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30章 面相中的大劫难逃
    第1130章 面相中的大劫难逃   

    此刻雁凌雪见到付心寒的胳膊还在流血,她推开人群,走近一看,付心寒的胳膊上有个血窟窿口。

    

    “你胳膊中枪了?”

    

    雁凌雪对着那边的医护人员大喊道:“你们快来,他中枪了!”

    

    于此同时,里面二十二位人质从钢铁厂里陆陆续续的走出来。

    

    他们从黑乎乎不见天日的钢铁厂再次出来,一个个激动的望着天,泪流满面。

    

    “得救了!”

    

    “我还以为我会死在里面!”

    

    此刻家属们也凑冲了过来,家人重见,都是激动的相互拥抱痛哭。

    

    “儿子,老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我们一起去谢谢大恩人!就是那个大恩人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们出来!”

    

    此刻这些人全部涌到付心寒身边,有人甚至如获新生一般,跪在了付心寒身边。

    

    “恩人,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还有女人拉着自己的小孩子,也是对着付心寒弯腰鞠躬道:“快,谢谢这个叔叔,就是这个叔叔救你爸爸出来的。”

    

    付心寒连忙扶起这些对自己感恩的人,他说道:“其实不用谢我,你们应该谢谢邓市,以及在场的每一位人民警察和战士。

    是他们为我保驾护航,作我的坚强后盾,我才有幸救下你们。”

    

    今天这个功劳,付心寒不会去领。

    

    姚婉清还没有救出来,付心寒希望市里,包括唐占峰的防暴队继续支持营救。

    

    所以今天这个功劳,付心寒绝对不会一个人冒然领下来,况且,他也不是一个贪功之人。

    

    今天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故,就在这几分钟内,邓市已经大致了解。

    

    五名未知来历的暴徒,持有如此火力的武器,并且劫持了二十多个人质,还安装了炸弹。

    

    这件事最终的结果,仅仅是了两个人。

    

    如果说这件事没有付心寒介入,仅仅依靠自己,那最终的结果简直不敢设想。

    

    并且如果真正发生了极大的死伤和爆炸,邓市自己的结果,他都能够猜出来。

    

    邓市心中暗道:也万幸是有付心寒相助,他真是自己的贵人。

    

    邓市再听到付心寒丝毫不居功至伟,这更是让邓市觉得自己亏欠了付心寒。

    

    此刻看着卓老的卓树人的尸体被搬出来,付心寒目视着卓老的尸体,被盖上了白布。

    

    正如付心寒和京城那位大少陈云秒所算的那般,卓老面相中大劫难逃。

    

    哪怕付心寒不惜冒着自己掉入熔炉的风险,他也没能把卓老的命保住,这让付心寒心中顿时觉得天道真是很难逆转,注定了的事情,那就会按照他的轨迹行走。

    

    卓老虽然曾经犯过错误,但是如今的卓老已经用自己的性命,外加自己儿子的一条性命,还清了当年的债。

    

    付心寒敬重卓老,他对着卓老的尸体,鞠了一躬。

    

    对不住了卓老,我没能救下您,更没有保住你儿子性命。

    

    其实卓老儿子丢了性命,这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老子的债,报到儿子身上了。

    

    当年卓老一手造成巴卫国夫妇命丧黄泉,巴卫国夫妇的两个儿子,本来按照他们原本的成长路线,定然是从小到大接受着最好的教育,日后考上大学,子承父业,或者像卓老的儿子一般,成为更为优秀的企业家。

    

    就因为卓老的犯下的错误,让巴卫国夫妇的两个儿子,失去了一切,最终走上了歧途,成为了刀口舔血,不敢留下子旭后代的凶徒,他们的命运完全改变了。

    

    不过好在卓老的儿子虽然死了,但是卓树人却是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这也可能就是卓老这些年积德行善,结了善缘,才让他们卓家不至于绝后。

    

    唐占峰这时居然难得走到付心寒身边:“你爱人呢?

    不在里面吗?”

    

    “她不在。”

    

    “不在或许是好事,看看这些被救出来的人质,他们的心一度崩溃,以为自己活不过今天,至少她没有经历今天这种恐惧。”

    

    “谢谢。”

    

    “你不用谢我,我只是觉得你今天才配上武道盟盟主之位!”

    

    “你的意思我听懂了,你大婚那天,我配不上?

    算了,我现在不想和你争辩,等我救下我爱人,我会给你解释清楚的。”

    

    唐占峰看着付心寒,他说道:“如果我们有你爱人的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不过一码事是一码事,你对我爱人做的那件事,我不会原谅你。

    当然,如果你能摆脱你的嫌疑,那我给你怎么道歉都行。

    不过前提是,你必须拿出足够的证据!”

    

    付心寒没有和唐占峰再争论什么,他也没有心思。

    

    此刻医生刚给付心寒简易的包扎,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要带付心寒去医院进行手术取子弹。

    

    付心寒没有朝着救护车方向,而是朝着自己的座驾走去。

    

    急救人员喊道:“先生,你这种枪伤必须立刻接受治疗。”

    

    “不用了,我没心情治疗。”

    

    “先生,你不要命了,我们不是开玩笑的,尽管你懂得医术,但是你应该明白,中西医对待伤口,都是要缝合处理,交给我们西医进行处理,更科学,请您不要意气行事。

    更不要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付心寒没理会急救人员,他打开他的车门,然后对着段歌他们说了声:“你们休整一下,等我消息。”

    

    付心寒便坐到了车里,打响了发动机。

    

    雁凌雪这时小跑着追向付心寒:“付心寒,我知道你担心婉清,可是你就算再担心她,你也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啊。”

    

    付心寒没有回头看雁凌雪,他升起了车窗,一脚油门,便绝尘而去。

    

    付心寒的车开走后,邓市和秦长峰看着付心寒的车影子,秦长峰说道:“按照流程,我们应该请付心寒协助调查,那五个暴徒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下发通缉令。

    他们一天没有落网,社会治安就难以得到保障。”

    

    邓市说道:“让付心寒先缓缓吧,他爱人现在还下落不明,你也看到了,卓老父子可是被暴徒残忍杀害,付心寒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接受调查。

    等等吧,等他心情缓解一下了,你再去找到,联手一同制定营救他爱人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