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桃乌龙 > 29、第二十九章
      虽然自己背地里骂裴时垃圾被正主当场抓获, 但白桃此刻心里最明显的感受却不是害怕或者惶恐,而是非常剧烈的心跳感。

      她呆呆地盯着去而复返的裴时,看着他隐在车窗里棱角分明又有些冷淡的侧脸, 突然有种疯狂心动的感觉。

      “你绕了一圈回来的?”

      这餐馆门前这条是单行道, 也禁止掉头, 除非绕一个大圈子, 否则根本不可能离开后重新返回。

      裴时没回答白桃的这个问题, 只看了她一眼:“上车。”

      白桃当即从善如流爬上了车,从外面的寒风到车内的暖气,白桃整个人终于暖和起来了,她看了裴时一眼, 决定厚着脸皮开始狗腿吹捧:“老公,你真好, 我就知道老公不会抛下我一个人,对不起啊,老公, 刚才那么多人看着, 我想着避嫌, 虽然内心也很痛苦不能和老公一起走, 但想着待会我们不还是殊途同归吗?就……老公别生气啦,我知道刚才我竟然拒绝你,你肯定心里不开心,但……”

      “没生气。”裴时的声音很镇定地打断了白桃, 顿了顿, 他继续道, “我不会为了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就浪费自己的情绪。”

      “哦。”白桃听他这么一说,也放心了, “你没生气就好。”

      说的也是,裴时怎么会生气呢!在那些新闻报道里,他都从不和自己生气,只会对自己生气!觉得是他自己做的不够好!此前是自己以小人之心揣度裴时了。

      只是白桃正在深深自责反省之时,就听片刻的静默后,裴时再次开了口:“以后不要乱夹菜。”

      男人的神色自然镇定,语句言简意赅,但努力分辨,白桃仿佛觉察出他声音里竭力隐藏的不自然。

      见白桃没接嘴,裴时非常刻意地咳了咳:“你听到了吗?”

      “嗯?”

      裴时脸色有些沉下来,不太高兴的样子:“以后,不要乱夹菜。”

      白桃愣了片刻,才有些恍然大悟地反应过来:“所以你还是生气了是不是?因为我给别的男人夹菜?”

      “我没生气。”裴时几乎是白桃话音刚落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声音也难得带了情绪波动般微微抬高,这男人不自然地强调道,“我不至于你给别的男人夹菜就生气,我说过了,我没有那个时间在意这种事,只是我觉得站在客观的角度,你这样给别的已婚男高管夹菜是不合适的。”

      “虽然你可能问心无愧,但第一,别人可能会戴有色眼镜,觉得你别有意图;第二,夏总的太太要是知道,未必乐见这种场面;第三,夹菜不卫生;第四,太浮夸了,和我们时来科技企业文化不符,我非常反对这种对领导溜须拍马的风气……”

      “裴时,那个酱牛肉,原来是要夹给你的。”

      “第五……”裴时本来正逻辑分明一气呵成地分析着夹菜弊端,直到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般的愣了愣,“什么?”

      白桃一字一顿重复道:“那个酱牛肉本来是要给你的呀!但是孙静老瞪着我,我就只好中途风骚走位,夹给夏总了!”

      裴时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你给我夹菜干什么?”

      “你不是最喜欢吃酱牛肉吗?我看到那个菜第一反应就是想夹给你呀。”白桃摸了摸自己还因为微醺有些泛红的脸,“喝了点酒,有点迟钝,以为自己在家里,等站起来想夹菜给你才想起来了。”

      她想起裴时刚才一二三四五点的弊端分析,瓮声瓮气道:“我其实是用了公筷的,但你要觉得夹菜不卫生或者太浮夸,那我以后不了吧。”

      “哦。”

      此后,裴时没有再开口,白桃心里松了口气,这个话题看来就这么结束了。

      同时,白桃突然想到自己后续职场剧情里的一个情节,近来裴时开会太多,也难得有时间逮着他,索性趁着此刻把这些问题都一股脑抛出来询问起裴时正常职场中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一般会是什么样的走向来。

      对于白桃的问题,裴时回答还是惜字如金的风格,没有一个字多余,但是每一次都能恰到好处地解决白桃的疑问,也很少使用过分专业的词汇,即便白桃这种毫无工作经验毫无数据方面专业知识的人,也能听得懂。

      白桃噼里啪啦问了十来个问题,没一会儿就都理解了,她高兴地掏出自己的灵感本,记下了由此引发的职场剧情思路,一想到后面几期连载里也有主干事件和内容了,不由得就十分兴奋,双眼放光地盯着裴时道:“老公,你真的是一个好老师!讲的东西深入浅出!就是我这种门外汉,听了都觉得受益匪浅!”

      马屁这种话只要一开了头,后面就好发挥了,白桃进入了状态,毫无心理负担地直吹起彩虹屁来:“老公,难怪你能当创业公司老板!我今天参加了展厅培训,才觉得你好厉害!真的好棒啊老公!”

      “不靠家里靠自己,这样的男人才有魅力!我相信老公你即便不是裴家的人,靠自己也能成为现在这样的成功人士!因为你有这种能力!我爱的就是你这样的!不是爱你的家世,是爱你的优秀!”

      裴时一开始还抿唇不语,但大概白桃的吹捧用力过度,最终,这男人还是有些受不了般地开了口:“没什么,别说了。”

      裴时还是镇定地开着车,但声音却有一丝不自然,他轻轻咳了咳:“我只是从小就习惯这样。”

      裴时的表情很冷静,语气也非常平常,然而这一刻,白桃才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无形装逼……

      “所以你实在想夸,稍微夸一下就好了,没有必要这么夸,保持适度。”

      行吧……

      人性果然是共通的,连裴时也不例外,彩虹屁攻击果然放诸四海皆准,这男人虽然脸色沉静,然而微微泛红的耳朵和弧度微微上扬的唇角却泄露了他的真实心情――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男人,果然都是吃表扬和崇拜这一套的!

      既然如此……白桃决定趁热打铁再接再厉,她不遗余力地继续吹捧道:“老公,别谦虚!过分谦虚就是骄傲!在我看来,怎么夸奖你都没不适度!你看看你,不仅这么优秀,连教别人都这么厉害!你下属一定很幸福!遇到工作上的问题,能有你这样的老板这么清晰明白地解答!”

      裴时仍旧目不转睛地开车,仿佛不为所动般:“都说了时来科技不流行溜须拍马一套。”他顿了顿,然后补充道,“另外,我也不给下属讲解问题。”

      “嗯?”

      “你是第一个。”

      这下轮到白桃愣神了,明明朝裴时扔彩虹屁炸弹的是她,如今却被裴时如此简单一句话就搞的有些心慌了。

      “没给别人讲过。”

      日!

      白桃觉得自己完了,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裴时却一无所知,仿佛还嫌不够似的,微微皱眉瞥了白桃一眼:“所以你也应该不要给别人夹菜。”他顿了顿,有些不自然地补充道,“我不是小气,也不是介意,我不是那种成天只会盯着这些事的男人,只是觉得为了以表公正,站在遵从正常礼尚往来的大格局而言,参照我所经手的商业谈判,做什么事权利义务对等,彼此要有对价。”

      等车行进到别墅地下车库时,裴时熄了火,再看了白桃一眼,状若自然地又关照了一遍:“总之,不要给别人夹。”

      其实只是挺轻浅的一眼,但白桃没来由的却觉得裴时这个眼神里充满了像是带着小钩子一样的丝,一下子精准地缠绕到了自己身上,连带着感染了自己的思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桃已经相当乖顺地点了头。

      “今晚我加班,估计要一整晚,在书房,你先睡。”

      白桃又下意识点了点头,她的酒精还有一些残余,直到上楼回到自己房间,还觉得有些晕乎乎的,等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脸还有些微微发烫,只是关了灯,白桃辗转了片刻,还是毫无睡意,于是索性开了灯,下楼想去看看裴时。

      在裴时加班时表现出体贴和温柔,给他热一杯牛奶或者切点水果,裴时一定会高兴的晕过去吧?毕竟这可怜男人要加班一整晚,自己还是给他搞点东西补充下能量吧!

      白桃这么一想,就有些给裴时送惊喜的打算,只是等她蹑手蹑脚地轻声下楼切了水果,才发现书房的灯是暗的,白桃皱眉摸进了书房,用手机开了手电筒,才发现裴时的书房里一个人也没有,难道提前结束工作了?自己先回房间了?

      白桃重新走到裴时二楼的房间门口,果然,从房内能听到淋浴的声音。

      如今这个点,不算晚,裴时又提前结束了工作,还去洗澡了,那……是不是这男人等洗完澡,就会到自己房门口提出那方面的要求?毕竟虽然是恩爱夫妻,但自白桃穿越过来,她可是可着劲逃脱这方面的义务……

      只是但凡是个正常的已婚男人,不沾花惹草的情况下,总归是……忍不住的。

      自己今晚,可能是逃不掉了!

      白桃心里既紧张纠结又感到害臊焦灼,她在裴时房门口来回踱步思想挣扎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该来的总会来,要不索性心一横,今晚就把这道坎给过了!毕竟平心而论,不管是此前的新闻来看,还是如今而言,白桃都觉得,裴时这个人,还是可以的,长得也是……符合自己审美的。睡一下,好像也不是很亏……

      白桃思来想去,终于做出了重大决定,决定今晚就豁出去把裴时给睡-了!

      而也恰是此时,屋内的淋浴声停了,裴时洗完澡了!

      白桃狠了狠心,伸手握住了房门的把手。

      只是她心里那点心猿意马和绮丽气氛,完全在握住门把手转动的那刹那没了。

      裴时的房门竟然上了锁!!!

      家里就自己和他两个人!他洗澡竟然房门上锁!

      怎么的?防火防盗防白桃?!还怕自己半夜梦游强-奸他吗?!

      白桃这下刚才的纠结完全烟消云散了,她努力转动了两下把手,愤怒拍门道:“裴时!裴时!”

      裴时姗姗来迟,已经穿上了浴袍,可惜头发没来得及吹,他打开门,有些讶异地看向白桃。

      白桃状若自然道:“你没加班啊?”

      “今晚工作提前结束了。”裴时回答完,伸手接过了白桃的果盘,“怎么了?”

      努力佯装镇定地指了指手里的果盘:“哦,我给你切了水果。”

      裴时露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微笑:“谢谢。”然后他接过果盘,“你早点睡。晚安。”接着,这男人就有些眼神回避白桃,颇为不自然地关上了门,像是生怕关晚了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铸成大错的事来。

      ???

      不是?这发展好像不太对啊?

      回到自己房里,白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她觉得裴时和自己的相处,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似乎是有点问题,但到底哪里出问题了,白桃又想不明白,只是裴时刚才那个下意识的反应,白桃总觉得有问题。

      辗转反侧之下,她给余果打了电话,并用经典句式“我的一个朋友”对现状进行了描述。

      余果看起来像是买单了白桃的这个“借口”,像是没多想的样子,她很快犀利地给出了答案:“那还不简单吗?要是长时间男的没提出过那方面要求,这说明你朋友和她男友,感情肯定是淡了!这男的对她所以都没冲动了!那档子事人家都觉得是种交公粮一样的任务了,能拖则拖,能赖则赖。”

      余果一边在电话那端嘎嘣嘎嘣地吃着瓜子,一边道:“或者呢,就是这个男的不行了,所以血气方刚的年龄,年纪轻轻就萎了。总之两种情况,都不太好,建议你朋友早点确认男朋友到底什么问题,有病治病,没病只是单纯感情问题的话,最好看看是不是之前有什么矛盾啊争吵的,导致感情浓度下降甚至彼此心意不相通了……”

      白桃挂了电话,久久不能平静,要说裴时不行了,她是不信的,毕竟那晚喝了苦艾酒后裴时的反应很明显,那……

      难道真的是对自己没“性”-趣了?这么一想,白桃确实也觉得裴时不对劲起来,一开始是自己防着裴时躲避“义务”,可细细想想,好像这都是白桃单方面一厢情愿的防备,其实自自己穿越来,裴时自始至终从没有提出过这方面的要求?

      明明根据自己备忘录里的记载,自己穿越来之前,裴时明明是每天不来点荤腥就会受不了的淫-荡人设啊?

      这他妈老虎还能突然改性吃草?

      白桃钻在被窝里,越想越是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可疑。

      说实话,裴时对自己不差,面对出轨丑闻也力挺自己,还是爱自己不可自拔的样子,但……似乎总是有所保留?有些地方也似乎总是有种违和的怪……

      是不是自己的那些传闻,以及以前自己那骄纵作闹的模样让他也有些心累了?于是内心的爱到底变得有所保留来?

      裴时这种男人,看起来很像是那种会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起了疙瘩的类型,嘴上说着不介意相信自己,但是身体却是诚实的,对自己写满了拒绝,以至于都改吃草了?比如精神洁癖,觉得自己出轨了,所以也不碰自己了?

      一想起自己那个姿色气质各方面都很平庸的前男友,白桃就觉得自己绝对不能轻易放过裴时,谁摆着山珍海味不吃,去吃地沟油啊!

      何况只要一想到裴时的“没给别人讲过”会变成不仅给别人讲,还要给别人睡,白桃整个人就不好了。

      这!绝!对!不!行!

      裴时是我的!我的!我的!只能是我的!!!

      一时之间,她的内心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和占有欲,是的,没错,裴时要是脏了,也一定只能是自己玷-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