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17章 怎么体面?
    第1217章 怎么体面?

    

    宝苍隆已经把鲁班书中的很多东西,转化为了现代经济产业链。

    

    盖房子需要用鲁班书、高科技公司也同样涉及鲁班书、各种发明专利也需要鲁班书、木工瓦工的培训学校也需要鲁班书。

    

    总之宝苍隆很有头脑,如今的现代社会里,他的社会地位远比易天机和李江离要高的多。

    

    宝苍隆对窦叔说道:“让他们年轻人先打一会,等会我来主持大局,小窦,你放心,我会给你们家陈千里一个面子的。”

    

    付心寒从陈云秒的手里拿过了项链,他暂时没有再去收拾陈云秒,而是走到了谷瑶三人身边,谁也没有看清楚付心寒是怎么做到,总之当付心寒走到三人身边时,趴在地上的谷瑶、风月影、宝洛阳身上的千斤威压就消失了。

    

    当三人重新站起来时,宝洛阳见到了人群中的那个带着墨镜的老者。

    

    他喊了一声爸,然后走了过去。

    

    “洛阳,我给你讲了多少遍,让你多花功夫去研究鲁班书中的深层次的东西,如果你吃透了鲁班书,你今天绝对不会丢我宝家的面子。”

    

    “爸,我也不算丢面子吧,那个姓陈的施展的绝对是什么古怪的术法,我估计就算是你,也不见得能破解的了。”

    

    宝洛阳这话,顿时让他爸宝苍隆脸上漏出了怒容。

    

    “学艺不精就是学艺不精!你还让李老头和易老头推荐的人出尽了风头!”

    

    “爸,人家付心寒确实有本事,咱们该服就得服啊,这也难怪李爷爷和易爷爷会推荐付心寒呢。”

    

    “放狗屁!”

    宝苍隆瞪了几眼宝洛阳。

    

    今天的付心寒的表现,宝苍隆也是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服,但是心中却不禁暗自感叹,难怪易天机和李江离非要推荐这个付心寒,原来是有几分能耐。

    

    不过这小子就算有几分能耐,我宝苍隆也不会让他当的,堂堂通天教,怎么可能让这么一个年轻的娃来担当右护法,这可不是开玩笑!   

    要当也是我来当!只有我现在的地位,才配得上通天教未来的教主!才能撑得起通天教的千秋伟业。

    

    此时谷瑶接过付心寒给他递来的烈焰链,谷瑶看着自己的项链,她忽然发现这串项链上的主体位置居然碎裂了一块,一定是刚才打斗中,或者是刚才被陈云秒释放的上古威压给弄碎了。

    

    这是谷瑶最珍贵的东西,这是她爸妈生前送给自己的唯一生日礼物。

    

    可是,就,就这样坏了。

    

    付心寒见到谷瑶手中捧着项链神情低落,他问道:“谷瑶,怎么了?”

    

    “没怎么。”

    

    谷瑶重新带好了这串项链,她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的柔情一面。

    

    付心寒重新走到陈云秒的面前时,他先是轻轻拍了拍陈云秒的衣服。

    

    “陈少,衣服上落上灰了,一点也不体面了。”

    

    也就在付心寒说完体面两个字,付心寒一拳打在了陈云秒的胸口。

    

    “刚才你记得没错的话,你打了十三下,我现在打回来,咱们两清。”

    

    陈云秒抱着肚子瘫倒在地,已经没有了任何体面。

    

    他听到付心寒要一拳拳的打回来,付心寒可是武者,自己要是被他打十三拳,自己的命还保得住?

    

    “窦叔,老肖,救我!”

    陈云秒呼喊着。

    

    付心寒又挥起拳头,陈云秒吓得歪头闭眼就想躲。

    

    不过付心寒挥起来的拳头停在半空中,就没有打下来。

    

    因为付心寒看到倒地的陈云秒胸口前的长命锁外漏了出来,陈云秒的长命锁上也刻着一个繁体‘雲’字。

    

    付心寒对陈云秒冷哼道:“刚才你对我施展的术法,就是来自这个长命锁吧?

    我很好奇上面这个‘雲’字,是什么意思?

    说的好,我少打你一拳。”

    

    也就在这时,老肖忽然跑了过去,他对着付心寒喊道:“够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给我们老爷通电话了,老爷马上就派人过来,你现在立马收手!等会也不至于闹得不可收场。”

    

    窦叔这时也走了过去,他对付心寒说道:“放过我们少爷吧,年轻人打架,也要适可而止。”

    

    付心寒没理会老肖,老肖说话让付心寒觉得不舒服。

    

    付心寒的目光看向窦叔,刚才自己中了陈云秒的术法,陈云秒要拿轩辕剑伤自己,就是窦叔说的情。

    

    付心寒对准陈云秒的拳头放了下来。

    

    “窦叔是吧,礼尚往来,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饶过你们家少爷。”

    

    就因为付心寒这句话,让本来救下陈云秒的窦叔,在度量小的陈云秒心里,埋下了祸根。

    

    陈云秒心中仿佛有人在说,陈云秒需要靠下人的面子,才能不被打。

    

    其实会场上没人这么说,这是极为在乎面子的陈云秒内心产生恐惧,让他觉得别人会这么说。

    

    陈云秒被人扶着离开了会场,人也开始散了。

    

    谷瑶看了一眼付心寒,她转身也要离开。

    

    付心寒忽然喊住谷瑶。

    

    “谷瑶,那个,晚上,我请你吃顿饭吧。”

    

    付心寒和谷瑶是有婚约,不论付心寒和姚婉清结婚时是不是知情,但毕竟是付心寒爽约了。

    

    付心寒觉得自己亏欠谷瑶,正好趁着今天这个机会,付心寒也好给谷瑶说些好话,只要谷瑶不生气了,相信易前辈心中的不满也会逐渐平淡。

    

    谷瑶听到付心寒要请她吃法,她很是意外。

    

    “地点?”

    

    “我也不知道,我留个你的电话吧,等会我找好了给你打电话。”

    

    付心寒留了谷瑶的电话,谷瑶便先走了。

    

    之前谷瑶在展柜看上的那颗紫色钻石,因为闹出了今天这样的事情,她也没回头再去看。

    

    不过付心寒却是留意到了谷瑶走的时候,还是刻意回头看了一眼之前她过的那个展柜。

    

    宝洛阳没有给付心寒引见他父亲,因为宝洛阳知道他爸对付心寒没什么好脸色。

    

    宝洛阳又被宝苍隆训斥了几句后,宝洛阳便找了个理由,溜出了法器大会现场。

    

    在和昌大厦楼下,付心寒正和风月影交谈着,宝洛阳从大厦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