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33章 拜神
    第1133章 拜神   

    付心寒立即随口说道:“没什么。”

    

    刘巧云看见了门口姚婉清的拖鞋还在鞋架子上摆着,她就说道:“还没回来呢,这都几点了,人也不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怎么搞得。”

    

    付心寒硬着头皮说道:“婉清她,她今天出差去外地了。”

    

    “出差去外地了?

    她给你打电话了?”

    

    “没,不,我今天正好去了趟她公司,她给我说的。

    可能婉清下午一直在坐飞机,她这次出差的地方比较远,她人应该在飞机上,所以没法接电话。”

    

    “行吧,那我们晚饭就不管她了。”

    刘巧云也没怀疑付心寒的话,她一边说,一边提着装着菜的塑料袋朝着厨房走去。

    

    付心寒不敢再在家中待下去,他现在心境很乱,他怕自己等会万一说错了什么,事情就瞒不住了。

    

    付心寒收好铜币,他起身说道:“爸妈,我今天晚上还有应酬,晚上我也不回来了。

    对了,婉清你就不要管她了,我听说她这次出差的任务很重要,你们还是先别打扰她了。”

    

    “好,我们知道了,你们年轻人,事业为重。”

    姚方泰点头说道。

    

    付心寒从家里出来后,他深呼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还能瞒姚方泰他们多久。

    

    如果自己再找不出姚婉清的下落,付心寒忧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真的太害怕姚婉清出事!   

    付心寒因为自己心境有些乱,他无法推算姚婉清的下落,但是不见得付心寒就没有办法。

    

    付心寒出了门,他没有去开车,而是步行朝着距离他们家两公里的一个土地庙走去。

    

    这是一个有两百年历史的土地庙,秒很小,里面的土地神的神像也很小,并且还是三十年前塑的,并没有太多沉淀。

    唯一有历史沉淀的,那就说土地庙门口的两个石刻对联。

    

    上联:土能生万物;   

    下联:地可发千祥。

    

    当年爷爷曾经领着自己到这间土地庙里祭拜,当然爷爷的祭拜方式很特别,爷爷没有烧香供奉,只是在土地庙的小院里种了一颗石榴树。

    

    爷爷说,土地爷身上只有地气,他想要的只是润土的东西,给他供奉纸钱香烛,纯属自作多情。

    

    当时的付心寒就问问爷爷:“爷爷,你不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吗?

    为什么你要祭拜土地爷。”

    

    爷爷呵呵笑道:“世上是没有鬼神,但是只要是人信仰的东西,它就有一定的力量,佛家叫这种力量为念力。

    况且土地神,他和其他神仙不一样。”

    

    付心寒还想问为什么不一样,可是爷爷却不再说了,他想让付心寒长大了自己感悟。

    

    此刻付心寒已经走到了这处土地神庙跟前。

    

    这个路口的土地神庙,在当地人气很旺。

    

    不过因为这间土地神和一所高中只是一墙之隔,每年这所高中都会成为考高考场,所以到这里上香供奉,许愿祈祷的人很多。

    

    这些人大多都是考生父母,希望这尊土地神能够庇佑他们的孩子。

    

    所以这个土地神如今变成如同孔子、文曲星一样的祈祷对象了。

    

    付心寒再次看了一眼门口的古朴石刻对联,他走进了这间小庙。

    

    小庙院内的那颗自己和爷爷中下的石榴树,如今已经长大,因为是三月天的缘故,并没有结果,只是开着满树的灿烂大红的石榴花。

    

    付心寒在树上摘了半片花瓣,半片绿叶,然后捏在手中。

    

    付心寒走到了那尊彩绘泥塑土地神跟前,土地神一般都是挨着土,有的被榆树、杨树庇护,有的则是背后搁着一块大石,总之很少有被高高供起的。

    

    所以拜土地神,有个禁忌,那就是绝对不能居高临下的俯视,而是要恭恭敬敬的弯腰,身子要平齐土地神,眼神尽可能的不要形成俯视。

    

    但是付心寒的身形并没有任何变化,他身子不卑不亢的站的笔直。

    

    不过付心寒的目光,却是恭敬望着土地神的脖子以下,表示对土地神的恭敬。

    

    付心寒自己算不出姚婉清的下落,所以付心寒要借助天下最接地气的神。

    

    地气能够感知生存在土地上人和物。

    

    付心寒要利用土地神的凝聚的气场力量,来帮他找寻姚婉清的下落。

    

    付心寒此刻双手交叉,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四指朝天的动作。

    

    这在道家指诀中叫做请仙指。

    

    付心寒的四指中间,便夹着那半片花瓣和半片绿叶。

    

    而付心寒的掌心,紧紧夹着的,是姚婉清的头发丝。

    

    古语有云: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付心寒现在施展的玄术,乃是道家对于人和自然、土地之间的一种道。

    

    在付心寒手指夹着的花瓣和绿叶一瞬间化为了尘土,随风而散。

    

    此刻,付心寒掌心的头发丝也化为了尘土,伴随着付心寒摊开手掌,付心寒在掌心看到了一个卦象。

    

    卦象为东水,此水乃是汪洋。

    

    付心寒心中明白了,姚婉清现在身处何方了。

    

    东海,一艘船上。

    

    至于更具体的位置,付心寒只是人类,他不是神仙,根本做不到佛家所说的天眼通,能够神识四通八达,窥探天下万物之事。

    

    能够算出这个方位,付心寒已经知足了。

    

    不过东海之大,寻找一艘绑架着姚婉清的船,着实不容易。

    

    但是并不是一点线索都不能找到,只要通过天眼大数据对东海延海岸进行人脸识别,再花费人力财力在东海进行搜寻,还是有希望找到线索。

    

    当然,想要做成这些事情,仅仅凭借付心寒一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付心寒给自己的圈子里的信得过朋友都打了电话。

    

    锦绣名流汇,这是付心寒的资产之一。

    

    在顶楼一间不对外开放的包间里,此刻围着桌子坐着一圈人。

    

    商界人士有:雄科集团高雄军、君子资本许君、锦绣集团少东家杨康、江城汽车大王朝文理。

    

    体质内的人有:秦长峰、米苍云两位局长。

    

    还有付心寒同龄好友:武侯爷的小儿子武天超,金文金武两兄弟。

    

    另外还有风水圈子的江城风水协会的徐太极。

    

    城南地界的山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