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桃乌龙 > 53、第五十三章
      裴时这一阵仗已经在车站引起了小小的骚乱, 因为白桃不走,他也死活赖在车上不走,最终在后座老阿姨及全车乘客的起哄里, 为了不影响别人正常出行,白桃心情复杂地被裴时一路牵着下了车。

      走错一步, 全盘皆输。

      白桃看着准时发车离她远去的客车,还是绷着情绪板着脸。

      车站很吵闹, 裴时也没再说话,只是牢牢牵着白桃往前走, 生怕稍有不慎她就又跑了似的。

      最终是白桃先忍不住开的口:“裴时,你要去哪里啊!停车场又不是这条路!”

      “去车站管理处。”

      “去那里干什么?”

      “领治安管理处罚。”

      ???

      裴时抿了抿唇,车站的聒噪环境让他不得不微微提高了声音, 而白桃也是这时才发现,这男人的嗓音带了点沙哑, 像是刚才“激情喊麦”的后遗症――

      “刚才用扩音喇叭在车站喊话,是不是算噪音扰民扰乱车站秩序?”裴时抿了抿唇,“去道歉,如果需要罚款,也接受处罚。”

      他看了一眼白桃:“何况家里小朋友找到了,过去道谢也是应该的。”

      ……

      最终,白桃就这样被裴时紧紧拉着,听裴时道了歉又道了谢, 这才被他带着一路牵回了停车场。

      短短时间内,自己的人生就跌宕起伏高密度地发生了那么多事, 白桃此刻整个人都还有点慌乱, 但裴时都找来了,恐怕是要和自己彻底谈谈以及摊牌了。

      她下意识害怕知道全部的真相, 心里只想着逃避,因此也还在计划着等裴时不注意时跑路。

      只可惜裴时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这男人紧紧拉着她的手,等她一上车,裴时就卑鄙无耻地锁了车门。

      在密闭的空间里,重新面对白桃,这男人才像是终于情绪上有了点放松,不再那么紧绷,他伸手摸了下白桃的脸,声音低沉:“瘦了。”

      白桃警戒地瞪着裴时,然后清了清嗓子:“我警告你啊裴时,现在法治社会,你别动手动脚,我们现在已经算是在走离婚手续了。”

      “白桃,我说过了,不离婚。”

      这架势,是要和自己谈判了?

      可白桃一点不想谈:“我现在没准备好,不打算和你谈,我需要见我……”

      白桃最后“律师”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裴时就打断了她,他黑色深邃的眼睛盯着她:“不谈判了。”

      ?

      这男人抿了抿唇:“这辈子都不和你谈判了。”

      法治社会你不谈判协商还想逼迫?!刚才还说爱自己呢?果然是诈骗!

      就在白桃想发作之前,裴时看了白桃一眼,然后垂下了视线开了口――

      “这件事上,我不会以商业谈判的姿态和你沟通。”

      “对不起,之前摆出那样的架势,可能让你产生了误解。是我没有表达好,白桃,和你有关的所有事,以后我都不会和你谈判。”

      “不是说会逼迫你的意思,只是所有关于你的事,我现在理解了,是不可谈判的,感情的事是不可以用谈判的姿态去协商的。”

      裴时的表情仍很镇定,但声音里还是有些微努力遮掩的不自然,他顿了顿,但最终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此前摆出谈判的姿态,并不是我不珍惜你或者不重视这段感情和婚姻,并不是把我们之间的事等同于商业合作,而只是我从没经历过这些,我没有经验处理这些,所以才会选择用我熟悉的方式,觉得用我擅长的谈判来处理,我就能像谈商业合作一样能获胜。”

      这男人顿了顿,然后看向了白桃:“因为我不想离婚,也不能接受离婚的后果。所以我不能输,而只要是谈判,我总能赢。”

      虽然在内心告诫自己要保持警惕不能被骗,但这一刻,无可否认的,白桃的心跳得非常剧烈。

      始作俑者却并不认为自己犯了错,还在径自继续――

      “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相信,但我不想离婚,不是为了上市,只是出于我自己最自私的内心。我们确实是协议结婚,在结婚前就约法三章互不干涉,在不损害彼此利益的基础上,一旦一方有了真心喜欢的人,就可以单方面提出离婚,另一方必须同意。但对不起,我反悔了。”

      “没有契约精神,不讲理,随便你怎么说,但如果想到你离婚后去喜欢别人和别人组建家庭生儿育女,我没有办法接受。”

      裴时沉默了片刻,才声音沉稳道:“因为我有了真心喜欢的人,所以我更不能和你离婚。”

      明明刚才在站台上面对这么多人激情喊麦都没见紧张,但此刻只是面对自己,白桃却敏锐地觉察到了裴时努力掩盖的忐忑。

      “我喜欢你,白桃。”

      这男人露出了自暴自弃的神色:“我认命了。”

      “你离开的这几天,我常常在想,我可能应该早点认命,如果从五年前你在我生日告白时我就认命,或许现在我们连孩子也有好几个了;或者从一年前结婚后就早点认命,现在的境况也不一样。”

      “我很少后悔,但对这件事真的很后悔。”

      “我甚至想应该早点让你有孩子,这样你在决定离婚与否时,至少或许会因为小孩而再给我一次机会。”

      裴时豁出去以后,仿佛反而没了任何心理负担:“我不想结束这段婚姻,我知道如今自己完全是站在非常自私的角度。但我想让你知道,这和上市无关,只和我自己有关――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如果上市成功了你就要离婚,那我宁可我的企业不能上市,因为比起上市而言,有你在我身边更加重要,如果你离开,上市和坐拥金钱对我来说会变得毫无意义。”

      不论是谁,面对这种告白,说不动容是假的,尤其这些话还是从裴时这种人嘴里说出来的。

      可白桃此前被骗怕了,内心还是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害怕,这真的不是为了上市稳住自己吗?

      她试探道:“如果我说我听了很十分感动但还是想要拒绝你呢?”

      裴时沉默了片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道德绑架你,只是希望你知道我的感受,但确实没有道理一个人表白另一个人就必须接受,所以我还是会尊重你的决定。”

      “即便你想上市前离婚,我也会尊重你的想法。”

      白桃有点意外,因为她印象里,裴时并不是这种温和性格的,这男人的本性就是掠夺,为了自己竟然可以破例到这一步,说不感动是假的,白桃都有点哽咽了,她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裴时继续道――

      “但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有必要提醒你,我们此前协议婚姻里包括了部分婚前条款,主动提离婚的一方放弃所有婚后财产分割,而我也有理由抽回对你漫画工作室和经纪公司的所有投资额,你需要在离婚的同时将这笔投资额度全额并按照年10%的收益补足给我,必须现金,当天全额付清。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总额应该在六千万人民币左右,对你的家庭而言并不是一笔多大的费用。”

      “但我在三天前刚送了你爸爸一个苏富比拍卖会上刚拍卖得来的明成化青花杯,是你爸爸心心念念找了十几年的一个收藏品,也顺带在电话里诚心地和你爸爸交流了下我们的感情问题,坦诚了我不想离婚的决心。”

      ???

      白桃简直惊呆了,裴时这什么意思?!

      她气呼呼道:“你找我爸也没用,我爸不会答应你来干涉我的,只要我答应他离婚后再找个合适的男人结婚……”

      裴时笑笑:“是,爸爸确实这样说,不会搀和小辈们的婚姻,他会保持中立,所以如果我们离婚,他也不会替你支付六千万,这还是需要你全额自行支付。”

      这他妈叫不干涉小辈婚姻???

      白桃一时之间上哪儿找六千万现金去?自己有的都是房产或者信托啊……

      垃圾裴时,嘴上说得好听,这他妈叫尊重自己离婚的决定?

      这叫不和自己谈判了?!

      这他妈不就是让自己离不了婚吗?!

      而且谁是裴时爸爸!

      白桃快气死了:“那是我爸爸!你叫那么亲热干什么?!”

      “白桃,我们还是夫妻,所以我也没叫错。”

      白桃当即掏出了手机:“我要给我爸打电话确认。”

      白桃的父亲整体对女儿还是娇惯的,白桃不信这种关口还能倒戈到裴时那去。

      因为时差原因,外加父母正在海外旅游,电话是响了很久才接通的,白桃酝酿了下情绪,刚委委屈屈开口喊了声“爸”,电话那端自己父亲就声音威严地径自打断了她――

      “你和裴时的事我听说了,你以前小的时候任性就算了,这种事上还是要冷静思考,别胡闹了。裴时在你身边吧?把电话给我佳婿,我和佳婿就上次谈及的医疗大数据项目开发再聊两句。”

      ???

      佳婿?!

      自己是胡闹,裴时却摇身一变成了佳婿?

      裴时伸手接过电话,自然又恭敬地喊了声爸爸,然后这一老一少两个资本家就通过电话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聊起一些专业术语来了,最终言谈甚欢,裴时又保证了几句会照顾好白桃,这才挂了电话。

      白桃警戒地盯着裴时:“你给我爸灌迷魂汤了吧?他怎么会突然这样?”

      裴时抿了抿唇:“我们以前约定协议结婚,彼此的父母也都自己处理,只仪式性地出席彼此必要的家庭聚会,不需要改口,其余时候不需与对方亲属社交。”

      “所以虽然结婚一年,但这是我第一次改口喊爸爸,顺带,也就他此前一直头疼的一个医疗大数据项目做了一点疏通。所以他目前对我应该还挺满意的。”裴时笑笑,“你想要离婚后再找也行,但岳父经过了我以后,口味恐怕变得会有点挑剔。”

      白桃差点气晕,裴时可真他妈真是绝了,为了拍自己爸爸马屁,又是买青花瓷又是亲热叫爸爸,摆出这么平易近人做小低伏的模样,自己爸爸能不晕头转向吗?

      “裴时,你这样的话,我就等你上市消息发布后起诉离婚!让你股价暴跌!”

      “我已经向投资方、审计财务团队和律师团队都做出了相关说明,进行了必要披露,也针对离婚做出了预案,已经把自己婚姻状态或将带来的风险都掌握在可控范围内了。”

      白桃别的没听进去,抓重点又抓到别的地方去了:“你果然想要离婚!都把离婚风险做好应对方案了!”

      “……”裴时皱了皱眉,“白桃,那不是重点,我没想过……”

      白桃愤怒地打断了他:“你竟然敢想和我离婚!裴时,我要弄死你!”

      裴时简直无措了:“离婚是你提的……”

      “我提可以!但是你不可以!”

      裴时脸上露出了头大的表情:“你怎么这么双重标准?”

      “对!我就是双重标准,不可以吗?!”

      “可以。”裴时揉了揉眉心,有点无可奈何的模样,“我说过,已经认命了。你想怎样都可以,就是你下次定标准前先通知我一下,规则制定权归你,但我至少应该拥有知情权。”

      “你别在这里假惺惺的哄我!说了不谈判,结果还不是变着法子威逼利诱吗?”

      裴时抿着唇,他看了白桃一眼,然后移开了视线:“我以为你知道,如果你真要走,我不可能问你要这六千万的。”

      “那你还给我分析这么多利弊干什么?”

      “白桃,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想要让你没法离婚,我有千百种办法,但如果你真要走,我对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裴时说完,拿起了白桃的手,然后放到自己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但我希望你知道我有多需要你。”

      这男人讲到这里,像是又想起什么来似的抓紧了白桃的手:“而且从一开始,就是你先招惹我的,你拿着扩音喇叭冲进了我的人生,是你先对我下的手。”

      “裴菲以前就说过你邪门,说仿佛只要是个男的都会喜欢你,说你招蜂引蝶,我以前不理解,直到现在自己也成了你的受害者。”

      “你好意思叫自己受害者?!”白桃虽然手还被裴时拽着,但不妨碍她目瞪口呆,“你也记得我拿着扩音喇叭冲进你院子?我那次丢尽脸了!还不是因为你!”

      “所以我还给你,五年前你用扩音喇叭说爱我,现在我也用扩音喇叭说过了。”裴时抿了抿唇,“白桃,我们扯平了。”

      这男人不自然地解释道:“刚才我也挺丢脸的,还有很多人拍视频,虽然关照了袁牧处理,但舆情很难控制,也不知道之后网上会不会还是有漏网之鱼的视频被上传,更不知道这个漏网之鱼的视频会不会有热度,继而被传成什么样子。”

      一说起舆情,白桃就有些胸闷沮丧高兴不起来:“我才是名声彻底臭了!”

      她一想起自己热爱的漫画事业,连带着这几天居无定所浪迹天涯的委屈也爆发了,鼻尖酸涩,等意识过来,眼泪都已经流下来了。

      “裴时,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一开始要协议结婚啊,裴菲不都说了吗?我就不是个好东西!”

      “明明知道我误解了通稿信以为真,为什么不来阻止我啊,害的我以为营销公司写的存在自己手机里的通稿是真的,于是发了微博,结果被扒出来是抄袭的,现在好了,平台和合作方对有瑕疵的画手合作都非常谨慎,我以后都不能画漫画了,我坚持了那么几年最热爱的事业现在全毁了!”

      “我还被全网嘲笑,我这辈子就是爱要面子,结果现在这样了,你知道网上怎么说我吗?说我倒贴你捆绑你,说你真正喜欢的是黄月然,传闻你两礼拜前还去找了黄月然私会被拍到了床-照,我这下真的是Fiona了,我绿了!你给我起那个名字就是不怀好意,一定是为了报复我原本把绿颜料扣到裴菲头上……”

      白桃是哭得畅快了,裴时却像是完全慌乱了,他伸手抹白桃的眼泪:“好了,别哭了,扒皮的帖子我已经在处理了,该告的告,该澄清的澄清,帖子背后是有人操控的,也快有眉目了。”

      “我也没找黄月然私会,两礼拜前我天天晚上时间都花在谁床上了你不知道?需要我给你回忆两个礼拜前每晚上我们都在干什么吗?”

      白桃心急则乱,脑子混乱也没注意时间线,如今裴时提了,她一算时间一回忆,知道这新闻确实是造谣了,整张脸也都红了。

      她知道裴时这人干得出来,虽说此刻两个人都在私密空间的车内,但是还是害臊地直接伸手捂住了裴时的嘴――

      “你不许说话!”

      裴时从善如流地闭嘴了,但是白桃也没法说话了。

      这奸诈的男人直接用手固定住白桃的后脑勺,然后不容分说地就凶狠地吻了上来,他像是思念白桃久了,这个吻吻到后来,已经充满了不加遮掩的欲-念。

      白桃被吻到脸红心跳四肢瘫软,好在裴时尚有良知,在白桃彻底缴械投枪后放过了对这位手无寸铁可怜平民的屠戮。

      他靠在车座上,试图冷静,密闭的车内空间里,裴时此刻克制的喘-息声都被放大,虽然白桃脱离了他的桎梏,但却觉得这男人的气息无所不在。

      很快,白桃的耳畔响起了裴时略带沙哑克制的声音,这男人道歉道:“对不起,太久没见你,所以有一点过激。”

      白桃红着脸,心跳如鼓,但还是气愤。

      垃圾裴时,要不是他误导,自己会和他这样那样吗?现在自己被他这样那样成习惯了,他就靠美色勾-引自己!

      不要脸!

      白桃红着脸移开了视线:“还说什么太久没见,你撒什么谎,还不如诚实一点,太久没睡还差不多。”她咬着嘴唇,“你那是喜欢我吗?我看就是喜欢对我做那种事满足你自己。”

      结果自己这指责下去,裴时倒也不恼,这男人甚至有点坦诚的疑惑:“我怎么撒谎了?太久没见和太久没上-床有区别吗?这不是一个意思吗?反正从你生日过后,我们只要见面就会……”

      啊啊啊啊啊啊!!!

      要疯了!!!

      白桃捂住了耳朵:“你能不能不要一脸镇定一本正经地说这么黄色的话题!”

      要不是车门被裴时锁了,白桃真是分分钟想跳车。

      她努力把走偏的话题拐回正途:“总之谣言猛于虎,现在发什么声明都没用了,没人会信的。”

      “发声明可能确实不一定有效,但实际行动肯定有用。”

      “实际行动?”

      “白桃,你可以给我生个孩子。”裴时抿了抿唇,“生个孩子,力破塑料婚姻谣言。”

      这他妈什么逻辑鬼才???

      裴时一边说,一边伸出手,轻轻按了下白桃的肚子:“你说现在会不会已经有孩子了?”他想了想,压低声音道,“毕竟上个月按照我们每天都……”

      “你别胡说!”白桃一把推开了裴时,心里狂跳,“现在不孕不育很多的!我也没说就不离婚了!我警告你别乱讲啊!而且生孩子对破谣言有什么用啊!塑料夫妻也可以生孩子的!”

      妈的,别动不动吓人啊!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可以有孩子啊!

      裴时认真想了想,很快想到了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多生几个,感情不好没法生那么频繁。”

      ???

      裴时抿了抿唇,冷静解释道:“你自己也说了,现代人怀孕不一定简单,正常情况下,你那些通俗文学小说里一次中标是不太可能的,如果我们生很多孩子,至少证明我们的夫妻生活非常频繁和和谐,这么多孩子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听听这都什么歪理!

      自己那岂不是还要感谢裴时半夜努力耕耘为自己力破谣言啊?

      白桃简直不想和裴时说话了,她决定主动出击掌握主控权:“行了你打住,你不想离婚是吧?那对于你不想离婚的提议我需要斟酌考虑下,毕竟你有诈骗前科,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真话?所以接下来我问你答,我不问你不许乱联想!”

      车上不是个长久聊天的好场所,最终裴时把车开回了家,两个人得以好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

      白桃也想通了,毕竟自己是五年前穿越来的,虽然阴差阳错知道了恩爱新闻稿是假的,但对于往昔别的信息,白桃还是一穷二白。

      何不趁机,对裴时拷打一番,尽可能地掌握信息?

      何况如今裴时号称喜欢自己,看起来各项表现还挺真实,如果是这样……

      自己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又可以良好起来了?

      裴时这样,白桃心里说不开心那是假的,毕竟她还是有一点点喜欢诈骗犯的。当然,只有一点点!

      不过,回到家后,她很快发现了一些不同,自己原本带走的那些东西,裴时都采购了一模一样地重新进行了复原,白桃跑上楼,自己的房间也不例外,她带走的衣服鞋子裴时甚至都买了一模一样的摆好。

      “你的东西都没了,有点不习惯。”裴时清了清嗓子,“我尽量按照原本复原了,狗也从孙静那里要回来了,现在你也回来了,房子和过去就没什么不同了,也算彻底齐整了。”

      说起狗,白桃有点自责:“狗呢?我走的时候它的便秘好了吗?”

      “在院子里,好了。”

      “这几天我不在,它吃喝都正常吗?”

      “挺正常的。”

      “那狗有表现得想我吗?”

      “没有。”

      “……”不是说狗都是人忠实的朋友特别懂得感恩吗?自己好歹把狗领养了让他有了裴时这个富爸爸过上了飞黄腾达的好日子,最开始离家出走去孙静家的时候还记着狗一路带着相依为命呢,结果自己走了连想也没想……

      白桃正在胸闷,就听裴时咳了咳,然后有点不自然地补充道――

      “我有。”

      “嗯?”

      “狗没有,但我有。”

      哦……

      白桃愣了愣,等反应过来,手心也有些犯热。

      垃圾裴时,还挺有一套。

      白桃刚有点飘飘然打算对裴时网开一面,结果就听这男人开始翻旧账倒打一耙了。

      “可惜我对你是有,你对我是没有。”

      ?

      大概白桃和缓下来的态度给了裴时底气,这男人阴阳怪气道:“你给孙静留的纸条里,连狗都关照了,唯独没提到我。”

      “事到临头还指责是被我欺骗的受害者,号称被我骗财骗色,觉得自己真心错付,错信了我,结果连狗的便秘都交代了,对我连一个字都没提。这哪门子真心错付?讲索赔都要自证损失,我看你是没什么损失,倒是我被骗财骗色还差不多。”

      “裴时,你这醋劲也大了点吧?连狗的醋都吃?!”

      “我没有,我只是陈述事实。”裴时抿了抿唇,镇定道,“当初你暗示我不要出轨,是为了给狗一个健全的双亲和幸福家庭,你既然喜欢狗超过我,那希望你也多替狗想想,离婚很不负责,狗还小,心理会有阴影。”

      都这样了还说没吃狗的醋?

      裴时大概平时没有过这样的表达机会,此刻的行为既无措又还想虚张声势的伪装沉稳,结果反而像极了刚谈恋爱的小学生。

      他好像是真的有点喜欢自己?

      所以可以相信吗?

      白桃心里也砰砰砰跳起来,但心里是难以掩盖的得意:“我现在要问了,你不是说喜欢我吗?那你选我协议结婚时候是不是就喜欢我所以设计我了?”

      呵。

      肯定是。

      虽然自己婚后秉承协议结婚契约精神,完全冷酷对待裴时,但裴时肯定是对自己有意思的,不然为什么会选自己结婚呢?瞧他现在这个样子。

      白桃看向裴时,咳了咳:“你要老实交代!因为已经骗过我一次了,要是再骗我,裴时,你就完了!”

      裴时愣了愣,抿唇回答道:“没有。”

      ?

      “结婚时并不喜欢。”

      “你想好了回答啊!坦诚,知道吗?”

      裴时“嗯”了一声:“我没有骗你,结婚时确实不喜欢。”

      “……”

      看着裴时那张不像说谎的脸,白桃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Fine,裴时,话题终结者,我们没什么好聊的了。

      白桃准备气呼呼回房间先睡一觉,结果就被裴时拉了回去,这男人看着她的眼睛:“但后来喜欢了,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