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196章 稀罕
    第1196章 稀罕   

    这枚飞剑毕竟里面蕴含的灵力还是少了些,而且还有一点,这是一枚一次性消耗符箓。

    

    意味着只能使用一次便报废了。

    

    “这枚符箓多少钱?”

    

    这伙计没有急着报价格,而是说道:“帅哥,你猜你是要去桃源秘境的吧,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进去之后,杀人夺宝,借机报仇这种事情肯定少不了,你要是有了这枚符箓,你就多了一次活命或者夺宝的机会啊。”

    

    “你就告诉我多少钱吧?”

    

    “八千万!”

    

    “这个价格是你们老板定的吧,你给他请示一下,最低多少。”

    

    伙计又问了一句:“帅哥,你确定你想要?”

    

    “如果价格合适,我会买下的。”

    

    那伙计听了付心寒的话,他直接拿出电话,给老板打了过去。

    

    几分钟后,伙计放下电话,他说道:“我们老板说了,最低六千万,这毕竟是我们家的镇店之宝,法器大会这才第二天,后面也不愁卖。”

    

    付心寒现在手头一共就刚才于海手里敲出来的五千万,剩下的钱都给肖然了。

    

    这家店老板要六千万,付心寒还不够钱。

    

    况且,付心寒的目的很明确,他需要买至少两件法器,他绝对不会见到一件觉得不错的法器,就随随便便入手了。

    

    “太贵了。”

    付心寒说道。

    

    “那你想要多少钱吧?”

    

    “我说的价格,你们可能不会接受,我还是不说了。”

    

    那伙计也没再接付心寒的话茬,他老板开的六千万,还真有多要太多。

    

    这个符箓就算六千万卖不出去,相信卖个四五千完,还是大有可能的。

    

    如果是在之前,付心寒不缺钱的时候,可能付心寒已经拿下了这张符箓。

    

    付心寒多少有些感触的看了一眼那张飞剑符箓,然后对那个伙计说道:“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那个伙计只是觉得有些浪费感情了,不过他也没说什么,重新准备收回这件法器。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指着那个飞剑符箓说道:“你这个飞剑符箓,我要了。”

    

    那个伙计听到有人说要买这个飞剑符箓,立马神情振奋起来。

    

    他抬头立马去寻找说话的人,此刻七八个人走到了那个展柜前,刚才说话的人是个年轻人,他身边站着好几个随从,这些随从可不是单纯的保镖、秘书,而是一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有的是风水师,有的则是先天武者。

    

    再看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年轻人,他看着那枚飞剑符箓,嘴中淡淡的说道:“连枚只是几千万的符箓都买不起,丢人现眼。”

    

    那个伙计抬头看到这位‘口气不小’的年轻人后,他立马瞪大了眼睛。

    

    脸上表情变成了恭维神色:“陈,陈少。”

    

    这位陈少,付心寒也认识,他就是陈云秒,之前他在江城的人民医院出现过。

    

    他当时为了给他爷爷证明自己的实力,强行去破除紫脸的桃花八煞水,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那件法器长命锁,他连自己小命都差点丢掉。

    

    他爷爷可是天下第一风水师。

    

    他陈家,更是凌驾在京城十大家族之首的陈家之上,整个京城陈家,都是奉他们燕山陈家行事。

    

    陈云秒从出生开始,就享受着天之骄子的待遇,他几乎没有遇到过任何的挫折。

    

    那天居然在江城的医院里,在付心寒的面前狼狈不堪,丢尽了脸面,包括他陈家的。

    

    此刻陈云秒在法器大会的会场再次见到付心寒,他心中之前的怨恨立刻不由自主的发泄出来。

    

    那件紫色的飞剑符箓,虽然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但对他陈家而言,并非稀罕。

    

    陈云秒丝毫不问价格,不讨价还价,直接拿下,他就是为了让付心寒难堪。

    

    此刻付心寒的目光和陈云秒对视在了一起,付心寒只是淡淡一笑。

    

    “陈公子你好。”

    

    付心寒落落大方的给陈云秒打了招呼,不过陈云秒显然就没有付心寒这种心怀和度量。

    

    他只是冷哼一声,对自己的随从说道:“把这个紫色符箓等会让老韩修饰一下,再挂牌一个亿,放到我们展柜里去。

    我们展柜法器,不允许出现低于一个亿价格的法器。”

    

    听着陈云秒的话,显然他们陈家在法器大会上也有一处展柜。

    不过刚才陈云秒这话,多少有些是说过付心寒听的。

    

    他这就是在赤裸裸的展现他们陈家的实力,刚才别人家卖八千万的东西,现在不过是转手到我们陈家,贴上我陈家的名号,那就值一个亿。

    

    而且我们陈家展柜里的东西,最便宜的也是一个亿的东西。

    

    陈云秒的目光瞟了付心寒几眼,似乎在说你不是之前要和我比吗?

    你就算风水方面有些小造诣,但是你根本和我陈云秒无法比!   

    付心寒被这个陈云秒的敌意弄得有些无奈,他根本无心和这陈家大少发生矛盾。

    

    付心寒无奈的努了努嘴,他就差嘴里说一声陈家牛逼,不过自己要是说出来了,陈云秒一定又会以为自己在出言挑衅。

    

    付心寒没再多和陈云秒发生交集,他朝着其他展柜走去。

    

    这法器大会其他展柜的老板,似乎都认识陈云秒,他们见到陈云秒,也都是点头哈腰,对陈云秒极为恭维客气,丝毫不敢怠慢。

    

    付心寒就光听到周围传出一声声陈少,听的付心寒也是有些头大。

    

    付心寒又看了几个展柜,他停在了一家占地面积较大的展柜前,这家展柜老板将一把青黄色长剑正在往他们家最显眼的位置处小心翼翼的悬挂。

    

    付心寒盯着这把青黄色长剑,这把长剑表面青黄色的镀铜虽然是近代工艺,但是付心寒却看出这把长剑整个剑体透射着一股金黄色的光环。

    

    这把剑的周身气场,要比之前的那个飞剑符箓,更是强上几倍。

    

    那个老板注意到了付心寒,他此刻已经把这把青黄色的长剑悬挂了起来。

    

    “这位老板,看上我这把轩辕剑了?”

    

    听这个人这么一说,付心寒看着这把青黄色的剑,还真是一把轩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