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79章 今非昔比
    第1079章 今非昔比   

    余隆又是沉默了半天,他硬生生憋不出半个字。

    

    最后还是嘴里吐出那个几个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麦佳俊,你在工地里干过活,手上茧子厚,打人手不疼,这样,你先去抽余大少几巴掌,算是我们兄弟之间给他的见面礼。”

    

    麦佳俊看着付心寒,然后贱贱的问道:“付心寒,我手上茧子老厚了,打人老爽了,我申请一下等会我想打脸。”

    

    那边余隆的脸色铁青。

    

    麦佳俊走到余隆面前,举起手就要打。

    

    “余大少,我允许你还手的!”

    

    麦佳俊的手刚扬起来,可是这麦佳俊似乎存心要戏弄余隆,他见余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认怂了,这就是挺着脸让自己来打,麦佳俊的手也就赖在空中,半天不落下去,余隆的面部表情就一直坐着要躲巴掌的表情,颇为滑稽。

    

    付心寒的声音响起:“麦佳俊,还是算了吧,打人不闻名,我也就是和余隆大少开个小小的玩笑。”

    

    麦佳俊是听付心寒的话,麦佳俊收回了巴掌,然后坏笑几声,退了回去。

    

    付心寒朝着余隆走去,一直走到余隆身边,然后对余隆轻声吩咐道:“抬头,看我的眼睛。”

    

    余隆居然有些不敢直视付心寒。

    

    他身边的胡蓉显然是被之前付心寒和麦佳俊的羞辱给气的忍无可忍了。

    

    “付心寒,你TM的别以为你们今天人多,余哥今天没带多少人手,等今天过后,那就是你们的死期!”

    

    这位胡蓉,似乎不太聪明,而且余隆似乎有些事情没有告诉她。

    让胡蓉根本弄不清楚他们的处境。

    

    只听余隆再次对着胡蓉一声怒呵:“够了,你给我闭嘴!”

    

    胡蓉还是不服气,气呼呼道:“余哥,你在江城也是一号人物,你们余家就算是市里那几位有名有姓的大老板,也多少要给些面子,你今天怎么回事,我感觉你怎么像是怕他一样?”

    

    这一次,余隆真是忍无可忍了。

    

    他一巴掌抽在了胡蓉的脸上,然后骂道:“再不闭嘴我打烂你的脸!”

    

    “为什么?

    !”

    胡蓉还是不解,她哭闹道。

    

    “为什么?

    你知道付心寒是什么身份吗?

    雄科集团,背后的老板就是他!我爸现在接手的工程,有一半就是城西广场,那就是雄科集团的产业!你说,我敢再去得罪付心寒吗?”

    

    余隆本来这些话不想在这里说的,但是偏偏胡蓉跟疯了一样,余隆今天不把这些给说明了,胡蓉不知道还会给自己惹来多少麻烦。

    

    之前马元君出狱后,余隆就在琢磨着自己几年前的仇的事情,但是后来随着马元君开了汽修厂,很多大人物专门去马元君的汽修厂去修车。

    当然这其中也是看在付心寒的关系上。

    

    当时这件事就引起了余隆的觉察,他就觉得不对劲。

    

    再到后来余隆通过他爸那边打探到,雄科集团背后的老总,居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因为后来付心寒的身份暴露,很多人都知道付心寒和雄科集团的关系。

    所以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了。

    

    余隆在得知付心寒就是雄科集团背后的老板时,他被震惊的几天几夜没睡着觉。

    

    当时余隆一边是在惊讶付心寒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年变成一位江城顶级的人物,自己余家根本不敢得罪的起。

    

    同时他也在庆幸,也多亏自己没急的马元君一出狱,自己就迫不及待去报仇。

    

    要不然自己余家是怎么死的,他都能想象到。

    

    此刻余隆面对付心寒,他根本不敢抬起头直视付心寒。

    

    身边的胡蓉,刚才还发疯一样要咬人,但是听到雄科集团背后老板几个字后,她先是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付心寒,显然也是被吓坏了。

    

    如今江城的人,无人不知雄科集团。

    

    江城最大的两块商业地产,都是雄科集团的手笔!雄科集团已经成为了江城最大的地产商,并且已经慢慢成为江城地产商的龙头和标杆,市值更是高达上百亿。

    

    胡蓉嘴巴还在蠕动:“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就是雄科集团的老板?

    不可能啊!他上学那会,明明也是个屌丝,怎么可能现在成了大老板了?”

    

    “不可能的事情多着呢,不仅仅是付心寒,我可以告诉你,在场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你,你现在能惹得起!”

    麦佳俊得意道。

    

    的确,现在马元君的修理厂是全市最大的修理厂之一,而且马元君为人豪爽,手底下已经聚拢了很多愿意跟随他的年轻人。

    

    再说花剑鸣,背后是沙老。

    你一个小小余家,能得罪的起吗?

    恐怕就是京城那位于家,也不敢去得罪沙老的人。

    

    付心寒看着余隆,说道:“你那一句等马元君出狱后,让我们等着,吓了我们四五年,刚才只是麦佳俊的巴掌悬在空中几十秒,那种被威胁的滋味不好受吧,我看你一位大少的脸色都变了。”

    

    “我现在不会报复你们了!我发誓。”

    余隆忽然说道。

    

    “报复?

    谁报复谁?

    你被我们打,那是活该,你害得马元君蹲了大牢四年,让花剑鸣断了一条腿,是不是应该我们报复你啊?”

    

    余隆的拳头握紧了,他这是已经有些防备付心寒了。

    

    余隆低沉道:“我都说了,我以后可以躲着你们,但是你们别逼我太狠了。

    付心寒,你现在虽然势力大,但兔子被逼急,也会咬人的。”

    

    付心寒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呵呵笑了几声。

    

    “你是兔子,别逗了。

    你顶多就是一条出身品种不错的狗而已。”

    

    余隆被付心寒羞辱,他面色变得更加难看,拳头也捏的更紧了。

    

    “好了,我不逗你了,再让饭庄的伙计看见了,还以为我们是坏人,你余大少是被欺压的好人呢,滚吧。”

    

    余隆有些意外,付心寒就这么让自己走了?

    

    “还不滚,等着我送你吗?”

    

    余隆立马拉着胡蓉,也不顾及刚才要来饭庄是来订包间的,就慌慌张张的要离开。

    

    他刚走两步,付心寒的声音又响起来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