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529章 藏金
    小马驹的降生,给整个开封府都带来了一丝生气,一时间,来开封府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庞太师捧着肚子跑来了,八王爷也带着王妃来了,南宫纪趁着休息和多罗一起来的,赵普军营那几个将军也都来看,最后连赵祯都忍不住,带着庞妃悄悄出宫来开封府,看到小马后激动得说要赐封号,后来被包大人撵走了。

    小马驹也异常的活泼,像多多一样好动又十分亲近人,但是又像白云帆似的,有些挑剔。另外,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玉堂和展昭的衣服跟白云帆枣多多的毛色接近,又或者主人和马之间有些联系?小马驹有时跟着白云帆正蹦跶,白玉堂从一旁走过,它就跟着白玉堂走了。有事跟着枣多多,看到展昭,又跟着展昭跑了。白玉堂和展昭一天要把跟屁虫一样的小马抱回去好几回。

    霖夜火也是一身红,可是小马却没跟他,那天他不信邪,找了件白斗篷披上,也在小马眼前晃了晃,小马歪着头瞧了瞧他,却是没跟。

    小四子和小良子两个小孩儿跟小马驹处得就更好了,经常就蹭成一团,小五则是快成了小马驹的草垫子,每天翻着柔软的肚皮,在小马眼前打滚。

    小马出生三天左右,变得越来越可爱,大概是因为多多被养得好奶水足,小马驹的毛又长长了些,蓬蓬松松的,看起来肥嘟嘟,整天在各个马棚钻来钻去。

    黑枭它们一群大马跟在小马驹身后,一个两个都屁颠颠的,马棚每天都热闹得很。

    展昭这几天除了查案都想住在马厩里,只要转一圈发现人不在,就去马厩找吧,一个展昭一个小四子,一大一小托着下巴看着小马驹,看得一脸幸福。

    小四子这阵子都不粘人了,每天和小马驹称兄道弟。

    大概是因为出生后第一眼就见到了开封众人,又或者继承了枣多多的开朗性格,小马驹对开封府众人都格外喜爱,每一个都很粘,连太师来了都会过去蹭肚子。但同时又大概是因为继承了白云帆别别扭扭的性子,有时候你要摸摸它它就跑去躲起来,走远了它又跑来追你……总之搞得开封府众人抓心挠肝的,连包大人都每天至少跑来看它三四回。

    不过眼下又有了一个难题,给小马驹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这个问题搞得展昭万分头痛,当然了……更让展昭头痛的还是案情。

    这天清晨,展昭起了个大早跟小马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回到院子里,院中其他人都在。

    赵普打着哈欠,邹良和龙乔广带着影卫们,大家都拿着铁锹铁铲之类挖掘的东西。蓝狐狸也来了,提着展昭爱吃的烧麦,白玉堂也在,幺幺正在他身后和小五逗着玩儿。

    众人这是要去干嘛?挖金家的地窖!

    包大人那天聚集了原先金家的下人,逐个问话。

    对于命案他们知道的不多,因为都不是贴身的下人,大多是些帮过点儿小忙或者雇佣了一小段时间的,一问之下,才发现多是以讹传讹,真见过鬼,或者了解详情的,一个都没有。

    包大人严厉地训了他们一顿,让他们以后不准再妖言惑众,就把他们放走了。

    不过虽然关于金家的内部关系没问出线索来,却问到了其他一条线索。

    金家人都死了,但是金家的钱财应该还在。

    金老爷子是做金铺买卖的,当年是开封城数一数二的富户,家中财产可以说是不计其数!然而金家亡了之后,大部分的钱财却不翼而飞。据说金家老宅的地底下,有一座金库,构造十分的坚固,里边藏有大量黄金。

    前两天,下令彻底调查金家老宅之后,包大人就派驻了兵马将老宅团团围住,然后衙役们进入搜寻。

    金家老宅被烧过一次,剩余的几间屋子却是保存完好。

    四大护卫带着几百衙役仔仔细细搜了一遍,几乎没找到太多值钱的东西,也没找到任何的账本,这对于一个做大买卖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后,衙役们在金家的后院,挖出了几具骸骨。

    这似乎是呼应了传说中,金家孙媳妇在后院吃人的说法,于是衙役们将后院的土都挖了起来,按照公孙的吩咐,把所有的骨头都筛出来,放到一处。

    可就在挖土的过程中,却又有了意外的发现。

    在将后院几乎整个挖起来之后,地底却出现了一层坚硬的石顶。这不知道是什么石料浇筑的,比铁还硬,衙役们挖断了好几把铁锹都没挖开一个口子。

    最后,衙役们将泥土全部清理出来,地底出现了一个两个院子那么大的地窖顶,坚硬无比。

    所以说,众人怀疑这个没有入口的地下夹层,就是传说中那个地窖。地窖的入口可能是在某一处机关之下,反正衙役们没找到,于是……与其费力地找入口,不如直接将石壁挖开。

    今天,展昭他们就是要去挖开那石壁的,而至于比玄铁还硬的石顶要怎么砸开?展昭之说,带上蓝姨就行了,因此,蓝狐狸也跟着来了。

    天尊和殷候也很好奇地跟去凑热闹,反正最闲的就是他俩。

    公孙带着萧良和小四子,还有包延、庞煜、淳华和王琪,一起去验尸,听说挖出来的骸骨数量极多,光头骨就十多个,因此要拼成完整的尸骸,是个大工程。

    众人浩浩荡荡出了开封府,上街,却发现今天街上人尤其多,还都是些年轻人。

    “这么多人?”展昭纳闷。

    “都是各大书院的新生吧。”庞煜道,“明天新学季就开始了,各大书院陆续上课了,太学后天也要开始上课的。”

    “太学今年招了多少人?”赵普问包延。

    “嗯……那天点了有两百三十多个呢。”

    “这么多?”赵普惊讶,“以往不是每次就招一百来人么?”

    “嗯,今年太学扩大了么,新造了两个书院,可以把新生都装下,然后有三十来个新招的女生,兰惠书院扩大了好多,所以也正好,伊伊就在这些女生里头。”包延道。

    “这两百多个可是今年各地秋试成绩最好的人。”王琪道,“卷子夫子们都一一审过了,才子好多。”

    “是么……”众人都点头。

    “对了,今年来了好多江南的学生。”淳华道。

    “江南出才子也不稀奇啊。”赵普说,“哪年江南来的都挺多的吧。”

    “小馒头那是到开封考了,不然也是江南那边的参试。”庞煜道。

    包延点头。

    王琪凑过来说,“你们看江南考生的卷子了么?跟我们考的不一样的。”

    包延摇头,“还没看,送来之后都是给大学士们先看的吧?我爹倒是看过了,说今年新生的质素很高。”

    “我爷爷昨天看的。”王琪道,“你们知道今年江南秋试第一名的卷子是谁的么?”

    展昭和白玉堂一群江湖人也插不上嘴,听着几个小书生叽叽喳喳讨论些念书考试之类的东西,倒是也蛮新鲜。

    “江南有好几个才子呢!”包延对那边的情况比较了解,“三大才子应该都有可能吧?”

    众人好奇,“三大才子?”

    小四子仰脸问,“小馒头你是三个大才子里边的一个么?”

    包延摇头,“三大才子都是杭州人,人称诗书画三绝,诗是谢炎、书是赖天青、画就是岳子铭。”

    “赖天青的书法和岳子铭的画的确是很有名。”天尊点头。

    “谢炎的诗集开封也有卖诶。”淳华撇嘴,“赵兰那丫头整天捧着人家的诗集发花痴,据说样貌也不错。”

    “这三人里边琴棋书画最拔尖的应该就是谢炎吧,据说还是一表人才,江南第一的俊美书生,今年第一名是他么?”包延问。

    王琪摇摇头,“他第二名!”

    “有人比他考得还好?”包延觉得不可置信。

    王琪戳了戳包延,“我爹说,江南秋试考第一那位,是全国唯一一张能跟你不分上下的卷子。”

    众人都挑眉,公孙也八卦,“是谁啊?”

    王琪手指头晃了晃,“咱们都认识。“

    众人一愣。

    “林霄啊。”

    “林霄?”庞煜张大了嘴,“这家伙竟然是个才子?我还以为是跟我一挂的呢……”

    众人哭笑不得,林霄的确不像是个念书人。

    “林霄是谁?”赵普好奇。

    公孙提醒他,“那天林夫子带在身边那个年轻人。”

    赵普想了想,睁大了眼睛,“那小子不是林夫子请的保镖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少年武功也很好,这么说是文武双全。

    包延感慨,“那他比我厉害太多了啊,他功夫还很好呢。”

    庞煜无语地看包延,“小馒头,你怎么一点斗志都没有?这就认输啦?干掉他!”

    包延斜着眼睛看庞煜,“干你个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林霄……”殷候突然问,“姓林啊?哪里人?”

    “听说是杭州人。”王琪道,“真是突然冒出来的!据说推荐他的人是陈铭大学士,我爷爷说,陈铭学士从来眼高于顶,被他看上过的只有包大人。”

    庞煜歪着头想不通,“感情书生还有这种款式的啊……看着像个混子。”

    “林霄……”天尊想了想,这名字在哪儿听过。

    “林霄……”殷候也微微皱眉,同样姓林,莫名的,他就想到了一个人,是巧合么?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殷候和天尊这架势,都不解,“你俩认识他?”

    天尊搔了搔头,众人一看到他这个举动就点头——估计是想不起来了。

    白玉堂提醒,“你前几天天买的那张画上有署名。”

    “喔!”天尊一拍手,“对哦!”

    白玉堂也点头,“那张画如果真是林霄画的,光书画他就甩赖天青和岳子铭几条街。”

    “这么厉害?”展昭惊讶。

    白玉堂是行家,点头,“将来必成大器,难怪随便做把伞就能换那么值钱的酒。我师父买了那么多画,就这张最合算。”

    五爷话刚说完,天尊过来掐脖子,“臭小子!”

    再看殷候。

    殷候问,“他长什么样子?跟在林夫子身旁的么?我那天倒是看到一个背影。“

    展昭好奇,“你那天看到林夫子了?”

    “嗯。”殷候点点头,“有人跟着他俩,所以我多看了一眼……不过后来被老鬼拉走了。”

    “有人跟踪?”白玉堂皱眉,“什么人?”

    “就你宅子隔壁那个书院的人,那身袍子我见过。”殷候回答。

    包延等人眼睛就眯起来了,“乾坤书院的人竟然跟着林夫子?!”

    “小人得防啊!”庞煜也觉得不妙,“对了,四院交流的事情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了你们晓不晓得?”

    “不是还没定下来么?”展昭皱眉。

    “是有人故意传开的,太学不应战显得怕了似的。”淳华不满。

    “年轻人啊,真是有朝气。”天尊显然也很想看热闹,八卦地问众人什么时候开始比试。

    展昭还是有一点点在意。

    白玉堂见展昭皱着眉头,问,“你担心有人对林夫子不利?”

    展昭抱着胳膊,“防着点比较好。”

    “放心吧。”邹良道,“欧阳在太学附近加派了很多人,林夫子的宅子附近也安排了人。”

    “而且以林霄的功夫,一般人没法伤到林夫子。”霖夜火道,“放心放心。”

    “林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公孙问展昭,“不是派人去调查过了么?”

    “嗯。”展昭点头,“林霄的确是陈铭学士推荐的,包大人也知道这事情,陈学士还让去调查的人给包大人带了书信。”

    “那小孩儿不会伤害那老头的。”殷候道。

    展昭好奇,“你不是没见过他,光看了个背影么?”

    殷候笑了,“没听赵普小子说么,一眼看去以为是林老头的保镖。”

    众人想了想,这倒也是,林霄的确很照顾年迈的林夫子的感觉。

    说话间,众人已经到了西山脚下。

    展昭指着山对过一座十分霸气的庄园,问,“那边是戈将军的宅邸么?”

    邹良点头,“戈青他爷爷的家。”

    “他两家算是距离很近了吧。”白玉堂目测了一下,“会不会认识?”

    “这个也有可能,一会儿可以顺道去打听一下,我也有阵子没去拜会过老爷子了。”赵普道。

    众人上山。

    今天又轮到曹兰当班了,龙乔广跟他打趣,“今天撞鬼了没?”

    曹兰嘴角直抽,“没……这里几百个大小伙子,阳气那么重,一般的鬼估计不敢出来。”

    进了老宅的花园。

    花园里头已经没泥土了,挖了个干干净净,墙外的山坡上就堆了一座土山。花园凹陷下去一大截,下边果然如衙役们说的,一个平坦的石顶。石质是黑色的,还带点光泽,看着就很硬。

    院门口,一大车的骨头。

    众人看得直皱眉。

    庞煜望了望那坚固的石顶,问,“这要怎么挖?”

    展昭回头瞧蓝狐狸。

    殷候对提着裙子正在一旁观赏“鬼宅”的蓝狐狸招手,“闺女,过来。”

    蓝狐狸跑过来,瞄了一眼花园,一指,“就这个?”

    殷候点头。

    蓝狐狸伸手从腰间挂着的兜子里拿出了一双鞋子来。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蓝狐狸手中那双鞋子……看着似乎是铁的,黑色,镂空花纹,很好看,不过应该很硬吧。

    蓝狐狸套好了鞋子,展昭示意众人——退后。

    众人都有些不解,这是要干嘛呢?

    蓝狐狸提了提裙子,往花园的石顶上一蹦,众人就听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有些刺耳,地面上火星直冒。

    蓝姨脚上的铁鞋在石壁上画了几下,传来的声音跟铁器刮擦瓷器似的,尖锐异常,小四子赶紧捂住耳朵。

    白玉堂问展昭,“那鞋子是什么质地的?”

    “乌金的。”展昭道,“千年神物,和巨阙是一样的材质。”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同时,就见蓝狐狸一提气,抬脚对着地面霸气地一脚踩下去,随后地面整个一晃,众人就听到“卡啦啦啦”的声音传出来。

    蓝姨一抬脚,地面瞬间出现了一条裂缝,不断往前延伸。

    蓝狐狸又跳到另一头一脚踩下去……地面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裂缝。

    蓝姨脱下靴子上来,对拿着铁锹目瞪口呆的影卫们指了指,那意思——挖吧!

    众人维持这呆愣的状态,白玉堂转过脸,问展昭,“你踩人脸的那招是跟她学的吧?”

    展昭笑眯眯看白玉堂,那意思——我哪有踩人脸,猫爷是斯文人!

    白玉堂正无语,就听到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

    “哇!”影卫们将那条缝挖开一大块之后就往后一撤,地面整个塌了下去,众人往里一望,金光闪闪,耀眼夺目。

    小侯爷蹲在一旁目测了一下,伸手一指,“富可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