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454【离巢】
    那假的陈月海在月楼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还以两千人的性命做威胁,逼着展昭和白玉堂亲眼看着他为天尊准备的一台大戏上演。

    而此时……台上的戏已经开始,诡异的开端引起了殷候的怀疑。

    看到展昭的一刹那,殷候就明白了一切,这是陷阱!

    于是,在所有人都专心盯着前方戏台的时候,殷候却缓缓地回过头,目光扫过戏台外围的每一个人,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站在右后方角落的陈月海的身上。

    陈月海看到展昭和白玉堂乖乖入座,很是得意,然而展昭早就注意到了殷候朝后看的举动。

    “完了……”展昭突然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他,“怎么了?”

    “外公好像有点不对劲。”展昭小声跟白玉堂说。

    白玉堂微微皱眉,望向戏台中间,他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天尊身上,没注意到殷候,再一看,白玉堂一惊——殷候转脸望着后边的方向,脸上平静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有些异样。

    不知道是不是台上蓝色火光的缘故,此时,殷候的眼中似乎也有蓝色的火焰在跳动……确切地说,白玉堂仔细看了看,是殷候的双眼瞳色突然变淡了,这是内力迅速提升之后,眼睛产生的一种色变。

    白玉堂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脸问展昭,“魔王之眼?”

    展昭点点头。

    突然……

    陈月海整个人都震了一下,随后单手一把捂住胸口,身体僵硬地站在那里,双眼望着看台中间的位置……一眼看见了殷候。

    “对上眼就完了!”展昭有些着急。

    但陈月海此时的目光已经跟殷候遇上了。

    殷候缓缓转回头,再看,陈月海突然抽搐着摔了下去。

    展昭和白玉堂同时一惊,就见鲛鲛已经出现在了陈月海身边,当然不是去救他,而是在他手中的灯笼落地点着那满地的火油之前,一把将灯笼抢了过来,掐灭。

    再看陈月海,就见他像是突然什么病犯了似的,蜷缩着身体在地上抽搐打滚,因为他躲在角落,且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戏台上,所以没人注意到他的倒地。

    陈月海表情扭曲,双目睁得像是要掉出来一样,痛苦地痉挛翻滚,很快,他身上沾满了火油,趴在地上不停地抖动着。

    戈青也注意到了陈月海的情况,不解地问展昭和白玉堂,“那老头怎么了?犯病了?”

    白玉堂低声问展昭,“我以前听师父讲起过,殷候有一个招是你怎么都学不会的,叫魔王之眼,是他去了趟修罗殿,回来之后突然变出来的本事。”

    展昭点头,“我也是第一次见外公用,以前只听九娘说过。”

    “魔王之眼是什么?”戈青和庞煜好奇地凑上来。

    展昭叹了口气,托着下巴摇头,“不是谁都能成为魔宫宫主的。”

    戈青和庞煜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低声道,“我师父说过,魔王之眼是内力运用的最高境界,要使用这招,除了要有殷候那样高的内力之外,还要殷候那种身体条件,可以自由运用内力的天分,而最关键的一点是——怒意。”

    展昭点头,“嗯,九娘也说过,这一招平时外公要用也用不出来,除非是他真的愤怒到了极点的时候。”

    庞煜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殷候牛逼他是知道的,只是……小侯爷拍了拍展昭和白玉堂,示意他俩看后边。

    两人回头,就见陈月海还趴在地上,诡异的姿势就像是经历着多大的痛苦。

    “那老头会不会死了啊?”庞煜问。

    展昭摇了摇头,“用内力远距离取人性命这种事情没什么了不起,中了魔王之眼的人是不会死的,但是会痛不欲生。”

    “什么意思?”戈青追问。

    “看他的眼睛!”

    众人下意识地看陈月海的眼睛,就见此时……陈月海的眼瞳充血,双眼赤红。

    “他现在所有的内力都在头部。”展昭解释道,“所谓的魔王之眼就是用极强的内力完全压制对方的内力。突如其来的内力袭击,会让中招的人将所有内力都集中起来自行抵抗,就这一刹那,将对方全部的内力俘获,冲入脑补制造幻觉。”

    “幻觉?”庞煜眨了眨眼。

    “其实幻术多是因为自己的内力造成的。”展昭道,“别人的内力是无法长久停留在你身上的,只有自己的内力才可以。但人可以通过自身的意识从幻觉中解脱出来……中了魔王之眼却不可能自行解脱。”

    “不管那陈月海是什么人假扮的……他此时全身一点内力都没有,所以身体几乎是废掉的。但是他的内力却在他的头脑里横冲直撞,制造着各种幻觉。而魔王之眼有一个特点。”展昭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就是恐惧。”

    “恐惧?”戈青好奇。

    白玉堂也点头,“据说魔王之眼是殷候体验过死亡之后才学会的,中了魔王之眼的人会永远处于垂死挣扎的死亡边缘,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无穷无尽的怪物追杀,却怎么也逃不出去,周而复始,永远活在痛苦之中,直到死亡。”

    展昭点头,“就是这么回事。”

    众人默默对视了一眼——看来殷候被称作魔王是有原因的!

    “总之陈月海嘚瑟过头被外公给盯上了。”展昭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外公好像真的还蛮生气的!”

    “又倒了两个。”戈青突然说。

    展昭和白玉堂寻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远处,另一边的角落里有两个年轻的男子也倒下了,情况和陈月海差不多。

    戈青过去看了一眼,回来告诉展昭和白玉堂,“骨灰坛里的另外两个男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一起转脸看还在缓缓扫视着人群寻找的殷候——好准!

    “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白玉堂不解。

    展昭一耸肩——毕竟比他们多活了一百年。

    正在这时,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看戏台,就见刚才不知道是不是演什么武戏,台上搭好了高高的架子,有一个前朝官员打扮的角儿爬到高处,似乎是宣读圣旨,他说的是,“天下之乱,始于妖祸,此妖不除,永无宁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庞煜歪着头,“这唱的是哪出啊?神魔斗法斩妖除魔?”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看天尊的方向。

    此时,不止展昭和白玉堂在看,殷候在听到戏文之后,也猛地收回在人群中寻找的视线,转脸看天尊。

    天尊这会儿还是很安静地看着戏台,双眼直视前方,像是在走神。

    殷候在庆幸天尊可能是没听见的时候,天尊忽然机械地开口,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蝼蚁。”

    殷候一皱眉。

    坐在天尊腿上的小四子和天尊身边的小良子也听到天尊说了一句什么话,都下意识地抬头看他。

    就见天尊依然处于一种自言自语的状态,双眼直视着前方,高台下的蓝色火焰越来越旺,天空中的雪也越下越大。

    展昭皱眉——控制这种雪的应该是拥有极寒内力的人,陈月海这个样子已经是丧失能力了……于是就意味着还有一个人在操控?

    正想着,就见白玉堂站了起来。

    展昭好奇地看他。

    白玉堂看着戏台正上方,那个搭得高高的架子被盖上了一块巨大的灰色的布,布上的纹理看着十分像岩石的纹路,随着雪花覆盖,一眼望去,山崖的感觉。

    白玉堂之所以紧张,是因为这山崖并非是普通的地方。

    在天山山脉之中,有无数的山崖,其中有一座叫断指峰,那山崖有些像手,上方一处极险的山峰斜向突出,横在空中。整体望去,就好像是一只手有一根断指,因此得名。

    白玉堂小时候,记得6雪儿和6天寒都不止一次嘱咐过他,看住天尊,别让他去断指峰。

    白玉堂那时候不太懂,一直以为是那边山路险峻,天尊这个路痴万一迷路在大山里找不到就麻烦了,于是,白玉堂一直看着天尊不让他到处跑。

    可久而久之,白玉堂也发现,天尊从来没提过断指峰,在天尊的印象之中,断指峰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随着白玉堂渐渐长大,对天尊的过往也了解得越来越多,他隐隐觉得,断指峰可能有些不寻常,于是小心翼翼地避免天尊接触到那一带的相关信息。

    然而,此时赫然呈现在眼前的这座假的山峰,形状和断指峰几乎一模一样。

    “明明是你们自己贪得无厌闯出来的祸,却偏偏要他来解决?”

    天尊的自言自语依旧在进行中,这回不止小四子和萧良,一旁的霖夜火、霖月伊也都看过来。

    包延拿着个芝麻饼不解地看着天尊——好奇这位老神仙是怎么了。

    “他帮你们除祸,救你们的命,你们为了保命却要他的命。”天尊语速平缓,神情呆滞,“姓李的该死、姓赵的也该死,但最该死的是你们……”

    天尊的状态显然是不太对劲,霖夜火皱眉看殷候,那意思——什么情况?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忽然“啪啪”几声,几枚烟火飞上了半空。

    这次的烟火是红色的,再加之邪月当空,整个天空呈现血红色。来看戏的看客们可不知道天尊这边情绪波动,只是觉得好看过瘾,一个两个都在拍手。不过等了半天,只有场景,都不见人出来唱戏,于是看客们有些着急,不少都在起哄,一时间,月楼里边有些嘈杂。

    小四子歪着头看着四周围热情高涨的人们,就感觉抱着自己的天尊的手,似乎在微微地抖动。

    殷候在天尊身边,抬手扶额,低声叹了句,“这下是真的麻烦了……”

    殷候话音一落,霖夜火突然抽了口气,“嚯”地站了起来。

    一旁的霖月伊和6凌儿都不解,就见霖夜火盯着天尊的头发看……只见天尊的头发由上而下,缓缓地变黑中。而此时天尊的神情也不同往日了……小良子从座位上摔了下去,惊骇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天尊。

    展昭此时也站了起来,人群的躁动之中,展昭感觉到了内力……天尊的内力正在不安分地波动着。这股内力和天尊平时的情况不同!

    展昭拽了白玉堂一把,“什么情况?”

    戈青也站了起来,惊讶地望着远处天尊的方向,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

    天尊对于戈青来说,是神明一样的存在,是世间最美好的存在!在戈青心目中,天尊的内力是最美好的内力,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来形容的话,戈青觉得是白色的!可此时,天尊所散发出来的内力,却是黑色的!

    白玉堂已经管不得什么火油轰天雷了,他飞身上了高台赶向天尊的座位。展昭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可就在他们踏上高台的一刹那,人群中又爆发出了一阵惊呼。

    展昭和白玉堂转脸望去,就见戏台上,那座“山崖”的顶端,有一块雪白的长长的绸子,正裹狭着雪花,随风飘飘摇摇地飞落下来。人群之中突然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原来,台下已经有穿好了戏服、抱着乐器的琴姬们准备出场,看客们终于等到唱戏的人了,所以才起哄欢呼。

    可谁也没注意到,就在那块白色的绸子坠落山崖,落入蓝色火焰之中付之一炬的一刹那,天尊的眼神都变冷了。

    小良子惊得后退了一步,天尊在他印象当中一直都是二了吧唧又和和气气。可此时的天尊则是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良子产生了一股恐惧之感。

    其实不止小良子,霖夜火也觉得心惊胆战。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离天尊太近了,天尊的内力波动对他们产生了冲击,让他们产生了恐惧感。

    霖月伊吓得拽住霖夜火的袖子躲到他身后,6凌儿也觉得不对,包延全无内力,因此没这种感觉,只是纳闷——今天天尊怎么像换了个人。

    在人群爆发出欢呼声的刹那,天尊双眼看向了那些雀跃的人,杀气和内力瞬间满溢,似乎对那些素不相识的普通人,有着无限的仇恨。

    包延就感觉座椅“吱嘎吱嘎”直响,低头看,竹制的椅子扶手竟然正在产生裂痕。

    有几个看戏的人也觉得不太对劲,怎么好像高台在抖?还是椅子不牢固?

    殷候猛地站了起来,伸手一拽天尊的胳膊似乎是想拽走他,但是一股强大的内力突然反噬,殷候下意识地一收手,展昭和白玉堂正好跑到不远处,展昭就见殷候手上一阵寒冰,而天尊脚下的地面发出了“喀拉拉”的冻裂之声,霖夜火猛地拽住小良子,边要伸手去拽小四子,包延也注意到,小四子的衣服后摆已经冻住了。

    “师父!”白玉堂喊了一声,但是偏偏此时戏子登台,看客们喊声震天,白玉堂的声音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喊声淹没。

    霖夜火伸过去抓小四子的手猛地收了回来,边带着小良子退出一步,甩手。霖月伊看到霖夜火大半只胳膊都冻住了,冻得他直蹦。

    殷候知道再这样下去要出大事了,第一个被冻死的就是小四子!但是此时天尊已经失控,殷候只得运上内力,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先把天尊带走,不然等一会儿所有内力冲破玄关突然迸发的时候,恐怕这整个月楼的两千人都要被冻成冰柱子。

    白玉堂和展昭已经到了跟前,却见殷候一摆手——现在靠近天尊太危险。

    展昭和白玉堂也看到殷候示意他们不要靠近,但是白玉堂还是往前走,伸手要去拍天尊的肩膀……展昭就看到一层霜冻,爬上白玉堂的指尖。

    白玉堂皱眉但是没收回手。

    展昭张大了嘴,霖夜火也急了——白老五的手是不想要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四子突然蹦了起来,“哇!屁股好冷!”

    众人一愣。

    小四子一把搂住天尊的脖子,往他怀里蹭,“好冷喔!尊尊你不要乱放寒气。”

    众人无语地看着衣服后摆完全冻住了的小四子——这小胖子反应够慢的啊。

    小四子刚才听到天尊胡言乱语,本来想问问他,但是又被戏码吸引了,于是往前看,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觉得屁股冷,冻得他蹦了起来。

    搂住天尊的时候,小四子就看到他神情呆滞双眼无神,而且天尊的脸和脖子也很冷……

    展昭就想伸手将小四子拽过来,这万一冻上了怎么跟公孙交代。

    可就见小四子伸手掐了掐天尊的腮帮子,“尊尊你怎么了?”

    小良子紧张,“槿儿,危险!”

    小四子眨眨眼,“危险”两个字钻进了耳朵,立马想到刚才殷候在吃饭的时候跟他说,“天尊可能有危险,帮忙看住他!”他俩还拉了勾。

    于是,小四子紧张,“哪里有危险?”边说变摸了摸天尊的头,“尊尊不要怕,我保护你!”

    殷候叹了口气,无奈扶额,心说果然拜托小四子也没用。无奈之下,殷候运足内力一把拽住天尊的胳膊,他此时考虑的是——要不然跟这老鬼同归于尽吧,反正活了那么久了。

    可殷候抓住天尊胳膊的一刹那,却没感觉到寒意,白玉堂手指头上的霜冻也退却了。

    展昭疑惑地看着白玉堂,就见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四子,满脸的狐疑。

    殷候抓住天尊的一刹那,天尊“啊!”一嗓子,随后揉着胳膊仰着脸,不满地看殷候,“老鬼你干嘛暗算我?”

    众人都一愣。

    殷候也一愣,再看天尊……就见天尊神情淡定平静,内力正常,头发却是黑色的。

    “呃……”殷候张了张嘴。

    众人也都感觉到,天尊之前释放出来的那一股恐怖的内力已经收回去了。

    天尊看了看怀里的小四子,发现他衣摆都冻住了,赶忙伸手帮他拍了拍,随后抬手一挥……

    “哗啦”一声。

    戏台上的火焰瞬间熄灭,搭起来的戏台整个塌了下来。

    人群立刻鸦雀无声,就看到那些戏子们四散躲避,生怕被掉下来的杂物砸到。

    于是,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了?”

    “架子没搭好吧?”

    “好危险!”

    “是不是失误啦?”

    “有没有人受伤?”

    ……

    众人都看天尊,就见他此时还是黑发,双眼看着戏台,该怎么说呢……总觉得,似乎是和之前不太一样,但又不像是刚才那么可怕……

    殷候皱眉看着天尊。

    天尊揉了揉小四子的脑袋,随后一甩头发,撇嘴,“无聊。”

    ……

    随着天尊一甩发,满头的银丝又出现了,但众人都清楚地感觉到,天尊,有些不同以往的感觉。

    殷候不确定地看着天尊。

    天尊一挑眉,跟他对视。

    殷候惊讶,“你……想起来了?”

    众人都一惊,想起来了不是应该后果很严重么?怎么没事?

    白玉堂也紧张地看天尊。

    天尊干笑了一声,反问“我有忘记什么么?”

    殷候看了看白玉堂,白玉堂也不太确定。

    天尊突然笑了,拍了拍怀里的小四子,抬眼看前方漆黑一片的戏台,“一百年还挺久。”

    殷候呆坐在原地,忽然想起曾经的一幕……

    小时候,有一次妖王带他俩进山,将被大风刮下来的鸟巢都捡起来,放回树上。

    当时妖王捧着一个空掉的鸟巢,悄悄告诉殷候,“小游是窝里最笨的那只小鸟,有一天大鸟飞走了,他就一直等,要等一百年,确定大鸟再不会回来了,他才舍得离开……小鸟离开了巢,要么死掉,要么长大。长大后,他会建造自己的巢,看顾自己的小鸟,忘记曾经的那只大鸟,不再难过。”

    ……

    殷候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长叹一声如释重负,“你长得也实在是够慢的。”

    天尊淡笑,边看了看白玉堂。

    展昭原本还有些迷糊,却见白玉堂忽然尴尬地搔了搔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转头看别处。

    展昭眯着眼睛,突然想到了之前白玉堂说的话,凑过去问,“你说的那个不好意思的方法,该不会是……”

    白玉堂更加尴尬。

    展昭瞧了瞧还在跟天尊撒娇的小四子,摸下巴——这就是控制天尊的终极方法么?

    白玉堂也看小四子,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他记得有一年,也下很大的雪。他的房间屋顶雪太厚了,瓦片被压得嘎吱嘎吱直响。于是,小白玉堂爬上屋顶将雪推下来,天尊正好从屋顶经过,就呆呆看着房顶。这么巧,白玉堂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下来。他当时记得天尊飞扑过去救他,却没有接住,天尊的动作似乎僵硬了!白玉堂结结实实摔在了雪地里,摔得四脚朝天,爬起来准备找天尊算账,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

    但是天尊坐在雪地上,神情呆滞,自言自语……当时天尊释放的内力,就像刚才一样,令人恐惧。

    白玉堂记得6雪儿时常叮嘱他说,“你要保护好你师父。”

    于是,当时的白玉堂做了和刚才的小四子几乎一模一样的举动……结果,天尊真的就恢复正常了。

    展昭见白玉堂真不好意思了,就抱着胳膊调侃他,“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面。”

    白玉堂郁闷,刚想说两句,就听到人群中不知道谁高喊了一声,“着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