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24章 局面不利
    第1124章 局面不利   

    其他几人不是火力主攻手,射击角度无法覆盖到我,机会成熟了!   

    也就在AK枪声响了两声后,老彩忽然用半条腿猛地跃起,他直接跳到了一个货架上,利用这个半米高度,对准上面的AK火力点,就是一阵扫射。

    

    AK直接就被老彩压制住。

    

    台上的艺术家持着冲锋枪就要援助,但是老彩跟不要命一样,他身子不动,手里的95式火力不停歇,子弹落点全部带着极强的威胁性,全部从AK和艺术家的头顶飞了过去。

    

    甚至AK的头皮也被老彩手中的95式削掉了一层头皮。

    

    “玛德,我们怎么被压制了!”

    

    段歌吼道:“不要浪费老彩争取到的时间!”

    

    小康和段歌,也都脚下几个飞跃,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对着顶部的其他几个位置,疯狂的射击。

    

    调度台的老鹰和铁臂他们俩也在此刻失去了反击的机会,只要段歌和小康子弹没打完,头顶这几人就没有机会反击。

    

    此刻,付心寒身子再次动了。

    

    段歌他们创造了一个极佳的冲上去的机会,现在台上的暴徒没有开枪的机会,就算他们的枪法再准,他们也没法阻止付心寒冲上去。

    

    只要付心寒能够和他们近身,他们绝非付心寒的对手。

    

    也就在付心寒再次跳跃到铁楼梯时,另一个位置一声枪响,这是巴雷特狙击枪的声音。

    

    居然有人在这么近的距离,使用巴雷特狙击枪。

    

    并且这一枪,如果付心寒的身形不是在空中临时调整翻转,付心寒的胸口就会被巴雷特射穿。

    

    楼上AK吼道:“我曹,巴雷终于开枪了,我还以为他娘的睡着了呢!”

    

    也就是这一枪巴雷特,让付心寒身子再次能跳上调度台。

    

    此刻老彩的枪已经子弹打光,他一个翻身,想要跳下那个货架。

    可高台的那几个人,也不是吃素的。

    

    你老彩会数子弹,我们也可以。

    

    尤其是那艺术家,更是一个头脑聪慧之人,也就在老彩刚跳下货架,艺术家手里的冲锋枪已经扬起来,他只靠着一把扬起来的冲锋枪,甚至不用眼睛就瞄准,仅仅靠着感觉,就找到了老彩的方向。

    

    此刻段歌和小康的子弹还没打光,他俩已经一边开枪,一边朝着掩体躲去。

    

    此刻段歌看到了艺术家伸出来的冲锋枪,他对着老彩吼道:“老彩,注意躲避!”

    

    然而老彩还是慢了一步,冲锋枪一阵扫射,这把忙扫的冲锋枪,居然方向几乎准确无误,大部分子弹都是朝着老彩的方位射去。

    

    “老彩!”

    

    老彩在地上迅速的翻滚,不过子弹的速度可要比人翻滚的速度快。

    

    高台上的射击的艺术家哼道:“应该打中了吧,我的盲射一向很少偏的。”

    

    此刻老彩已经滚到了一个铁箱子背后,他是中枪了。

    

    不过中枪的却是老彩的义肢。

    

    老彩躲在铁箱子背后,对着段歌打了一个我没事的手势。

    

    段歌和小康这才松了一口气。

    

    付心寒不想再让兄弟们冒险了,台上的暴徒确实极为凶悍,如果此刻付心寒手中有那把藏锋刀,付心寒就能隔空打出刀锋,靠着刀锋就能够要了高台上的几个暴徒的性命。

    

    但是此刻付心寒手中没有那把藏锋刀,而这里的环境,也并不适用于付心寒发动风水术法。

    

    虽然是钢铁厂,有足够的金元素。

    

    但是这个钢铁厂的风水是一种大凶的环境,这里死过不止一个人,这种恶劣的风水环境,付心寒是无法借用这个环境的各种五行元素的,施展其他术法,在短短几分钟,付心寒也是无法做到。

    

    现在还真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小康对段歌嘟囔道:“我们少个狙击手来破局,如果吴兵在,他那神枪一开,我们局面立马就能改变。”

    

    段歌也说道:“突击手大康也受伤了,要是大康在,他的强突能力很强,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高处调度台。

    

    老鹰枪膛里明明还有三分子弹,但是老鹰居然难得提前更换了弹夹。

    

    台上的一共五人,五人全部神色严肃,没有了任何的玩世不恭的怠慢。

    

    外号叫AK的那个汉子,他手中的AK枪膛很热,AK骂了一句:“草,这把枪算是废了,等会再开枪就要炸膛了。”

    

    铁臂身材高大,他是蜷着身子躲在铁板后面的,显得有些身子放不开。

    

    “下面这几个人,还挺能打啊!多少年没碰到这种难啃的骨头了。”

    

    艺术家透过指着付心寒用铁渣打穿钢板的窟窿口看了一眼,他说道:“下面的几个人,持枪的那三个绝对是上过沙场的人,手中的亡魂,不见得比我们少。

    至于那个飞檐走壁的小子,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付心寒吧。”

    

    “特码的,这个付心寒从哪收拢的沙场神兵,要是我们知道他手里这种神兵,这个买卖我们就得重新考虑价格问题了。”

    老鹰说道。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巴雷,他忽然开口道:“那三个持枪的人是不好对付,但是对于我们最大的威胁是那个付心寒。

    他实力极强,刚才我也差点没能瞄准到他,我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把枪口选中他,如果他的身法再快一点,我想我们几个今天恐怕就有人会丧命了。”

    

    老鹰说道:“情报里说这个小子是化境武者,看来信息不假。

    不过我们曾经在伊国,也不是击杀过一个化境武者嘛。”

    

    艺术家推了推自己的墨镜,然后说道:“可那次是我们在设置好了陷阱后,才得手的。”

    

    老鹰想了一下,他说道:“等会见机行事吧,我们今天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干掉这小子,尽可能的和他交手,掌握好他的实力。

    艺术家,等会你不要开枪了,务必观察好付心寒,下次为他打造一个要他命的陷阱。”

    

    就在这时,忽然钢铁厂厂房的大门滋啦一声开了。

    

    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那个老者一进来,他就喊道:“不要开枪,是我,卓海升。”

    

    高处调度台上的AK和巴雷听到卓海升几个字,两人脸上都漏出一股仇恨和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