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18章 人质安全
    第1118章 人质安全   

    付心寒对段歌他们说道:“你们现在来城西广场。”

    

    当付心寒的车开到城西广场的时候,这边已经被划出了一道警戒线。

    

    几十辆警车闪着红蓝光,各种警报声不绝于耳。

    

    不少围在外面好奇的当地人,不断被警方用大喇叭劝说,不要围观,请尽快远离警戒带。

    

    付心寒刚把车停下来,就有穿着当地警服的人伸手做出不让停车的动作。

    

    “先生,这里不让停车,请你立即离开!”

    

    付心寒现在心头全是挂念姚婉清的安危,他的心跳一直持续加快,情绪有些激动。

    

    付心寒没有理会那个警员警告,他直接停下车,朝着警戒线里走去。

    

    “先生,你不许越过警戒线!”

    

    就在这时,高雄军走上前来,高雄军身边还有江城公安系统秦长峰。

    

    秦长峰对那个属下说道:“小张,你去忙别的吧。”

    

    那个属下听到领导吩咐了,看了一眼付心寒,也没猜测出付心寒身份,不过领导都吩咐了,他照做便是,便无人再去喝止付心寒。

    

    高雄军见到付心寒,他刚开口说:“付总,防暴队已经做好准备,准备火力强攻。”

    

    付心寒暂时没理会高雄军,他直接走到秦长峰面前。

    

    “被绑架的人质是男是女?”

    

    秦长峰被付心寒这个问题问的有些莫名其妙,在他理解里,付心寒应该是高雄军请来协助破局的,案例说应该更关心暴徒有几个人,有几把枪,怎么一上来就问人质是男是女。

    

    秦长峰说道:“人质有男有女,一共有二十三人。”

    

    付心寒听到有男有女,他一把抓住秦长峰的手臂继续问道:“我爱人姚婉清在不在里面?”

    

    “这个我不知道!”

    秦长峰答道。

    

    付心寒的这个问题,不仅让秦长峰摸不着头脑,就连一旁的高雄军也是有些奇怪。

    

    他们心中都在暗道,难不成被绑架的人还有付心寒的爱人不成?

    

    秦长峰说道:“现在人质是什么人,里面具体什么情况,我们警方掌握的信息不足,现在这里是被防爆大队接手,我只负责维持外面的现场。

    这样吧,我带你去前边防爆大队去问问。”

    

    这座废弃的钢铁厂大门口,被几辆防爆越野车横着停在门前,十几个战士正在互相检查着对方的防弹衣是否穿戴到位。

    

    防爆大队的队长此刻正在检查着自己的枪械,他一边检查,一边对自己的战士们说道:“我们等会面对的暴徒,是全世界最穷凶极恶的暴徒之一!你们心中一定要记住训练时教官对你们的叮嘱,记住,这不是演练,这就是战场!”

    

    战士们握着枪,一个个挺直腰部,如临大敌!   

    为首的战士端着枪,立正道:“唐队长,我们一定不负所托,我们有信心拿下今天这场恶战!”

    

    此刻秦长峰带着付心寒和高雄军走到防爆大队这边。

    

    秦长峰对那防爆大队的唐队长喊道:“唐队长,你们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当那个唐队长转过身子的时候,付心寒和那个唐队长打了一个照面。

    

    两人都是微微愣住,这位唐队长,居然是唐震龙的二儿子——唐占峰!   

    之前付心寒还参加过唐占峰的婚礼,如果不是那天婚礼最后出现了意外,付心寒被扣上了玷污新娘的罪名,付心寒相信自己应该会和唐占峰成为朋友。

    

    唐占峰是唐震龙三个儿子里,最出色的,也是人品最端正的。

    

    但是偏偏两人最后弄得窘迫收场,到现在为止,付心寒还未替自己洗清罪名,唐家人心目中依旧把那个罪名,扣在付心寒的头上。

    

    此刻唐占峰见到付心寒,他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愤怒。

    

    的确,见到玷污妻子的‘恶人’,哪个男人能够心中淡定平静?

    

    那天婚礼上的这件事秦长峰不知道,秦长峰看到唐占峰看付心寒的眼神,他就觉得有些异样。

    

    唐占峰见秦长峰带着付心寒过来,他就没什么好态度。

    

    “秦局长,我们应该谁管好谁的分内之事,我防爆大队的事务,没什么好向你汇报的。”

    

    付心寒直接开口问道:“唐占峰,我问你,现在暴徒手里的人质,可有一位叫做姚婉清的女人。”

    

    唐占峰瞪了一眼付心寒,然后说道:“人质名单,现在我们也没能全部掌握。

    不过目前掌握的名单,没有一个叫做姚婉清的。”

    

    付心寒听到唐占峰这么说,他心里稍微安心了一点,但是他却依心悬在半空中。

    

    唐占峰这时不再搭理付心寒,他对着自己的战士喊道:“都打起精神,准备强攻!”

    

    秦长峰听到强攻,他坚决反对道:“不能强攻!这个案件,绝对不能强攻,里面还有二十三名人质啊!暴徒还有枪,万一发生枪战,暴徒拿人质要挟,这务必会误伤人质的。”

    

    付心寒也是眉头紧皱,他也不同意强攻。

    不过现在没有付心寒说话的资格,他并不是相关部门之人。

    

    唐占峰看着秦长峰,两人性格有相似之处,都是铁骨铮铮,性情正直,为官也是务实公正,从未对人民有过亏待。

    

    唐占峰正色道:“秦局长,你以为我愿意强攻吗?

    这是上级的命令!”

    

    “什么,上级的命令?”

    

    “对,你恐怕不知道吧,根据我们的情报,现在在这座钢铁厂的劫持人质的暴徒,是世界上最为残暴的恐怖分子!他们曾经在那些小国家曾经屠戮过军队,部落,商贾!他们犯下的案子中,就没有给人质留过活命的机会!”

    

    唐占峰声音越说越沉重,他继续说道:“上级指示没有任何问题,面对这种穷凶极恶之辈,和他们谈判,那就是只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拖的时间越长,可能被他们无辜害死的人质就越多!只有在最短时间内强攻,哪怕有所牺牲和损失,也是目前最优的办法!”

    

    “我作为这场防恐防爆的最高指挥官,你以为我想让我们的战士去冒险,让人质的生命受到威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