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66章 虐菜牌局
    第1166章 虐菜牌局   

    不过好在这丁日象牙阴阳符,在旧社会就是一转赌博专用的转运风水牌,效果奇佳。

    

    付心寒只需要肖然转运十五分钟,过长时间的转运,会影响肖然的身体健康。

    所以十五分钟恰到好处。

    

    “肖然,这块肥皂放在你右裤兜里,牌局结束后,用开茶水把肥皂表面的图案冲掉就可以了。”

    

    肖然接过付心寒递来的转运风水牌,他按照付心寒的吩咐,放到了右裤兜里。

    

    这时付心寒这才开始摸牌。

    

    接下来的这一局,让秦有书的头顶有些流汗了。

    

    因为他看到肖然仅仅在几个回合,他已经杆了三张牌了!   

    而且不靠付心寒在旁边帮衬,全是他自摸的杆牌!   

    秦有书盯着肖然牌桌上的杆牌,这特娘的还是清一色。

    再这么下去,这一把肖然很可能全场第一把封顶大牌。

    

    也就在秦有书心中担忧之际,肖然推到了自己的牌,他说道:“不好意思,满了!”

    

    付心寒看着秦有书那副震惊的神色,付心寒笑道:“看来我的转运符起到作用了。”

    

    肖然却是不以为意道:“没有转运牌,我也能赢。”

    

    “说大话。”

    付心寒哈哈笑道。

    

    两个人的调侃,让秦有书心脏再次砰砰的狂跳起来。

    

    这随之而来的第二局,肖然居然再次胡了一把封顶的大牌,这一次速度更快,仅仅在五个回合后,肖然就自摸推到了他的牌,还是满胡。

    

    秦有书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发白,他是被惊讶到了,他打了这么多年麻将,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连胡两把封顶牌的。

    

    秦有书不信肖然还能胡第三把封顶的。

    

    同时秦有书看了看表,只有五分钟了,即使下一把肖然运气好,他秦有书可以采用打牌故意拖延的方法,每把都把自己打牌的时间拖到最后一秒。

    

    不过秦有书的算盘再次落空!   

    这一把,根本就没有让秦有书拖延的机会。

    

    肖然直接天胡!   

    又是一把封顶的满胡!   

    秦有书傻眼了,这尼玛付心寒的转运符也太变态了吧。

    

    秦有书连输这三把满胡的过后,他手中的筹码仅仅只剩下一个了。

    

    时间还有四分钟!   

    也就是说,还剩下一把。

    

    秦有书的后背都湿透了,按照这个节奏,他们的气运如此兴旺,自己这最后一个筹码,恐怕也顶不住多久。

    

    秦有书指着付心寒喊道:“你用转运符,这不公平!之前规则里没说你们可以用转运符的。”

    

    付心寒呵呵笑道:“对呀,是没说不能用转运符呀。

    你也可以用呀,秦总。”

    

    秦有书都快疯了,不过这时肖然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转运符,他说道:“既然秦总觉得不公平,好呀,这枚转运符我不用了。”

    

    肖然把那块转运符居然丢到了茶叶水之中,然后接着摸牌开始下一把。

    

    付心寒看着肖然,心道这个小子还挺自信和傲娇。

    

    付心寒也知道肖然一旦离开那块转运符,他可不见得就能一定弄下下一把。

    

    不过显然付心寒担忧是多余的,在最后四分钟的这一把里,肖然居然依旧是看破所有人的牌,并且他想要摸什么就来什么一般。

    

    仅仅在三分钟内,他的牌几乎全部杆倒,只剩下最后一张牌立在那里。

    

    终于到了秦有书摸牌了,他现在的牌其实只差一张就可以胡了,虽然是屁胡,但是只要自己胡下这一把,剩下的时间,根本不够支持打完下一把,自己就能赢下今天的赌局。

    

    秦有书要摸得下一张牌时,秦有书在皇朝会所的同一间包间打了一个礼拜的麻将了,这下一张自己要摸牌秦的背面有一道轻微的小裂缝,秦有书可以判断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而自己要摸的那张牌旁边的那一张,侧面的纹路有些特别,这是一张三条!   

    自己屁胡的就是一张三条,只要他能够摸到这张三条,这一把,就能结束了。

    

    他忽然动了一个歪心思。

    

    秦有书的打了这么年的麻将,他是会用那种跳牌的手法去摸自己想要的牌的。

    

    前面打牌的时候,秦有书就想用,但是他怕被付心寒和肖然识破了,现在秦有书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必须去博一把,就算被付心寒识破了,自己就把牌还回去,说不定还能拖延一会时间。

    

    而且秦有书觉得自己手法平时没少用,从来没被人发现发过。

    

    秦有书伸出去的手,果然就按照他的想法,在悄然之间,他跳牌摸来了自己想要的那张三条!   

    秦有书见自己摸来了这张三条,付心寒和肖然都没什么动静,他心中更是激动了。

    

    自己要赢了!   

    也就在秦有书要推到自己牌时,他要宣布自己自摸这个消息时,意外发生了。

    

    这时的肖然忽然说道:“秦总,你摸错牌了吧。

    你下一把应该摸六万的,怎么你把三条摸走了。”

    

    “你,你胡说!我没摸错。”

    秦有书不想承认,同时他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学生模样的人,怎么就识破了自己操作呢。

    

    肖然说道:“秦总,你手里的牌是三个三条,一万到六万???”   

    肖然看着秦有书背面的牌,几乎是按照顺序把秦有书手中的每一张牌都说了出来。

    

    不仅如此,肖然随便指了指麻将牌没有摸出来的牌,他随口就报到:“一万,六万,一饼,三万???”   

    “你,你怎么知道每一张牌的!?”

    秦有书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肖然干脆承认道:“反正马上牌局就要结束了,我也不妨告诉你,让你死心。”

    

    正好到了肖然摸牌,他随手摸了一张牌,然后就推到了自己的牌。

    

    又是一把满胡。

    

    肖然说道:“前半个小时,我在每一张牌上做了标记,所以剩下的半个小时里,牌桌上的每一张牌,我都知道是什么牌。

    所以剩下的半个小时里,就算没有付心寒的转运牌,我也知道如何让你不胡,让我或者心寒哥,胡最大的牌。”

    

    “你在每一张牌做了标记?

    怎么做到的,我怎么看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