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539章 画与病
    【画与部

    乾坤书院几个盯梢的书生叫小侯爷给唬走了,不过众人心中还是疑惑,这乾坤书院做的那么过分,岳长风是安的什么心?

    展昭继续问林霄,十年前他父母的命案。

    林霄就大致将事发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一个八岁的孩子,半夜梦醒正赶上狂风骤雨,再加上父母突然遇害,指望他能记住多少线索真的挺困难。

    林霄之后做了不少调查,但是却一无所获,唯一记住的就是他爹和他娘争吵的时候,提到了要来开封,将事情都查清楚。

    林霄的爹名叫林子汶,杭州府一个不起眼的做伞匠,开了个伞铺,据说性格十分的书生气,平日与世无争,喜欢画画。林子汶年轻的时候考试成绩不错,有机会来太学读书,正如林霄所说,他人都到了开封了,却又愤愤不平地回去了。他在开封的这段经历,可能跟他后来说得,“要来开封查清楚”什么事情有关系,也可能就是他的死因。

    包延想了想,“的确有林子汶这个人在太学的名录里。”

    “二十一年前的名录里有这个名字。”白玉堂也点头,“但是后边标注的是未入学,没有其他的记录了。”

    “说起来。”包延接着道,“林子汶和谢意亭是同一批学生,都是二十一年前的。而金善是二十二年前那一批的,比他们早一年。”

    “你爹认识谢意亭么?”展昭问林霄。

    林霄茫然地摇了摇头,“没听过……”

    “唉,你爹不是画画特别好么?”淳华问,“谢意亭就是倒腾画卖的,会不会当年认识的?”

    林霄想了想,“也没准。”

    “对了,我爹有个朋友,叫沈博涛,他俩都是杭州府考了去太学的。”林霄道,“后来沈博涛没有回杭州府,我在杭州找遍了都没这个人,据他家里人说,他留在开封做了买卖,之后就断了联系。我到开封之后也打听过,还没找到这个人。”

    “沈博涛。”展昭想了想,“我一会儿回开封府查一下,有什么特征么?”

    林霄摇头,“我没见过,是听我爹的朋友说的。”

    这时,下边一辆马车停在了林夫子的家门口,戈青陪着一起来的,帮忙掀开了门帘,林夫子下车。

    林霄起身,众人也不拦着他,让他先回家。

    展昭看了看下边的情况,“戈青给送回来的呢,看来皇上也不是不知道有人跟踪林夫子。”

    白玉堂点了点头,“四院比试的事情迟早要发生,这一次比了也好。”

    “二十一年前太学跟谢意亭一个书斋的总共有三十人,其中并没有一个叫沈博涛的,姓沈的只有一个。”包延说,“叫沈雁。”

    展昭皱眉想了想,“也没听过。”

    “沈雁……”王琪摸了摸下巴,问,“是不是四十多岁,有些胖?”

    众人面面相觑,那天晓得。

    淳华问,“你认识一个叫沈雁的人?”

    “我认识太学那个沈雁!”王琪说着,戳了戳淳华,“你这记性,不记得啦?元庆书院那个院长啊!”

    淳华一愣,搔了搔头,“元庆书院……哦!那个胖院长?”

    展昭等人都好奇,“元庆书院,是这次参加比试的四个书院之一么?”

    “对啊,在开封能排到第四吧。”王琪点头,“沈雁是最年轻的院长,元庆书院向来跟太学关系不错的,因为院长曾经是太学的学生么,我有几个元庆书院的朋友,见过沈雁几次,老油条一个!”

    “他是杭州府的人么?”众人都问。

    王琪想了想,“这个就不清楚了。”

    “不过就算他不是沈博涛,但至少和死掉的那个谢意亭是同窗,我们可以去问一问他认不认识林子汶。”展昭说着,起身,让包延他们回去查一下开封府的人头簿,再将二十一、二十二年前的学生名录上的所有人都列一张表,让王朝马汉他们挨家挨户去走访一下。

    ……

    出了酒楼,其他人都回开封府,展昭和白玉堂带着小四子去元庆书院。

    至于他俩为什么要带着小四子去,因为天尊和殷候表示既然他们要负责四院比试的事情,那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有机会去敌方书院打探一下也好。展昭和白玉堂怕天尊和殷候去闯祸,干脆带着小四子去吧,小家伙也许帮不上忙,但起码不像那两个老的那么能添乱。

    展昭一手拉着小四子,和白玉堂并肩走在开封府的大街上。

    展昭问,“小四子,你家小良子呢?”

    小四子仰着脸,道,“小良子练字呢。”

    “练字?”白玉堂觉得新鲜,“他练字干嘛?”

    小四子道,“那天琪琪教了他个法子,说是能练好,所以他这几天正练呢,练好了好给他爹娘写信。”

    展昭笑了笑,“他倒是长进了不少。”

    “小霖子那天也这么说……”小四子说着,突然又一扭脸,“呀!小霖子和小林子重了!为什么大家的名字都有字一样的哪。”

    白玉堂看了看小四子,微微皱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道,“说到字一样……我好像在哪儿听过林子汶这个名字。”

    “你不是记得太学名录么?”展昭问。

    “应该是更早的时候。”白玉堂皱眉就想,“在哪儿见过呢……”

    说到此处,白玉堂脚步突然一停,对展昭道,“想起来了!”

    展昭瞧着他。

    白玉堂顺手抱起小四子,拉着展昭,“去一趟谢意亭的宅子!”

    展昭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跟着白玉堂跑去了谢意亭的老宅。

    此时,谢家门口还挂着白灯笼呢。

    展昭和白玉堂找了谢家的管家,到了谢家存放谢意亭宝贝的那个库房。

    白玉堂很快找到了一幅画,对展昭道,“看落款!”

    展昭仰起脸,就见白玉堂指着的是一幅古画,画上一首提诗,而落款的时间,正是二十一年前,名字是林子汶,还有一个印戳!

    展昭惊讶。

    小四子摸着下巴,“可是这个画跟尊尊买回来的那幅画画风不一样喔。”

    白玉堂点头,“这原本应该是一幅古画,林子汶只是题了首诗,评价这幅画!”

    展昭点头,这倒是也挺常见的。

    白玉堂问管家,“你家主人的书房之前失窃过一次,但是他也没说丢了什么,对不对?”

    管家点头。

    “你家主人有没有在书房里藏画之类的?”白玉堂问。

    管家想了想,“这个么……倒是不清楚。”

    ……

    白玉堂和展昭从谢家出来。

    展昭问白玉堂,“你怀疑,谢意亭书房被偷走的是一幅画?”

    白玉堂也不确定,道,“我只是觉得,如果谢意亭能让林子汶在画上提字,表示有些交情,林子汶画的造诣远高过他的字,谢意亭是个爱画之人,没理由不弄一幅他的画收藏。”

    展昭点了点头,“他俩是同一年的,但是林子汶又没进太学……”

    两人正往回走,就见一旁的宅子门一开,一个胖乎乎的皇城军士兵跑了出来,一眼瞧见展昭和白玉堂,愣了。

    随后就见那小胖子一拍手,“哎呀!所以说想什么来什么啊!我正想着晚上到金家老宅当班能不能碰着你俩呢!”

    展昭和白玉堂看过去,这是谢意亭家隔壁宅子里住的那个皇城军小兵王小胖。之前他就帮忙打听过谢家的情况,看他的样子,估计是又有什么发现了。

    众人边走边聊。

    王小胖说,“我又跟谢意亭家的小丫鬟聊了聊,我打听到,谢意亭那次书房失窃,被偷走的可能是一幅画!”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还真的猜对了?

    “是什么画?”展昭让小胖详细说。

    王小胖就道,“他家丫鬟说谢意亭这个人失眠很厉害,尤其是下雨天,听到点雨声就头疼说睡不着,所以他家的丫鬟一看到晚上下雨,都会给他端安神茶过去。有好几次,都看到他拿着一幅画唉声叹气。看到丫鬟进来,他就会将画卷起来,藏到一个黑色,带白梅图案的,很精致的盒子里。不过……失窃案发生之后,再没见他看过画!后来谢意亭死了,她们打扫他的书房,也没发现那个盒子,但毕竟是主人家的事情,她们也不敢乱说。”

    “你详细问了关于那幅画没有?”展昭问。

    王小胖点点头,“当然问啦!有一个丫鬟看到过一眼,说应该是一幅山水图,好像还是雪景。然后谢意亭每次看那幅画的时候,感觉捧着的不是画,是个发烫的山芋,捧着唉声叹气很烦恼的样子。而平时那个黑色的盒子也藏得很好,然后谢意亭外出的时候都会锁住书房的门,平日也不让人进去打扫,连夫人们都不能在他不在的时候进去!”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雪景图?

    王小胖将打听到的都说完了,就跑去换班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则是继续抱着小四子,往元庆书院的方向去。

    ……

    另一头,开封府里。

    公孙他们回来之后,小良子就满院子找小四子,听说没跟着回来,练完了字的萧良一肚子不乐意,坐在院子里给小马驹梳毛。

    包延拿出开封城的人头簿来翻阅。

    庞煜得闲,就问天尊,“老爷子,你那天买的林霄的画,拿出来我瞧瞧行么?他要真画那么好,我找时间也得收一张!”

    天尊就去房间里,把那幅画拿了出来,挂在晾衣服的架子上,让大家欣赏。

    众人全凑过来看。

    公孙不禁赞叹,“我从没见过这么画画的,他爹也画一样的风格么?”

    天尊点头,“他俩的画风几乎是一模一样!功力都差不多,血脉这种事情真是奇妙!”

    “奇怪啊!”公孙不解,“林霄他爹如果有这画功,绝对名扬天下,为什么没名气?也没见画廊铺子卖他的画呢?”

    “大概因为英年早逝吧?”天尊觉得挺可惜,“十年前过世的话,只有三十来岁。”

    赵普也和邹良也凑热闹来看画,欧阳提着一大食盒的烤狍子肉来分,身后跟着抱着弓箭,歪着头自言自语的龙乔广。

    天尊不解地看了看龙乔广,殷候也觉得奇怪,这娃没啥问题吧?才几岁啊,自言自语成这样?

    右将军抬头,看到殷候了,突然凑过去,对他招招手,“那什么,老爷子,借一步说话。”

    殷候跟他走到一旁。

    龙乔广问,“你几岁?”

    殷候愣了愣,看龙乔广。

    “一百多?”龙乔广问。

    殷候搔了搔头。

    “吴一祸几岁?”龙乔广接着问,“八十多?”

    殷候叹气。

    八卦地在一旁听的众人倒是也闹明白了,龙乔广和大多数人一样,没闹清楚殷候和天尊的岁数,殷候和天尊由于身份特殊,故意抹去了二十年左右的时间,让人产生了错觉。所以世人大多都以为他俩一百多岁,于是以此类推,吴一祸应该只有七八十岁。年纪对不上,右将军自然也猜不到吴一祸就是他偶像这个事儿。只是刚才吴一祸随口教了他两句他竟然脱胎换骨突飞猛进了,广爷就有些晕,觉得哪里不太对。

    殷候想着索性告诉他得了。

    只是殷候还没开口,就见院子那头,吴一祸和红九娘走进来了。

    吴一祸正咳嗽呢,九娘给他抚背,边埋怨,“这什么天啊,那么大灰尘,都不下雨的!

    病书生边咳嗽边摆手,示意——不严重。

    两人走进院子,就见一群人都围在一起,正看衣架上挂着的一幅画。

    病书生本身就是好这口的,于是也好奇走过来看一眼。

    只看了一眼,吴一祸愣住了。

    九娘也愣住了。

    这时,就听到吴一祸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众人都看他。

    殷候皱眉,公孙赶忙过去,“怎么……”

    公孙还没来得及伸手把一下吴一祸的脉,就见病书生一口血喷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喷在天尊挂着的那幅画上。

    天尊倒抽了一口冷气。

    庞煜他们几个吓得赶忙往一旁靠,随便一个不懂医术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口血喷出来人还好的了?

    公孙伸手给吴一祸把了把脉,稍稍松了口气,道,“没事,是肺热,血能吐出来是好事,带进去躺下!”说着,拿出纸笔开方子,交给辰星儿,“熬药去!”

    辰星儿和几个丫鬟赶忙就跑去熬药了。

    吴一祸一直咳嗽,红九娘和殷候将他扶进房间躺下,公孙给他扎了几针,咳嗽就渐渐止住了。

    门口,众人都围着。

    霖夜火问黑水婆婆,“喂喂,他不要紧吧?”

    岩弼也皱眉,“三爷很久没犯病了,是不是最近花粉多?”

    “三爷?”众人都看他。

    “呃……”岩弼张了张嘴,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于是就转身,带着小马驹回马厩了。

    众人都十分担心吴一祸的病情,说真的,之前都忽略了他“病书生”的称号,难怪魔宫的人都叫他病包了,这是真的病的不轻啊。

    人群外,龙乔广抱着弓,傻站在那里,微微皱眉——三爷……

    小良子拽了拽一旁天尊的衣摆,天尊苦哈哈看着那张斑斑点点都是血迹的画,捂胸口——心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