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59章 坤金变艮土
    第1059章 坤金变艮土   

    那个小孩在蹲在地上,在地上滚着一个一元的硬币。

    

    这个硬币好巧不巧的正好滚到了彭光美的脚下,刚好碰到了彭光美的脚。

    

    也就碰了这一下之后,忽然这边接待室头顶的风扇很忽然的掉了下来,直接就砸在了彭光美的脚下。

    

    也多亏了那风扇就是个塑料的,不是金属的,没什么重量,而且彭光美今天穿的又是运动鞋,不是裸脚的高跟鞋,这才没有受什么大伤。

    

    不过就算这样,也是吓得彭光美心悸不已,已经有些慌神了。

    

    医院接待室的风扇老化掉落,医院的人此刻不停的给彭光美赔礼道歉,彭光美本来是个有些刻薄的人,但是今天她居然顾不上对着医院的人发脾气,而是急匆匆的给了罗盛骏打了电话。

    

    她经历了两次心有余悸的意外,心中哪里再对付心寒有什么怀疑。

    

    如果说是付心寒第一次是蒙的,那第二次这种老化风扇脱落砸到人的事情,都能巧合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只怎么可能还是蒙的。

    

    付心寒说自己不能碰到钱,现在看来这哪里是胡言乱语,根本就是金玉良言啊。

    

    彭光美自己得罪了付心寒,她不好意思给付心寒打电话,现在变请罗盛骏帮忙说情。

    

    此刻罗盛骏几乎是全程用惊讶的口吻讲了彭光美的事,罗盛骏对付心寒说道:“付总,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懂得易学,而且还是个易学大师啊。

    现在彭光美对你真是惊为天人,她说求你立即过去拯救她呢。”

    

    作为风水师,付心寒没有幸灾乐祸的想法,这彭光美碰到情况现在不算严重,但也不算小事情了。

    

    她不能碰钱,但是钱却两次主动找了她,这在易学里是有说法的,这叫做躲星。

    

    就是说想要躲灾,或者意识到什么是灾,想要去回避,但是灾却不断的主动找上门,这种情况如果不破解了,最后的结局只会有两种,要不就是命格硬,抗住了。

    

    要不就是灾祸一次比一次升级,最后弄得人遭了一场大罪,最终元气大损,不过一般不会死。

    

    此刻罗盛骏说道:“付总,我和彭光美的关系还不错,你看,如果不麻烦的话,要不就帮忙指点她一二。”

    

    彭光美的情况不难处理,付心寒便给了罗盛骏一个面子。

    

    “好,既然罗总你开口了,我就不拒绝了。”

    

    “那就有劳付总了。”

    

    等付心寒到了京大医院的时候,彭光美早就在门口迫不及待的等着付心寒,她一见到付心寒迎面走来,就立即小跑着冲了过去。

    

    “付总,我之前真是太草率了,对你的提醒不但不知道感谢,还恶语相向,实在对不住,我给你道歉了。”

    彭光美一见到付心寒,就要先给付心寒鞠躬道歉。

    

    付心寒伸手拦住彭光美的鞠躬,彭光美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年龄和付心寒母亲都是一辈的人,付心寒接手彭光美的道歉,但是这鞠躬嘛,付心寒是不会接受的。

    

    罗盛骏到的比较早,他也在现场。

    

    “付总,你刚才没到,彭总一直给我说,她非常后悔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得罪了你,她说万一你不接受她的道歉那该怎么办,我还安慰她呢,说你不是小心眼的人,一定会接受她的道歉,让彭总把心安在肚子里。”

    

    不得不说,这罗盛骏当真情商很高,他这么一说,付心寒哪怕是不想帮彭光美,他也不好拒绝了。

    

    罗盛骏这为人处世的能力,相比同样是京城十大世家的于飞龙,于大少,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也不知道于飞龙这位于家大少是怎么被他爹宠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付心寒说道:“那边我看有个环境还不错的咖啡厅,我们到那里面坐一坐。”

    

    付心寒这么说,意思也就是肯答应帮忙给彭光美解决问题了。

    

    彭光美脸上漏出了一丝喜悦,同时心中更是多了一丝侥幸,也辛亏付心寒心胸宽广,不和她一般计较,要是真的碰到那种小心眼的人,恐怕人家只会看自己笑话了。

    

    坐到咖啡店里,服务员过来询问喝什么时,问到彭光美喝什么时,付心寒却说道:“你们这儿有菊花茶吗?”

    

    服务员说道:“有的。”

    

    “给她来一杯菊花茶,多放菊花。”

    

    那服务员有些不解,她还是看向了彭光美的,在咨询彭光美的意思。

    

    彭光美也不知道为什么付心寒给她点了一杯菊花茶,但是付心寒这个人充满了神秘,让她不敢违背付心寒的意思。

    

    彭光美就对服务员点头,示意就要菊花茶。

    

    众人的饮品还没送过来,彭光美就问付心寒道:“付总,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就忽然不能碰钱了?

    我这是撞邪了吗?”

    

    付心寒摆了摆指头,然后说道:“你这是坤金变艮土,属于流年大运五行气运转变的一种少有的现象。”

    

    彭光美一脸懵逼,显然是没听懂。

    

    “总之就是你现在除了财帛宫受损,钱财不能触,投资不能碰之外,另外就是你现在还有麻烦主动找上门的趋势,刚才那风扇能砸到你的脚,这足可见。”

    

    “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彭光美急切的问道。

    

    付心寒没有急着回答,此刻正好服务员端着饮品走了过来。

    

    付心寒端着自己的咖啡,轻轻品了一口,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彭光美以为付心寒不想说,难道说付心寒还在生自己的气,这是故意给自己难堪?

    

    不过现在就算是付心寒故意难堪彭光美,彭光美也得受着,谁让她之前冒犯了付心寒。

    

    彭光美对付心寒低声用赔罪的口吻道:“付总,之前是我冲撞了您,如果您有什么要求,尽管给我说,我彭光美,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付心寒刚才没有急着开口,而是他脑子在推演着一串数字,是关于破解彭光美这坤金变艮土的法子,他既然在推演,就不能分心再去说话。

    

    此刻彭光美说完了话,见付心寒还是没有理会她,这让她更是觉得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