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607章 【恨意】
    欧阳少征和龙乔广带着五百出巡兵马赶到了苏州府城里,好么,此时一整条街都处于一种混乱状态。

    二颜宫和石虎堂的两拨人在街上打了个天翻地覆,四周围好多商铺都砸了,一些路人遭了池鱼之殃,还有不少摔倒了、吓坏的,总之整条繁华的大街现在一片狼藉,鸡飞狗跳。

    而远远看着那些苏州府的衙役倒是也到了,就是吓得扛着杀威棍躲得老远。

    火麒麟看得火往上撞,操起自己那根兵铁棍,一抖疯丫头的缰绳,脚后跟一踹马儿的三叉股。

    疯丫头好些日子没上战场了,这一踹是要冲进敌阵杀敌么!它可分不清楚前边混战的是敌军还是江湖人,战马么,一见终于能打仗了毛都炸起来了。只见疯丫头长嘶一声,撒开四蹄直冲入了混战的人群里。

    欧阳少征抡起棍就揍那群正打得难分难解的江湖人。

    疯丫头一路冲到底,欧阳少征棍子扫趴下了一多半。

    他跑出人群之后一拽疯丫头的缰绳,战马调转了马头。

    那群江湖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有不少受伤倒地的,还有一部分爬了起来,这会儿打红眼了,也不管谁是谁,抡起兵刃要继续打的时候……就听到空中破空之声传来。

    众人一愣神的当口,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砸到头了,飞出去老远。

    在街道这一头的龙乔广举着弓,他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射箭,却只看见弓弦颤不见有箭射出。然而对面那些刚刚爬起来的江湖人却好像是迎面挨了一闷棍一样飞出去栽倒。

    混战的场面总算是停了下来。

    欧阳少征对着手下一招手,“都给我绑起来!送去衙门论罪!”

    那五百随行兵马可不是苏州府的衙役,这都是赵家军的人马,上去就将那些江湖人五花大绑了起来。

    欧阳见那帮衙役还缩在一旁,就来气,“杵着干嘛?你们知府呢?!”

    衙役们面面相觑,有几个就回去叫知府大人。

    欧阳直摇头,太不像话了。

    龙乔广下了马,见地上有几个受伤的路人,就让士兵们把人都扶起来,伤重的找郎中看病,另外又派了人到各个商铺统计损失。

    那些商铺都不敢报案,只说损失不是很严重,但是关门的时候却又咒骂那些江湖人不得好死。

    龙乔广走到欧阳身旁,“大概是怕招惹那些江湖门派,日后遭报复。”

    欧阳不满,“这帮人要是放在黑风城当场就宰了他们,看下次还敢不敢!”

    右将军抱着胳膊看着那些被绑了的江湖人,示意苏州府的衙役都将人押回苏州府关押。

    “送过去也没用,保不齐给他们吃顿饭然后就放了!”欧阳摇头。

    龙乔广轻轻一拍他肩膀,示意——回去再说。

    两人告诉几个留下来收拾残局的衙役,让他们知府去五庄见包大人。

    吩咐完,欧阳少征和龙乔广就骑着马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

    龙乔广问欧阳,“觉不觉得奇怪?”

    欧阳点头,“奇怪啊,简直无法无天!”

    “不是说那些江湖人。”龙乔广皱着眉头,道,“我是说那苏州知府。”

    欧阳看他,“你说哪方面?”

    “知府不小的官,他也不是什么名门之后,我找人问过,此人普通出生,念过书当过兵,一路往上爬,才做到苏州知府。”龙乔广道,“我不相信他是个草包或者废物。”

    欧阳听了这话,抱着胳膊想了想,“倒也是,难道是故意的?”

    龙乔广皱眉摇了摇头,他也想不到这么做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两人到了五庄附近,就听到前方人声音嘈杂,抬头看,只见五庄门口聚集了不少人,还有马车什么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加快脚步赶过去。

    就见此时,五庄门外,站着石虎堂的堂主满石虎,他带了不少石虎堂的人来,将五庄的前门围了起来。

    欧阳侧耳听了听,满石虎应该是刚到,正对五庄门口几个守卫喊,“让霖夜火出来!”

    右将军就想笑,对欧阳眨眨眼,那意思——瞧见没?这就叫贼喊捉贼!

    五庄里,早就有影卫进去禀报了。

    桑犇就要出去踹死他,被诸葛音拦住了。

    霖夜火抱着胳膊往外溜达,展昭和白玉堂也跟了出去。

    赵普本想拽上公孙一起去,不过这会儿,公孙正围着桌子,看那个箱子里的金色傀儡人偶。

    公孙刚才听众人七嘴八舌详细描述了这个“邪门”的人偶之后,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可奇怪的是,将那些断手断脚都捡起来给那人偶装上之后,却又掰不下来了。

    公孙和包延俩书呆子捧出一大堆书籍在原地翻,这等奇物,竟然哪本书上都没记载过,简直不可思议!

    赵普看着公孙杀气腾腾翻书,莫名觉得,挺可爱……想到这里,九王爷甩头。

    公孙这边看书,另一边,小四子坐在天尊腿上,天尊靠着桌子,正盯着那箱子发呆。

    殷候突然问天尊,“你是不是想起,小时候玩过的一个游戏?”

    天尊一乐,看殷候,“你也想起来啦?”

    殷候望天,那意思——我从来没忘记过,谈何想起?

    “原理是不是很像?”天尊问。

    殷候点了点头,端着茶杯道,“那傀儡不是什么邪物,就是一个耍把戏的玩意儿而已,关键是想出这招的人挺聪明。”

    二老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天,低头,就见小四子仰着脸,看着他俩。

    天尊戳了戳小四子的圆脸蛋。

    小四子似乎心情不错,在天尊怀里滚来滚去,跟他闹着玩儿。

    天尊伸手搂着,再一次感慨,这娃真的胖呀……就是骨架小所以不显胖,这掐一把都是肉啊,好软乎!

    殷候托着下巴看着两人,突然开口说,“你还记不记得,以前跟妖王北上,我们住过一家黑店?”

    “记得!”天尊点头,“风顺客栈么。”

    小四子仰起脸,“黑店?”

    无沙大师凑过来,“那次我也在,阿弥陀佛,那客栈的掌柜专杀江湖人!”

    “为什么?”小四子不解。

    殷候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四子的脑袋,“他原本有个你那么大,那么可爱的儿子,一次几个江湖人在他客栈里喝酒了之后大打出手,他儿子被误伤,最后死了。”

    小四子张大了嘴。

    小良子皱眉,“好可惜!那什么江湖人啊这么缺德!”

    “拳脚无眼,在那种场合打起来,无论是有功夫的还是没工夫的,都可能会误伤到无辜。”殷候摇头,“那掌柜的原本性格温和,后来性情大变,见到会武功的人就在他们的食物里投毒,然后把那些武人剁碎了喂猪喂狗。”

    “那后来他被你们抓到了么?”小四子问。

    “他也想给我们下毒,自然是被发现了……之后他自尽了。”殷候道,“我记得很清楚,他死之前诅咒天下所有练武之人都不得好死。”

    “有些人行为疯癫,是因为怒火无处发泄。”抱着胳膊在一旁看公孙研究傀儡的赵普开口,“西域一带有不少悍匪原本都只是普通牧民,但是因为至亲被害或者某些无法挽回的原因,突然之间从人变成了鬼。你们听没听过,西域有个罗心部落……”

    小良子突然抬起头,“我听过哦!我娘跟我讲过那个事。”

    “是什么事?”小四子好奇。

    “罗心部落是一个游牧的部落,部落首领叫罗心,这个部落由很多不同的族人组成,一直很和平。”赵普道,“可是有一天,罗心的弟弟罗林到冕都城去买些东西。”

    “冕都城……”正翻书的包延抬起头,“就是那个一夜之间消失了的冕都城?”

    赵普点头,“冕都城里的几个地痞跟罗林发生了争执,后来误杀了罗林。当夜,罗心带人到冕都城屠城,杀了几万人,而且从此之后他成了悍匪,只要是冕都人他就杀……最后老贺设计把他骗到了一座空城,他是被剩下的冕都人乱箭射死的。”

    众人都忍不住皱眉。

    “他杀了那些地痞给他弟弟报仇不就好了么?”公孙也抬起头,“为什么那么凶残要杀光所有冕都人?”

    “老贺当时也这么问他了。”赵普一摊手,“他的回答是,他恨!那种恨就算杀光所有冕都人,也无法平息……他死时被箭射成了刺猬,但他还在最后诅咒冕都人各个死绝,永不超生。”

    庞煜忍不住一个激灵,“哇……这么大仇啊?好恐怖……”

    “最让人无法理解的,还不单单是他的恨!”赵普道,“你们能不能相信,罗心根本就不会武功!”

    “哈?”众人都惊讶,“什么?!”

    “他杀人都靠□□、诡计、蛮力……还有就是那股疯癫的劲头!”赵普道,“只能说,人这种动物,一旦被逼疯了,恨到极点的时候,会激发出无穷的潜力,而所有的人性也会随之泯灭,变成野兽!”

    殷候和天尊都抱着胳膊点头,“也对啊,当年那个客栈掌柜一辈子都唯唯诺诺胆小怕事,可儿子死后,一夜之间成了杀人的狂魔!”

    ……

    院中众人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研究傀儡人偶,话题却转移到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天尊和殷候想起了小时候的一段经历,这里都是武人,对于武人误伤无辜这件事也是深恶痛绝,但对于那种因为恨意而滥杀无辜的行为,同样不能认同。

    而相比起他们,展昭和白玉堂往外走的时候,聊的话题则是更加直接。

    “满石虎竟然亲自来找霖夜火?”展昭问,“他是不是真的怀疑霖夜火偷走了他的傀儡人?”

    白玉堂看着前边走到门口的火凤堂众人,问展昭,“猫儿,你相信那人偶是有预知功能的邪恶之物么?”

    展昭摇了摇头,“我不相信,我觉得可能是某种机括,比如说跟之前小四子玩的那一套九连环似的,用力掰是掰不开的,轻轻一拧倒是就解开了!”

    “我也这么觉得,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准确地和出事的时间对上呢?”白玉堂问,“还有,这东西如果不是满石虎做的,而是他意外得到的呢?”

    展昭想了想,“满石虎应该会觉得,这是个稀罕东西吧?”

    白玉堂轻轻摸了摸下巴,“猫儿,现在的情况是,一般人都会觉得这东西是不祥之物,对吧?”

    展昭点头,“嗯,可以这么说,掉脑袋就死人,多邪门。”

    “可如果……”白玉堂突发奇想,“你对着那人偶说,我想谁死……然后人偶的头掉了下来……结果那个人真的死了呢?”

    展昭一愣,“这就要完全换一种想法了!我会觉得这人偶可以用来下咒!下咒和预测,这就完全是两种境界了!”

    “如果有了让谁死,谁就死的能力,岂不是跟神差不多?”白玉堂淡淡一笑,“不管这东西满石虎是怎么得来的,杀这些人的,包括假扮霖夜火的,应该就是制作这个傀儡人偶的人!”

    说完,两人走到了门口,就看到火凤堂众人和石虎堂众人对峙中。

    展昭微微眯起眼睛,“一个人偶……”

    “若是多几个呢?”白玉堂显然和展昭想到了一起。

    展昭看他。

    “估计会闹的天翻地覆吧?”白玉堂道,“这案子到目前为止死了不少人,可真正的后果其实是……”

    “是整个江湖越来越乱了。”展昭也点头,“好似江湖人都在彼此仇视,自相残杀,这苏州府的门派,尤其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