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69章 没有炮火的战争
    第1169章 没有炮火的战争   

    “我明白,我回头会再请几个金融方面的专家过来指导的。”

    

    于海又对身边的几位高管严肃说道:“我们于氏集团下大决心成立这家新公司,更是投入了极大的资金在股市上,其中的意义你们应该都明白吧。

    多的东西我不多说了,我就说两点,在一个月内,不讲任何理由,不管付出多大代价,盘位必须被拉高到目标值;第二,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

    

    那几个高管都点了点头,于总这个计划,既可以把新成立的公司收拢到资金更多,同时有通过操盘新股票大赚一笔,这对于整个于氏来讲,的确是一件关乎整个于氏未来五年的发展。

    

    于海这边又交代了几句,高管们走出了他的办公室,于海的秘书走了进来。

    

    秘书走到于海身体,对于海压低声音道:“于总,飞龙少爷那边刚才发生了点事情。”

    

    于海听到秘书要汇报的内容是自己儿子于飞龙,他脸色就没有刚才那边指示股票时的挥斥方遒了,他漏出一股怒意。

    

    “他怎么了!又偷偷溜出去了吗?”

    

    上次于飞龙策划绑架付心寒的事情,于海前一阵因为忙于新股上市,所以没有分出精力去管他儿子。

    

    直到后来发生了钻石号劫持案,还有姚婉清绑架案,再到后来于飞龙带着伤回到京城,一根手指头还被人把肉全部削掉了,于海这才后知后觉。

    

    当他直到于飞龙干出这种事情后,于海当时就暴怒的砸了家里几件价值不菲瓷器。

    

    令于海暴怒的并不是于飞龙干出雇佣人绑架姚婉清这种违法事情,而是于飞龙不该再去招惹付心寒。

    

    于海并不在意自己儿子有没有干出犯法的事情,他们于家势力不说通天,但是也是极有权势,哪怕他儿子杀死个人,当然前提杀的只能是普通人,他于海都能摆平的了。

    

    只是于海再次强调,让于飞龙不要再去找付心寒的麻烦,只要付心寒是一天化境武者,他们于家和付心寒就不能再去结仇,除非他们于家成为京城第一世家,势力超过了京城的陈家、叶家、宇文家,势力达到了一种鼎盛。

    

    或者有一天付心寒被人废掉,不再是武者了,他们于家就可以落井下石,再去报复付心寒。

    

    但是现在,还不是去对付付心寒的时候。

    

    自己儿子这个蠢货,居然还偏偏耐不住性子,过去挑衅了付心寒的底线。

    

    不过于海后来得知,最后的结果只是死了所有暴徒,另外就是付心寒被勒索走了两百亿。

    

    好在付心寒和姚婉清没有生命威胁。

    

    不过于海知道,自己儿子于飞龙对着姚婉清开了一枪。

    

    后来于海就把于飞龙给控制在一家医院里,他特意请了武道八大家的马乾坤马掌门,亲自看护于飞龙。

    

    于海就怕付心寒过来报复。

    

    好在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付心寒也没有什么动静。

    

    于海以为付心寒可能是有所顾虑,或者自己把儿子藏到比较隐蔽,付心寒没有发现。

    

    总之这段时间里,于飞龙是安全的。

    

    不过让于海火冒三丈的是,自己儿子于飞龙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也就在马乾坤不再看护他的第二天,于飞龙竟然悄悄跑出医院,去找张天华出去喝酒泡妞。

    

    此刻于海问自己秘书道:“这混小子又偷跑出去了吗?”

    

    “飞龙少爷倒是没跑出去,不过,不过我们在飞龙少爷的医院附近,找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叫大康的人,那个人据飞龙少爷说,是付心寒的贴身保镖。”

    

    “有没有伤害到飞龙?”

    

    “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那个人是在病房门口装窃听器时,被马掌门的弟子马洪平发现的。”

    

    马洪平是马乾坤最得意的门生,也是他混元乾坤门第二个化境高手。

    

    儿子虽然没受到任何伤害,但是于海眉头还是皱在了一起,他这段时间其实已经有些放松了警惕,马乾坤马老他不可能长期请来看护他儿子,这马乾坤才走,付心寒的人就出现了,这不免让于海心中有些忌惮。

    

    “那个叫大康的,现在在哪?”

    

    “还在病房里管着呢,飞龙少爷正在审问???”   

    于海的手猛地拍了一下子桌子,他吼道:“立即叫他停手,不得伤害付心寒的人半点!”

    

    同时于海站起身子,他说道:“你去给我备车,我现在就要去医院。

    另外你去给我订机票,我明天就去趟江城。”

    

    那个秘书准备出门去安排,于海想了一下,他喊住了秘书:“飞龙账户里还有多少资金?”

    

    于飞龙账户里的资金,都是他从付心寒手里勒索过来的。

    

    只不过一半被法外狂徒老鹰他们威逼要走,剩下的一部分于飞龙又给秦有书分了一部分。

    

    于飞龙拿到手的,也只有几十亿了。

    

    那秘书报了一串数字后,于海想了一下,他说道:“付心寒被飞龙敲走两百亿,这笔钱太庞大,正好现在又是公司在全力操盘的时候,我也拿不出太多钱。

    这样,你去从我私人账户出一些钱,凑够五十亿。”

    

    秘书立马在揣度老板的心思,难道是老板准备亲自去江城给付心寒和解赔罪?

    

    宁市。

    

    一辆奥迪开进了一个有些年代的小区。

    

    付心寒的车里少肖然,肖然现在布局一场没有炮火的战争。

    

    这个小区里住着那位京城罗家家主罗开物提到的孤儿院的院长。

    

    罗开物说,那位院长曾经收留过叶家叶继军的遗失的孩子。

    并且那位院长还记住了那个孩子身上的一处胎记,其实也不算胎记,就是孩子身上一处后天形成的独有伤疤。

    

    “新苑小区,二十三号楼,一单元101号,应该就是这里了。”

    

    付心寒停好车,然后从车里走了下来。

    

    姚婉清也和段歌也下了车。

    

    付心寒望着这座楼,如果能够证实自己的身份,他也就知道自己的出身和来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