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91章 亢龙有悔
    第1091章 亢龙有悔   

    付心寒对自己刚才梦中的情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爷爷为什么会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并且给自己留下了那句破局的一句话。

    

    而且爷爷问自己的二十分钟,对应现实世界,也正好二十分钟,这怎能不让付心寒惊讶。

    

    难道真的是爷爷在冥冥宇宙冥河之中的神识,在引导着自己?

    

    付心寒对徐太极和崔天命说道:“我们休息一下,再过十五分钟,我开始破第三感。”

    

    再看陈云秒那边,他那边这半天也有了动静,明显的煞气有所下降。

    

    不过那些陷入昏迷的村民,却没有一个苏醒过来的。

    

    和付心寒这边相对比而言,已经是输了一筹了。

    

    付心寒在破第三感时,付心寒拿出电话,给大康打了一个电话,付心寒有种预感,破第三感的时候,可能不会那么顺利,他需要身边有人替他护法。

    

    徐太极和崔天命两个搞文的,如果碰到来硬的人,肯定是应付不来的。

    

    再看陈云秒那边,他身边就有四五个武者傍身。

    

    大康的效率很高,十分钟后,他便赶到了。

    

    还有几分钟就付心寒就要破第三感——神识了。

    

    付心寒对他身边的人说道:“破这第三感,可能要比之前要困难很多。”

    

    像第一感,其实如果不是付心寒找到了一种奇思妙想,付心寒肯定没有那么容易破解。

    

    至于第二感,付心寒始终觉得是自己爷爷在暗中相助,如果没有爷爷最后给自己的提示,付心寒相信他绝对会超过二十分钟,没能破了第二感。

    

    说到第三感,这是一感比一感难,付心寒心中明白,这最后一感,自己恐怕不会顺利拿下,甚至他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拿下。

    一切只能听天由命,凭借着临场发挥了。

    

    付心寒对身边人继续说道:“破这第三感,我没想出什么奇妙的思路,我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硬钢到底!”

    

    付心寒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虽然有风险,但是到了最后一步,其实也并不是没有退路,如果我硬钢不过,我会用我所有的神识,至少为村民破除一半的煞气,不说一定能保住他们的命,至少是在一定程度,可以延长他们的命。”

    

    “付老弟,你,哎,什么都不说了,你的为人,我徐太极佩服的五体投地。”

    

    崔天命也是对付心寒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也是他见过唯一一个能够真正做到我为苍生的风水师。

    

    付心寒见徐太极和崔天命这幅悲怆的表情,付心寒就打趣道:“你们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呀,徐会长,崔大师,不要太悲观了,我也想好了退路,如果我真的失败了,你们就用封神咒封住我的神识,去找谢百年会长,请他帮我寻回神识。”

    

    “对,谢会长是我们华南区的风水协会会长,他老人家为人正直,他就是我们的后盾。”

    

    付心寒看了看时间,他说道:“差不多了,你们退后,我接下来的动作,可能会误伤到你们。”

    

    徐太极他们几人,立马退开了几米,和付心寒保持着距离。

    

    付心寒找准了方位,他面朝着东边方向的窗户,此刻已经是晨曦十分,几缕炽热的阳光从窗户照射到屋内。

    

    很好,今天没有任何云雾,这清晨的阳光足够激发人体的所有潜能。

    

    付心寒没有掐任何指决,也没有任何的符箓,他真是就这般站在原地。

    

    双目微微闭上,当付心寒双目再次睁开之时,忽然之间,躺在他这边被他破三感玄术笼罩的十二位村民身体上同时暴射出一股黑光。

    

    这股黑光仿佛有目标一般,形成一个箭头的模样朝着付心寒的身子就冲了过去。

    

    这黑光是一种极强的神识。

    

    付心寒破的就是这桃花八煞水的神识!   

    付心寒身体也在同一时间爆发出宛如天上暖日般和煦的光芒,这金灿灿的光芒将他团团包裹住,他的身体不受到半点黑光的侵袭。

    

    付心寒发出的神识金光和那桃花八煞水凝绝的黑光,此刻在付心寒身体周围如同两军交战般激烈的驳斥着。

    

    开始金光和黑光形成了一种僵持,但是那黑光箭头的尾部还滞留在村民体内,这道黑光仿佛无穷无尽,像是一辆永不尽头的黑色疾驰的列车,不断的从村民体内拉扯而出,积攒在付心寒身边的黑光越积越多。

    

    付心寒已经被这黑光渐渐给压制了几分。

    

    站在远处的徐太极和崔天命,他们如果不动用法器,他们是无法通过眼睛看到付心寒身边的黑光的。

    

    不过他们是看到付心寒额头有豆大的汗珠,正在顺着额头往下流着。

    

    而且崔天命随手掐了一卦,他是给付心寒算的。

    

    “不好,亢龙有悔,风天小畜,此乃下下卦啊。”

    

    徐太极看了一眼崔天命,他说道:“你这个时候就别说这种不吉祥的话了。”

    

    付心寒此刻身上如同千斤重担,他背负的不仅仅是自己个人命运,还有他身后十二条村民的性命。

    

    “给我退开!”

    

    付心寒眉头一皱,顿时他身体再次发出更为雄厚磅礴的金光。

    

    付心寒是观看过两幅观想图的,他的神识和精神力,是远比很多地级风水师都强悍。

    

    在付心寒一身低吼后,他身体的发出的金光变得膨胀起来,甚至一刹那间将那黑光也吞没了许多。

    

    “给我退!”

    

    付心寒不断的加大自己的意念释放程度,抵抗这黑光,靠的不仅仅是神识强大,还要用极强的信念。

    

    这种环境下,强一分,可能就胜一分,弱一分,可能就整体气势衰竭,被黑光给吞噬了。

    

    “就这种程度吗?”

    

    付心寒心中不断给自己打气,他双目仿佛暴射出那种足以移山的强烈信念。

    

    付心寒体内发出的金光,已经开始反过来压制黑光。

    

    在一旁静候的几人,因为他们虽然看不见,但是环境的瞬息万变,厂内的气场改变,徐太极和崔天命作为风水师中的佼佼者自然能够感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