的桌面“刷拉”一下冻住一大片,可见老爷子的怒气。

    白玉堂也惊讶,他外公连雪岭刀都拿出来了……这是要砍人啊!

    陆天寒见众人都不回答,转脸问赵普,“人呢?”

    赵普摸不着头脑,指了指自己,“问我?”

    陆天寒皱眉,似乎有些不解,“他没来这里?那他偷那东西干嘛?”

    殷候和天尊还有无沙大师显然已经知道了陆天寒所指的“疯子”是谁,都好奇地问,“他在你大门口写了几个什么字?”

    陆天寒脸色一寒,不想说话。

    一旁,陆凌儿端着碗汤“噗嗤”一声,对众人道,大门口写了四个字——“来抓我呀。”

    众人嘴角抽了抽——找抽的节奏。

    白玉堂见陆天寒气成这样,就问,“外公,丢了什么?很值钱的东西?”

    “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陆天寒皱眉,似乎又有些顾忌,“总之……传家之宝。”

    白玉堂疑惑,“家里有什么传家宝?”

    陆天寒摆了摆手,“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了,最近没奇怪的人找你或者给你奇怪的东西吧?”

    “呃……”白玉堂在想要怎么说,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人找他,可是他的确得到了很奇怪的东西。

    展昭和陆凌儿劝陆天寒消消气,坐下吃了饭再说。

    殷候轻轻按着嘴,低声问天尊,“你猜玉堂那鳞片是谁放在门口的?”

    天尊也轻轻按着嘴,低声回答,“还用猜么?”

    无沙大师凑过来小声说,“是不是找个婉转点的方法告诉他玉堂已经拿到东西了?不然一下子说会不会气死了?”

    三个老头正商量,这时,走在后边买水果的霖夜火提着萧良走了上来,就见小良子跑到桌边坐好,仰起脸脆生生的嗓子问白玉堂,“白大哥,你家鲛人吃饭不?”

    小良子话刚出口,端着汤碗刚喝了一口的陆天寒“噗”一声,随后抬头,睁大了双眼看着天尊他们三个。

    三个老头默契地仰起脸望天——不关我事!

    再看陆天寒,手中的汤碗已经彻底冻住了,就听他咬牙切齿说出三个字,“夭长天!”

    陆天寒话音刚落,忽然一阵闷闷的笑声传来。

    这笑声就在身边,众人一低头,就见陆凌儿的身边不知何时坐了个人,一手拿着个酒杯,边咬着牙忍笑,肩膀抖啊抖。

    赵普一见他就一蹦,“老头子!”

    殷候和天尊按住要暴走的陆天寒,劝他,“算啦,他又不是第一遭招惹你。”

    众人左看看右看看,不明白情况。

    陆凌儿则是笑眯眯给身边人斟酒,一口一个干爹,叫的可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