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桃乌龙 > 65、番外七
      白桃没有再接受系统性的记忆力治疗, 带孩子好忙,她又有点懒,觉得失去五年记忆好像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此也没再去医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时不时也会想起点过去的片段, 比如……

      比如她突然记起了和裴时那塑料又相敬如宾的蜜月旅行――

      虽然是协议结婚,但为了在外界面前营造至少是正常夫妻的状况, 在举办了盛大的海岛婚礼后,即便白桃也不愿意, 但还是不得不佯装着笑意踏上了和裴时的两人蜜月之旅。

      为了避人口舌,白桃自然不能和裴时每人各自一个房间,好在定的都是总统套房, 除了大床房的套间外,还有巨大的会客室, 里面有足够容纳一个人侧躺的沙发,绝对宽敞……

      白桃一回想到这里,就开始不爽了,这天是周末,裴时不去上班,刚带完女儿从游乐园回来,就见到白桃板着个脸,有点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

      “裴时, 我又记起来了,你对我真的太差太差了!”白桃委屈了半天, 一见当事人, 立刻憋不住了,伸出手就不痛不痒半威胁性质地打了裴时一下, “你这人是男人吗?”

      裴时有点茫然,他看了眼拉着他手乖巧站在一边的裴点点,“女儿都生了,长得还和我这么像,是什么让你怀疑我不是男人?是我最近不够努力吗?”

      白桃有些恼羞成怒:“不是这个事!是蜜月时候的事!”

      她把裴点点交给了育儿嫂,等孩子走了,才和裴时摆出了谈判的姿势:“你别装了,我都记起来了,当时总统套房,就一张大床,还有一个沙发床,你竟然都不直接把大床让给我……在法国度蜜月住了一周,这整整一周里,你都让我睡沙发床!!!大床是你自己睡的!”

      白桃越说越气:“所以,裴时,礼尚往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晚开始,你睡七天客房。”

      裴时愣了愣,继而有些失笑:“白桃,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选择性失忆,只记得我差的地方,对造成这种结果的自己的过错倒是完全忘记了,和之前那次记起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

      “当时我提议让你睡大床,我睡客厅,但你拒绝了,豪情壮志说现在两性平等,不需要我给你让渡这么多优待,你要找一个绝对公平的办法来调配睡觉资源,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哦……

      这个听起来倒像是自己的风格。

      白桃点了点头:“这点听起来合理,所以聪明机智的我找了什么办法来公平调配?既然是公平调配,不应该七天里至少我也能睡到三天大床房吗?为什么最后七天全是你睡的?”

      “你说的方法是石头剪刀布。”裴时抿了抿唇,仿佛光是回忆那段时光都有些一言难尽的样子,“我也以为你会想出多机智公平的方式,但你告诉我石头剪刀布,还说那个最方便最公平,甚至警告我说你是石头剪刀布最强王者,曾经得到过石头剪刀布锦标赛小学组冠军,让我当心,你一定会让我七天都睡在沙发上,输得心服口服的。”

      还……还有这种事?想起这个石头剪刀布锦标赛,白桃的脸有点发红……

      她的声音有点干巴巴的:“所以后来……”

      “所以后来我们就石头剪刀布。”裴时顿了顿,看向了白桃,“然后你都输了,输了每一局。”

      “……”

      “我其实挺好奇,你不是石头剪刀布锦标赛小学组冠军吗?虽然后来年龄大了点,但至于水平下降这么严重吗?”

      石头剪刀布锦标赛小学组冠军这事白桃倒是记得,她脸上火辣辣的:“那个奖,是我爸特意为我举办的,奖状也是我爸发给我的……”

      这下轮到裴时有些失笑了:“你当时唬我倒是挺像回事,难怪你技术这么差,七局,你都输了,还耍赖,死活要再来,我没办法,又陪你再来了七局,你还是都输了。”

      所以自己这才倒霉睡了七天沙发?

      裴时点了点头:“对,愿赌服输,我给了你两次机会,你都没赢,一开始我要直接让给你睡大床的机会,但说要公平竞争的是你,最后自然也只好自己灰溜溜地睡沙发了。”

      这样哦……

      白桃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还是记不太清楚,那你书房不用睡了……”

      结果裴时倒是较真上了:“不能这么简单就结束吧?”

      “嗯?”

      “不睡书房只是我的正常权利和待遇,我觉得你至少应该做出赔偿措施。”

      “为什么?!”白桃有点惊讶,“虽然我是愿赌服输,可我蜜月竟然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一礼拜,我现在让你继续睡房里,我觉得都是大发慈悲呢!”

      “你最后没有睡沙发。”裴时看了白桃一眼,“我都怀疑你是故意的,你最后哪天醒过来是在沙发上的?”裴时移开了目光,“每一晚我都等你睡着把你搬去床上了,七天沙发,实际都是我睡的。”

      这男人回忆起过去,竟然还带了点控诉的意味:“你也不给我省点事,都说了就算我赢了,睡床的机会也让给你,可你死活坚持要睡沙发,害的我还要等你睡熟了再把你搬过去。”

      裴时想了想,补充道:“你还挺沉的。”

      ???

      自从带了小崽子后,白桃的脾气已经好了很多,觉得自己离人淡如菊也真的只有一线之隔,不过她还没来得及生气,裴时已经笑着补充了起来――

      “但我力气很大,你再吃多一点再沉一点也没关系。”

      他这样,白桃反而也有些不好意思,她咳了咳:“那我们蜜月当时还干了什么啊?别的我还没记起来。”

      “大概就是两个人组团旅游吧,没什么特别的。”裴时认真回忆道,“就在巴黎随便逛了逛。”

      有点遗憾的是,白桃并没有想起来这部分,因此有些遗憾之余,对这次“蜜月”旅行很感兴趣:“所以去了哪些景点?”

      法国多浪漫呀,光是巴黎就有走不完的名胜,虽说自己没印象了,但好歹和裴时一同游廊过……

      “去了香榭丽舍大街。”

      白桃憧憬道:“还有呢?”

      裴时愣了愣,然后有些理所当然道:“没了啊。”

      ???

      “七天你都在香榭丽舍大街购物。”

      “……”白桃愣了半天,才找回了语言,“我买了七天东西?”

      裴时点了点头:“你说巴黎你去太多次了,再去景点也没什么新意,不如购物。”

      虽然这样买买买挺符合自己的人设,但白桃望了望裴时,确认道:“那你呢?我们是不是分开行动了?”

      男人可似乎对购物没有多大的热情吧……

      “没有。”裴时抿了抿唇,“我陪着你。”他看了白桃一眼,“因为你买太多了,需要一个拎包的。”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就是那个付钱和拎包的。”

      “这样啊……”

      “不过你也不是全然没想着我,也给我买了一样。”

      白桃的尴尬少了点:“我就说嘛,我这个人,肯定不会只想着自己的,你帮我拎包,我肯定是会犒劳你的,所以我送了你什么?”

      “一个冰箱贴。”裴时指了指厨房,“就现在贴着的那个埃菲尔铁塔,三欧元。”

      “……”

      裴时不说还好,他一提,白桃也想起来了:“就那个超级丑的看着就很便宜的冰箱贴啊?”

      她还说呢,这玩意儿到底哪里来的,好几次白桃都受不了这廉价感破坏整体家装风格了,都扔进垃圾桶里好几次了,但都被裴时捡了回来。

      她还当时裴时买的什么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呢,结果竟然是自己“蜜月”里随手送他的?

      所以……

      “裴时,你是不是当时就喜欢我啊?”白桃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她盯着裴时,“不是说结婚时候都没感情吗?那为什么我买了个这么差的冰箱贴,都还舍不得扔掉?”

      裴时移开了眼睛:“我只是比较恋旧,毕竟是当时买的,也算个纪念,而且每天贴在冰箱上,等你有朝一日恢复记忆了,说不定还能反思一下自己当时对我有多差。留下来还能当个物证。”

      “当时你说也给我买了一件礼物时,我还以为你至少给我买个领带袖扣的,结果就一个冰箱贴,实在是我这辈子得到礼物里最廉价最随便的,所以我觉得必须保留下来,对我自己也是个警示。”

      “警示什么?”

      “警示你这个人是多没良心。”

      “让你睡大床,放弃去其余景点陪你买了一周的东西,又付钱又拎包,最后拿到一个廉价冰箱贴,你自己可以去看看那个冰箱贴,连埃菲尔铁塔的模样都失真了,也不知道你从哪个小店里买的。我都怀疑是不是你购物买的多人家随手送你的添头。”

      “你连给余果都带了很贵重的礼物,甚至你们家原来的家政阿姨,你都买了LV的围巾,轮到我,就一个冰箱贴。”

      这些事裴时仿佛憋了很久,如今一翻旧账倒是越回忆越多:“原本我倒是不想说,但既然你记起来了,还倒打一耙来质问我,那倒是好好和你清算清算,到底是谁对谁比较差。”

      “……”看裴时脸上这表情,白桃就有不妙的预感,她当即转移话题想溜,“哎,我去看看宝宝怎么样了……”

      “都这个点了,阿姨当然已经陪着宝宝睡了,现在你就好好坐下来,我们仔细理一理。”

      不、不要了吧……

      “举办婚礼前夕,你说要去办单身派对,我同意了,但是我没想到你请了一百个多个人,里面有四十个男的,其中三十个菲菲说大学时候还和你传过绯闻。”

      “蜜月回来后,说要给我做一顿早饭,结果用了过期的西红柿,我吃完就去看了医生。”

      “还有,你根本记不住结婚纪念日,之前甚至忘记过我的生日。有空在网上发那么多恩爱通稿,结果连做个样子走个流程送个无功无过的礼物也懒得做。”

      ……

      裴时越是说,白桃这头就越是往下低,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踩了这么多婚姻的大雷……

      “对不起啊裴时,但我以前也不喜欢你啊……你不是也不喜欢我吗?所以大家很公平……我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怎么可能做到很在意对方啊……你别想以前的事了嘛。”

      裴时咳了咳:“不用道歉,我没生气,毕竟你运气好,找到世界上气度最大的男人。”

      “不过……”白桃越想越觉得有点微妙,“裴时,你既然介意,为什么要让我办单身派对呢?而且反正是塑料婚姻,没有规定你必须吃新婚妻子做的早点,我的厨艺明显也不行,为什么要坚强的吃下我做的东西呢?明明你可以选择不吃的……至于你生日我老忘记,听你这个意思,是挺希望我记起来给你办个生日会送你个生日礼物的?但你既然这么想要生日礼物,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呢……”

      裴时不说话了。

      他看了白桃片刻,才移开了视线:“可能我总是记吃不记打吧,所以最后才会栽在你手里。”

      白桃却是乘胜追击了:“裴时,你说清楚啊,你什么意……”

      白桃的问题被裴时用吻拦截了。

      这男人一吻完毕,有些不自然的样子:“白桃,过去已经过去了,不要去深究了,我们还是抓住当下吧。”

      过去的已经过去,但甜美的未来尚在眼前。

      兜兜转转,总之没有错过,能拥有眼下的幸福,白桃觉得自己这运气还是不错的。

      但是一想到并不能完全记起来的“蜜月”旅行,她还是有些遗憾:“虽然那时候我们之间挺塑料,但那些回忆总觉得也挺珍贵的呢,娱乐圈有个说法叫‘考古’,就是人家明星情侣要是官宣恋情了,粉丝还能回去找人家以前甜蜜的蛛丝马迹呢,结果轮到我,自己‘考古’自己都不行……”

      “那就补一次蜜月。”裴时牵了白桃的手,“我补给你,可以吗?”

      “你要是想继续去巴黎购物七天,我还是一样陪着你。”

      “你要是还想继续只买个冰箱贴打发我,我也还是一样陪着你。”

      他看了白桃一眼:“但是让我睡七天沙发,那是不行的。”

      这男人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总所周知,蜜月到底应该干什么,这点还是不能落下的。”

      好吧好吧。

      白桃想,裴时这人可真是得寸进尺,听着像是给白桃补了一次蜜月,可说到底,还不是给他自己补的吗?瞧瞧男人这道貌岸然的样子。

      哼。

      但是再来一次蜜月,好像有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