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09章 车钥匙
    第1109章 车钥匙   

    不过这第二个条件,却是要在这颗淫邪草附件发生淫邪事件。

    

    今天今天这个环境,这可是堂堂前三湖省武道盟盟主唐震龙儿子的结婚现场,在这里发生淫邪事情,着实不太可能啊。

    

    付心寒看着眼前这间厢房,按照华夏庭院布局,这个房间的位置,应该是主人的房间。

    

    而且这间房间贴着的大红喜字,尤为的多。

    

    付心寒不敢多想太多,就算这里面发生了淫邪事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付心寒拿到这颗淫邪草,这颗草虽然是在唐门发现的,但是付心寒不打算给唐震龙。

    

    因为这颗淫邪草如果今天自己不去摘取,等时间一过,冠子炸开,那便是一颗普通的草,毫无意义。

    

    付心寒把淫邪草收入怀中,他刚走出这个庭院门口,却在门口迎面碰到几个人。

    

    其中一个是唐震龙的大儿子,唐鸿。

    

    唐鸿看见付心寒,他眉头皱了皱。

    

    “付盟主,你怎么跑进我们家里了?”

    

    这个后院是唐家人的居住的地方,按理说是不允许私自进入的,但是付心寒刚才急于去找淫邪草,多少有些不拘小节。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走进来了的。”

    付心寒又不好意思说自己进去是找什么淫邪草,草率的解释,又容易引申出一些唐家的家事,毕竟淫邪草的生长具备的第二个条件,显然是在唐家那个主人房间里发生,付心寒避嫌不好多说。

    

    唐鸿瞪了几眼付心寒后,他也没有阻拦付心寒,便让开了路。

    

    与此同时。

    

    唐震龙的小儿子唐占齐,此刻谨小慎微的打开他自己的房门,回到了他的房间。

    

    他面色发红,身体还发热,皮带也是没有扣紧,双手还有些微微发抖。

    

    他迅速脱了裤子,就在脱裤衩的时候,他的手还有些发抖,甚至刚才的纵欲让他依旧沉浸。

    

    唐占齐的裤衩带着污渍,他准备到卫生间里快速清洗一番。

    

    就在这时,忽然他的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唐占齐本来就做贼心虚,他没有去开门,更没有发声去问,身体就这般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脑海里不断的猜疑外面可能是什么人。

    

    “唐占齐,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唐占齐没搭话,他现在很是心虚,外面的风吹草动,他都不敢搭话。

    

    “唐占齐,你干的这件事,经不起查的,只有我能帮你。

    你如果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的吧,你就开门,我只给你半分钟的考虑时间,半分钟不开门,我就走了。”

    

    唐占齐心中暗道:曹,刚才还是大意了,难道我被人跟踪了吗?

    

    外面说话之人的声音,唐占齐没有听过,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人。

    

    但是唐占齐不敢赌博,自己干的事情,似乎被那个人所知道,哪怕外面的人想要借此事敲诈他,他也必须去开门。

    

    唐占齐立刻提起裤子,然后打开了半边门。

    

    门外那个人迅速走进他的屋子,然后锁柱了门。

    

    进来的人是今日的参加婚礼的一位宾客,唐占齐不认识,不过在迎宾的时候,他是见过的。

    

    据他老爹说,这个人是江城做药材买卖的,生意规模还可以,在江城开了一个连锁中药铺,请了很多老中医坐堂,他们唐门用的练功跌打损伤药,就是从他的铺子里进的。

    

    “小唐啊,我是叫苟盛威,我和你爸唐门主也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

    今天你干的这件事,如果东窗事发了,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只有我能帮你。”

    

    这个叫苟盛威的露出一副嘲笑的模样。

    

    “我干了什么事情,你少来诈我!”

    

    “诈你?

    呵呵,小唐啊,在二哥新婚当天,趁着二嫂醉酒,神志模糊,你偷偷进入嫂子休息的房间,干了这件天怒人怨的事情???”   

    “你住嘴!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占齐低吼道。

    

    “我不想干什么啊,我就是单纯的想帮你啊。”

    苟盛威继续道。

    

    “帮我?

    我用不着你来帮!我不会有事的!至于你,既然你知道了,我不会让你说出去的!”

    唐占齐脸上忽然露出狠色,同时他的手朝着茶几上的那把水果刀摸去。

    

    “小唐啊,你当真以为你会没事,尽管你的长相和你二哥相似,你二嫂刚才醉酒情况下,可能会以为刚才的你,是你二哥,但是这件事你难道不怕你二哥和你二嫂万一去细查吗?

    只要去细查,现在DNA技术查这种案件,不是什么难事。

    你就算灭口我,也没什么用啊,再说了,我也压根没打算告发你,而是我是真心要帮你啊。”

    

    苟盛威这句话可谓一针见血。

    

    唐占齐就是抱着这种侥幸的态度,同时他也料想唐家从他老爹到他二哥,都是极其好面子。

    

    就算大嫂真的发现新婚之人自己被其他人侵犯,全家可能会保全唐家面子,不去声张这件事。

    

    苟盛威接下来一句话一下子点醒了唐占齐。

    

    “不过你二哥这个人的性格,你确定他不会追究这件事?”

    

    的确,二哥如此爱你嫂子,二哥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问对人了,这件事只有我能帮到你。”

    

    “那你怎么帮?”

    

    “你只需要等会事发后,你去制证付心寒便可!”

    苟盛威说道。

    

    唐占齐惊诧道:“你没开玩笑吧,我去制证付心寒,这件事和他能有个屁的关系啊!我这不是毫无缘由的诬告吗?”

    

    “你这话就不对了。

    如果这件事不是他做的,那为什么你二嫂的床上,会有他的车钥匙?”

    

    “你说什么?

    王梦妮的床上会有付心寒的车钥匙?”

    

    苟盛威说道:“付心寒他虽然身手很好,但是他也经不住贼王的惦记,就在之前婚礼宴席上,他的车钥匙,已经在人群拥挤的瞬间,被有人安排的贼王给偷走了。

    你想想看,当你大二嫂一会酒醒了,她发现自己刚才被那个了,并且床上还留下了一把陌生男人的车钥匙,她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