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87章 木法化形之术
    第1187章 木法化形之术   

    只见宝洛阳右手上带的不知道什么木材制作的手串忽然发出光芒。

    

    一阵让付心寒眼花缭乱,并且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宝洛阳右手佩戴的那个手串,几颗珠子如同被激活了什么机关一般,瞬间解体,这些木质的珠子解体化成了一股泛着青绿色光芒,如同溪流般流体,顺着宝洛阳的右手流淌。

    

    只听宝洛阳嘴中念着口诀:“开山砍出鱼鳞并金甲,锌锄砍出梁花状元郎,砍的砍来镑的镑,刨子口中取光生,两头雕起龙虎状相,中间福禄寿满堂???生虎相!”

    

    这段口诀付心寒自然是听不真切,但是宝洛阳嘴中最后几个字,付心寒却是听的十分清楚。

    

    宝洛阳口诀念完的瞬间,宝洛阳的右手已经被这团如流水般的绿色浆体包裹,他的右手上的那些绿色浆体凝固成了一个有棱有角的木质虎爪。

    

    这虎爪是象形之物,虽然并不锋利,但是却给人一种充满了蓬勃力量的感觉。

    

    甚至让付心寒一瞬间觉得有一股虎啸山林的感觉,迎面袭来。

    

    “这是?”

    

    “这是鲁班术中,木法化形之术!”

    

    这宝洛阳倒是没有藏着掖着,直接说出了口。

    

    与此同时,宝洛阳右手化作的虎爪,也不知道是虎爪带动他的身子,还是他在驱动虎爪,总之宝洛阳的右掌,已经如同猛虎的爪子一般,带着猛烈的劲风,朝着付心寒拍了过去。

    

    付心寒心中暗道:好恐怖的威压!这个叫宝洛阳的鲁班术传人,明明不懂得武术,即便很多人懂得武术,包括武当山的陈道长,他精通虎爪手,恐怕也无法打出如此接近猛虎气势的一掌。

    

    付心寒不知道的是,宝洛阳手臂上刚才化形的这个手串,是宝洛阳家族传承下来的至宝之一。

    手串上的每一颗珠子,都刻着一种化形之物的符文。

    

    并且这种符文并不是轻而易举的可以雕刻上去的,比如说此刻宝洛阳使出的化形为虎爪,那可是宝洛阳他祖辈猎杀过东北地界的虎王,用虎王的血雕刻出来的符文。

    

    如果要给宝洛阳手臂上的手串按照法器定格品级,这绝对是一件九品顶级法器。

    

    不过付心寒看出来了,宝洛阳的修为还微微差了些,这虎爪上的虎王气势,他有些驾驭不住。

    

    宝洛阳打出来的虎爪,虎爪上的自我意识,已经有些超越了宝洛阳的意识控制。

    

    这虎爪气势如此恐怖,付心寒也不敢怠慢。

    

    付心寒直接就用上了自己的最强的掌法,背水一掌!   

    当付心寒的手掌和宝洛阳的虎爪接触的瞬间,付心寒就觉得自己手掌传来了一阵猛烈的冲击。

    

    好家伙,自己化境的掌力,接起来都十分的吃力。

    

    不过付心寒并非单纯的武者,付心寒分出一部分精力,他的催动体内的龙魂的之力。

    

    付心寒的右臂仿佛瞬间发出青龙的流光异彩,如今付心寒可是可以驱动体内的佛光和龙魂,付心寒有了龙魂加持,瞬间虎爪对于付心寒的威胁消退不少。

    

    “你居然可以催动龙魂?

    这怎么可能!”

    

    宝洛阳感受到了青龙的气息,他面楼惊讶的同时,心中更为不服。

    他堂堂鲁班门少门主,可是受了祖辈旷世绝学的传承,他岂会输给别人!   

    宝洛阳一咬牙,他再次催动了自己体内的灵气。

    

    也就是刹那间,付心寒和宝洛阳对掌的位置处发出一阵阵龙吟虎啸之声。

    

    两人居然陷入了僵持,久久不能分出个高下。

    

    宝洛阳死死盯着付心寒,他是不可能服输的,不过现在如此高压的输出,让他已经有些快吃不消了。

    

    他变化的虎爪是威力巨大,但是这消耗也是极大的,宝洛阳心中知道,付心寒要是再和自己耗个两三分钟,自己今天肯定要被自己变化出来的虎王反噬的。

    

    宝洛阳心中万分焦急,但是他看付心寒的面色,却有风轻云淡,似乎付心寒还很坚持一会。

    

    宝洛阳心中暗道:我靠,你难道是吃了仙丹不成,体内灵力这么充裕吗?

    差不多收手吧!   

    付心寒虽然面色淡然,但是付心寒并不轻松,宝洛阳的虎爪带给他的压力极大。

    

    不过相比宝洛阳,付心寒倒是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

    他毕竟是同时用内劲和灵力一起分担抗衡宝洛阳,相对更能持久。

    

    不过就算如此,付心寒心中也是一阵惊讶道:“这宝洛阳的实力当真让人不可小觑,难怪鲁班术会让修炼的人五弊三缺,如此厉害的术法,受到天道约束实属正常不过。”

    

    如此剧烈的继续消耗下去,可能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

    

    付心寒和宝洛阳只是争一时的高低,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用不着拼命。

    

    宝洛阳其实已经有了收手的想法,但是他这个人心高气傲,又争强好胜,要说撤手,也不是他先说。

    

    两人斗得是术法,所以是可以中途说话的。

    

    宝洛阳此刻故意用语言提醒付心寒道:“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有几分几两要算清楚!我看你实力不算差,别一时冲动,等会丢了性命!”

    

    “你说的对,做人是要知道有几分几两,我很清楚我的实力,倒是你,我看你也熬得差不多了?”

    

    “放屁,老子体内的灵力还多的很呢,我那是体谅你,不想要你命!才提醒你见好就收的。”

    

    付心寒笑道:“是吗?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也就在两人斗嘴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

    

    这个人跟踪宝洛阳很很多天了,宝洛阳一直没有觉察到。

    包括刚才这个人隐匿在黑暗中,甚至付心寒也没有觉察到。

    

    这个人慢慢的从黑暗中走出,他朝着宝洛阳和付心寒一步步走去。

    

    此人光头脑袋,脑袋上还有一道疤痕,看着像是大难不死后留下来的一般。

    

    他的右手,更是装着一个木头假手,不过他这个木头假手上,却装着的不仅仅是五根仿人类的指头,而是五把锋利的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