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85章 开坛做法
    第1085章 开坛做法   

    听了老肖的解释后,陈云秒这才没有再发少爷脾气,而是思忖了片刻后,他说道:“之前我处理的七个风水局,虽然也都是有绝妙之处的,但是爷爷的要求很高,我能处理好前七个风水局,他只会说点点头。

    只有今天这个破了这桃花八煞水,爷爷才会夸赞我。

    所以今天这个局,我必须给破了!”

    

    “好吧,少爷,那我们便全力支持你。”

    

    老肖虽然这么说,但是老肖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虑。

    

    此刻人民医院住院部顶楼已经搬进来了三十多床的病人,有人奄奄一息,有人只是虚弱。

    

    总之这些人都是中了桃花八煞水的村民,听了村长的话后,带着全部的希望来了人民医院。

    

    村长也跟着来了,他家里也有人中招了,他的二十岁小儿子现在就躺在病床上,不过看起来不严重,现在只是有些虚弱罢了,不过不幸中了招的人,都只有八天的活头,现在看着还能说能走,但是等到第七天,就会进入油尽灯枯的状态,等着死亡降临,所以村长也是急得直上火。

    

    村长这个人还算有责任心,他环顾了一圈,然后问道:“老马呢,他不是就在人民医院住院呢嘛?

    让他侄子赶紧把他送来啊。”

    

    村长指的就是马元君的大伯。

    

    有人喊道:“村长,老马他侄子说再想想。”

    

    “还想什么想啊,都什么时候,那小子平时看着挺机灵,怎么关键时刻犯迷糊啊,赶紧叫上来,不想让老马活了吗?”

    村长也急了。

    

    陈云秒拿出一个罗盘,这个罗盘是洪范五行罗盘,这种罗盘很少人用,涉及天地人、五行元素,二十四山法,九宫八卦,七十二砂口,是一种最为复杂的罗盘。

    

    当然这种罗盘市面是上也十分稀有,每一件存世的罗盘,都是珍品,足够配得上法器。

    

    不过因为其复杂程度,也是极少有人能够使用的了。

    

    陈云秒握着这罗盘,他对身边的老肖说道:“老肖,按照我的指示,把那些中煞的人都摆放到我规定的地方,另外把顶楼的窗户全部打开,我要让南风灌堂,形成阴从右路相通的格局。”

    

    村长也帮忙指挥,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大半的村民就按照老肖的指挥将中招的村民摆放到了陈云秒规定的位置。

    

    陈云秒指着靠近厕所的位置,然后质问道:“那个方位,为什么没有按照我说的摆放一个人过去?”

    

    村长解释道:“大师,那是厕所啊,而且您指的位置,那个位置床进不去啊。”

    

    “床进不去,那就抬着人进去!”

    

    村长还想说什么,但是却哑口无言。

    

    人抬进去放哪,放在厕所冷冰冰,脏兮兮,狭小无比腿都伸不开的地上吗?

    

    不过人家是大师,村长也不敢再多话,生怕人家大师不高兴,再甩袖子走人,那他们村子这几十条人命,那就只有等死了。

    

    “还愣着干什么,安排抬个人进去啊!”

    老肖对着村子喊道。

    

    “好好。”

    

    毕竟还有十来个人没有位置了,村子就随便指了一个人。

    

    “二麻子,你抬着你儿子进厕所,地上铺个报纸,他人小躺的下。”

    

    那个叫二麻子的是儿子中了招,此刻听到村子安排他儿子躺倒厕所里,他就不干了。

    

    “村子,凭什么我儿子得躺进那脏兮兮的厕所里?

    我儿子才五岁,你们忍心让我儿子躺在那里面吗?”

    

    村子也不爽道:“你费什么话,你看看还有十来个人现在没有位置呢。

    给你安排一个位置,已经是照顾你了,你要是不知好歹,那我可换别人了!”

    

    那二麻子虽说不嫌弃这间厕所,但是村子似乎话在理啊,他嘴里骂骂咧咧了几句,他在吐槽什么等会肯定还会安排好的位置,把他儿子安排到厕所就是村长报复自己之类的话。

    

    最后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抱着儿子进了厕所。

    

    不过他可舍不得让他儿子躺在冷冰冰的地上,二麻子就这么一直站在规定的位置,双手一直抱着自己的儿子。

    

    此刻一个躺在床边的病床的一个老者被开着窗的透进来的凉风吹的瑟瑟发抖。

    

    老者的家属伸手要去关了窗户,就听到陈云秒指着他们就吼道:“关什么窗户,想死就把窗户关上!”

    

    这可是三月里的夜晚,江城四五点夜晚温度低到三四度。

    

    老人本来就虚弱,哪里受得了这顶楼吹来的刺骨寒风。

    

    那家属不解的问道:“大师,我家老人躺在这窗户边,实在冻得受不了啊,要不我们就关上点。”

    

    “受不了也给我受着!冻死算了他倒霉!你要敢管窗户,等会我做法失败死了所有人,责任全是你的!”

    

    那家属被陈云秒这么一吓,哪里还敢再抱怨什么。

    

    但是这哪里是抱怨,他家老人不过三分,就已经冻得嘴唇发紫,本来没有休克,此刻已经出现了浑身颤抖,身体已经有些意识不清醒的情况。

    

    村长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说道:“哪家身体健壮些,年轻些,和老韩头的位置换换吧,别把老韩头给冻死了。”

    

    不过村长一番话下去,没有一个人搭话的,显然谁都不想换到那个天寒地冻的位置。

    

    到时候别没死于这奇怪的‘病’,却被三月天的给冻死了,那就冤死了。

    

    村长吆喝了半天,最后接话的居然是陈云秒。

    

    陈云秒冷哼道:“谁也不许换,现在他们选中的位置,都是天意,天意已定,不允许再变换了。”

    

    村长叹了口气,他环视了一圈顶楼的大厅,躺在窗户边的人不仅仅只有老韩头一人啊。

    

    村长心中暗道,这个大师心可真凉薄啊,尽管是在救人,但是未免也太没人情味了。

    

    还有十一二个人没有位置,他们的家属追着村长道:“村长,我们怎么办啊?”

    

    此刻陈云秒正坐在桌前,他的随从为他铺开了纸墨笔砚,他正拿着朱砂笔在画着符箓。

    

    似乎陈云秒已经准备开坛做法了,而且那些没有被安排位置的人,他似乎也没有再去安排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