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93章 不寒而栗
    第1193章 不寒而栗   

    不过付心寒看于飞龙的面色,他的印堂已经发黑。

    

    当一个人真正的出现印堂发黑,可比那些算命经典桥段中要严重的多。

    

    印堂可是人的命宫所在,命宫颜色为黑,那是人的所有气运都走向衰败。

    

    如果仅仅是倒霉,那就不会是黑色,而是一种灰雾色。

    

    付心寒看着于飞龙现在的面相,付心寒知道自己罗刹结印施展成功了。

    

    罗刹结印发作并不是实时的,人能够感受到罗刹结印,是需要等人的命宫被改,三灯灭两盏之后,精神上的痛苦,这才会感受到。

    

    此刻付心寒也累了,施展罗刹结印虽然动作幅度很小,但是消耗却很大。

    

    付心寒怜悯的眼神看着于飞龙,说道“好了,我原谅你了。”

    

    于海心中先是奇怪,不过很快于海就想明白了,一定是刚才自己儿子于飞龙的话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

    

    虽然于飞龙的话是糙了点,难听了点,但是付心寒虽然实力大涨,但是就凭借他一个人,想要对抗于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找死。

    

    看来是付心寒想通了,胳膊斗不过大腿。

    

    他说原谅于飞龙,应该是给自己一个台阶。

    

    付心寒啊,你终于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

    

    就在于海心中如此想的时候,付心寒已经朝着病房走去。

    他的目的达到了,他不想继续待在于飞龙的病房,恐怕再过个一个小时,于飞龙就会如同坠入地狱一般痛苦。

    

    付心寒刚走出病房,于海喊住了付心寒。

    

    “付总,对了,对了,还有件事要给你说。”

    

    “什么事情?”

    

    “你有一个属下是不是叫大康?”

    

    付心寒听到大康的名字,付心寒立即神经微微绷紧。

    大康是有几天没有和自己联络了。

    

    于海说道:“付总,你别紧张。”

    

    于海对着他的秘书使了下眼色,他的秘书很快就走进套房里屋,把挂着吊瓶的大康搀扶了出来。

    

    付心寒见到穿着病号服,脸上全是伤,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样子,付心寒当即就火冒三丈。

    

    “谁伤的你!?”

    

    大康倒是脸上露出轻松。

    

    “不知道,不过我得谢谢于总啊,是于总搭救我的。”

    

    “那是得谢谢于总啊。”

    付心寒不露声色的说道。

    

    大康是什么人,会说什么话,付心寒太了解了。

    

    “大康,你能走吗?”

    

    大康直接拔掉了手上的针头。

    “这豪华医院让我浑身不自在。”

    

    “那我们走。”

    

    当付心寒和大康走出这家私人医院后,付心寒看着大康。

    

    “兄弟,让你受苦了。”

    

    大康没当回事的一笑而至,同时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说道:“这是于海给我赔付的五千万的好处费,这笔钱我拿不住,老板你看着办吧。

    对了,老板你得快些取出来,否则于海万一后悔,支票可就取不出钱了。”

    

    大康就把支票交给了付心寒。

    

    付心寒拿着大康的支票,然后再看向大康身上的伤势,刚才大康虽然嘴上说不知道谁打的,但是付心寒怎么会不明白这是谁干得。

    

    “大康,我会让他们百倍偿还的!”

    

    “需要我干什么,老板你尽管吩咐,这群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的家伙,简直就是人间祸害!”

    

    “大康你先好好养伤,这五千万,我确实需要。

    等这次事情过后,我会偿还你们兄弟的。”

    

    “老板,你这是什么话呀,于海能给我这五千万,他看的不是我的脸,看的是你的脸。”

    

    付心寒只是笑了笑,大康完全可以不提这五千万,然后占为己有,甚至还有为了更多的钱,出卖自己,给于海卖力。

    

    但是大康没有,就冲着大康对自己的忠心,他在付心寒心中,就已经无法用五千万,不,无法用金钱衡量。

    

    大康被付心寒送回了江城,在人民医院养伤。

    而付心寒,却还在京城逗留。

    

    付心寒很快从银行取出了这五千万,付心寒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他的全部资金,都转给了肖然。

    

    如今股市里关于于家公司的那支股票,正在以一种让人觉得难以捉摸的走势在变化。

    

    也就在付心寒他们走后的一个小时后,于飞龙忽然从床上摔了下去,面色铁青,嘴里嚎叫。

    

    他嘴里痛苦的吼叫着,吼叫得什么内容,因为他极度痛苦,嘴里喊得什么东西别人也听不懂。

    

    一群于家的保镖手忙脚乱的围着于飞龙,想要把于飞龙抬上床,但是于飞龙身体抽搐,手脚乱踢乱打。

    

    很快一群中外医生走进病房,有人也把于飞龙抬上了床上。

    

    一个疼痛方面的专家贴在于飞龙嘴边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哪里疼啊?”

    

    于飞龙耗尽全身力气,说出一句能让人听懂的话。

    

    “我,我全身,都,都疼,就像有人拿刀割我的肉!???啊!”

    

    专家也是有些手足无措,他从来见过今天这种情况。

    

    刚离开不久的于海接到消息重新回到病房,他见到于飞龙惨嚎的都不成人样了。

    

    他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吼道:“我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那医生很冤枉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病人忽然就这样了。”

    

    “那现在怎么办?

    没看到我儿子他很痛苦吗,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想办法啊!”

    

    医生思忖了一下,然后说道:“先打安定吧,然后重新进行一系列检查。”

    

    “一群废物,我花了这么多钱到你们医院,我儿子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于海怒不可遏,但是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给于飞龙打安定,现在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当护士一针安定打下去后,于飞龙虽然是昏睡过去了,但是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于飞龙居然在失去意识后,依旧面漏极端痛苦的神色,嘴里还在梦语哀嚎,什么饶命,什么别割我的肉???   

    总之让人听着浑身发憷,觉得不寒而栗。

    

    在京城最著名的古董一条街上,这条街最深处,有几家卖高阶法器的店面。

    

    付心寒想要买一件可以当做武器的法器,或者干脆就是一把趁手的冷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