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桃乌龙 > 26、第二十六章
    能在危机发生时力缆狂澜最终反败为胜,是每一个成功人士和普通人的重要区别。

    白桃没有穿越回过去几分钟的超能力,但她有别的招——

    “对!我要离婚!这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下去了!”白桃不仅没服软,反而变本加厉提高了嗓音,她冲着裴时吼道,“老公,你胃都不舒服成这样了,脸色这么难看,看到我仿佛都像不高兴一般了,却还不主动联系我,生病了也不喊我照顾你!我知道你爱我,怕我知道了担心,但夫妻之间本来就要互相扶持的,你这样太过宠爱我,生病都不说,让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到位,心里愧疚的只想和你离婚!结果你现在还有脸问我为什么要离婚?!你还不心知肚明?!”

    “……”裴时果然彻底愣住了。

    先发制人斥责完,白桃乘胜追击放软身段一脸绿茶道:“一定是我不够好,才让你觉得我没法分摊哪怕你身体不舒服的压力!老公,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们的婚姻继续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说到这里,白桃适度露出了哀伤惆怅的表情,这一刻,她的演技爆棚,甚至连眼眶都红了,声线颤抖表情真诚而痛苦,“我这样的老婆,要来何用?不如离婚,放你自由!”

    裴时好像被白桃这番说辞完全镇住了,毕竟如此u型大转弯般的对话,他大约也从未经历过。

    过了片刻,这男人才仿佛终于找回了冷静,他皱眉看向白桃:“你要离婚就为这?但我怎么觉得……”

    “你觉得不重要,重要是我觉得!”白桃抢白道,“老公!你生病不让我知道,太让我寒心了!”白桃声泪俱下控诉道,“你不要觉得我们之间没问题!我觉得我们的婚姻已经快触礁了!”

    恶人先告状,趁着别人思维逻辑还没理清楚,先把人绕弯了就行!而扰乱别人思维的第一步,就是不断打断对方的理智陈述和分析。

    只可惜裴时没那么好打发,他并没有被白桃带偏,只皱着眉继续道:“你不是说不来爬山?怎么突然就来了?还有你刚才不是说拍了照片?说我的犯罪证据你该拍的都拍了?”裴时抿了抿唇,“所以你拍了什么?”

    这……

    这怎么能难得倒白桃呢?

    她从容镇定解释道:“可能夫妻连心吧!我刚才在家里,本来正打瞌睡,可突然就梦见老公胃不舒服,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就是醒来后都很真实,我就想,肯定是老公给我托梦了!担心你有什么事,所以就立刻开车赶来了!”

    “至于拍了什么?你看,拍的都是老公爬山时候英俊帅气的样子。”反正本来拍的就是裴时,白桃当即掏出相机以正视听,然后义正言辞道,“老公,你可能有所不知,如今社会,长这么帅就是一种犯罪,我已经把你的‘犯罪证据’该拍的都拍了!”

    “……”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老公,离婚的事回去再说!回家再和你算账!我现在看到你胃痛,心里难受得不行,我先送你去医院!从明天起,你不要出去应酬了,在家里好好养胃,我每天亲自给你下厨!”

    作为一名成功的漫画家,白桃曾经总结过一条经验——不论你一画的连载里男女主多么甜蜜互动,只要你这一画连载结束时剧情对男女主下刀子了,那读者就会觉得整画连载都是虐的——没错,给读者最后印象的永远是最后的剧情,而这一点,放置到现实生活里也一样,只要劈头盖脸扔出一堆问题,一般人最终只会关心最后一个。

    自己这么噼里啪啦一串话,裴时果然被转移了话题,并且显然确实只关心了自己最后一句话。

    这男人皱紧了眉:“每天亲自下厨太辛苦你了,没必要,我……”他刚说到这里,胃大概又不舒服起来,表情也变得有些不对。

    “别说这些了,走!老公,我先带你看病去!以后这种事,不可以再发生了,你要病了,第一时间必须和我说,你再这样,就离婚吧!”

    裴时的胃确实有些难受,此刻也顾不上别的了,只接受现实地任由白桃拉着走,白桃今天都怪怪的,但裴时也无暇顾及了,他确实被白桃最后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并且在努力想对策——如何自然又不伤感情地让白桃放弃给自己亲自下厨的决定。

    毕竟连吃几天白桃亲自做的东西,裴时有点担心自己看不见下个月的太阳。

    也大概是心诚则灵或者是刺激的正面作用使然,在对白桃亲手做饭的恐惧驱使下,裴时就近叫了跑腿买了胃药吃下后没多久,胃竟然很争气,在白桃并不怎样的做饭能力面前十分识相得恢复了。

    既然不痛了,那自然不用中途跟着白桃离席了,裴时看了眼手表,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再过会儿,今天的活动差不多就告一段落了,你看你去车里等我半个小时左右?”

    白桃刚闹了个乌龙,见裴时并不纠缠不放,当即见好就收,非常乖巧体贴地点了点头,然后含情脉脉地看了裴时一眼,叮嘱道:“那老公快点哦,我等你。”她朝裴时眨了眨眼,摆出依依不舍的姿态还挽住他的手晃了晃。

    只是刚送走裴时,白桃正准备往车里走,就迎面撞上了孙静,对方像是刚从果树林里自拍回来,一抬头见了白桃,登时露出了见鬼般的神色。

    “fiona?!”孙静的语气上扬,甚至有些气急败坏,她质问道,“你不是不来吗?怎么也在?”

    “我给裴总送份重要文件!送完就走!”

    白桃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很快和孙静告辞后就回到了车里,只是她的屁股还没坐热,微博私信就又来了,还是来自那位举报者,只是语气却更激烈了——

    “白桃老师!我对不起你!我给出了假情报!那不要脸的臭小三!今天还是来了!裴总,请你对他放弃治疗和抢救吧!他不配,他不值!这两面三刀的男人!请你狠狠分走他的钱,不要便宜了那个垃圾小三!”

    本来白桃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谁这么眼瞎举报了自己,还正准备好好排查一番,没想到如今自己就已经沉冤昭雪真相大白!

    这该死的举报人,妈的竟然就是孙静!

    *****

    等裴时结束活动和白桃一起返回家里,白桃还都在生气——

    孙静什么眼神?到底哪只眼睛看出自己没文化了?!

    她想来想去还是气不过,决定一定要让孙静刮目相看,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人格魅力!

    一回到家里,白桃就直奔自己的书房,一穿越过来,她就迫不及待参观过自己的书柜,那上面可都摆满了莎士比亚、叶芝、司汤达,还有各种各样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但看起来就很高级很有格调的名著!最重要的是,从书脊来看,都是原版!

    虽然一下子穿越过来后,接手了自己一大个烂摊子,但也有少数让白桃颇感骄傲和欣慰的事,五年前的自己可对这些名著一点兴趣都没有,沉迷地摊文学和厕所读物,没想到时间让自己成长了这么多,五年后的自己,变得如此有底蕴!书柜上看得竟然都是这么有深度的东西!

    白桃决定从书柜里拿几本来,然后带去公司,每天在孙静面前拿着书多晃晃,让她发现自己如此高品位的阅读层次,久而久之自然对自己改观。

    白桃兴高采烈地从书柜里抽出了莎士比亚,结果因为用力过猛,竟然直接把书脊给抽出来了……

    这原版书难道买的是古早版本?书脊都和书的文本分离了?这么容易就把书脊抽走了?脱胶?

    白桃带着狐疑定睛一看,结果差点没晕过去。

    这哪里是什么莎士比亚英文原本,这书脊里的,分明还是一本封面艳俗的地摊文学——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

    ……

    我日。

    白桃瞪着上面浮夸的排版,心里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很快,她的预感就成了真——

    《浮士德》的书脊里面是《霸道王爷的小宠妃》

    《红与黑》的书脊里面是《纯情少爷俏厨娘》

    《战争与和平》的书脊里面是《漂亮姐姐与小狼狗》

    ……

    白桃盯着这一地的地摊文学,只感觉到深切的绝望,果然,人是无法改变的,五年前自己啥德行,五年后还是这样……

    这书脊……看来是自己买了装在地摊文学外面充面子的……

    她确确实实没看什么名著,看的还是那些霸总狗血……

    白桃正对着满地书脊下自己真实的爱好目瞪口呆,裴时从门外走了进来:“刚才……”

    白桃愣了几秒,立刻反应激烈地整个人扑到了地上的书上,想要遮挡裴时的目光——绝对!绝对不能让裴时发现自己竟然搞了一堆名著假书脊!

    然而对自己夸张的行为,裴时竟然一点没意外,他冷静地瞥了白桃一眼:“这些《霸道总裁的小娇妻》你不是都看过好几遍了吗?今天拿出来重温?”

    ……裴时竟然知道?!

    白桃咳了咳,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尴尬道:“你知道我里面放的是这种烂俗小说啊?”

    “恩。”

    “……”

    这看来确实裴时知道自己这么没格调了……

    但白桃是绝对不承认的,她冷静道:“是这样,其实吧,人的格调可能一辈子也就那么点,此消彼长,我吧,都把格调用来找老公了,为了找老公,不得不牺牲了点别的方面的格调,我……”

    “没觉得你没格调。”结果白桃的歪理邪说被裴时打断了,这男人顿了顿,看了一眼地上辣眼睛的封面,“看通俗小说解压很正常,就是少看点黄色描写。”

    裴时抿了抿唇:“我有天好奇拿了两本翻了下,黄色的部分有点多了,没说两句话就床上去了,虽然是通俗小说,但也太没有逻辑了。”

    ???

    不是,裴时,你和地摊文学讲什么逻辑……

    “我进来是想说,刚才门口有你的快递,我替你签收了,盒子在楼下。”裴时说完,又含蓄道,“这几年通俗文学进步挺大的,买点新的吧,更新下审美。”

    他说完,在白桃的目瞪口呆里镇定自若地走了。

    自己哪里是打算重温啊!自己不过是为了找本名著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