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89章 旗开得胜
    第1089章 旗开得胜   

    付心寒吩咐完,虽然孙大厨心中疑惑不解,但是他还是牢牢记住付心寒的话,等会就会按照付心寒的吩咐去做。

    

    伴随着付心寒左右手结印,同时付心寒的手指沾上了蛇血,在他这边的十二个中了桃花八煞水的村民头上点下了一个红点。

    

    付心寒对徐太极和崔天命说道:“破三感,第一感便是嗅觉,等会会有桃花香味袭来,如果煞气重的话,你们也会闻到的。”

    

    因为施法人是付心寒,所以徐太极和崔天命理论上是感受不到这破三感中的任何一感的感受。

    

    这破三感的感受,基本都来自付心寒本人的感觉。

    

    也仅仅是过了三分钟,忽然也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一股桃花香味。

    

    这股味道浓的让付心寒觉得恶心想吐,再看徐太极和崔天命,他们二人也是问到了,不过显然他们闻到的味道很浅,他们只是觉得淡淡桃花香,根本不觉得腻人,反而觉得清香扑鼻。

    

    其实能让他们二人旁人闻到清香,这煞气已经很重了。

    

    付心寒双指擦过双眉,付心寒双目动用了瞳术,五色得地眼。

    

    这五色得地眼本就是用于观煞气的,可以把地中煞气通过五种颜色区分程度。

    

    付心寒看到西边屋内,也就是他这边兴起了一股桃色混合黑色云雾。

    

    这股云雾就在他们这边的头顶打转。

    

    这是付心寒破三感中的第一感,嗅感。

    

    付心寒对孙大厨喊道:“时间到了,给我起油烟。”

    

    只听到一声呲呲的油混合水的声音,孙大厨不亏是做了十几年龙虎斗的老师傅。

    

    一秒过后,他的锅里就冒出一股肉眼可见,直升屋顶的浓重的油烟。

    

    这股油烟里充斥着蛇肉和猫肉的香味。

    

    只见付心寒右手由掌化为拳,一拳打出一股劲风,居然引导着那股孙大厨龙虎斗油烟朝着屋顶桃色云雾冲了过去。

    

    不过是一瞬间,两股烟雾相互纠缠,顶撞在了一起。

    

    说起蛇和桃花,在风水上特性居然有些相似。

    

    第一蛇属性为淫,家中摆放铜蛇像,未结婚的,一定程度起到勾引女性发生关系。

    

    结过的婚,可以起到催孕的作用。

    

    而桃花,常说的桃花运,效果是吸引异性,这和蛇的属性相似。

    

    而且在墓葬风水来讲,地下有蛇出没,则是蕴藏龙脉之气,风水乃是旺青龙之势。

    

    而地上开野桃花的地段,同样也是地下蕴含龙脉之气的体现,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风水先生会把墓地点在桃花地上。

    

    付心寒叫孙大厨做了这道龙虎斗,龙虎斗的结果则是龙死猫胜,最后螳螂再在后,被人一锅炖了,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付心寒要的就是这蛇和桃花气息相互结合后,借助这古来今往形成的天道,让猫煞来灭蛇和桃花结合的煞。

    

    最后付心寒再用螳螂在后的手法,一招破了这第一感觉,也就是形成的桃花味和蛇肉味结合的煞。

    

    孙大厨不愧是龙虎斗这道菜的正宗传人,正宗传人和非正宗传人区别就在于体系的传承。

    

    孙大厨身上就自带祖辈传在他身上的那种顺应龙虎斗天道的天法执行力。

    

    所以由他出手做这道菜,基本上就是扮演执行天道的判官。

    

    付心寒见桃色浓雾和龙虎斗油烟基本融合在了一起,付心寒手指对着孙大厨的锅上三个不同位置敲了三下,这三下叫做敲山震虎,是用特殊手法敲出特殊的音调。

    

    在付心寒敲击铁锅后一秒后,凝聚在房间中相互缠绕的两股烟雾,如同龙卷风在屋中剧烈的盘绕起来,接下来付心寒闻到一股猫臊味,这是猫煞介入了。

    

    随着猫煞介入,大厅里的那两股拧在一起的烟雾,仿佛受到了什么袭击一般,体积越来越小,旋转越来越急,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这股拧在一起的烟雾不见了。

    

    最后剩下的猫煞,付心寒拿起孙大厨的铲勺,对着空着划了一个破煞的符箓。

    

    这猫煞本就激战了桃花和蛇煞,疲敝不堪,付心寒没费什么劲,就把这剩余的猫煞给破了。

    

    之前空着弥漫的油烟味消散过后,徐太极等人也感觉到了一股气氛的变化。

    

    躺在病床上的中煞的人,也出现了一丝好转。

    

    马元君的大伯居然在付心寒破了第一感后,从之前的休克状态,恢复了一丝意识,短暂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守在床边的马元君。

    

    “大伯,大伯,你好一些了吗?”

    

    马元君极其兴奋,他一边看着自己的大伯,一边看向了付心寒,对着付心寒喊道:“心寒,是不是我大伯好了?”

    

    虽然付心寒旗开得胜,用龙虎斗的奇思妙想破了第一感,但是想要完全破了这个桃花八煞水,这只是第一步。

    

    “还没好,还有两步。”

    付心寒实话实说道。

    

    不过在场的人听到付心寒的话,再见到他们的亲人都好转了,一个个都是面露喜色,对付心寒充满了信心。

    

    甚至还有一些村民,望着对面还半点起色的村民,他们抱着侥幸的心态说道:“幸亏我们没去找那个姓陈的大师呀,你看看,那边死气沉沉的,能不能救活都是未知数,我们这边这位江城风水协会的年轻大师,就是厉害啊。”

    

    还有人居然连马元君也夸赞起来:“今天也多亏了老马的侄子呀,要不是老马的侄子给我们推荐这位年轻的大师,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面的人见到付心寒这边有了好转,他们的家属也跑了过来。

    

    “你们这边人救回来了吗?”

    

    “还没,不过人家大师说了,救人一共三步,第一步已经成功过了,还有两步,人家大师水平很高,剩下两步肯定也是信手拈来。”

    

    这话显然有点吸引仇恨,现在付心寒对面的村民一个个心思沉重且复杂。

    

    “都安静了,别耽误我们施法。”

    徐太极见场面有点吵闹,他呵斥了几声。

    

    付心寒也确实要开始破第二感了。

    

    这第二感,可要比第一感,要惊心动魄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