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51章 记账
    第1151章 记账   

    不过确实这种过于谨慎的表现,让姚婉清也是有些不舒服。

    

    “好吧,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我下午还真有些事情要去做,那我下午就不陪你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对了,那位黑色戒指,你一定要佩戴哟,它会保佑你的。”

    

    姚婉清看了一眼此刻正戴在手指上的这枚叫做厄运小姐的黑色戒指。

    

    这是付心寒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付心寒说这枚戒指虽然名字不吉利,可是却会保佑自己。

    

    可能就是从付心寒送自己这枚戒指开始,自己开始对这个男人有了感觉。

    

    付心寒又陪伴姚婉清了一会,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给姚婉清告了别,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是段歌。

    

    不用付心寒吩咐,段歌只是对付心寒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绝对会保护好姚婉清的。

    

    付心寒电话那头是老彩。

    

    那头那个旅游小岛上,那个炸弹最终没能伤害到老彩,老彩用他精湛到极致的拆雷技术,成功了拆除那枚地雷。

    

    此刻老彩在电脑那头说道:“老板,秦有书的下落我已经找到了,下一步怎么?”

    

    “我们不是恶徒,不要杀人。

    把他送进去,让他吃公家的花生米。

    对了,他进去前,让他来段生不如死的记忆,老彩,你自己发挥吧。”

    

    老彩说道:“我知道了。”

    

    绑架姚婉清这件事,秦有书‘功不可没’,付心寒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或许老彩留给他的这段生不如死的记忆,真不如一刀了解了他痛快。

    

    付心寒临挂断电话,付心寒对老彩说道:“老彩,这件事你做完,你也去少林寺修行一段时间吧,少林寺的怀骨大师答应我让你修行易筋经,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可以成为武者,超越段歌,成为我真正的左膀右臂。”

    

    身体残疾之人很多武道功法都无法修炼,而这少林寺的易筋经,却是对于身体缺失部位之人有特殊的修炼法门。

    

    虽然易筋经是少林寺顶级功法,但是怀骨回来了,他是付心寒的挚友,他心存善念,对于曾经这些沙场上出生入死,身体因此残疾之人,怀骨更是尤为尊敬。

    

    付心寒几番开口相求,怀骨便答应了。

    

    老彩听到付心寒也替他寻来了一条武道中的康庄大道,同时,付心寒更是要对自己更为重用,这对于白白拿了付心寒小半年工资的老彩,心中更是觉得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更是感受到了付心寒对自己情义。

    

    “老板,谢谢你。”

    

    “不,我的命是你给的,我应该谢谢你。”

    

    付心寒挂了老彩的电话后,小康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老板,张天华的下落我已经查到了,要不要动手?”

    

    “暂时不用,你动了他,就惊动了于飞龙。

    再等等。”

    

    “好我知道了。”

    

    付心寒又问小康道:“大康还没有消息吗?”

    

    “于飞龙藏的很隐秘,我哥他还没找到大康的具体位置,不过也有些线索了。”

    

    “好,我知道了。”

    

    大康此刻也在京城,他是负责找于飞龙藏匿的位置的。

    

    付心寒身边的四个弟兄都各司其事,至于付心寒身边的第一高手吴兵。

    

    在他协助华夏军队营救了游轮人质后,他就再次回到了少林寺。

    

    他的修行还没有结束。

    

    其实吴兵修炼的十三太保横练功,他早就修到了极致。

    

    吴兵是他们五人之中,武道天赋最高的人,吴兵的传功师兄仅仅有了一个月,吴兵就把十三太保横练学会了五成,接下来半个月内,吴兵居然练到了九成,距离大圆满,仅仅是一步之遥。

    

    吴兵天赋异禀,罗汉堂首座的怀骨大师对吴兵的人格,更是敬重。

    

    怀骨大师居然亲自传授给吴兵天下最顶级的外功,金钟罩铁布衫!   

    修行这门功法,自然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练会,所以吴兵现在依旧无法下山归来。

    

    付心寒出了医院,楼下停着一辆双排座的红色女士跑车。

    

    驾驶座上的美女付心寒认识,是雁凌雪。

    

    而这辆跑车的后排座位的美女,显得十分憔悴,不过那娇美的容貌,哪怕是她苍白脸颊,依旧难掩那副青春靓丽的容颜。

    

    后排的美女是周素素,她现在的身体更差了,她已经没有更多的体力去行走,她已经失去了很多乐趣。

    

    雁凌雪从车里走下来,她过去搀扶周素素下车。

    

    “素素,小心点,之前婉清就说了,不让你过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可能还不如婉清呢。

    你非要过来看她,等会婉清见到你,又要说你了。”

    

    周素素很要强的尽量不用雁凌雪去搀扶,她和家里人断绝了关系,之前雁凌雪嘴中所谓的家,其实只是雁凌雪给她租下的一个带院子的小别墅。

    

    雁凌雪希望自己这位好姐妹,能够快快乐乐的度过剩下的日子。

    

    周素素走下车,她声音也没有以前那般清脆明亮,她说道:“婉清受了这么大的苦,我必须亲自来看看她。”

    

    “素素,你呀,哎,你要看婉清,完全可以等她出院了,然后他带着她到你那里去嘛,我听说婉清已经快痊愈了呢。”

    

    “那真是太好了,她能早点出院,是件好事。”

    周素素笑道。

    

    两个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漫步朝着人民医院的住院部走去,两个女人忽然抬起头,看到了付心寒就站在他们面前,正笑着望着她们俩。

    

    雁凌雪见到付心寒,她只是回以微微一笑。

    

    似乎曾经雁凌雪在付心寒面前的顽皮可怕任性,在她得知付心寒有了爱人之后,并且当她看到付心寒对姚婉清那些情感付出后。

    

    很多属于雁凌雪的女孩子的可爱本性,都被她刻意藏了起来。

    

    “婉清姐好多了吧,听说她快出院了,回头我来张罗一桌,一起聚聚。”

    

    “好啊。”

    

    雁凌雪身边的周素素看到付心寒,她没有说一句话。

    

    付心寒知道自己愧对周素素,他答应陪着周素素去看星空乐队的演唱会,自己也一直没有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