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桃乌龙 > 30、第三十章
    为了挽救婚姻,面对危机,白桃一宿没睡,第二天虽然挂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但她也拿出了一份详实的爱情拯救计划书。

    面对感情日渐淡薄的夫妻关系,死缠烂打、保证发誓,反省痛哭、赌气冷战或者谄媚讨好都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最好的办法是——

    重新唤醒对方对你的爱意,让对方看到你的改变,重建彼此信任和爱意,这才是核心!

    思来想去,白桃决定,重走长征路!让裴时和自己重温过去的回忆!快速唤回过去的美好!

    但碍于白桃也是穿越来的,她不得不检索了一晚上,把市面上所有关于自己和裴时恋爱时的细节都搜集了,但除开一些没什么参考意义的,也就几条可供参考。

    有一篇报道比较实在,里面写得素材非常殷实:恋爱时,裴时和白桃常常去户外短途旅行,尤其爱去那些风景优美的国家公园,有山有水,一人载着另一人骑着自行车沿湖游览,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处处是恬淡和温馨,游湖完毕,就用自带的食材在园内提供的烧烤设备上烧烤,下午趁着起风,一个给另一个放风筝,在风筝上写满了两人爱的誓言,晚上则露营在园内……

    不得不说,这篇新闻的主笔人文笔不错,里面有板有眼写着是基于对裴时本人的采访口述整理,不仅细致描绘了白桃和裴时如何甜蜜的日常,还拔高了两个人的约会境界——

    虽然很有钱,但两人非常喜欢这种返璞归真的生活,并不像别的人一样追求奢靡的消费方式,相处时就如此平常,如每一对幸福的情侣一样,体验着烟火人间的甜美,一起游湖时的风、一起烧烤时的美味、一起露营时夜空里的星,一起依偎时的温柔、一起紧握着的双手……所有一切的小细节,都勾勒出了爱情的模样。

    还别说,虽然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光是这么读着,白桃也觉得,难怪自己会嫁给裴时,这男人约会追人的时候,还是挺有一套的,还这么纯情,竟然骑着自行车载自己,试问,这不正是经典言情恋爱桥段里的情节吗?

    年轻的帅气男孩十分有心计地骑得飞快,后座女孩不得不在惊吓中下意识搂紧他的腰,然后他的手覆上她的手……一段爱情,就此诞生!

    多么有青春漫画感的画面!白桃觉得这简直像是按照自己漫画思路般产出的情节!

    裴时这男人,表面看着冷冷淡淡,没想到这么能对症下药,这种约会桥段,不正是踩在自己的少女心上吗?

    还露营看星星看月亮,偌大的夜空下就只有依偎着的两个人,听起来简直浪漫到没边啊……

    试问这么多套路,谁挡得住呢?

    白桃看完这些报道,信心大增,当初裴时怎么泡自己,自己现在就反过来怎么泡他。

    第二天一早,等白桃下楼,裴时果然已经在餐桌前优雅用餐。

    白桃整理了下表情,然后娇滴滴地看向裴时:“老公。”

    裴时手里的刀叉顿了顿,然后他看向了白桃:“怎么了?”

    “你最近成天那么忙,我在公司也不怎么能见到你,在家里就更别说了,还说最近加完班尽快陪我呢,你和工作结婚算了,每个周末都没什么空……”

    裴时冷静道:“这个月确实很忙,下个月的周末我……”

    “可我想你了。”白桃朝他眨了眨眼,无辜又可怜巴巴道,“离下个月的周末还有十几天呢……”

    白桃本以为自己还要软磨硬泡一番的,毕竟自己如今和裴时正感情危机中,对方未必多吃她的撒娇了……

    然而出乎白桃的意料,裴时移开了视线,有些不自然地打断了白桃:“那这周末。”

    嗯?

    “这周末先陪你。”裴时清了清嗓子,吃完了最后一口煎蛋,“那我先去上班了。”他看了白桃一眼,又飞快移开了,言简意赅地补充道,“要空出周末的话,这两天会加班多一点,所以早点去上班。”

    ……

    直到裴时坐了袁牧的车走,白桃还有些恍惚。

    成了?竟然就这么成了?而且裴时刚才是主动和自己解释?平时他都不太和自己多话的!

    白桃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的,毕竟最近听孙静说,裴时在忙着一个大项目,对方的法务特别难缠,对条款卡的特别死,白桃今早的目标也不过是确保下个月的周末裴时能匀出时间来,然而?

    然而结果就这么轻易搞定了本周末?

    看来裴时也没有孙静说的那么忙。

    但确定了这周末裴时就有空陪自己,白桃还是很高兴。容市远郊和临市交界处就有一个环境优美开放烧烤和露营活动的自然公园,因为门票贵路途偏远,并不是小情侣的主流选择,但由此人就也不太多,园区又足够大,客户体验好,湖光山色的,相当幽静,而且除了自然风光之外,还有诸如漂流喂养小动物等小活动,可选择性也比较多……白桃非常愉快地把周末的目的地选定在了这儿。

    上班后,趁着午休,她就开始选购起周末装备来。

    露营嘛,自然是要帐篷的,还有别的一些露营用品,采购完毕后,她又订了不少烧烤食材。剩下还有一些小玩意儿,白桃就直接去附近的超市买了,等结账的时候,她随意一瞥,突然看到了一样东西。

    中午来超市采购的人不多,自己左右和身后都没有人,但白桃还是做贼一样,她望着不远处货柜里的东西,内心挣扎又有些胆怯,但最终,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勇气,也可能是鬼使神差,或者是头脑发昏,等白桃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飞快把货柜上放着的杜蕾斯扔进了购物篮里。

    收银员并没有任何特殊眼神地拿起杜蕾斯扫码结账,然而白桃却有些站立不安,像是偷吃糖果被抓获的小孩一样,整个人都不自在,她的心态还停留在五年前,觉得自己还是个清纯美少女,如今干这样作奸犯科的事,白桃的内心很挣扎也很羞赧。

    太害臊了。

    但,但自己要和裴时在公园里露营一晚,那晚上万一发生点不可描述,那还是要做好措施的,她还不想那么快生孩子……

    “一共是五百六十三块。”

    白桃掏出手机,想飞快的扫码付钱,只是命运像是偏偏和她过不去一样,平时都挺好用的手机,这个关键时刻竟然卡机了!!!白桃强关机都不行,竟然直接锁死了!

    都怪科技太发达!

    一旦享受到了五年后科技的便利,白桃就再也不是那个未雨绸缪的自己了,她早就习惯了移动支付,身边压根没带现金。

    中午超市的人并不多,好不容易这时白桃左侧的另一条结账通道才也有了人排队,白桃本想着不知道能不能问别人借点钱,然而抬头看了眼那正在等结账的人,她就当即恨不得直接就地消失。

    是裴时。

    还借钱呢!只想跑!

    明明白桃观察过的,裴时中午压根不会来超市买东西,怎么阴差阳错这还能撞上?

    自己这次偷偷采购可是为了给他惊喜的!绝对不能被发现!

    可惜白桃刚想低头溜走,收银员就再度开了口:“客人,五百六十三块。”

    因为这进口超市中午没什么人,收银员字正腔圆的声音一下子就显得很突兀了。

    白桃心里祈祷着裴时没发现没发现,一边低着头压低声音嚅嗫着解释:“那个,我手机好像卡死了……东西我要的,要不你先帮我暂存着,我公司就在附近,待会再来付……”

    白桃的最后一个“钱”字还没说完,从白桃身后,就有一双手伸了过来——

    “扫我的码。”

    这双手的主人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袖扣都扣得充满禁欲气质,声音平稳淡然,白桃几乎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好死不死的,裴时他还是看到自己了。

    收银员麻利地扫了码,白桃硬着头皮开始把东西往购物袋里装,刚才意识到裴时的瞬间,她就努力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遮掩购物车里的东西,毕竟那盒该死的避孕套,正被收银员摆在所有东西的最上面,太显眼了——那还是促销装的!买一赠一!体积非常大!

    不过裴时应当是没注意到,因为他替自己解完围,这男人就转身回了径自回到了自己那边的收银台——他的东西收银员正扫码完毕,可以付钱了。

    白桃这时候才踮着脚尖看了眼,裴时买了烟。

    裴时竟然是抽烟的吗?这男人竟然会抽烟……

    白桃又是好奇又是忐忑地拿好了自己采购的东西,在把东西装进购物袋时,她特意把杜蕾斯放到了袋子最里面,这才有种绝对安全了的安心感。

    等她装好购物袋,才发现裴时正站在超市出口等她。

    这男人抿了抿唇:“要帮你提吗?”

    “不要!”

    开什么玩笑,万一他提了看到杜蕾斯怎么办!

    为了掩盖自己过分激烈的反应,让自己显得更自然,白桃咳了咳,补充道:“这超市离公司不远,万一有同事看到了,不好,引发误会。”她说完,看了裴时一眼,“在外面,我们还是装作只有简单的上下级关系吧。”

    白桃说着,和裴时岔开了点距离,保持了一人的间距,装模作样道:“裴总,自重啊!”

    “……”裴时看起来无语到颇想翻个白眼,但最终良好的教养和表情管理让他还是压了下去,他没说话,只是用有些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白桃一眼。

    原本不觉得,但此时和裴时同行,白桃才觉得从这超市回公司的路竟然这么漫长。

    一路无言实在有些尴尬,走了一小段,见四周确实没有公司的人,白桃心里原本还在打鼓,但裴时至今的反应,看起来是挺正常的,因此白桃的胆子也大了,她看了裴时两眼:“你抽烟啊?”

    裴时淡然道:“白桃,记住我们的上下级关系,保持自重,不要过于关心你老板的私人生活。”

    “……”

    这男人可真是记仇!

    白桃清了清嗓子:“做人要变通嘛,现在四下无人,就……也没必要那么刻板嘛裴总。”她状若无辜地朝裴时看了两眼,“老公,烟还是要少抽呀,不太健康呢。”

    “我只买了一盒烟。”公司已经快到了,裴时看了白桃一眼,挺言简意赅,“你买了两盒。”

    白桃刚想反驳说自己没买烟,更别说两盒了,结果就见裴时对自己戏谑地笑了笑,然后道:“我看见了,你买了两盒。”

    白桃愣了片刻,才反应了过来。

    他妈的,裴时都看见了?

    白桃一张脸烧得通红,恨不得就地打洞藏匿,结果裴时还不放过自己,这男人真的很记仇,不久前白桃刚用过的句式一字不差地又被他还给了白桃——

    “白桃,纵-欲-过-度也不利于身体健康,什么事都是要适可而止,你买太多了。”

    ???

    白桃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会被裴时教训这样的话……以往可是她给那男人发《男人淫-荡,败家散财》的,如今可真是风水轮流转……

    几乎是下意识的,白桃尴尬地开始辩解起来:“不……我不是……裴时,你听我解释,那个是促销,买一赠一!我就……我就随便拿了凑单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我对那种事没兴趣,喂!裴时!你别走啊!你说句话!!!”

    此刻已经快到时来科技门口了,裴时自然没空听白桃说完,他只回头,淡淡地看了白桃一眼,然后按白桃要求的那样,说了句话——

    “尺码不对。”

    “啊?”

    裴时难得加了一句,这男人看了白桃一眼,含蓄道:“太小了。”

    太……太小了???

    直到裴时的身影彻底消失,白桃才终于彻底反应过来,她的整张脸都红了,心跳一瞬间都失控了,仿佛即将停摆。

    垃圾裴时!妈的臭流氓!死不要脸!厚颜无耻!

    大,就你大!大了不起啊!

    呸!

    白桃瞥了一眼购物袋底部杜蕾斯外包装,只觉得想死,这玩意还讲究尺寸?自己刚才不过随手拿了一盒,还以为这玩意是均码……

    等拎着购物袋回了公司放好,一整个下午,白桃都还有些心神不宁。

    五年前的自己不懂这种自然很正常,可如今的自己,好歹也是和裴时已婚的恩爱夫妻,连尺寸都买错,这好像真是过意不去。尤其一整个下午,裴时极少几次从办公室走出,都连看也没看白桃的方向一眼,白桃越想越是疑神疑鬼——裴时是不是怀疑自己买那个,是给别人用的?联想此前的出轨传闻,自己原本计划的惊喜,却把他的心伤得更加彻底了?

    这可怎么行!

    白桃一下班就往超市冲,此刻这个点,购物的人就多了,白桃戴上个帽子口罩,剧烈的思想斗争后,她硬着头皮还是排进了队伍里……

    半小时后,白桃把大码的杜蕾斯做贼一样地塞进了背包里。

    解除误会,还是得靠实际行动的!

    *****

    眼看着该买的买了,买错的也换了,一切就绪的当晚,白桃向裴时官宣了此次周末计划——

    “周末两天,我都安排好啦,但是为了给你个惊喜,现在不告诉你具体做什么,你只要一切听我的跟着我就行了!”

    白桃说完,很自然地靠到了裴时身上,挽起了裴时的手。穿越来这么久,她已经非常习惯裴时的气息了,如今闻着这男人身上带了冷香气质的淡香水,觉得性感之余又十分安全,好像裴时在她自己的社交安全距离内,也完全没有问题。

    虽然相比起裴时对自己的爱,白桃知道自己如今对这男人的这点眷恋根本不足挂齿,但她也渐渐在学习如何表达爱意,虽然变变扭扭,但也想给予裴时爱的回馈。

    余果说了,爱一个人,不要埋在心里,要表现出来,讲出来,这样对方才能感受到,白桃觉得相当有道理,何况大胆热烈主动一点,这样才能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婚姻不是?

    尤其一想到查新闻时候看到的裴时和自己恋爱时的细碎美好,白桃内心就涌动着很多复杂又甜蜜的情绪——裴时是真的爱自己的,花了那么大的精力陪伴自己,追自己还有那么多方案,这谁能不动心呢?

    曾经裴时对自己爱理不理视而不见的冷淡,白桃决定再也不计较了,那也都是这男人为了掩盖自己汹涌爱情的伪装罢了!太爱一个人有什么错呢!

    一想到这里,白桃就没忍住抬了头,她此刻窝在裴时的怀里,对方从一开始有些僵硬,到如今整个人也舒缓开来,十分习惯地揽住了白桃,从白桃的角度,正好能看到裴时流畅又好看的下颌线条,还有性感又分明的喉结。

    白桃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场景看着,直到终于把裴时看得也不自然了,他微微低头,纤长的睫毛近在咫尺,气息环绕着白桃。

    白桃本来还想说点关于周末行程的细节,但是被裴时这样看了一眼,一下子好像都忘记了,她像个昏聩的君王一样,最后提出了鬼使神差又骄-奢-淫-逸的要求——

    她没说话,但朝着裴时嘟起了嘴唇。

    裴时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开始变得有些慌乱,连眼神也移开了,声音有些喑哑:“干什么?”

    “亲。”

    白桃把他的脸掰了回来,有些不悦地重复道:“亲。”

    白桃一边说,边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到了裴时身上,把他压倒进了柔软的沙发,整个人像是趴在裴时胸口一般,居高临下俯身看着他。

    可惜等了片刻,裴时除了还是妄图移开对视的眼神耳垂变红外,还是没有反应。明明从新闻报道来看,裴时当初谈恋爱为了追自己没少花手段,怎么的如今婚后也应该算老司机了,怎么这种时候这么……生涩?

    当然,被压-倒后,他是试图推开白桃的,但那动作并没有用力,看着倒是有几分欲拒还迎的味道,白桃这么跨-坐在裴时身上,恍惚间觉得自己倒像个强取豪夺的恶霸。

    这一瞬间,白桃甚至和霸道总裁小说里的男主角产生了点儿共情,小说里说的没错,她一瞬间脑子里只冒出一句经典台词——“摆着这样一张纯洁禁-欲的脸,就更让人想弄脏了”。

    裴时大概是觉得这个姿势不雅,撑着手想要起身,结果还没起来,就又被白桃按了下去,他微微皱着眉,有些懊恼又无奈的样子:“白桃!”

    虽然是带了点斥责的语气,但色厉内荏外强中干,何况裴时心里那么爱自己,白桃一点没带怕的。

    裴时还在试图推开白桃,一边重复道:“白桃,你让……”

    白桃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所以她又一次把裴时无情镇压按了下去,然后堵住了他的嘴。

    他不来亲自己,那就自己去亲他吧!

    只是白桃也没想到,这个吻会越吻越深,两人都倒在沙发上,原本蜻蜓点水般的吻开始变得失控……

    白桃和裴时的位置换了个个,白桃被裴时压在沙发上,她刚才那恶霸的劲是一点使不上来了,裴时的气息、裴时的味道、裴时的抚摸,所有所有一切外界的观感,仿佛都变成了裴时,白桃只觉得心跳加快到快要炸裂,而四肢却软得完全没有力气。

    裴时此刻才像个掠夺者,白桃才知道,这男人力气有多大,他只用一只手就轻而易举把白桃的两只原本在抵抗的手都轻松按住举过她的头顶,然后便对她予取予求。

    十分钟后,就在白桃溃不成军完全无力抵抗的时候,裴时像是终于清醒了过来,他的唇-舌离开了白桃,然后揉了揉眉心,像是唤回自己理智般低声道:“抱歉。”

    然后这男人就起身,稍稍坐离了点白桃,在两人之间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

    虽然事发突然,白桃也没料到会这样**,但……就这?

    裴时是男人吗?这种时候紧急刹车?这他妈……

    这男人是真的不爱自己了吧?不然这他妈能忍?

    白桃过了五分钟,还没反应过来如今的场面,她瞪着裴时:“就这样?”

    裴时看起来极其不自然,但他竟然还能绷着一贯的冷静镇定:“我晚上还有工作要做,需要清醒一点,毕竟周末不能加班。你克制一点。”

    还克制一点?

    白桃气的半死:“要我克制?是你先把舌头伸进来的!你怎么不克制?”

    裴时看起来有些尴尬,但片刻后,这男人就找回了冷静自持:“白桃。”他顿了顿,看向了白桃的眼睛,“是你先动的手。”

    “……”

    裴时说完,保持着移开视线的姿势,没再看白桃,径自起身就走了,然而他的姿势非常不自然,虽然穿了宽松的睡裤,但不难看出他竭力试图隐藏什么。

    都这样了,还憋着……

    看来是真的虽然爱自己,但因为自己总不回馈又疑似出轨,把这爱惨自己的男人都伤透了!一颗心恐怕都变成了蜂窝煤!如今宁可憋着惩罚彼此,也不愿意一-炮-泯恩仇!

    白桃觉得,自己的挽救婚姻恢复感情计划可要赶紧施行了!不然再这样下去,把裴时憋出不可逆的损伤,最后买单的可还不是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