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94章 再见雲字长命锁
    第1094章 再见雲字长命锁   

    老肖可是玄级风水师中的佼佼者,可是他现在俨然在人家手里,半个回合都走不了。

    

    陈云秒此刻手里虽然偷偷攥着一个顶级攻击法器,他也想过,仗着这件爷爷留给他的顶级法器,偷袭头顶的紫脸。

    

    爷爷曾说过,这件顶级法器,哪怕是天级风水师,见到也要畏惧三分。

    

    但是陈云秒,他秒怂了。

    

    如果这件顶级法器在付心寒手里,可能局面就能被逆转。

    

    这紫脸的神识降临虽然恐怖,但是毕竟是神识,并不是他亲临现场。

    

    而且当世风水低迷,科技兴旺,已然不是过去那个时代。

    

    不可能有第二个张三丰,即使有,他哪怕有张三丰的资质,也不可能修炼到张三丰的境界。

    

    这是天道的注定的。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对这紫脸的恐惧无限放大了,哪怕是从下被吹捧为天才的陈云秒,他竟然也是双腿发软,没有了任何斗志。

    

    “给我跪下!”

    

    紫脸一声低吼。

    

    “凡是坏老夫好事者,全部该死!”

    

    陈云秒身边的随从,一个个全部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而陈云秒,他虽然强撑着自己最后的倔强,但是双腿已经在打摆子。

    

    陈云秒再次感觉到了一股威压逼来,那张紫脸的双目死死盯着自己。

    

    那双目透射出来的光,仿佛是带着辐射的死光。

    

    陈云秒手中的攻击法器不愧是顶级法器,充满了灵性,它居然主动释放出一道锥形金光。

    

    这道金光直接将紫脸透射出来的死亡给顶了回去。

    

    “找死!”

    

    紫脸顿时暴怒,他双目仿佛可以打雷一般,一道耀眼的闪烁过来。

    

    仿佛真的是一道霹雳从自脸的双目射出,陈云秒手中的法器,因为刚刚释放过能量,再加上没有主人驱动,已经不能自动释放金光。

    

    陈云秒身上那件外套,也是一件法器,发出淡淡的白光,在低档了那道霹雳三秒后,陈云秒上身的衣服瞬间炸裂开来。

    

    陈云秒瞬间光了膀子,他挨了这一霹雳,虽然身上好几件法器起到了最后的护体的作用,没怎么伤到了陈云秒,但是陈云秒却是心智受到了惊吓,他双腿终于支撑不住,这位天之娇子,跪在了紫脸的面前。

    

    陈云秒怕死,他怕的要命。

    

    他还有大好的前程。

    

    这一次他完成了爷爷交给他的任务,他未来可是大有希望继承他们陈家。

    

    他能成为陈家唯一的继承人,不可计数的财富会成为他个人所有,还有他们陈家那无尚的权利,这都让陈云秒心中欲望腾升。

    

    所以他怕死,他绝不死。

    

    陈云秒此刻跪在了紫脸面前,他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前辈,我是燕山陈家,我爷爷是天下第一风水师陈玄风!”

    

    陈云秒所在的陈家,势力极为不凡。

    

    他爷爷陈玄风,乃是华夏正道风水之中,公认的天下第一风水师,也是为数不多的天级风水师!   

    陈云秒报完他爷爷的名号,江湖上谁听到他爷爷的名号,或者陈家的名号,都会心中生出敬畏之心。

    

    毕竟他爷爷的名号,包括他们陈家在整个华夏的地位和影响力,都是极其恐怖的。

    

    此刻气氛变得有些沉寂起来。

    

    似乎是陈云秒报完他爷爷的名号,起了一些作用。

    

    他也暂时没有再感觉到任何的威压。

    

    难道说那个紫脸也是畏惧自己爷爷,此刻不敢再对自己动手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再好不过。

    

    陈云秒仔细一想,他们爷爷可是天下第一风水师,爷爷的能耐,恐怕自己未能了解百分之一,说不定爷爷也能做到神识降临百里、千里之外,也能神识化为实体。

    

    或许这个紫脸,和爷爷相识,可能压根就不是爷爷的对手。

    

    有了这样的想法,陈云秒心中立即安稳了很多。

    

    他本来发软跪在地上的身子,腿上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他刚要站起来。

    

    “前辈,我爷爷陈玄风,相信他天下第一风水师的名号,您也听闻过。

    请您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今天就这般算了,如何???”

    

    陈云秒这话刚说完,他耳边就听到一阵肆无忌惮大笑之声。

    

    这声音分明就是嘲笑。

    

    而且是那种发自骨子的鄙夷嘲讽。

    

    “陈玄风,天下第一风水师。

    自泰安过世,孰人敢称天下第一风水师!你爷爷他也敢配”   

    陈云秒根本听不懂紫脸说的什么,什么泰安过世,他也是闻所未闻,自打他出生以后,所有人都称呼他爷爷是天下第一风水师。

    

    那紫脸似乎极其鄙夷陈云秒口中的天下第一风水师,对陈云秒生了厌烦。

    

    屋顶紫脸的鼻孔中喷出两道烟气,直冲着陈云秒而去。

    

    要说这陈云秒,也不愧是燕山陈家的后裔。

    

    他身上的法器之多,每一件法器之贵重,让人惊讶。

    

    此刻如果不是陈云秒脖子里挂着的一块金锁,他定然会被紫脸喷出的烟雾弄的全身溃烂,最后精神崩溃的。

    

    仔细看那块金锁,这块金锁比起之前陈云秒挂在钥匙链上的那个佛钟相比,更为底蕴深厚。

    

    这块金锁其实是块长命锁,这长命锁做工很精致,是纯金打造,外形似海棠,正反面都是刻画着一朵含苞金莲,这金莲暗含佛家真言,佩戴者被佛光加持,功德无量。

    

    在金锁的空白位置,还刻着一个繁体‘雲’字。

    这云字雕刻的真如同直上青云,雕刻师傅的功底惊世骇俗。

    

    并且这个‘雲’字,更是用飞云的手法雕刻,这飞云手法是中原图腾的雕刻手法,其中就蕴含着天地万物的气场能量。

    

    这个长命锁,绝非凡品。

    天下无二?

    !   

    不,天下并非独一无二!   

    如果付心寒还清醒着,他一定会认出,他也有一块一模一样刻着‘雲’字长命锁。

    

    付心寒前不久才按照谢百年前辈的指点,在燕郊的一个村子里,也就是爷爷曾经去过的地方,那个坠龙湖中,破了当地的六子劫,挖出的这块属于他的‘雲’字长命锁。

    

    当时谢百年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说这块长命锁不要再让任何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