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83章 破三感
    第1083章 破三感   

    此刻,付心寒就坐在徐太极的店铺的内间。

    这一间房子的布局很有意思,能够听闻外界的吵闹之声,却是通过一种方位布局,将市井吵闹之声的音调控制在一个舒适的程度。

    

    坐在这里,外面吵闹之声却是听不清内容,那集市的喧闹之声反而变成了一种单调的音频,起到了一定的凝气定神的功效。

    

    徐太极是行内之人,再加上他博闻强记,也对桃花八煞水有一些了解。

    

    付心寒只用了三分钟给他讲述,徐太极就明白了几成。

    

    徐太极此刻走到了内间的门口,他轻轻的合上门之前,对付心寒说道:“付兄弟,我这儿很多稀有资料都有,你想看什么就直接翻看,有什么需要,就喊我。”

    

    徐太极不打扰付心寒,他合上门后就离开了。

    

    付心寒一个人坐在内间里,徐太极这间房间,布局很好,付心寒只用了半分钟就进入了一种思考入神的境界。

    

    付心寒就坐在这间房间中,足足到了深夜三点。

    

    中间徐太极还跑到同在楚街的清扬装修公司,给姚婉清请了假,说是付心寒就在他店里,可能今晚回去晚了。

    

    当付心寒深更半夜走出内间时,他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老徐,我想到办法了。”

    

    徐太极都快睡着了,他立马从躺椅上坐起来。

    

    “付老弟,你想到办法了?”

    

    “我要破三感!”

    

    徐太极听到付心寒说出‘破三感’这三个字,他也是被惊到了。

    

    所谓破三感,人其实有六种感觉,其中每种感觉对应一种天道。

    

    而桃花八煞水的局,归根结底,是用煞气来续命的局。

    

    这对应的有三种天道,分别是嗅觉对应奉天道,视觉对应沈天道,神识对应羡天道。

    

    只要能够破了这三感,便能逆转桃花八煞水的局。

    

    一般破风水局,偶尔会有这种方式,不过大多是都是破一感的方式,极少有破三感的情况。

    

    因为破感虽然确实能够利用上天赐予人类的感觉,来感受、触碰天道,来达到改变某一种道的结果。

    

    但是每改一种道,那都是极为困难。

    

    桃花八煞水涉及了三种天道,可以说极其难破道。

    

    付心寒此刻说要破三感,怎能不让徐太极惊讶。

    

    “这,这,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吧???”徐太极说话都有些磕巴了。

    

    “我知道这很难,我也从来没有破过一种感,不过之前我见过我爷爷用破感的方式,曾经破过黄河啸口的煞局。”

    

    那个黄河啸口,是大清某个歪心思的道士布置的杀人风水局,每当黄河到了涨水的时候,便会在一个曲口处,黄河发出咆哮声,听到这个声音的人,就会莫名其妙的掉入黄河之中,葬身黄河。

    

    付心寒的爷爷便是用了破一感的方式,破了听觉代表的苍天道。

    

    徐太极对破感的方式,他多少也是听闻过。

    

    徐太极说道:“付老弟,你这是不是太冒险了呀。

    我听说一旦破感一旦失败,可能落得人的感觉缺失的呀。”

    

    付心寒没有再犹豫,他说道:“可我真的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这么短的时间,我要救的不仅仅是马元君大伯一人,还是几十个他们村的村民。

    我现在已经没有逆天改命的时间和机会了,破三感的方式,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付老弟,不是我说,那些村民和你没什么关系啊,就算你要帮你老同学,你犯不着把自己的前途给搭进去吧。

    你要是失败了,可是会弄丢三种感觉的,丢了嗅觉、视觉或许还是个人,但是丢了神识,那活的就是个行尸走肉,还有什么意义,这点你可要考虑清楚呀。”

    

    “我考虑的很清楚。”

    

    徐太极还在劝:“今天你说要救的是你爱人、父母,我徐太极全力支持你,可是你现在冒这么大的险,这其中风险和回报,完全没有比列啊。”

    

    徐太极是衡量过利益关系的,他是坚决反对的。

    

    付心寒只是笑了笑。

    

    “我这么做,我只希望我能够对得起我爷爷。

    他教我一身本事,虽然没说让我拯救苍生,但是爷爷一定不希望我碰到棘手的事情就躲,见无辜的人白白丢了性命,辜负了爷爷教我的那些的东西。”

    

    徐太极盯着付心寒,许久他嘴里吐出几个字:“你爷爷是个令人佩服的人,你也是!”

    

    付心寒这时似乎想到了法子,他心情也放松了很多:“是什么是啊,我能不能做出,那就要看我们的发挥了。”

    

    “我们?”

    

    “对,徐会长,我刚才已经想好了如何破三感,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嗯,你一个人的帮忙恐怕还不够,你把崔天命给喊过来吧,他的推演算术方面很在行,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帮到我。”

    

    徐太极本来是畏手畏脚的,他一向是只接手没有风险的事情,几乎不敢那些划不来的买卖。

    

    但是刚才听了付心寒的一番话,徐太极有些被感染了。

    

    他一拍胸脯,然后说道:“好,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付心寒看徐太极这幅大义凛然的样子,笑道:“徐会长,你和崔天命不会有什么威胁,到时候破三感我来破,你们来协助我布阵,时间有限,破三感之前的阵法布局还有些复杂,我需要你们两个风水水平不错的人帮我布阵。”

    

    “我这就喊他过来。”

    

    付心寒带着徐太极和崔天命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人民医院这边情况有些变化。

    

    门口不停的有救护车送病人,而且这些病人,巧合的是都转院过来的,而且都是马元君大伯他们村子上那些中了招的濒死之人。

    

    “这什么情况?

    难道说人民医院还找到救这些人的法子了?

    都往这儿转院?”

    徐太极纳闷道。

    

    “如果人民医院找到法子了,那倒是让我们少了一些烦恼。”

    崔天命说道。

    

    几人坐上电梯,一直到了马元君大伯的病房。

    

    马元君一直在医院等候着付心寒,魏雪陪伴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