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88章 佛教大莲花印了解一下
    第1188章 佛教大莲花印了解一下   

    刀光在夜色中反射着橘黄色的灯光,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付心寒是背对这个人,在这个人走出黑暗的一瞬间,付心寒就觉得异常。

    

    “什么人?”

    

    那人没有吭气,继续朝着宝洛阳和付心寒走着。

    

    此刻宝洛阳是正对着那个黑暗走出来的人,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面容。

    

    “是你!”

    

    那个黑暗走出的人盯着宝洛阳,他已经走到距离宝洛阳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宝洛阳可以清楚的看清那人的脸。

    

    那人在冷笑。

    

    “是我!见到我很惊讶吧!”

    

    宝洛阳的确万分惊讶:“牛叔,你,你居然没死?”

    

    “对,我没死,你爸设计出来的机关是厉害,我的脑袋都差点被开了瓢。

    但是老天待我不薄,他让我又活过来了。”

    

    此刻那个人叫牛叔的人一步步朝着宝洛阳走去,同时他的那个假手上的五根小刀,如同听到什么让人兴奋的舞曲,在极度放肆的扭动着。

    

    宝洛阳心中有些慌了,这个牛叔如同疯癫的表情,还有他舞动的五把刀子,这让宝洛阳无法淡定。

    

    “牛叔,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

    你爸号称多宝天王,几百上千件宝贝,我跟你爸半辈子了,我就拿了你爸一件东西,你爸居然差点杀死我!你看看我的右手,你看看我的头顶把疤痕!”

    

    “你爸我杀不了,但是你小子,我还是杀的了得!我跟踪你半个多月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有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感谢和对掌的这个小子!是他给我创造了这么一个轻松报仇的机会。”

    

    此刻宝洛阳想要撤掌,但是他和付心寒对掌已经到了胶着的地步。

    

    两人需要同时慢慢收功,才能护住心神,不至于伤到互相。

    

    付心寒见宝洛阳满头都是汗,他应该是慌了心神。

    

    付心寒对宝洛阳低声道:“别急,慢慢收功,千万不要着急莽撞收功。”

    

    那个人不会再给宝洛阳收功的时间,他一个跨步,越到了宝洛阳身前,右臂上的假手发出五道寒光,五把小刀对准了宝洛阳的心房,就快速的扎了过去。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这个叫牛叔的人那只装着假手的手臂,忽然被人如同铁钳般的牢牢抓住,不能动弹分毫。

    

    牛叔表情陡然一变,同时他的目光看向了抓住他的人。

    

    抓住他手臂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付心寒。

    

    付心寒刚才是用右手和宝洛阳拼斗,但是付心寒的左手,却是能够自如的活动。

    

    “你想动我的对手,你还没有问过我呢。”

    付心寒冷哼道。

    

    牛叔内心极为震惊,他震惊两件事。

    

    一件就是他是知道宝洛阳的实力的,能够和宝洛阳僵持住,那绝对是消耗了浑身力气。

    

    但是这个人却仿佛还能匀出一部分力量来对付自己。

    

    而且自己的这个假手,可是能够使出接近上千斤力气的,但是此刻却被这个年轻人牢牢地握住,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而第二件事情,更是让牛叔内心惊惧。

    

    因为他发现除了他的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握住的手臂不能动弹分毫之外,居然他的身子也无法动弹,就好像自己中了定身术一样。

    

    付心寒看出了牛叔的心中震惊,付心寒笑道:“佛教大莲花印了解一下?”

    

    “什么大莲花印?

    !”

    

    也就在牛叔惊讶的功夫,忽然他的喉管被一道什么飞过的东西割开,一条条血水喷射而出。

    

    再看宝洛阳,他已经收了虎爪,而刚才割破牛叔喉管的东西,赫然就是他虎爪化开后重新凝绝的一个类似血滴子之类的东西,总之让人觉得十分危险。

    

    等牛叔捂着喉管倒在地上,宝洛阳嘴上说道:“三大玄术定身术你都不知道,一个是佛教大莲花印,另一个是苗疆定身术,最后便是我鲁班书中的定身法决。

    就你这种水平,也难怪会动偷我爸法宝的心思。”

    

    牛叔捂着喉管,眼中全是愤恨。

    

    宝洛阳盯着牛叔,他还在继续絮叨:“你不知道好好修炼,就指望依仗法宝,你真以为我们宝家人只靠法宝,不靠修炼自身吗?

    牛叔,你死的真是不冤枉,你下辈子多涨点见识吧。”

    

    宝洛阳说完,他就从兜里掏出一个木盒子,这个木盒子里装着雕刻栩栩如生的火猴子。

    

    至于说为什么是火猴子,因为这只猴子浑身上下都被雕刻着火焰。

    

    付心寒看出这是一件火属性的法器,他见宝洛阳在猴子的天灵盖触摸了几下,那猴子就跳到了牛叔的尸体上,没过一会功夫,牛叔的尸体烧的连渣都不剩。

    

    这个地方没有摄像头,这牛叔又一直是躲躲藏藏的状态,被宝洛阳这么杀了,除了付心寒知道宝洛阳杀过人之外,世界上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你就这么把人杀了?”

    付心寒对宝洛阳杀人还有些惊诧。

    

    “不然呢,他要杀我啊!”

    

    “你之前杀过人?”

    

    “没杀过。”

    

    这更让付心寒惊讶,你没杀过人,居然刚才杀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这人是我家的家奴,是个叛徒。

    按照我家的家法,罪该当诛。

    你别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了!”

    

    付心寒还在用难以相信的眼神打量着宝洛阳,付心寒是做不到随随便便就把人给杀了,况且宝洛阳居然第一次杀人就如此麻利,根本不带犹豫的。

    

    其实宝洛阳他杀牛叔,还真不完全是他本意,他释放出去的那个化形之物,宝洛阳刚才因为体内灵力耗尽,他有些把控不住力道分寸,再加上他刚才化形之物,极度嗜血,所以杀了牛叔,一半的原因是在宝洛阳那件可以化形的手串上。

    

    宝洛阳为了掩饰自己无法控制手串的力量,他才做出一副自己杀人就杀了的那种桀骜感觉。

    

    “好吧,人你都杀了,就当我没看见。”

    付心寒无奈摇头道。

    

    宝洛阳忽然看着付心寒,然后语气变得有些别扭说道:“对了,刚才,刚才谢谢你啊。”

    

    “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