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87章 辜负信任
    第1087章 辜负信任   

    马元君说道:“对,我兄弟就是风水师,我信任他,并且是无条件的,这也是我唯一的选择。”

    

    “你光信任他有什么用,他有什么真本事吗?

    别到时候我们把亲人交给他了,别到时候再出个意外啊!”

    有人质疑道。

    

    这时付心寒几步走来,他环视在那些被放弃救助村民们,他说道:“各位,我是马元君的兄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世间能救你们家人性命的人,不仅仅只有那个姓陈的大师,我也有一定把握救你们家人。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也没有选择余地了,等会我会在这一层楼的东边,布局等候你们,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那就过来吧。”

    

    付心寒也没有时间去证明自己的能耐,他现在只能把话就摆在了台面。

    

    那些村民一番商量后,他们也意识到此刻唯一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就是付心寒了。

    

    有人最后问马元君道:“小马啊,你这位兄弟,他真的靠得住吗?”

    

    马元君没有再多解释,他只是点了点头,接着便是把自己的大伯,也从楼下推了上来。

    

    顶楼这一层,因为被陈云秒深不可测的关系下清空了这一层,这一层没有人打扰,而且顶楼的施展风水术法的环境,也要优越于楼下。

    

    陈云秒选择布局在西边的大厅,付心寒则是选择东边的大厅,两边只是隔了一个环绕形状的护士台。

    

    陈云秒听到付心寒说可以救那些被他遗弃的村民,他稍微停下了手中的朱砂笔,然后盯着付心寒看了几眼,然后用朱砂笔指着付心寒嘲笑道:“就你,你也敢来接手这个案子,我先问问你能看懂这个案子吗?”

    

    显然陈云秒认为付心寒根本是看不透桃花八煞水的。

    

    就在一天前,付心寒确实没看破这其中的端倪,这一点付心寒不否认。

    

    面对这位来头很大的陈大少,付心寒不卑不亢道:“不敢说完全看懂,但是也算是略知一二了。”

    

    “略知一二,那你告诉我,你看出什么了?

    你可别满嘴跑火车,把这些可怜兮兮的村民给害死了。”

    

    “我看出什么了,就用不着给你解释了。

    不过阁下那既然接受了这么多村民,你可别辜负了他们对你的信任。”

    

    付心寒这么说,多少有些激将的意思。

    

    眼前这位姓陈的年轻风水师身份定然不凡,不过这桃花八煞水也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付心寒都需要用破三感的这种极为冒险的法子,付心寒担心这位姓陈的风水师万一碰到一些艰难阻碍,他轻易放弃。

    那耽误的可就是几十条人命。

    

    毕竟付心寒是吃不准这位姓陈的年轻人为什么要来救这些村民,所以付心寒对这位姓陈的年轻风水师是不信任的。

    

    陈云秒听到付心寒这番质疑他水平的话,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愠怒。

    

    陈云秒眼中透出一道精光,这道精光是一种瞳术。

    

    既可以窥视对方的命格,又可以攻击对手的心魄,普通人被陈云秒这么看上一眼,当场会休克过去,事后绝对会大病一场。

    

    不过陈云秒眼中射出的这道精光射在付心寒身上,就如同石沉大海,付心寒面部一点表情反应都没有。

    

    陈云秒顿时心中一惊,被自己的瞳术笼罩过的人,地级风水师以下,没有人能够如此安然无恙。

    

    但是眼前这位叫付心寒的人,居然会如同没事人一般。

    

    陈云秒不知道的是,付心寒面部表情虽然风轻云淡,但是付心寒此刻却是心跳咚咚的加快,他被陈云秒瞳术笼罩的那几秒,如果不是付心寒掐了一个凝心术,恐怕付心寒真的会被弄得心境大乱,虽然不至于休克,但是也绝对出现瞬息的慌神。

    

    而且自己刚才掐的凝心术,也是差一点就没能抵御住陈云秒的瞳术。

    

    付心寒心中再次惊诧道,这位姓陈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是一个瞳术,就让自己差点狼狈不堪,如果真的和这个年轻人比较风水术法,孰强孰弱,还真不好定论。

    

    陈云秒见自己的瞳术没有伤到付心寒,他心中虽然震惊无比,他也是没有想到居然在小小的江城,居然会碰到一个高手。

    

    不过陈云秒性格本就狂傲,虽然自己的瞳术未能把付心寒怎么样,但是陈云秒心中依旧没有把付心寒放在眼里。

    

    你能抵御住我的瞳术,只能说算你有点能耐,但是我有一百种比这瞳术更厉害的术法,你一个小地方的无名之辈,你能是我的对手?

    你也配当我的陈家陈云秒的对手?

    

    就在这时,村长凑了过来。

    

    马元君刚才简单的给村长说了付心寒,村长几步走到了付心寒身边,因为付心寒看上去太年轻,村长怎么看付心寒都觉得有些不太靠谱。

    

    之前陈云秒虽然年轻,但是陈云秒身边的一个随从随便露了一手风水玄术,就让村长震惊的目瞪口呆。

    

    那随从还说了,自己的本事不及他们公子万分之一,他们公子的身份,也不是他们这些草民能知道的。

    

    总之陈云秒身上的气质,就让村长不敢去质疑。

    

    反而付心寒身上因为他收敛了所有的外露气场,反而让村长觉得付心寒太过普通,觉得不可靠。

    

    村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付心寒,然后说道:“你,你当真可以帮到忙?”

    

    “那就要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付心寒说道。

    

    如果村民不选择自己,那付心寒也会强迫他们。

    

    付心寒身边的徐太极对那个轻视付心寒的村长喝道:“你知道我谁吗?”

    

    徐太极倒是气势十足,一副高人的派头。

    

    弄得村长不敢喘大气,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是?”

    

    “我是江城风水协会的会长,付心寒是我们协会最厉害的风水师,你们质疑他,完全是多虑了。”

    

    有了徐太极的话,村长看付心寒的眼神就多了几分尊敬。

    

    一听是什么协会,就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村长哪里还敢再去轻视付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