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桃乌龙 > 39、第三十九章
    白桃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开始的,更不知道又是怎么失-控的,这一次裴时没有再克己守礼的结束这个吻,这男人把白桃推-倒在躺椅上,然后继续了此前每一次被他暂停的事,凶狠又独-裁。

    白桃只觉得浑身像是着了火,明明穿着比基尼,但裴时的手所过之处,她仿佛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所有感-官都不再属于自己,而是为裴时所动。

    虽说此前白桃信誓旦旦要睡-了裴时,但事到临头,白桃反而叶公好龙般的怂了,裴时抱着她亲,她却是推开了裴时,然后拉过了一边的纱巾,努力把自己包裹进去,脸和耳朵都红了,只觉得两颊发烫脊柱像是过了电,陌生的感觉让她既惊又怕。

    裴时却是笑了,这男人扯开了自己的衣领,扯掉了领带,不再是一贯的冷静自持,莫名带了点放-荡的味道,他看了白桃一眼:“之前招惹我的时候怎么没怕过?”

    “穿比基尼,叫我涂防晒,解开衣带,看鬼片靠到我身上,动不动就露出想让我亲你的表情,老不停盯着我看暗示我,白桃,你不就期待我这样对你吗?”

    看破不说破,裴时有毛病吗?虽然白桃做这些时心里确实有鬼,但当面对质,自然是死也不承认的,她气的都涨红了脸:“我没有!你什么意思?我勾-引你?你怎么不说自己满脑子黄色看什么都像是我在勾-引你呢?”

    “你看,又这样了。”

    裴时又一次扯了扯领口,居高临下地看着白桃:“又露出这种眼神了。”

    自己露出什么眼神了?!

    “你烦死了!不喜欢我就直说!我都说了不行就分就离婚了!以后不看你了还不行吗!”

    面的裴时这种指控,白桃又绷不住了,今天这生日到底怎么回事,情绪简直像坐过山车一样。

    “不离婚。”裴时却并没有顾忌白桃的瞪视和怒斥,他把她顺势拉了起来,搂进怀里,又吻了吻她的侧脸,然后凑在她的耳畔,声音冷冷地警告道:“所以你想离婚去和钟潇过,就做梦吧。”

    这男人强迫白桃直视着他,然后一字一顿道:“继续看着。”

    “就这样继续看着我。我没有不喜欢,也不觉得烦,所以不离婚,以后可以继续看。”

    白桃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裴时再一次吻-住了,这次的吻相较之前的都温柔,也更缠-绵,但因此带了更多的色-气。

    或许是酒精,也或许是别的,白桃觉得有些恍惚,好像手脚都发软了,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只想懒散地把一切交给裴时,疼-痛、欢-愉、热烈、震颤,一切的一切,都交给裴时,由他主宰……

    ……

    从黄昏到傍晚,从日落到星辰,等一切归于平息,白桃已经觉得累到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她开始深切地后悔起来,自己怎么会怀疑裴时不举的,她现在倒是希望这男人能不举!

    自己都累得快睡着了,裴时却还精神奕奕,他把空调被替白桃拢了拢,然后亲了她的脸颊一下,翻身起了床。

    “我去洗澡。”

    白桃根本没力气回应,她觉得浑身都很疼,因为裴时的不知餍-足,白桃的腿和膝盖都很疼,她的腿尤其像是快散架一样,到最后,已经连逃避和抗拒的力气都没了,完全任由裴时予取予求。

    白桃心里的情绪其实很复杂,也很羞怯,虽说和裴时早就是已婚夫妻了,但是她毕竟是穿越来的,心理上总还是五年前的自己,总觉仿佛自己还是未婚少女,然后就和裴时睡-了,这么一想……

    就觉得刺激到不行。

    好在因为累,白桃也没有心思再想有的没的,只是裴时仿佛没打算轻易放过她,没一会儿,这男人洗澡出来,白桃听着他吹好头,拉开了窗帘,然后朝自己走了过来,他的手指带了点微凉,然后他碰了碰白桃的脸颊,继而慢吞吞地描摹着她的轮廓:“别睡了,先起来。”

    不是吧!

    白桃都有些哭唧唧的了:“裴时,你是人吗?还要来吗?我来不动了,求求你,今晚不行,真的不行了。”

    “之前不是说我不行,你挺行么?”

    裴时低笑了下,然后还是不容分说地把白桃从床上捞了起来,但他并没有做什么别的事,只是把白桃抱在了怀里,但动作并不参杂任何欲-望,然后他凑到白桃耳边:“别睡了,看外面。”

    白桃累得要死,勉为其难地睁开眼睛望向了窗外的夜空。

    “生日快乐。”

    几乎是裴时话音响起的同时,窗外暗色的夜空突然炸裂开了绚丽的烟火。

    是非常漂亮非常宏大壮丽的烟火,几乎像是覆盖了整座岛屿般,整个私人海滩都笼罩在灿烂的金色里,像是下起了金色的雨。

    裴时轻轻地咬了下白桃的耳垂:“这就是你的生日礼物,没有不给你准备。”

    这是非常昂贵的烟火秀,而等空中暂放的烟花拼凑出了ploveb,然后巨幅的“happybirthday”在空中闪耀的时候,白桃是真实的有点感动了。

    这样的烟花秀,一定是需要提前定制的,所以裴时确实没有不送自己礼物?反而是偷偷准备好了?只是碍于烟花要到晚上才能放,所以延迟到了现在才送出?

    白桃心里觉得好受了点。

    “还想离婚吗?”

    提起这个话题,裴时就有些阴阳怪气:“你那个前男友有什么好,你有钱投资他,还不如自己花。”

    ???

    “我什么时候投资他了?”

    虽然白桃家里挺有钱,但她从来都是骗她的钱骗她的命类型:“我怎么会给他花钱?你这个污蔑怎么张口就来!”

    睡都睡了,虽然累点,白桃勉为其难对裴时的服务也算满意,此刻气氛大好,因此自己的气焰又嚣张起来:“裴时你这人是不是要赖账?准备污蔑我养小白脸来对我始乱终弃吗?!”

    裴时愣了愣,然后垂下了视线:“你没给钟潇的创业项目投资吗?”

    “没有!我都不知道钟潇创业了!”

    裴时语气自然道:“哦,可你不是最近和他见过吗?”

    “……”

    “你和他见过几次?没聊他创业的事吗?”

    “……”

    “如果是光明正大见面,为什么还要乔装打扮?”

    这他妈世上果然没有不漏风的墙,白桃咬了咬牙,没想到刚睡-完裴时,不是自己要裴时写保证书,反而是裴时在质问自己!

    不管怎样,自己穿越以来,兢兢业业,努力上进,忠贞不二,白桃觉得问心无愧:“我是无辜的!我自己花的钱都是我靠漫画辛苦赚的!才不会随随便便投给什么野男人花,想花我的钱,那可是要我的命!我也根本不知道钟潇在创业。”

    “面确实见了,但也就见了一次,是为了让他死了那条心的。”

    如今裴时都对自己这样过了,白桃觉得大略这男人心里的关卡暂时是放下了,也知道沟通质问自己了,索性也坦白了:“我们的见面就持续了很短时间,我是严正警告他不要厚颜无耻破坏别人家庭的……见面前我都没有钟潇联系方式,还是问余果临时要的,不信你去问她。”

    “至于乔装打扮,那还不是前阶段媒体捕风捉影造谣我出轨吗?我那哪里还敢大摇大摆出去见他,这不分分钟上新闻吗?好歹作为漫画家也算半个公众人物,我也不想老是靠这种私事喜提热搜啊,当然希望大家更关注我的作品……”

    白桃觉得自己这番解释有理有据,为做配合,她本想挺起腰杆中气十足地为自己澄清的,结果刚动了动腰,就酸的瞬间瘫了。

    她这人历来不怎么能吃苦,如今自己生日一夜过去,不仅没捞着什么好,反而像是挨了一整夜的打,当即脸也垮了。

    垃圾裴时,不知节制,自己真该总结打印一份《淫-荡男人的一百个坏处》让他通读学习!

    一想起这,再想想裴时此前对自己的冷淡,白桃又不高兴了,裴时怎么那么像pua渣男,之前对自己爱理不理,睡的时候又心口不一:“你先别说我,你什么意思?你一直怀疑我出轨所以介意我疏远我吗?那你有本事昨晚别那样啊。”白桃的声音微微低了下去,嘟囔道,“可不是又要走渣男套路,睡-完翻脸,又不认账,又开始对我视而不见了吧。”

    女性温柔是好事,但白桃总觉得,一段关系里,女生也不能一味让渡主控权。

    昨晚和裴时睡-了一觉,虽然腰酸腿疼,但总体客户体验良好,裴时则比自己更加餍-足和神清气爽,如今看他望着自己的眼神,白桃觉得,是时候收复一下失地了。

    “就,结婚总是有争吵和矛盾的,过去的事也都不提了,反正这大半年来,我的心里只有家庭!你要是对我还有什么意见或者猜忌,那不如早点放彼此自由,离婚了的好,否则拖拉下去,只会把彼此情分都折磨没,最终连美好的回忆也没了,你要……”

    “不离婚。”裴时抱住了白桃,把头埋进了她的颈肩,“不会对你视而不见,以后好好过。”

    这男人亲了下白桃的肩窝,深邃的眼神看了眼白桃,然后状若自然地移开了,然后裴时清了清嗓子:“我也同意你说的,以前的事都不作数了,过去怎么样,都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深究。总之过去不论怎样的决定,都随着现在翻盘了,一切以现在为准。”

    这话听着没问题,像是裴时不打算追究白桃那个前男友了,但白桃总觉得裴时这话中有话,像是在说她,又仿佛在说裴时自己。

    但白桃现在太累了,何况不论如何,裴时算是表了个态,两个人也算一炮泯恩仇了,白桃沉入梦乡之前,终于觉得彻底放松了,自己穿越到五年后挽救婚姻的任务总算是顺利完成不辱使命。

    虽然一开始心理上接受自己已婚的事实还是会有些疙瘩,但如今和裴时相处下来,昨晚又这样了,白桃觉得自己完完全全接受如今的身份了。她也没什么别的作妖想法,打算和裴时把往后日子好好过,当好一个已婚贵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