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63章 惹不起的人
    第1163章 惹不起的人   

    秦有书没说话,只是目光盯着付心寒。

    

    付心寒却替秦有书说道:“秦总估计是跟你们玩不了牌了,各位行个方便,我们要借着这间包间,和秦总谈谈还债的事情了。”

    

    那三个本来也和秦有书没啥交情,他们起身就推开包间里门,走了出去。

    

    一出去看到倒在地上的几个保镖,有个女的吓得发出一声惊呼。

    

    付心寒没去理会他们,等会他们一定会找来皇朝会所看场子的过来,付心寒连秦有书高价聘请的武者都能秒杀了,还能怕一个会所的看场子的。

    

    至于报警,那几个人不会。

    

    他们搞不清楚秦有书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自然不会去多管太多和自己不相关的闲事。

    

    那几个打牌的人出去后,老彩过去合住房间门。

    

    秦有书心中更加紧张了,他死死盯着付心寒,谨慎的问道:“付心寒,你想干什么!”

    

    付心寒的手放在了秦有书的肩膀上,付心寒只是轻轻的按摩了一下,吓得秦有书身子打了一个摆子。

    

    “秦总,别紧张嘛,我要干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啊。”

    

    秦有书哼道:“付心寒,光天化日之下,你不能杀我!而且你要是动了我,于家也不会答应的。”

    

    “行了行了,别一口一个于家。

    今天只解决你和我的事,于家的事情,我自然也会去办,不过不是今天。”

    

    此刻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接着便是门被人打开,一群人涌进了包间。

    

    “谁敢在我们皇朝会所闹事!”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这皇朝会所,在宁市的地位相当于付心寒开的名流汇,在当地也是极为高端。

    

    老板是宁市的一位地产商,地位能排在宁市商界前十位。

    

    说话之人,便是皇朝会所的老板——赵赋。

    

    赵赋带进来的人,不仅仅有两个武者跟着,还是几十个穿着战术靴,迷彩马甲,腰挂胶皮棍的清一色身高体壮的特训保安。

    

    秦有书见到赵赋带人进来了,他立马求救呼喊道:“赵总,救我,这个人要杀我!”

    

    秦有书故意把事情说重一些,赵赋的皇朝会所是不允许见血的,如果今天死了秦有书,或者伤了秦有书,那对于赵赋来说,他是不能接受的,这对于他的皇朝会所在宁市的地位和名誉都是一种损失。

    

    赵赋盯着付心寒,然后说道:“我之前有过规定,在我的皇朝会所里,哪怕有天大的仇,都不能在我的会所里发生任何的争斗打斗,不按照我的规定办事的人,那就是不给我赵赋面子,这种人,我赵赋不会客气。”

    

    赵赋刚说完,他身前几十个特训保安已经朝着付心寒冲了过去。

    

    这种混色的对手,根本轮不到付心寒出手,老彩身子往前一挺,老彩一套组合拳打的这几十个特训保安丢盔弃甲,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这群保安就全部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

    

    赵赋左右身边的两个武者见老彩这么能打,他们二人立刻出手了。

    

    老彩毕竟不是武者,付心寒身子往前一探,他不过是轻而易举间,赵赋的派上来的两个武者就跟皮球一样,直接被付心寒踹的飞出几米,撞在了包间的墙上。

    

    “就这水平,你也敢开私人会所,想保障客人的安危,看来也够呛啊。

    我劝你去江城学习学习名流汇,没点实力不要学人开会所。”

    付心寒顺便连这个赵赋也嘲笑了一番。

    

    “你!找死!”

    

    赵赋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他对身边的一个属下吩咐道:“你去请虎哥过来!”

    

    赵赋似乎对他要请来的人十分有底气,此刻依旧胳膊,目不斜视的盯着付心寒。

    

    “好,我陪你等会,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付心寒笑笑道。

    

    几分钟后,一个个子不高,但是很是壮硕的男子,这男子太阳穴凸起,一看就是练家子。

    

    付心寒观他气息,估计应该是先天大成武者,这已经算是武者中的佼佼者了,大部分武者,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难怪这个皇朝会所的老板会如此胸有成竹。

    

    不过他的算盘似乎打的差了些,付心寒依旧没有把这个虎哥放在眼里。

    

    那虎哥一进门,他开口就说道:“谁TM的不开眼,敢在赵总的皇朝会所闹事!”

    

    赵赋看到虎哥,他立刻指着付心寒呵道:“就是这个人!虎哥,让他明白明白我们皇朝会的规矩!”

    

    不过当这个虎哥的目光凝聚在付心寒的身上时,虎哥的目光陡然之间一颤。

    

    我的妈呀,这个男人不是,不是那天在江城武侯府激战华夏武道八大家马乾坤和金布衣的那个青年嘛!   

    赵赋看着虎哥,虎哥现在这一副愣神的模样,让赵赋感觉有些奇怪。

    

    “虎哥,你动手啊!”

    

    虎哥是动手,虎哥对着赵赋的头上就是一巴掌。

    

    “赵赋,你TM的找死,你别带着我啊!”

    

    眼前这个青年是什么水平,虎哥心知肚明。

    

    人家可以和华夏武道八家中的两个打的不分胜负。

    

    就算十个自己,不,一百个自己,也不见得能在人家武道八大家手中走十个回合。

    

    眼前这个青年哪里是自己敢得罪的!   

    也多亏那天自己跟着朋友去观摩藏锋刀现世,要不然今天糊里糊涂的听赵赋的话,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赵赋被虎哥扇了一巴掌,打的眼前直冒金星,同时他都懵逼了,这TM的是怎么回事!   

    虎哥这是中邪了吗?

    我叫他去收拾那个人,他怎么反过来抽了自己一巴掌。

    

    “虎哥,你疯了吗?

    你打我干什么!”

    

    “我打你干什么!赵赋,你眼瞎了你知道吗?”

    

    赵赋不解,他呵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打你,那是在救你。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还敢叫我去收拾人家。

    人家动动小拇指,我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赵赋,我劝你趁着矛盾还不深,立刻给人家道歉!”

    

    付心寒抱着胳膊和肖然在看戏,肖然对付心寒说道:“看来我和你合作,是十分正确的事情,你替我解决了很多麻烦。”

    

    “等会你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