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48章 保护
    第1148章 保护   

    大康和小康两人也是沙场老兵,面对这种情况,两人的应急反应也是极快,迅速趴在了沙发背后。

    

    一声轰鸣后。

    

    满屋子都是烟雾,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嗡嗡的蜂鸣声。

    

    也亏得这一颗炸弹并非爆破雷,而是一颗破片雷。

    

    这种雷靠的是弹射的铁片给人造成伤害,并非威力巨大,会产生巨大火光和爆炸的雷。

    

    付心寒用身体为姚婉清挡住了所有的弹片,付心寒的后背扎了四五个弹片,不过付心寒是化境武者,他的皮肤肌肉硬度和韧劲极强,弹片没有只是扎在肉里,并没有深入太多。

    

    不过这一声炸弹的爆鸣声,却是弄得付心寒头晕眼花,眼前直冒金星。

    

    她怀里的姚婉清毫发无损,她转过身子,扶着付心寒的身子。

    

    她嘴里大喊着:“心寒,你没事吧?”

    

    然后付心寒耳朵暂时失踪,没有听到姚婉清任何的话。

    

    姚婉清看到了付心寒的后背上的皮肉插着一个个弹片,付心寒的后背正在渗血。

    

    “心寒,你受伤了?”

    

    付心寒虽然听不见姚婉清的声音,但是他读懂了姚婉清的唇语。

    

    付心寒说道:“我说过的,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我说到就要做到,这是一个人男人对女人的承诺。”

    

    不过显然付心寒这番发自肺腑的内心独白,姚婉清却没有付心寒那般可以读懂唇语的能力。

    

    她还在喊道:“心寒,你说什么?”

    

    至于此时的大康和小康,在这颗炸弹的烟雾里难受的捂着耳朵,沙发为他俩挡下了绝大数的弹片,但是依旧有几片扎在了两人的身上。

    

    不过万幸并非致命伤。

    

    至于那于飞龙那两个被绑在屋里面的保镖,就没有那么好运,直接把这颗炸弹飞溅的弹片划破了喉咙。

    

    而于飞龙,他却是走了狗屎运,他被捆在一根柱子上,这根屋内的装饰柱子足够粗,并且于飞龙的身子还是背朝炸弹,那根柱子替他挡下了所有的大部分弹片,于飞龙只有漏在柱子外面的手臂扎了一个弹片。

    

    不过就在这一声炸弹爆炸后,这间总统套房的门开了,在烟雾中,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这个人脖子上还贴了一个创口贴,腰间别了一把手枪。

    

    这个人是于飞龙的狗腿子张天华,他脖子上的那个口子,就是刚才被大康审问时划破的。

    

    此刻张天华走进烟雾呛人的总统套房,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绑着于飞龙的柱子跟前,快速的解开了于飞龙的绳子。

    

    于飞龙本是昏迷的,被一声剧烈的炸弹声,反而更弄醒了。

    

    他昏昏沉沉的被张天华给拽了起来。

    

    “于少,我们赶紧走,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找机会再来收拾付心寒。”

    

    于飞龙本来就是一个心胸狭小之人,他心里哪里还容得了今天这个仇。

    

    他于大少,这是又一次栽在了付心寒的手里,他不服气!   

    昏昏沉沉的于飞龙,他瞄到了张天华腰间别着的一把手枪。

    

    于飞龙伸手就从张天华的腰中抽出手枪,让张天华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的事情发生了。

    

    于飞龙居然回头了,他拿着手枪,对准了烟雾里倒在地上的付心寒。

    

    烟雾里付心寒的身体朦朦胧胧,再加上于飞龙自己就有些晃晃悠悠,枪都握不稳,他这么开枪,能有几成准心啊!   

    张天华立马就要去拦于飞龙,他可不希望这一枪下去,引来付心寒,到时候别说于飞龙自己走不了,张天华他自己也得赔进去。

    

    “别!于少!”

    

    不过于飞龙已经按下了扳机!   

    烟雾里的付心寒,他被刚才的炸弹炸的七荤八素,耳朵到现在也没有恢复过来,眼前还有些冒金星,身体也有些恶心想吐,估计是有些轻微的因为爆炸导致的脑震荡。

    

    姚婉清倒是问题不大,她准备扶起付心寒,不过姚婉清忽然看到烟雾里忽然伸出一个枪口,正对着付心寒。

    

    姚婉清大喊了一声小心,这个时候的付心寒还没缓过神来,姚婉清知道付心寒现在的动作根本来不及反应躲闪。

    

    姚婉清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她居然用学着付心寒刚才保护她一般,她搂住付心寒的瞬间,用自己的后背护住了付心寒的胸口。

    

    这于飞龙,他这摇摇晃晃的一枪,一枪打出后,子弹竟然是真的朝着付心寒的方向射去。

    

    不过这颗子弹,却是被姚婉清的后背挡下来了。

    

    付心寒感觉到了异常,他看了姚婉清后背开始渗血,姚婉清替自己挡下了一枪。

    

    付心寒用力的按住了姚婉清的伤口!   

    同时他的双目一瞬间如同爆发的火山,付心寒眼中的滔天杀意,一下子涌了出来。

    

    如果不是他要按住姚婉清的中枪位置,他绝对会过去把于飞龙碎尸万段。

    

    张天华拉着于飞龙,他仓促着急的喊道:“于少,我们快走吧!”

    

    于飞龙被张天华拉扯着,逃出了总统套房。

    

    被炸弹的七荤八素的大康、小康,他们爬起来身体有些不受大脑控制,走路晃晃悠悠。

    

    他们俩就这般朝着门外追去!   

    付心寒搂着姚婉清,他的灵力不断的朝着姚婉清的伤口输入进去。

    

    “婉姐,对不起!对不起!”

    

    姚婉清虚弱手轻轻擦了擦付心寒的眼角:“心寒,我没事,你懂得医术,你可以救我的???”   

    付心寒的心如同撕裂一般难受,姚婉清的手根本擦不尽他的眼泪。

    

    “婉姐,我们说好的是我保护你,我要保护你一辈子???”   

    姚婉清对着付心寒浅浅的一笑。

    

    “心寒,这次是我保护了你,我厉不厉害???”   

    的身体越来越凉,同时她的手也从付心寒的脸颊上松了下来。

    

    “婉姐!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有事啊!”

    

    付心寒看着姚婉清的中枪的位置,他面目忽然变得紧张而疯狂。

    

    “不是致命位置,有办法救的,有办法救的!”

    

    付心寒把姚婉清抱到了床上,付心寒解开了姚婉清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