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86章 超员
    第1086章 超员   

    “那个,大师,我们村上还有十一个人没安排到位呢,您看看,他们躺哪里呢?”

    村长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

    

    陈云秒头都不抬一下,他只是冷哼道:“阵法包容的人员已经满了,超出的人,我不管。”

    

    “啊!不管了?

    大师,你,你,你???”   

    村长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这大师怎么搞得,救人不救完,还剩下十一个人不久,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陈云秒的保镖瞪了老肖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你什么你,我少爷只救阵法能够容纳的人,至于没有位置的人,要怪怪他们命不好,跟我们少爷无关。”

    

    陈云秒也是自言自语道:“本少肯救你们村的人,也只是为了破这煞局,你们以为我是观世音,救苦救难吗?

    消耗我顶级法器,我能救你们一拨人,你们就该烧高香了。”

    

    村长实在难以理解,这陈云秒到底是个什么性子的人。

    

    他为什么救人只救一大半,难道他不是为了为了救人积攒阴德吗?

    

    村长不知道的是,陈云秒要破桃花八煞水,他只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爷爷看他的能力。

    

    毕竟要是陈云秒爷爷知道他破了桃花八煞水,这桃花八煞水属于极难破解的煞局,他要是破了,定能获得爷爷的肯定,这件事完全是陈云秒个人的私欲罢了。

    

    至于说救人,陈云秒想都没想过。

    

    另外这桃花八煞水的局,有个特性,那就是局虽说可破,但是中招的人,破局不见得人能好过来,那煞气还在体内,直到人死煞气消。

    除非一同给破解了。

    

    此刻没有被安排位置的村民,刚才也都听到了村子和陈云秒的谈话,此刻疯了一般拥到了陈云秒身前。

    

    “大师,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见死不救?

    笑话,我什么说要救了?

    我一直都没有说要救你们。

    我只是顺便而为之。”

    

    陈云秒这么一句冷漠的话,那些家属一个个都傻眼了。

    

    只听陈云秒身边的保镖对这些涌上来的家属吼道:“都滚一边去,别妨碍我们少爷做法。”

    

    这些家属的眼睛都看向了村长。

    

    “村长,我们该怎么办啊?”

    

    “难道说我们的家人就该死吗?

    就活该倒霉吗?”

    

    “村长,你可得帮我们想想办法啊!”

    

    村长也是满脸不堪和难受。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人家不救,我还能逼着人家救吗?”

    

    此刻这些人才发现之前村长安排二麻子的孩子去厕所,那是最后的机会,人家村长还真的是照顾了二麻子的孩子呀。

    

    与此同时,付心寒、马元君、徐太极几人来到了顶楼。

    

    村长看到了马元君,他直接对马元君没好语气道:“你来晚了,住的这么近,不知道早点把你大伯送上来,现在好了,位置满了,人家大师不多救人了。”

    

    马元君大伯是个好人,村长觉得就是马元君怠慢这件事,才害得老马失去了救命的机会,村长是有些怪罪马元君的。

    

    “村长,我不是故意怠慢的,我不太放心别人。”

    

    “你还不放心别人,那你告诉我,除了现在顶楼这位陈大师,你还有什么希望吗?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家大师也不多救人了。”

    村长无奈的摇头叹息道。

    

    不过万幸啊,村长的家人已经被安排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

    

    就在马元君和村长交谈时,付心寒环顾着顶楼的情况。

    

    这躺在角角落落的病床,乍一眼看上去毫无规律,但是付心寒却从中看出了一丝端倪。

    

    这摆放的方位居然是九天玄女位,怕是等会要借助六点零三分的出入会轩辕的时辰来布置什么大阵。

    

    付心寒的目光定睛到了被几个人围着的那位陈云秒大少身上。

    

    不过付心寒没有动用观气术去看他,这个人付心寒只是简单的一眼,付心寒就觉被此人身上各种法器散发的光芒晃住了眼睛。

    

    付心寒可以断言,此人绝不简单。

    

    再加上此人身边的随从,又有武者,又有同样散发法器灵光的风水师,他们的主人又怎能是凡人呢!   

    那些没有位置,得不到救助的家属此刻集体跪在了陈云秒脚下,他们哭喊着:“大师,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们的家人吧。”

    

    “我们给你磕头了!我们给你当牛做马,不论让我们怎么样,只求您出手相救啊!”

    

    他们把陈云秒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寄托了他们所有的希望。

    

    不过陈云秒只是眉头一挑,他身边的老肖就对着其他保镖哼道:“少爷施法需要安静,你们去处理一下。”

    

    所谓的处理一下,着实让人觉得害怕。

    

    只见这几位保镖,用手指着那些哭喊的村民,面色难看道:“你们的嘴巴再敢发出一个字,我要你们好看。”

    

    他们本身身上就散发着凌人的气势,再加上武者具备的杀气,吓得那些村民一个个捂着嘴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不过这次轮到付心寒眉头皱了皱。

    

    付心寒对马元君说道:“元君,你给那些村民说说,如果他们愿意,我可以帮他们。”

    

    马元君明白这是付心寒动了恻隐之心,他说道:“心寒,你能行吗?”

    

    马元君的意思不是质疑付心寒,而是在担心付心寒。

    

    他怕付心寒负担太大,弄伤了自己。

    

    付心寒说道:“没事的,多十一个人,对我来说还能承受。”

    

    “好。”

    

    虽然付心寒说的轻描淡写,但是马元君又不是傻子,救一个人和十个人的难度能一样吗?

    

    马元君对自己这位兄弟,是打心底的佩服。

    

    马元君此刻走到了那些还在跪求陈云秒的村民身前,他说道:“各位叔叔阿姨,如果你们信的过我,可以跟我走,我兄弟付心寒,他会帮你们的。

    我大伯的生死,我就交给了他!”

    

    “你说的那个付心寒,他是什么人啊,他能救得了我爹命?”

    有人就问道。

    

    “是啊,难道这个叫什么心寒的,也是风水方面的大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