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第673章 【两种可能】
    太学书斋前的小院里,白玉堂坐在石桌边,正在喝茶。

    不远处的一棵菩提树上,幺幺趴着一根扭麻花一样卷着往上长的树干,晃着自己漂亮的尾巴,睁大了眼睛看着上方一个鸟窝,一对说不上名字的鸟儿,正在飞来飞去地给窝里的小鸟喂食。

    太学里头,白夏正给学生们讲课呢。

    白夏虽然不考功名,但也是大才子一位,又风趣,长得也好看。太学的学生听他讲香料课听得津津有味,隔壁兰惠书院的女孩子们也都跑来了,隔着窗户听课。

    白玉堂在院门口喝着茶,往里望一眼,看到书斋里那群学生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爹。

    五爷无奈摇头,他爹跟他师父一样,不犯二的时候那架势都能唬住人。

    五爷正歇着,就见石桌对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来。

    白玉堂盯着那个脑袋看了一会儿,脑袋的主人钻了出来……正是那小胖墩,刘南。

    刘南爬到凳子上坐好,睁大了眼睛看着白玉堂。

    这孩子是真的胖,下巴双层的,滚圆,不过长得十分可爱,虎头虎脑,大眼睛,双目清澈,天正无邪。

    白玉堂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茶杯,看着眼前福满的小胖墩。

    刘南爬上凳子之后,伸手够茶杯,不过手短没够着。

    白玉堂拿过茶杯给他倒了杯茶,放到他眼前。

    刘南捧着茶杯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开口说,“我想问你个事儿。”

    白玉堂点点头,示意他问。

    “我长大以后,也会变成一个无聊的江湖人么?”小胖墩一个问题,倒是把白玉堂问得一愣。

    五爷端详了一下眼前这个忧心忡忡的小家伙,问,“你觉得江湖人很无聊?”

    小胖墩双手托着下巴,“很多江湖人学了很久的功夫,还是打不过人家。能抢天下第一位子的没有几个人哦,那学了功夫之后,要干些什么呢?”

    白玉堂看着刘南,道,“我小时候好像也问过我师父这个问题。”

    刘南惊讶,“你这样的也会有这种困扰么?”

    白玉堂不解,“我这样的?”

    刘南望了望天,嘟囔了一句,“你这样的,看着就是属于能争天下第一的那一拨里的啊,我这样的就是挤不上第一排的。”

    白玉堂笑了,“我小时候的确是跟你有些不同。”

    刘南挑挑眉——果然吧。

    白玉堂道,“你是在大门派学的功夫,我是跟我师父单独躲在山里学的功夫。”

    刘南歪头,然后嘞?

    “所以从小到大都没人跟我说过要争天下第一或者第二什么的。”白玉堂道。

    刘南双手托着下巴,“你师父本来就是天下第一。”

    “我师父的功夫跟殷候、夭长天是差不多的。”白玉堂道,“当年他会糊里糊涂当了天下第一,是因为殷候和无沙大师恶作剧,骗他去比武。”

    小胖墩点头啊点头,“这个我也经常听我师兄他们说起,这个世上就是这样子,是不是有天注定这种说法?”

    白玉堂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牙都没长齐的小孩儿,“你知道的还不少,十岁不到就想着天注定,是不是早了点?”

    “我要怎么样,才能以后有用一点儿,不要那么无聊呢?”小胖墩撅个嘴,“我不想变得跟我以前的门派师兄一样,总在说别人的事情,我是不是也该拜个师父躲起来学功夫?”

    白玉堂看着眼前困扰的小孩儿。

    “你当年问了天尊,他怎么回答你的?”刘南好奇问,“他既然是天下第一,要求一定很高吧?”

    白玉堂道,“我问我师父长大后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嗯嗯!”小胖墩点头,仔细听。

    白玉堂道,“他说,有三件最重要的事情。”

    小胖墩眼睛都不眨,“三件啊……”

    “第一是自力更生。”白玉堂托着下巴道,“第二是孝顺父母、第三是找个喜欢的人白头到老,如果能再交上几个知心的朋友那就是完美了。”

    刘南眨眨眼,盯着白玉堂看,良久,他撇嘴,“你是不是不诚心说?!”

    白玉堂无奈,“他就是这么说的。”

    “跟我娘说的一样哒?”刘南不满,“天下第一对徒弟的要求怎么会跟我娘一样?”

    “无论你是天下第几。”白玉堂无所谓道,“你首先得是个人。”

    刘南皱眉头,显得很困惑。

    “很多天下第一的毕生夙愿就是上面这三条。”白玉堂道,“你本着这样的心去学功夫,就不会无聊了。”

    小胖墩看着白玉堂,“那我要选谁当师父呢?”

    “你不是想入天山派么?”白玉堂问。

    “天山派的哪个人是我的师父?”刘南好奇。

    白玉堂叹了口气,“到时候彼此挑呗,那个能让你服气的,就是你师父。”

    “让我服气的啊……”

    “方方面面都能让你服气的那个。”白玉堂放下茶杯,伸手拍了拍刘南的脑袋,“我从小到大只有一个师父,展昭从小到大有三百多个师父,赵普的师父偷偷教他功夫,无沙大师每天让霖夜火学佛法……可见跟谁学武功并不重要,怎么学也不是问题。”

    “不会被教坏么?”刘南担心。

    白玉堂点头,“除了找个让你服气的,还要找个疼你的。”

    “怎么样的师父是疼我的师父?”刘南想不通。

    “世上谁最疼你?”白玉堂问。

    “我娘啊。”

    “所以说,跟你娘对你说一样话的那个,就是疼你的。”白玉堂对睁大了眼睛的小胖墩笑了笑,“至于将来会不会无聊,得看你将来想做什么,学了功夫是跑江湖还是参军或者回家种地,都无所谓的。找到你想做的事情,你就不会无聊了。”

    小胖墩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白玉堂看了良久,最后眯眼一笑,爬下凳子,跑去书斋了……刚跑到院门口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跑回来了。

    白玉堂见他跑到身边,对着自己伸手,就下意识地一接……手里多了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东西,黄豆大小,看着像棵种子。

    “这是什么?”白玉堂不解。

    “长生籽。”刘南回答,“长生树的种子。”

    “长生树不是个传说么?”白玉堂无奈。

    “谁说的!我从一棵长生树上摘下来的果子里弄出来的,晒了一兜子,这个给你做谢礼。”说完,蹦蹦跳跳跑了。

    白玉堂拿着那粒树籽对着阳光照了照,边道,“要不然种你院子里?”

    说完,看向院门口的方向。

    就见院门后边,展昭探出了头来,对他笑。

    白玉堂对他勾手指,“站门口那么久不进来……”

    展昭溜达进来,到了他身边坐下,伸手一勾他脖子,“不打扰你教小朋友么。”

    白玉堂见展昭心情不错的样子,问,“查到线索了?”

    展昭一拍手,拽着凳子往白玉堂身边挪了挪,继续搭着他家耗子的肩膀,“问你个事儿!”

    白玉堂哭笑不得看他,这开头怎么跟刚才那小胖墩一样的?

    “你知道树灵么?”展昭神神秘秘地问。

    白玉堂皱眉,“树多少岁?”

    展昭盯着白玉堂看了良久,伸手捏脸,“果然是家养的耗子,随猫……”

    白玉堂捏着他手腕子将他爪子拿开,问,“什么树灵?”

    “简单点说,有人在木棉树下惨死,冤魂不散附身木棉树,每当木棉花开的时候,冤魂化身成了树灵,出来报仇!”展昭说完,不忘补充一点,“据说所有开血色花朵的树,都有树灵!”

    白玉堂叹了口气,问,“你是进宫撞见什么神婆了?”

    展昭望天。

    展昭拿起白玉堂的杯子喝了口茶,继续说,“如果不相信树灵成精一说,那么木棉花瓣的出现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白玉堂看展昭,等他详细说。

    “第一种,不小心!”展昭伸出两根手指头,“第二种,不是不小心!”

    白玉堂无语地看着勾着自己肩膀胡说八道的展昭,“你倒是举出除此之外的第三种情况来看看?”

    展昭眨眨眼,伸出第三根手指,“不是不小心也不是不不小心。”

    白玉堂扶额,“猫儿你究竟想说什么?还不如喵喵叫来的容易理解”

    展昭单手拖着下巴,戳戳白玉堂的脖子,“意思就是说,要不然那老太太是高河寨的人,要不然她要找高河寨的人。”

    白玉堂寻思了一下,道,“是高河寨的人,意思是他不小心带出了别院里的木棉花瓣。要找高河寨的人,表示他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把木棉花丢在了泥地上。”

    展昭点头啊点头,笑眯眯看白玉堂。

    白玉堂有些疑惑,“你进宫之前也没什么,进了趟皇宫出来心情很好的样子,应该还有别的什么发现吧?”

    “我这趟进宫,想通了一个道理!”展昭轻轻晃了晃手指头,“木棉花花瓣的道理,同样也适用于请帖!”

    白玉堂楞了一下,随后就是一挑眉,“哦……你的意思是,请帖可以是有人抢扁青手里的,也可能是扁青去抢别人的。”

    展昭顺手摸白玉堂的下巴,“聪明!”

    白玉堂将他到处乱摸的手拿下来,边道,“要不然从你认识的人里下手查查看?不会又是什么烂桃花吧?”

    “后面那句可以省掉!”展昭拍白玉堂肩膀,“对了,太学怎么还没下课么?都晌午该吃饭了!”

    ……

    而此时,院子后门口,一群太学学生站在那里,前边挡着门的白夏正对他们摆手,让他们不要吵。

    公孙抱着小四子看赵普。

    赵普一摊手,白夏挡着门不让从院子里走。

    霖夜火摇着头看着院子里勾肩搭背摸来摸去的展昭和白玉堂。

    庞煜问,“还不能吃饭啊,饿死了!”

    白夏对众人竖食指,“嘘!不准妨碍我儿子谈情……不是,是谈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