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495章 白姬之咒
    白玉堂跟着天山派的联络信号,找到了正在芦苇荡附近的尧子凌等人。金刀门的人因为听到炮击声到附近查探,无意中找到了不少尸体,经过众人推断,应该是有人假扮成士兵混入了楚州府的军营。

    这下可是大问题,众人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抬着那些尸体回到了军营之中。

    陈氏兄弟也吓了一跳,他们用的是虚张声势的方法拖延时机等待援军,万一被细作打听去,对方再来偷袭岂不是糟糕?

    可这里水军粗略估计有三万人,怎么从里边找十几个伪装的士兵?

    白玉堂和展昭示意陈氏兄弟,只要让所有士兵都站到操场上,他们有把握找到人。

    陈氏兄弟连夜将士兵都集中到了操场。

    这时,展昭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竹筒来,里边有几只小虫子飞了出来。这虫子大小就跟金壳子差不多,圆滚滚的,一对小翅膀飞起来嗡嗡直响,不过金壳子是金色的,这个是灰黑色,呆头呆脑的感觉。

    展昭将虫子放出来,对那群士兵说,“这几只蛊虫能分辨味道,他们在你们谁的头顶停下来……你们身上穿的就是这几个死去士兵的衣服……”

    展昭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见人群中,几个穿着号衣的士兵窜上墙头就逃走。

    展昭挑挑眉,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和尸体的人数对上。

    那些士兵逃得飞快,没几步就上了城墙,展昭和白玉堂就看着也不去抓。

    只是,这几个士兵刚上得城楼,就被人踹了下去,而至于是谁踹他们下去的,他们根本没看到。

    扔那些士兵下来的是谁?自然是除了展昭和白玉堂之外,谁也看不见的鲛鲛。

    假冒的士兵们被扔下来,陈氏兄弟下令,“绑!”

    那十几个士兵都被绑住了,一询问,军营中其他士兵都不认识他们,的确是趁着夜晚和混乱混进来的。

    展昭眼疾手快,先将一排人的穴道都点了,以免一会儿自杀了就麻烦。

    不过这几人都看着展昭冷笑,“我们才不会自尽,要死也拽上你们几个垫背的,不过……不管你们用什么酷刑,我们也不会背叛陌大人!我们是替天行道。”

    展昭微微地挑了挑眉,摸下巴,这个陌大人先不说人品怎么样,口才肯定很好。

    白玉堂对审问犯人也没兴趣,反正赵普很快就到,干脆关起来留给他吧。

    等人押走了,陈氏兄弟先给展昭和白玉堂道谢,同时,两人又有些好奇。

    陈邦问展昭,“展大人,你这竹筒里的什么虫子这么神奇?”

    展昭微微地愣了愣,道,“哦……这是金壳子的幼虫。”

    白玉堂心说,果然,那呆劲跟鼓鼓一模一样的,原来是遗传,不过幼虫竟然是灰黑色,这倒是让他吃惊。

    “金壳子是什么虫啊?如此神奇竟然能找到味道?”陈锋赞叹。

    展昭却是一摇头,道,“金壳子是用来认路的,分不出味道。”

    两人张大了嘴,“那你刚才……”

    白玉堂摇头,这坏猫蒙人呢。

    “我这么蒙他们,他们竟然真信我手里有蛊虫。”展昭抱着胳膊,“看来对我们也不是一点了解都没有么。”

    白玉堂点了点头,轻易相信有蛊虫,而且还是那么怪异的蛊虫,对方起码应该有七八成的可能性,知道公孙的存在,是什么人呢?莫非是认识的?

    “认识的……”展昭开始想,“从那几个面具人的情况来看,不像是什么熟人,陌大人也没听过……那船上莫不是有什么我们以前的罪过的仇人潜伏着帮出主意?”

    白玉堂一耸肩,那意思——谁知道啊?不过要说仇人,那可是真不少啊。

    展昭也望天。

    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楚州府的天亮了起来。

    那些用天尊内力催发出来的冰早就融化了,不过在此之前,陈氏兄弟已经将船都派了出去,挡住内海的外围,并且增高了瞭望台,白天应该是会安全一点,毕竟来偷袭老远就能看到。

    陈邦在海岸边排满了石炮,大量的火油和巨石准备就绪,看这架势,万一真的有人偷袭,他们就先发制人,让船上的人也尝尝被火球砸的滋味!

    不过,一整个白天过去了,除了城中百姓有些紧张,开始囤积食物和水之外,基本没发生任何的危险。不过,众人清楚……真正的危险不在白天,而是在夜晚。

    当天夜里,白天养精蓄锐的展昭和白玉堂,精神甚好地坐在军帐中,有些烦恼地看着搂着被子呼呼大睡的天尊。

    天尊是老人家,昨晚上一宿没睡,白天就一直打哈欠,到了晚上天还没黑就睡着了,搂着被子的样子莫名让展昭想到小四子。

    展昭觉得没什么事做,于是问白玉堂,“要不要下棋?”

    白玉堂愣了愣,看展昭,“下棋?”

    展昭点头,“那天小四子教了我一种玩法,很有意思!”

    白玉堂无语,展昭倒是好兴致,反正也没什么事干,两人就拿出棋盘来,个抓了一把棋子,准备玩游戏。

    只是,展昭手中黑子刚刚放下,外边又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

    展昭眯起眼睛。

    白玉堂则是微微地皱眉,望向帐篷外边,手里的白子也没放下来。

    展昭托着下巴,“你那些个徒子徒孙还挺忙的啊……”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摇头,“这是求救信号……”

    展昭一愣,站了起来一拽白玉堂,“别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白玉堂站了起来往外走,展昭就要跟去,白玉堂突然阻止他。

    展昭跟了两步,脚下也停了,看白玉堂,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想到一个词——调虎离山?

    如果对方真的有熟悉他俩的人,那么很有可能故意袭击天山派的人,这样他们必定去帮忙。如此一来,军中就空了……就算不发生突袭,万一有刺杀陈氏兄弟的人怎么办?现在是关键时刻,如果这时指挥官出了什么岔子就没人指挥作战了,到时候必定大乱。

    展昭看了看天尊。

    白玉堂道,“我去救人,你和师父留在这里,预防有人偷营。”

    “那你把鲛鲛带上!”展昭让鲛鲛跟着白玉堂去。

    不过白玉堂没要,示意,鲛鲛留在这里,万一有人偷袭,他可以派上用场,守城比什么都重要。

    展昭虽然知道白玉堂说的有道理,但是依然担心。

    白玉堂虽然不知道展昭最近是做了什么噩梦,但隐约觉得大概跟自己有些关系,于是……五爷伸手,轻轻一按展昭的头顶。

    展昭微微一愣,抬眼跟他对视。

    白玉堂轻轻往前靠了一下,额头轻碰展昭的额头。

    展昭感觉到了白玉堂微凉的额头,整个人也平静了下来。

    白玉堂抬起头,手顺着展昭头顶滑下去,轻轻握住后颈,低声道,“我不会有事的,不用担心我。”

    展昭看着白玉堂的双眼,除了感慨一下耗子的眼睛真漂亮之外,也明白了白玉堂的意思。

    也许太久没有凝视对方的眼睛,展昭从白玉堂的眼睛里清楚地看到了自己担心的神情。稍微反省了一下,展昭也觉得自己被那个梦给带偏了……白玉堂是谁?一个高手,各方面都很强的存在,和自己一样强的存在,自己有什么立场去保护他?过分担忧其实是一种关心则乱的表现,无论梦是预兆还是暗示,但首先自己的心不能乱!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问展昭,“知道我想说什么么?”

    展昭点了点头,道,“我会看好自己的,你也是!”

    白玉堂满意点头,轻轻拍了拍展昭的脖子,随后问,“要不要搂一个再走……”

    只是白玉堂话没说完,展昭已经伸手熊抱住……自从之前体会了一次“熊抱”的“趣味”之后,展昭似乎很中意这种要“抱抱”的感觉。同时,展护卫也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白玉堂太瘦了抱着没什么手感,要是真有一只满身毛的熊就好了,楼一下再把头埋进绒毛里蹭两下,一定很爽。

    白玉堂是不知道展昭在想什么,两人彼此叮嘱了一句“小心”之后,就分头行动了。

    展昭去找陈氏兄弟,白玉堂则是循声去找天山派求救的人。

    鲛鲛是跟着展昭走的,幺幺本来想跟着白玉堂去,不过白玉堂将它留在了帐篷里让它守着天尊。

    等两人都走了,天尊突然睁开了眼睛。

    幺幺就趴在天尊床边,仰起脸看他。

    天尊坐了起来,望了一眼远去的一红一白两个背影,伸手,轻轻地摸了摸下巴,“嗯……”

    幺幺不解地歪着头看着天尊。

    天尊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开口,“一个死人就该躺在棺材里,站在别人家门口是个什么道理?”

    随着天尊话音落下,一个白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帐篷门口。

    幺幺被突然出现的白影吓了一跳,随后呲牙凶那人。这虽然是个人,但是几乎没有活人的气息,因此幺幺有些不解——这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半个身子躲在帐篷的门帘后边,双手轻轻扒着帘子,探头,望着帐篷里的天尊,嘿嘿一笑,“天尊多年不见,还是这么年轻啊。”

    天尊靠在床上,看着门口那个白衣人……这人看着也是十分年轻,二三十岁?一张脸皮肤雪白,不过脸型和五官有一些微妙。此人下巴极尖,鼻子也尖,双眼距离比一般人要分得开,怎么看,怎么像一只狐狸。

    此人样貌跟之前绑架小四子的那个长得像狐狸的人几乎一模一样,不过那个人并非是白姬本人,这个看着面容不太自然,估计是故意弄成这样,半夜里看,真会觉得碰上了狐狸精。

    天尊冷笑一声,“就算不是本体,你也不会胆子大到直接出现在我面前吧?”

    那白姬赶忙往帐篷的帘子后边缩了缩,就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一双狐目分外诡异,坏笑着跟天尊说,“天尊怎么那么见外呢?我可是有重要事情来提醒您的啊。”

    天尊没说话,上下打量他。

    白姬压低声音说,“天尊,现在可不是打盹的时候啊……您还不去救你徒弟?”

    天尊微微一抬手,吓得白姬“刺溜”一声窜到了另一边,用帘子挡住自己。

    可天尊只是抬手摸幺幺的头而已。

    “嘿嘿……不止要救你徒弟哦,还要去救展昭……不过么,殷候好似没来,这里只有您一个人,您是救徒弟呢,还是救展昭呢?好为难哦!”

    他说话声音阴阳怪气的,那个腔调听得幺幺都有些不爽,对着他发出一阵诡异的“咕噜咕噜”的喉音,似乎带着点警告的意思,显然,幺幺很不喜欢眼前这个狐狸男。

    “啧啧啧……”白姬有些奸邪的表情在夜色中分外刺目,对着天尊轻轻晃了晃手指,“没想到……一百年后,天尊又要失去重要的人了呢,好心疼喔……”

    天尊嘴角挑起,微微地笑了。

    “嘻嘻。”白姬最后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记得给你徒弟收尸喔……呀啊!”

    白姬话没说完,突然惨叫了一声。

    只见他的脚整个开始结冰,寒气迅速往上窜,现在已经冻到了胸口。

    白姬尖叫了两声,引来了附近几个士兵,看到帐篷门口冻出了一根冰柱来,士兵们也不敢靠近。

    白姬挣扎了两下,随后就开始笑,“这不过是个人偶而已,天尊……你不会是生气了吧?哈哈哈。”

    天尊手里轻轻转着黑白两枚棋子,慢悠悠地开口,“虽然不知道你是第几代白姬,不过么……应该是最蠢的一代。”

    白姬的笑声随着天尊这句话而停滞,他冷眼看着天尊,“你说什么?”。

    天尊干笑一声,“妖王早就预言过,我家玉堂与展昭回长命百岁。”

    白姬盯着天尊看着。

    “我家妖王跟你祖宗可不一样,他说的话,从来没有不灵过。”说着,天尊修长的手指夹着两枚棋子,对着他一甩手。

    随着棋子甩出,冰霜迅速将白姬冰封了起来,黑白两枚棋子轻轻一撞那冰柱,“嘭”一声……整根冰柱化成了晶莹的冰晶粉末,随着夜风消散。

    一群围观的小兵“妈呀”一嗓子,都纷纷躲到别处,这是什么功夫,太可怕!

    天尊下床,走到门口,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低下头,嘴角带着冷笑,自言自语了一句,“你就算把整个白姬族世世代代都加起来,也比不上妖王一根头发,蠢材。”

    就在天尊决定回去继续睡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远处两股熟悉的内力以及两股陌生的内力,跟涟漪一样漾了开来。

    天尊伸手,轻轻摸了摸下巴,两股熟悉的内力来自展昭和白玉堂,而两股陌生的内力没碰到过,但有个有趣的问题——这四份内力,竟然几乎不相上下。

    天尊纳闷了,展昭和白玉堂的内力不相上下他是可以理解,这是哪里又冒出来了两个高手,竟然内力跟他俩差不多?

    考虑到刚才白姬说的话,天尊倒是来了兴致,出门就开始四外找。

    有个小兵仗着胆子问他,“天尊,您找什么?”

    “有没有高一点的地方……啊!那里挺好!”天尊说着,一眼看到了那根今早刚刚加高的瞭望台,于是一跃……

    几个小兵张大了嘴,看着天尊跟神仙一样飞上了半空,落到了瞭望台的顶端,惊得塔里几个士兵纷纷四外张望……这是闹鬼了?

    天尊落在塔顶,果然站得高看得远,视野开阔。一眼,天尊就瞄到了白玉堂和展昭,他俩此时都在军营的外边,一个在东边一个在北边,都正和一个人对峙。白玉堂对峙的是一个红衣人,展昭对峙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人,两个人都是男的,年纪身形都和展昭白玉堂很接近。看着这两边对峙的情景,天尊莫名觉得有种微妙的感觉,而至于哪里有问题,他又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

    不过么,这个场面倒是的确教人意外,还以为对方设了什么陷阱等着他俩去钻,没想到竟然是单打独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