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18章 燕山陈家有多牛吗?
    第1218章 燕山陈家有多牛吗?

    

    宝洛阳见到付心寒和风月影,风月影这种国色天香的美人,不禁让宝洛阳多看了几眼。

    

    “喂,喂,宝少爷,你眼睛掉人家身上了,注意点形象好吗?”

    

    宝洛阳嬉皮笑脸道:“风小姐又不是你女朋友,还不让我看了。

    万一我心动了,我今晚就开始追求风小姐。”

    

    风月影被宝洛阳弄得没脾气。

    

    风月影在付心寒耳边轻声说道:“心寒,你交的这个朋友可真不着调。”

    

    几人又是一番揶揄调侃,宝洛阳说道:“晚上都有空吧,我坐庄,请你们吃大餐。”

    

    “不用了,我还真有约了。”

    

    “你约谁了?

    我认识吗?”

    宝洛阳跟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谷瑶。”

    

    “我靠,我差点忘记了,你们俩有婚约的,你不会打算去和谷瑶再续缘分吧?”

    

    付心寒瞪了一眼宝洛阳:“你可别瞎说,我正好打算借着今天的机会,给她好好解释一下婚约的事情。”

    

    “方便带上我不,我给你在旁边帮忙说好话,给你当捧哏,保证帮你哄好谷瑶。”

    

    “不是哄,你这个人,我真是服了。

    是讲道理,让谷瑶对我没那么多的怨气。”

    

    “那不就是哄嘛,再说了,男人嘛,结过婚又能怎么样呢,我给你讲,你回头就给易老头说,你外孙女我娶了,但是我就是不离婚,谁让我已经结婚了,我就不离,你爱嫁不嫁。”

    

    “你再把谷瑶哄好了,把两个女人分开放在两个城市,我保证你这件事烦心事就解决了。

    而且,谷瑶那小妞长得也不错,你就俩老婆,多爽的事情。”

    

    付心寒捂着眼睛,看来还真是让风月影说准了,自己真是交友不慎啊。

    

    这宝洛阳的思想简直,简直太???   

    付心寒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宝洛阳,不过这种三妻四妾,每隔一段时间换个老婆的日子,想想好像确实挺爽的。

    

    “你看,你动心了吧。

    晚上带上我,我帮你好好劝下谷瑶侄女,我可是她叔,她的长辈,她得听我意见啊。”

    

    “???”   

    付心寒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宝洛阳,自己还真不能多跟宝洛阳打交道,跟他待久了,恐怕自己都得变成花花大公子了。

    

    与此同时,燕山之上,一处布置着奇门遁甲的八角道场上,陈家的家主,也就是陈云秒的爷爷陈千里坐在道场中央,他正在凝神敛气,似乎在修炼什么术法。

    

    此刻一个长相和陈千里有些相似,不过看起来就被陈千里年轻一辈的中年人焦急的站在八角道场之外,来回的不停的踱步。

    

    半个小时后,陈千里的眼睛睁开了,这位号称华夏第一风水师的天级风水师站了起来。

    

    陈千里虽是年龄八十有余,但是头顶无一根白发,一身白色布袍,宛如得道高人。

    

    他起身的瞬间,右手五指朝天攥住,只是轻轻的一撮,八角道场上弥漫的云雾一瞬间全部朝着陈千里的五指聚拢。

    

    不过顷刻间就聚气形成了一颗风团。

    

    如果让其他风水师见到,一定会瞠目结舌,陈千里使用的术法,分明便是传闻中的聚气凝丹。

    

    所谓聚气凝丹,是不需要任何外界药材,仅仅凭借气场凝聚而来的无形丹药。

    

    这种术法极为高深莫测,哪怕是天级风水师,穷其一生,也不见得能够学会。

    

    陈千里撵着这枚风团,他轻轻张开嘴巴,然后这股风团化作一股气流,慢慢流入了陈云秒的嘴内。

    

    直到陈千里完全把这股风团吸入体内,站在下面的那个中年人这才急匆匆的说道:“爸,出事了,云渺他,他刚才动用长命锁的术法了!”

    

    这八角道场之外的那个中年男人名叫陈建平,他是陈千里的长子。

    

    陈千里听到陈建平的话,他不禁眉头一皱。

    

    “云渺他是碰到什么危险了吗?

    我不是给他说了很多遍,不允许他随便动用长命锁的术法吗?

    !”

    

    “爸,这次您不能怪云渺,是云渺想要帮您要回当年被易天机那个老贼拿走的烈焰链,结果,结果易天机那老贼的外孙女联合几个人,打了云渺,云渺受不了这种耻辱,他才???”   

    “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我的后人现在连易天机的后人都斗不过,你们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搁!”

    

    陈千里发了一阵火后,他说道:“云渺是个好孩子,知道我经常惦记那串烈焰链,云渺他没事吧?”

    

    “就是被打了,没受什么伤。

    我已经安排人过去了。

    不过爸,云渺动用了长命锁的术法,当年被老安偷走的那个阳极长命锁,可是和云渺的阴极长命锁相互感应,我记得爸你说过的,一旦相互感应,可能会激发阳极长命锁开启阴阳鱼幻境。”

    

    陈建平越说越觉得心焦:“那个不该出生的孩子按照爸你的推演,他现在还活着,万一他拿到了这阳极长命锁,再进入了阴阳鱼幻境,那就要出大事啊!爸,现在你说该怎么办啊!”

    

    陈千里捋着他没有一丁点白的胡子,他思忖了一会说道:“也不知道老安对那个孩子做了什么手脚,我无论怎么演算,也无法算出他太多的信息,唯一我知道的,那就是他还活着。”

    

    “也罢,既然如今云渺动用了长命锁的术法,我们也无法逆转时空。

    继续派人打探消息,如果发现了任何持有长命锁的人,不惜代价、不论死活,也要带到我们燕山来。”

    

    京城的夜晚,霓虹璀璨。

    

    一家奢华的米其林餐厅里,付心寒、宝洛阳、风月影三人提前先到了。

    

    本来今晚付心寒是想单独约谷瑶的,但是被宝洛阳非要搅合,付心寒只好把今晚安排成了好友聚餐。

    

    不过白天他们四人可是并肩站在一起的,也确实值得聚餐凝聚一下友情。

    

    谷瑶还没到的这一会功夫,付心寒问宝洛阳道:“今天碰到的那个陈云秒,他们燕山陈家很厉害吗?”

    

    付心寒一提起燕山陈家,宝洛阳脸上就漏出一股不爽的表情。